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7.老公太凶猛885
    “死小子,你干什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

    她只瞥了一眼他健硕黝黑的胸膛就没法儿淡定了,不看脸,光看鼓鼓的胸肌让她不自觉地会想起某个早被遗忘的人。

    “热啊!”游雨泽很无辜地说道。

    “你看你,不也穿了一条短裙吗?你让我穿长裤,这大晚上的,穿长裤睡觉,你想把我捂出痱子来吗?”

    “你故意的!你给我立即马上钻进被子里面去!”白迟迟指着专门给他买的那张单人床叫道,说完,就连忙转过头不看他了。

    也不知道游雨泽是怎么做到的,反正他悄无声息地绕了一个小弯,一张俊脸就在她眼前无比放大了。

    “大姐,你这么激动干啥?你不说是我姐吗?难道你还对我有非分之想?”

    “胡说八道!你立即给我钻被子里面去!听到没!”白迟迟黑着一张脸,冲他叫道,偏偏他一点儿惧怕的意思都没有。

    他笑嘻嘻地问道:“你确定一定让我钻进那床你用爱心给我织就的零下五十度盖着都出汗的鸭毛被里面去吗?”

    “哪有……”白迟迟往他小床上看去,汗,还真是那床她特意给他弄的厚被子。

    上次他走的时候可是大冬天的,她又没有动过他的床,所以就还是厚的吓人的被子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

    “贫嘴!你好手好脚的,自己收拾!我去洗澡了。”白迟迟说着,拿了自己的换洗衣服几乎是夺路而逃。

    游雨泽看着她仓促的背影,微微弯起了嘴角。

    俞静同学,现在开始,你是小白兔,我是大灰狼,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白迟迟一边给自己淋身体,游雨泽的胸膛就在她脑海中晃啊晃,她心知那胸膛也许根本就不是他的,而是那个影像跟某人重合了而已。

    还记得她把他错认成司徒清那次,她是多为他的男色感觉震撼啊。

    她摇了摇头,洗了一把冷水脸,把不该有的想法再次赶走了。

    六年,整整六年,两千多天了,她一定能把他忘了,以后也就不再会想起。

    都是那混小子惹的吧,才会让她把近两三年都没想起来的人又想起来。

    洗完了澡回到房间的时候,他那张单人床上的厚被子已经收起来了,不过并没有替换成毛毯什么的,游雨泽躺在床上,还是那副样子。

    白迟迟不往他那边看,她到床上拿了一本书,准备去她父母房间睡。

    “你去哪儿?不会是想到爸妈房间睡吧?”

    爸妈,是在白迟迟的坚持下,游雨泽认他们当干爹干妈,白迟迟是为了让他在这个家有个归属感,他叫的倒也顺口。

    死小子,倒有几分小聪明。

    “是,我要去他们那儿睡。你现在长大了,不比以前,我们这样不太合适了。”白迟迟表情很严肃地说道。

    “你去他们房间睡哪里就合适了?你做医生的不会不知道他们要有私生活吧?”

    亏他把私生活三个字说的这么自然,白迟迟的脸又不自觉地红了。

    “他们这么大年纪了,估计……”

    “估计什么?我回来的时候都撞上了。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不正常,连本能的需要都能压抑啊?”

    咳咳,孤男寡女的,讨论这个,真是不太好啊。

    白迟迟不再理他,拿着书去敲爸妈的房门。

    “干什么啊?”老白问。

    “爸妈,我想到你们这里睡,雨泽回来了……”她话还没说完,老白就甩出一句:“我这里不方便。”

    她汗死了,只有咬咬牙又折回自己房间,游雨泽得意啊。

    这干爹干妈没白认,倒戈了,哈哈。

    “你怎么不去睡啊?你去睡我就觉得安全了,快去啊。”游雨泽调侃她,一脸欠扁的模样。

    白迟迟又指了指他那風骚的睡姿,严肃地说道:“用那件衣服先把你罪恶的下半身盖住,我有极端正式的话题要跟你说。”

    游雨泽顺手把她说的那件衬衫扯过来,胡乱搭在内酷上,然后拍了拍床铺,说道:“来吧,正式的话题还是坐在这里说,才听的清楚。”

    他又欠扁!

    白迟迟走了几步站在他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一板一眼地开口。

    “雨泽,你今天回来就不正常了。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和你,我们是姐弟之情,我不会找一个比我小五岁的人来做我男朋友。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你是我亲弟弟,我是你亲姐姐。”

    游雨泽的脸上不以为意的笑容慢慢收起,也极严肃地看着她,问她:“真的吗?你真把自己当我亲姐?”

