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8.老公太凶猛886
    借着月色,游雨泽倔强地看着她的脸。他不妥协,也不走远,他就是怕她出来找他碰到什么危险。

    她懂不懂,他是舍不得她受到一点点儿的伤害的。

    白迟迟连拉带扯的把游雨泽拖回房间,谁都不提刚才的不愉快了。

    两人各自在单人床上躺下,白迟迟想着第二天要出差,强迫自己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白迟迟就爬起床,没想到平时懒惰的游雨泽还比她更早地起床了,已经洗漱完毕。

    “我送你去洛城,我知道一条近路,骑摩托车大概五个小时就能到了。”

    “五个小时?时速多少?”

    “九十。”

    “九十!”白迟迟瞪圆了眼。

    “你不要命,姐还要命呢。我现在可是一名光荣的镇医院副院长,肩负着募捐的使命,不能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捐躯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大巴吧。”

    “这也是,那我就只有坐大巴护花了。”游雨泽挑了挑眉,无奈地说道。

    “我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需要护什么花,你没事儿干就在家陪爸妈。”

    “我们不用陪,让他跟你去。洛城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他跟着你,我们才放心。”老白意味深长地说道。

    这话倒也说进了白迟迟的心里,洛城的确不是一般的地方,有个男人跟着是好。

    她瞄了瞄游雨泽,神秘莫测地笑了笑。

    “雨泽同志,既然这样,就烦劳你跟姐走一遭吧,不过你可要保证遇到任何事都听我的。”

    “没问题!出发吧!”

    小镇没有大巴,他们需要转一道车去县城,再转坐去洛城的长途车。

    车窗外闪过的风景,让白迟迟想起了六年前,她从洛城离开的情景。她没说话,游雨泽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陪她。

    离洛城越来越近了,白迟迟的思绪先是乱,慢慢又静下来。

    此行当天是赶不回去的,他们在爱迟集团附近的小旅店订了两间房,各自洗了个澡以后,白迟迟嘱咐游雨泽在旅店等她,她自己穿了一套浅粉色的职业套装去爱迟集团的总部。

    前一天她已经跟爱迟集团的总助联络好了,这天下午两点半准时跟他们的总裁见面。

    到了前台,她跟挂着一脸职业笑容的女孩儿打了招呼,报上自己的名字。

    “您好!俞副院长!我们总裁特意叮嘱过,您来了可以直接去找他,他在楼的总裁办公室。”

    白迟迟心内暗喜,他们总裁特意交代过,也就是说对她来的事还是很重视的。

    这么说来,这位总裁是真心诚意的想要出资,她此行可算是成功大半了。

    她抱着一个文件夹,里面是厚厚的投资申请报告,在前台的指引下上楼,乘电梯来到楼。

    楼有一间总裁办公室,一间大的会议室,一间小会议室,还有一间总裁助理办公室,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格局有几分眼熟。心想,或许是每一个大公司都是这样,不要做些莫名其妙的联想。

    她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一声带着浓重鼻音的,“请进!”从门内传出。

    白迟迟扭开精致的门把手,进了门,冲着坐在真皮沙发椅上的男人礼貌地说道:“您好!我姓俞……”这一刻,她的目光忽然与对面的男子相遇,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黝黑的脸让她瞬间愣在当场,说到一半的话再也无法承接,戛然而止。

    俞副院长……俞副院长竟然是他苦寻不到的白迟迟,司徒总裁看见白迟迟的那一刹那,心中涌动着无限狂喜,激动的“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这几年来,他几乎不笑,能不说话的时候都不说话,沉稳的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要是他的下属们看到他从椅子上跳起来的样子,一定以为他们是见了鬼。

    他激动的拔腿就往白迟迟身边跑,身后的椅子被他的冲力弄的来回晃动。

    “迟迟!是你!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竟然给我玩起了隐姓埋名,变成了什么俞副院长?”司徒清脸上的表情无法形容,白迟迟的心在与他目光相接的一刹那疯狂撞擊了两下,她发现铭心刻骨就是铭心刻骨,别说是过了六年,就是过了六十年,她再见到他,或许也没有办法视而不见。

