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1.老公太凶猛879
    费世凡温热的嘴唇很快盖上了她的唇瓣。

    那一刻,文若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说不出是快乐的还是晕的,几乎就要窒息。

    她伸出双手推他,然而本身就虚弱的她在想要一鼓作气把“白迟迟”吃掉的费世凡面前完全起不了作用。

    她微弱的抗拒只是让费世凡更兴奋,他终于跟她有了第一次的热吻。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她薄薄的双唇,甚至都没注意怀中抱着的人是没有白迟迟丰满。

    等待白迟迟回来的这段时间让他感觉无比的漫长,走廊上每一下轻微的动静都让他以为是她回来了。

    当他终于听到了脚步声,他迅速吹灭了床头边的蜡烛,来到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拥吻住了这个小女人。

    “嗯……”文若发出抗拒的轻哼声,让那个费世凡觉得她有些小羞涩。

    他决定不再像以前那样做一个谦谦君子,今晚他要化身为狼,彻底把她占有。

    霸道而火熱的吻好像已经烧焦了文若,她长这么大都没有如此的激动过。

    心像擂鼓一般咚咚作响,悸动的要从她喉咙口跳出来。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嗅觉却非常灵敏,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就像下午他抱住她的时候一样。

    她不知道是晕的不能思考了,还是被如此密切又火辣的吻迷住了,生平第一次失去了理智……

    司徒清掠夺的吻持续的太久了,后来白迟迟已经被她亲的有些绵软。

    她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但没放弃。

    当他放开她的时候,她摸索着朝他脸的方向狠狠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在黑夜里听着很清晰,司徒清没有生气,他此时痛苦的无以复加。

    他紧紧抓住白迟迟的手,急促地喘息着,在她耳边喃呢。

    “白痴,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忘不了,放不下,他想要永永远远的拥有她,这强烈的愿望焚心蚀骨,折磨的他夜夜都睡不安稳。

    白迟迟冷着一张脸,说话的声音更冷。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怎么办是你的事,你放开我!”她拼命在他的怀抱里挣扎,在他稍微放松一些的时候挣出他的手臂。

    “这是我最后一次单独见你,以后永远都不会见你。”白迟迟的声音如同霜雪一般凉,让司徒清感觉到强烈的绝情。

    他知道是他自己先说分手,她生他的气,恨他,这都是能理解的。

    “不要跟费世凡在一起!不准你跟他在一起,你听到了吗?”他紧锁着眉头,又一把拉住了她,重新把她拉回怀抱之中。

    他就不讲理了,他就是放不下,他必须这么做。

    “你凭什么说这些?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我是自由的,我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我现在就回去,我马上跟他在一起。我看你怎么拦得住!”

    他凭什么这么霸道,难道就凭她喜欢他吗?

    她喜欢他没有错,她却绝对不能任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敢!”司徒清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他的硬气再也吓不到她,她怒极反笑,淡淡地说:“你看我敢不敢?司徒清,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都阻止不了我跟阿凡亲热。”

    说完,她再次要用力挣脱司徒清,却被他猛然往地上一压,密密实实地压紧。

    他听不得她说要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他要嫉妒的发疯了。

    他要抽空她,让她没有力气跟那个混蛋。

    被亲的轻飘飘如同踩在云朵上的文若在被费世凡抱的时候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渐渐的失去意识。

    她的身体很柔軟,费世凡只以为她是不再抵抗,默认了他和她往更亲近的一步发展。

    已经做到这里了,他要一鼓作气把她拿下。

    半昏迷中的文若没有感觉到痛。

    她闭上了眼,泪水顺着脸颊慢慢的流淌。

    她觉得这辈子就算离开了,她也了无遗憾地做了一次女人。她没有推开他,即使她知道他想要亲热的对象可能不是她,她也没有推开。

    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任性吧,是最大胆的一次行为。

    当他又一次压在她身上时,文若竟然颤抖着手臂缠住了他的脖子,颤抖着送上自己的嘴唇。

    文若完完全全的绽放,她被那种软绵绵的无力感迷的不知所措,又好像觉得下一刻,她就会迷乱的窒息。

    ……

    “你是我的!永远都只能是我的!”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狠劲儿,像要把她灵魂刺穿似的。

    周围的竹子被夜风吹着发出猎猎的声响,成功盖住了白迟迟的声音。

    她太恨他了!