    “嗯!”白迟迟郑重地点头。

    “你是我亲姐,你连我床都不敢坐?你坐下来我就相信你真是把我当成亲生的弟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这是什么混乱逻辑啊。

    好吧,为了让他死了这条心,她只好在他身边坐下来。

    游雨泽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她白皙的俏脸上,嘴角上挂着探究的微微笑意。

    她得承认,他长的确实不差,这么优秀的男孩子走出去,绝对是非常抢手的。

    “雨泽,我坐下来了,我真的只是你的姐姐。我很自豪有这么优秀的弟弟,还希望你早点儿给我找个……啊,你干什么?”

    她真没想到,让她坐下来只是他的把戏和圈套。

    他一个倾身,就搂住了她,往下一压,他整个人就密密实实地压在了她香软的身体上。

    今晚她父母的态度很明显了,他们是支持他把她吃掉的,那他还客气什么?

    “我从来没把你当过姐姐,听好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们的关系,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他灼灼地盯着她的小脸,铿锵有力地说出这句话。

    她的脸上因为激愤,泛起了潮紅,她用力推他,雙腿也在他身子底下剧烈地挣扎。

    “别胡闹!你这样我生气了,我真生气了!”白迟迟怒目圆睁着,奋力反抗。

    “别生气,俞静,别生气。我爱你!我会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这几个字刺激到了白迟迟敏感的神经,她使劲儿摇头,推他。

    “别说这话,别跟我说什么一生一世,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别让我恨你!”

    她拒绝的力度超出了游雨泽的想象,他以前曾经猜想过她有过男人。后来从没见有什么人找过她,他又以为是自己想错了。

    她的话说的太决绝,他不想把两个人关系弄决裂,就从她身上翻下去。

    白迟迟爬起来,全身都因为生气而有些虚弱。

    “你是不是受过情伤?”游雨泽问她。

    “我不想说这个。”白迟迟从床上骨碌一下爬起来,拉平自己的裙摆,爬回自己床上背对着墙躺下。

    她是真的非常生气,也非常伤心,可她又不能对他说太过分的话。

    难道她能把他赶出去吗?他可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她怎么忍心?

    游雨泽套上了一条长裤,走到她床边坐下,轻轻推了两下她的肩膀。

    “你生气了?”

    “嗯。”

    “你告诉我,以前是不是有人伤害过你。”

    “没有。”

    “好,那咱们就不谈这个话题,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他搬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他。

    “我不想谈这方面的事,不只是你,就是任何人我都不会接受。我这辈子只想单身,自由自在,没有承诺没有束缚,我把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医疗事业,不是很好吗?谁规定了女人必须得找个男人嫁了,我不想。”

    “没有哪个女人会无缘无故的就不想找男人。我不知道以前那个混蛋是怎么伤害你的,我也不想知道。俞静,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已经六年了。请你相信我的诚意,给我一个机会。”他抓住她的肩膀,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再说这些,我就不理你了。”白迟迟拿开了他的手。

    她没问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她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

    从司徒清,到费世凡,他们都说喜欢她,承诺跟她相伴终身,结果呢?

    “好吧,那我走!”游雨泽一把放开她,转回身去自己床边拿起那件T恤,套上身。

    这不是白迟迟想看到的,但她也不想听到他一直跟她说什么喜欢她,爱她之类的话。她坐起身,看着他的背影,轻声说道:“雨泽,别这样行吗?只要你保证不再跟我说这样的话,做些奇怪的事,你可以……”

    游雨泽转回身,盯着她看了一眼,说道:“我保证不了,很抱歉!”

    说完,他推门而去。

    白迟迟很想拉住他,怕他有什么事。

    她还是逼迫自己狠心,没有这么一个过程,他就不知道她的态度有多坚决。

    他一个强壮的小伙子,估计晚上在外面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心里是这么想着,他一走,她还是各种忐忑不安。他喝酒跟人打架怎么办?

    他才岁,像当初的秦雪松一样染上赌博的恶习该怎么办?

    不行!她得出去找他,小镇不大,地方有限,她准能把他翻出来的。

    谁知她一推开门,就看到游雨泽坐在院子里,枯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盯着房门口。

    “你这死小子,你坐这里干什么,回房间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