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2.老公太凶猛880
    费世凡已从最初的惊愕中回神,他的第一反应是,身下的女人正在局促不安,需要保护。

    “迟迟,你先出去一下。”他沉声说道。

    “哦!”白迟迟答应了一声,退出房间,顺手把房门关了。

    她没看清床上的情形,只以为是费世凡在换衣服。

    要不是她急切地想见他,想跟他坦白,她不会不敲门就闯进房间的,是她太冒失了。

    “你看见文若了吗?”司徒清已经走到她身边,问她。

    “文若不见了?你怎么甩下她过来找我了?她是不是生气了?不会想不开吧?”白迟迟的心到底是柔軟的,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她完全想不到她是她的情敌,对她的担心占了首位。

    “对不起!”门内,费世凡轻声在文若耳边说道。

    “我会给你负责任的。”

    他想,文若不是不反抗,她反抗过了。只是她虚弱的没有一点力气,他也听白迟迟说过,文若是得了绝症。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和白迟迟的房间里,但他就是相信她决计不是会对男人投怀送抱,誘惑男人的那种女人。

    文若也慌乱地抚平裙子,黑暗中两个人的手还别扭的撞到了一块儿。

    她的脸红的很厉害,只是谁也看不见。

    文若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众人,面对司徒清。

    其实清倒没有什么,这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可怜的人是刚拥有了她的这个男人,他本来是想着跟白迟迟的。

    “对不起,是我来找你谈事情的,你一定是认错人了。是我的错,我应该尖叫的,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不需要你给我负责任。我来就是想请求你,不要跟白迟迟谈恋爱了。她爱的是清,清也爱她。你不要横在他们两人中间,好吗?不要让相爱的人被迫分开,好吗?”

    文若低低的话语声让费世凡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仔细回想,才想起进入她的时候还像有不太明显的障碍。难道她还是个处子?她第一次给了他,还要跟他道歉?听白迟迟说,她喜欢司徒清,她却来求他让他成全他们,那她自己呢?

    这是怎样一个无私的女人啊,太让他敬佩和惭愧了。

    “文若?”司徒清听到了他们房间低低的谈话声,那是文若的声音。

    谢天谢地,文若不是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了。

    可她在这里干什么?

    他一把推开门,白迟迟适应不了暗光,他却能,让他惊讶的是,文若此时正歪歪斜斜的靠在费世凡的身上。

    “文若?”司徒清不可置信地再叫了一声。

    “你和他……这是怎么回事?”

    白迟迟也给愣住了,她再往里面看,终于也看清了,的确是文若靠在费世凡的身上……

    “没什么事,清,我就是来找阿凡谈谈,忽然觉得没有力气,所以靠在他身上了。”文若撑着虚弱的身子尝试着站起来。

    她的掩饰明显就是为他遮掩,费世凡怎么会让一个女人不明不白地失了身还为他说话呢。

    他搂着她的肩膀站起来,冲着司徒清的方向说道:“刚刚我以为她是白迟迟,所以对她……”

    “你对她怎么了?不会是?”司徒清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文若多脆弱,她怎么能经受得了那样的事情。

    “是!”费世凡话音一落,司徒清已经一步上前,一拳揍中他的下巴。

    “你真是不想活了你!”他怒吼一声,又一次伸出拳头,旁边的文若吓的连连请求:“别打他!别打,是我自愿的。”

    司徒清的拳头停在半空中,硬生生的停住了。

    文若的声音太过于激动,他必须得压制自己的怒气,不能让她再激动了。

    “文若,你不要太善良了,不要包庇他,知道吗?你怎么可能是自愿的,你今天才认识他。”

    “我是自愿的,他亲我的时候我知道他亲错了人,我没反抗,也没告诉他他弄错了,我是自愿的。”文若的声音不大却是异常肯定的。

    她的话再次让费世凡感觉到震惊,究竟在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下隐藏着怎样一副倔强而又高贵的灵魂。

    激烈的争辩再加上适才的欢爱让文若觉得很疲累,说着说着就已经没了力气。

    司徒清这才想起她的身体,他适时扶住了要昏倒的文若,狠狠瞪了一眼费世凡,说道:“她长这么大,连接吻都没有过,你竟然这么对待她!她有白血病!要是这下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让你活着走下山!”