    泪肆意的在脸颊上流淌,她再没有力气踢他踹他,她的脸靠在他胸膛上,她张开口再次狠狠地咬住他。

    把她对他所有的恨,所有的怨气,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双齿上,拼命地弄痛他。

    他们的这场较量,恰如一场战争,他不怕流血,不怕疼。

    白迟迟再次尝到一股血腥味,他被她咬坏了,咬牙忍着疼,分身还在她身体里面毫不留情地流窜。

    “我恨你!司徒清……呜……呜……”白迟迟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她委屈的哭了出来。

    压抑着的哭声撼动了司徒清的心,他停下了所有动作,伸手摸她柔軟的头发,试图安慰她。

    “白痴,你咬我,咬的疼死了,你还哭?”他的声音柔軟极了,她却哭的更厉害了。

    “我恨你!”

    “我可以不这样了,可你要跟我好好谈谈。”说完,他离开。

    他刚才也是真的疯了,才会做的那么狠。

    “谈什么?谈你娶了文若,我给你做小叁?还是你娶我,让文若做小叁?”白迟迟抹了一把眼泪,从他身上爬起来,一边整理狼狈不堪的衣裙,一边愤怒地对他低吼。

    “你这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你这样对我,你让我怎么面对阿凡,你自己又怎么面对文若?你想要我就要我,就霸占我。你不想要的时候都怎么说我的,你不记得了吗?是不是对我的伤害还嫌不够?我恨你!你要是再敢对我这样,我死给你看!”

    白迟迟倔强的话,还有她决绝的态度让司徒清的心底重重地叹息了一声。

    他伤害到她了,他真的伤害到她了,尽管他真的只是想疼爱她而已。

    白迟迟气呼呼地说完,大踏步往回走,没成想才迈了两步就扑通一声以一个极其不雅观的姿势摔倒在地上。

    “迟迟!”司徒清惊呼一声,抢上一步抱起她。

    她倒没摔的多重,就是气恨的要命,她为什么要是个夜盲,一点儿都看不清,才给了这混蛋再次接近她的机会。

    “你放开我!你再碰我一下我就咬死你!”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真这么恨我?”他无奈地问。

    白迟迟不说话,她对他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假如只是单纯的恨也就罢了,偏偏她再恨他,还是没有出息的在他接近的时候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

    “再给我抱一次吧,最后一次!”他收拢了手臂,把她揉进怀抱里。

    他不该再为难她了,他这么阻拦她,又能怎样?

    他能现在娶她,放弃文若吗?

    不可能的!

    白迟迟听的出他的声音里全是无奈,还有深切的痛苦。

    那一瞬间,她还是动容了一下。

    他放开了她,轻声说道:“我不会再像刚刚那样了,你按照你自己的心意好好生活。我尊重你的选择,行吗?”

    她的话也让白迟迟彻底的明白,他的意思是,他放不下文若的。

    “你看不见,让我把你抱回去吧,我永远都不打扰你的生活了。我说到就会做到,你不用再活在对我的恨里了。像以前一样快乐吧,我.....我祝福你!”祝福你这几个字并不容易说出来,一出口,他的心就疼的要命。

    这一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自此以后他不会对她霸道,不会对她阻碍。

    不会让她再因为他流眼泪,不知所措。

    他还是会为她难受,看不见她,抓不着她,这都是他的选择,他自己承受。

    今后他就算是痛死,都不对她说一句想她,不让她知道他对她念念不忘。

    到了有光亮的地方,白迟迟从他的怀抱中跳下去,快步跑回房间。

    她的心又一次被他搅乱了,对费世凡,她内心充满了愧疚。但是今晚跟司徒清发生的事,她也不会瞒着费世凡,毕竟是她没有对得起阿凡对她的信任。

    她推门而入,轻声叫了一声:“阿凡。”

    奇怪,房间里怎么是黑的?他睡了?

    费世凡此时犹在文若的身上,听到开门声还有白迟迟的话语声,他的大脑一时间竟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白迟迟才回来?那他身下的女人是……

    司徒清和文若那间房是有烛光的,走廊上有淡淡的光,他往身下看去,隐约辨识出好像是文若。

    文若此时也如梦初醒,惊恐中伸手推费世凡。

    “这……怎么会这样?”费世凡疑惑地自言自语。

    “文若!你在哪儿?”隔壁房间司徒清进门没看到文若,正在呼唤她的名字。

    “怎么了?蜡烛用完了吗?”白迟迟还在往里面走,文若羞的不知所措,恨不得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