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5.老公太凶猛883
    她既然走了,就没打算再跟他有接触。

    是他放弃了她,放弃就是一辈子,没有回头。

    司徒清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了罗会安火急火燎的电话,他像跑了很远的路,气喘吁吁地对他报告:“司徒总裁,白迟迟不见了,她的父母也不见了。”

    “快点帮我找!一定要找到!”

    白迟迟太明白了,司徒清再爱她,也不会在文若没有痊愈的时候跟她怎么样。何况就算他想,她也有自己的骨气和坚持。

    知道他的眼线会一直跟踪她,她能放弃跟老许学习,也可以放弃这里的一切。

    白迟迟是带着父母连夜离开的,上了一辆普快列车,在天亮时下车。

    原本想要去父母的老家,想想那也是一个容易被找到的地方,她索性不带着任何目的性,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停下。

    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是她的最后一站,那里有很多榆树,为了让司徒清再找不到她,她给自己娶了一个新名字:俞静。

    她要安安静静的生活,也要把过去忘的干干净净。

    小镇的生活成本很低,他父母那笔每个月固定的补助几乎没有动过。

    白迟迟把她和父母的手机全部关机放到一个抽屉里,上了锁。

    从此以后,她会断绝一切和从前生活的联系。

    她在安顿下来以后就去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医院上班,她的专业知识给条件简陋的小镇医院带来了福音。她的乐观,她的努力,她勤恳的态度,亲和的笑容赢得了所有医护人员甚至是病人的认可。

    白迟迟在忙碌中感觉到无比的踏实,这世界有人需要她,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她不再是那个被轻易放弃的人,每次哪怕是有一个小小的学习机会,小小的晋升,院长都会第一时间考虑她。

    ……

    六年后。

    军区医院的肿瘤科,老许和专家们一起看着文若的片子。

    她的身边,费世凡始终搂着她的肩膀,给她无声的安慰。

    在文若的身后,有司徒百川,蒋美莲,蒋婷婷和李秀贤夫妇,还有司徒清司徒远。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文若那张影像片,等着老许和专家们给出一个断论。

    早在白迟迟离开以后,司徒清遍寻不到,文若就意识到假如她不痊愈,司徒清和白迟迟就彻底分开了。她背地里问了老许,也请费世凡帮忙联系了医院有关方面的专家。

    本来她是不愿意接受放化疗,想要采取保守治疗的。

    为了让他们能早日团聚,她重新回到城市,接受放化疗治疗。同时在司徒清和费世凡的共同努力下,找到了配型的骨髓做了移植。

    当时的手术非常成功,专家们都表示,只要五年不复发,她就等于是痊愈了,和其他所有正常人一样。

    手术成功以后,她被费世凡强行留在费家,还办了一场异常盛大的婚礼。

    文若想她结婚了,这样司徒清总会放心了。她只要一见到他,就会催他去找白迟迟。司徒清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白迟迟,只是杳无音信。

    后来,他为了让司徒远能有更多的机会追求辛小紫,他大部分时间都留在部队里。

    术后的五年,老许一直在费宅亲自诊疗,使得文若没有再复发。

    今天是最后一次检查,如果片子没有问题,她就彻彻底底的康复了。

    “完全没问题了!恭喜你!你康复了!”司徒清的好友握住了文若的手,他再不用为挽救不了她的生命而痛惜。

    又有了一例中西医结合治愈晚期癌症的案例,给攻克癌症带来了新的福音。

    文若眼含着热泪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她微笑着看费世凡。

    “阿凡,我终于是一个正常人了,我,我可以……”

    “你可以给我生个宝宝了。”费世凡深邃的双眼也濕润了,宠溺地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发。

    文若羞的脸红了,这回色彩比六年前真的好了太多太多。

    每一个人都为她高兴,她康复了,有了真正的归宿,只有司徒清的笑容背后藏着深深的忧伤。

    假如文若没有生过病,他和白迟迟的孩子估计都要上小学了。

    那个白痴,她真是够绝情的,说走就走,留下他一个人。

    难道她就不会想他吗?

    他常常梦见她,醒了以后就睡不着,想着她的一切。

    六年了,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她的影像从不曾模糊,反而越来越清楚。

    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让他找到她,他一定一定再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离开。他会用一生一世的时间照顾她,宠着她,补偿她。

    可她到底去了哪里?