    “别……”文若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了。

    “别说话,我带你去找老许。”说着,他把文若拦腰抱起来,

    事情来的太突然,直到此时白迟迟都还不能完全消化发生了什么事。

    假如她深爱着费世凡,她也许会嫉妒,会难受。

    可是出了这样的事,她除了跟司徒清一样担心文若的身体,竟没有什么吃醋的感觉。她没心思去想自己是不是不正常,跟着司徒清的脚步,还有费世凡一起几个人敲开了许大夫的门。

    “怎么了?”老许皱着眉,看着脸色有几分潮紅的文若问道。

    他为了看书,房间里点了几根蜡烛,倒是比其他房间亮堂多了。

    费世凡这才注意到文若洁白的裙子上有斑驳的血迹,很少量,却足以证明了她的清白。

    他有些懊恼,再怎么样都该开口征求一下对方的意见。万一文若真的有事,他自己也不会安心的。

    “她,她刚刚……”司徒清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出文若有什么。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先坐下来,我把把脉。”

    司徒清把文若放下让她坐在桌边的木质靠背椅上,她轻伸出手,老许也端坐好给她诊脉。

    见司徒清不好意思说出她怎么了,白迟迟作为一个医生,对这样的事是不该避忌的,倒是她帮忙说出了实情。

    “文若刚才有过……第一次……”

    说这些时,白迟迟的脸也难免红了。费世凡和司徒清同时看向她,见她身上还有些枯枝败叶,两人的神色顿时都有些不自然。

    “她要紧吗?”白迟迟紧张地问,她学的专业对白血病只知道一点点的皮毛,能不能有那个关系的,她知道的并不确切。

    老许把完了脉,轻声说:“没事,只是有些虚弱。”

    他又看了看司徒清,对他嘱咐道:“如果她体力允许的时候,也可以适当有,要注意动作不要过激,不要太频繁。”司徒清的脸一下子涨的紫红,还没等说话呢,就听到费世凡在一边说:“知道了,知道了。”

    老许莫名其妙地看着费世凡,心想,我又没跟你说话,你知道什么呀。

    费世凡的答话让文若的脸色也很不自然,她羞涩地看了一眼费世凡,又飞速地低下头。

    司徒清感觉到文若很尴尬,老许的眼光中也全是疑虑,就伸手来扶文若。

    “谢谢老许了,没事的话,我们回去休息吧。”

    “清,你不用扶着我,我可以自己走,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虚弱。最近,我都觉得好多了。”出了老许的门,文若就轻推开司徒清的胳膊。

    这正是一个好的时机,她不想再拖累司徒清了。

    只要再调养一段时间,她凡事都可以一个人亲力亲为。

    “让我来吧!”费世凡走上前,拉开司徒清。

    “也不用你……哎呀,你的嘴角都青了。清,你看你,你太冲动了。”文若注意到费世凡的脸,不觉批评了一句司徒清。

    “我没事,让我送你回房,好吗?”费世凡的声音极温和,也极温柔。

    他是说过要照顾白迟迟一辈子的,可是对得了白血病晚期的文若做出了这种事,他又不可能不负责任。

    她说,她是自愿的,这话太震撼他的心灵。在这样一个无私的女子面前,他会用做博大的爱来照顾她,如果这是她生命的最后时期,他会给她最难忘的温暖。

    费世凡的话是让人很难拒绝的,文若的目光扫了一眼司徒清和白迟迟,在看到两人身上的枯叶时,她心知肚明的微微笑了下。

    她发现即使知道他们刚刚干了什么,她心里却只是高兴,一点儿嫉妒的情绪都没有。

    “好,你送我回去吧,我想跟你单独说一会儿话。”

    她是有意再给司徒清和白迟迟创造一个独处的机会,其他几个人都懂。

    司徒清一向也不会逆着她的意思,况且从她的眼神里也能看出她对费世凡确实有点儿那方面的意思。他自己思想传统,总觉得女孩子把第一次给了谁,只要对方是真心相待,她还是应该托付终身的。

    当然,只要文若愿意,即使她已经那样了,他还是会愿意照顾她一辈子的。

    费世凡和文若进了第一间客房,司徒清和白迟迟目送着他们进去,一同转回身。

    目光不自觉地在空气中碰撞了一下,又几乎同时避开了。

    “你晚上,还是跟文若睡在一起,两个女孩子方便些。”司徒清轻声说道,这一次白迟迟没有拒绝,只是轻声“嗯”了一下就回她那间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