    在那一刻,她真的差一点拔腿就跑。她怕他,更怕自己,要是她再沦陷在他的情网里,她会瞧不起自己,她不要那样。

    可她的脚就像灌了铅,一动也不能动。她不能走,那么多殷切的目光在等待着她,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点私事就把一大笔的捐赠给弄丢了,她没法儿跟整个医院和无数的病患交代。

    当他冲到她面前,即将抓住她肩膀的时候,她很冷静地克制住了自己。

    她带着一种疏离而礼貌的笑,轻声继续说道:“我叫俞静,是培安镇医院的副院长,这次找到爱迟集团……”说到这几个字,她的心又是狠狠的一跳,才明白了这个爱迟集团四个字是什么含义。

    是他用她的名字来命名的集团吧?在她的名字前还加了一个爱字。

    真爱吗?真爱会那么轻易的放手吗?

    也许是爱的,不过就像这么名字一样,爱都迟了,太晚了。

    他到底还是抓住了她的肩膀,她消瘦的肩膀,早不像以前那样有肉了,瘦了,都是他的错。

    他凝视着她的小脸,无比痛惜地说:“迟迟!终于让我见到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让我用我的后半生来照顾你,弥补我的过失!”

    白迟迟深吸了两口气,勇敢地回视着他,她的目光甚至非常非常平静,她告诉自己,要像死水一样对他波澜不惊。

    他的目光灼熱,她的眼神清冷。

    “我是来谈公事的,希望您能够答应我们医院的申请,这对您来说也许不算是太大的一笔资金,却可以帮助无数的病患获得康复的机会。请您一定要认真考虑,这是功在千秋的好事。”白迟迟依然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他记得每次他抱她,他吻她,她都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六年过去了,难道他的接近对她来说真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了吗?

    不会的,他一直对她念念不忘,难道她就可以把他忘的干干净净?

    “迟迟!别这样行吗?不要装作不记得我了。这六年来,每天每夜我都在想你,我真的很想你,忘不了你。尤其是你走之前在中巴上看我的那一眼,就像一根鞭子在抽我的心。”很疼,他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流血。

    “别说了!”白迟迟皱了一下眉,冷淡地低喝了一声。

    “不要再这样叫我,司徒清!我来是想跟你谈公事的,假如我知道爱迟集团是你的,我会考虑请别人来。”

    是啊,她肯定不是故意出现在他面前的。

    她是恨他恨极了,才会隐姓埋名,让他没机会找到她。

    他太想她了,两千多天,每日每夜的想,想的他骨头都要碎了。

    他多想要好好吻吻她,抱抱她,如果她都不肯,让他多听她说几句话也是好的。

    她很冷漠,好像对再次见到他,没有激动,只有意外。

    他松开了她的肩膀,他要以她能够接受的方式来接近她,让她再次遇到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高兴的,而不是痛苦的。

    “好吧,我们谈公事。”司徒清转了个身,在办公桌不远处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坐下来,扬了扬手,示意她也坐下。

    之所以不选择坐在办公桌后面,是他不想两个人坐对面,会显得他居高临下。

    白迟迟也坐下了,双手把资料交给司徒清。

    “这是我们医院的资料,请你过目。我们医院目前有……”她外出拉赞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早有一套完整的说辞。

    司徒清把资料拿到手中,认真地翻看,听着她条理清晰地阐述。

    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当年他的小白痴,如今已经蜕变成如此优秀的职业女性。

    遗憾的是,他没能参与这个蜕变的过程,想必她是很吃了些苦的。

    只是一个小镇,假如没有他,她也不会到那么艰苦的地方去。心疼和愧疚双重折磨着他的心,他不发一言,默默地听她说着。

    也许她说完了,就要走了,他就很难再见到她。

    他刚才是太激动了,六年不见,每个人都可能有很大的变化。他为了她,一直都没有再谈婚论嫁过,她不一样。在那段感情里,她是受害者,她不需要背负良心的谴责,她随时可以开始新生活。

    也许她早就结婚了,也许连孩子都生了。

    如果她家庭幸福,他会在暗处关注她的一切,默默地祝福她,帮助她。

    如果她不幸福,那就由他来给她幸福,他绝不再放弃,无论发生什么事。

    六年没见到她了,他的想念已经堆积六年,刚才的激动在所难免。这刻起,他却要谨慎地对待她,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要经过深思熟虑。

    “司徒总裁,我们医院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希望您能同意给我们医院注入资金。”白迟迟做了总结陈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