    那个叫白迟迟的身份证竟然查不到任何的交易记录,这么大的中国,找一个人没留下任何痕迹的人,谈何容易。

    他不会放弃,他会一直寻找,总有一天他能找到她,再去履行他曾经失信了的诺言。

    六年的时间,白迟迟把全部心思用到医疗事业上,经过了一次一次的考验,经过不懈的努力,这一天她在选举中成功就任小镇医院的副院长。

    当官并不是她的追求,但她不排斥,因为只有手中握有实实在在的权力才能做出有利于患者的决定。

    医院早不是六年前那个只有四五间办公室的小医院,现在医院的办公楼有三层,科室也都做了细分。

    这一切都离不开白迟迟的努力,她只要一有闲暇,就会去寻找一些大的民营企业老板给医院投资。

    虽然过程艰辛,可每当看到医院在逐步扩大,日接诊量越来越多,她就觉得特别欣慰。

    她诚知做了副院长以后,她肩上的责任更重了,花白头发的老院长把她叫道办公室,说了一番肺腑之言。

    “小白,我非常感谢你为我们医院所做的贡献,也替那些病人和病人家属感谢你。我年纪大了,很快就要退休了,我退休以后你就是这里的院长。希望你能永远像现在这样无私地为患者们服务,我想,世间自有公道,好人总有好报的。你答应我,要是做了这里的院长,就像我一样一直做下去,行吗?”

    在这里,只有院长知道她真实的名字叫白迟迟,也只有在他们两个人单独谈话的时候他才会叫她小白。

    “我当然会做下去啊院长,我还要感谢您给我这个机会呢。我知道我还年轻,参加工作才六年,要不是您坚持要我做副院长,也轮不到我的。”

    院长点了点头,再次开口。

    “今天想跟你说两件事,第一件事,上头县医院有人打电话过来询问我们医院有没有一个叫白迟迟的医生。我从来没问过你为什么要隐姓埋名,不过我想可能是谁要找你,你是知道的。你的私事我也不好问,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永远在这里做院长。可能我是太自私了,不过我在这家医院做了一辈子了,我是真想把医院交给一个我信任的人。以前这里穷,谁都不肯来,现在医院越来越大,就会有很多心术不正的人争这个位置,我知道以后会更难的。”

    听到有人来找她,白迟迟的表情略略停滞了一下,随即又一次坚定地看着院长。

    “院长,我来这里的时候是个连实习经验都少的可怜的新人,这几年来是院长和其他前辈教给了我很多,我不会忘记,也不会离开,您放心。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是我去县城开会的时候听说洛城有一个很大的集团公司,叫爱迟集团,他们近几年来常常捐助各贫困医院。我拿到了联系方式,想让你跑一趟,看看能不能争取给我们医院拿到一些捐助资金。引进更先进的设备可是我们多年的夙愿啊,你愿意去吗?你看,你这刚当上副院长就让你去做这么难的工作……”

    “我愿意去!院长,我们不是早就讨论过吗?只要有企业愿意出资,我们就可以有更好的设备。现在我们办公楼是多了,科室也多了,设备实在是太落后。这件事我责无旁贷,必须去。”

    院长握住白迟迟的手,千恩万谢,其实白迟迟明白,他不是为了一己之私,他跟她一样都是为病患考虑。

    白迟迟拿着院长给的爱迟集团的具体地址,走出医院大楼。

    她不再是六年前的白迟迟了,听到有人找她,她不会悸动,她的心很平静。

    要去洛城了,她也可以勇敢的直视过去的一切。

    这几年以来,她看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司徒清的选择,她越发觉得可以理解。但理解依然不代表原谅,现在想起他的放弃,只是淡淡的隐忧,几乎没什么痛感了。

    “俞静!”她刚一走出医院大门,就听到一声清朗的男声叫她的名字。

    她早就习惯了别人叫她俞静,循声看去,见一个挺秀的年轻男人骑在一辆铮亮的摩托车上。

    有两三年没见他了,这小子看起来更成熟了许多,就连脸色也比以前黝黑,估计是在外面风吹日晒了。

    白迟迟高兴地迎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死小子,你回来也不给姐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