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89.老公太凶猛887
    她对自己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说起公事的时候一点儿没受私事的影响,每一点都说的非常到位。

    “需要多少?”司徒清问。

    “两千万!”两千万,她相信对他的公司绝对不是很大的一笔资金。当然了,时隔六年,她也弄不清他公司到底能有多少钱,就是六年前,她也没弄清楚过。

    司徒清再次低头看她手中的报告,没有说话,白迟迟心里有些打鼓,他会同意吗?

    每次在等待着对方回话的时候,她都在想:为什么她手里就没钱呢,钱攥在那些有钱人的手上,同意不同意完全看人家心情啊。

    在好像经过一个世纪那么久以后,司徒清才抬起头,慢悠悠的说:“资料我看完了,两千万不算小数目,还是需要再考察一下的。”

    她这话白迟迟可是听过无数次了,有几次说到考察,土老板就把眼光赤果果的放到她高耸的胸脯上。

    那谁,司徒清这混蛋会不会想她想的太那啥了,想趁机把她给潜规则了?

    一定是!他一定会想要趁机提出这么无耻的条件。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用手盖住自己的胸部,正义凛然地看着他,对他说:“你该不会在想那种龌龊的事,想趁机对我提出一些那方面的要求吧?”

    司徒清真是大跌眼镜啊,他还以为白迟迟真的发生了本质的变化,看来有些时候某白痴的特性还是没那么容易转变的。

    不过看到她还有这么天真傻气的一面让他真是太高兴了,真想要好好抱住她,按倒在沙发上,狠狠地潜规则一万次。

    他那是什么眼神!气死她了。

    白迟迟深呼吸再深呼吸,才能不破口大骂他一顿。

    要不是他是医院的财神爷,她非要甩他一巴掌不可。

    司徒清淡淡一笑,挑起眉慢条斯理地逗弄她:“我看你好像为了医院的资金很愿意做出一些个人牺牲,如果我提出这个条件来……”

    “你休想!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呢。”白迟迟激愤地怒视着他,却见他轻轻笑了。

    从前只要看到他这样的笑容,她总会迷失自己。

    时隔六年,他的笑也还是让她觉得恍惚。她发现,六年以后,他笑起来,脸上已经有了一些岁月的痕迹。

    他的脸部明显比以前消瘦,他是不是过的也不好?

    白迟迟,他过的好还是不好,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还没想到要潜规则你呢,是你自己提出来的,虽然这个提议真的不错,我还是不太忍心让你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我说的考察,是想亲自去你们医院看看。看看你们医院现有的条件,还有你所说的接诊量,这些数据都可以作假的,我不亲眼看看就贸然投资对其他需要帮助的医院不太公平,你说是吗?”

    说的多合情合理啊,可她怎么就觉得他看似很无私的眼神里面藏着一些狡猾的诡计。

    他是想趁机再接近她吗?

    “要是我拒绝你去考察呢?”她问。

    司徒清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那很抱歉,我们集团的投资也有自己的原则,未经考察的医院,我们不会投资。”

    她是多想甩他一句,爱投不投,可她是副院长,她不能那么任性。

    她咬了咬唇,做最后的却是徒劳的挣扎。

    “考察可以,换一个人去,行吗?”

    这句话就像当年他在机场把她抓回来,说要给她检查时一样,显然他是不会答应的。

    “不行。”司徒清的语气,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不过你可以考虑,越早答复,资金就越早落实。比如今天我跟你一起去的话,说不定明天所有资金就全部到账了。”

    白迟迟的眼前再次闪现出院长期盼的眼神,还有一些病患因为没有先进的设备不能立即确诊立即治疗的无奈。

    她输了,这场较量她注定是要输的。

    “好!你说话算数,如果你方便,就明天跟我回去好了。”

    “为什么不是今天呢?”他问。

    对他来说,真是一分一秒都不想再跟她分开了。他也不想再给她一个缓冲和逃跑的时间,这是上天安排的重逢,一定不能错过。

    “没车了。”

    “我开车过去,这样节省时间。”

    他的语气虽然不急切,白迟迟觉得他心里是急切的。就像这场考察,名义上是考察,他肯定是冲着她这个人来的。

    要怎样做才能让他既出资又不会对她纠缠不放呢?

    想到了!

    她微笑了一下,说道:“也好,真是多谢司徒总裁了。”

    “叫我司徒清吧,或者清同学,你不是喜欢那么叫的吗?”他再次凝视着她的小脸儿,温和地说道。

    “那怎么行呢?您现在是我们院的财神爷,我可不敢得罪怠慢了。司徒总裁,不知道您方便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司徒清站起身,走到办公桌边,拨了一个快捷键,按下免提对对方交代一声:“把我所有的活动全部取消,我临时出差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白迟迟恨恨地瞪着他的背影。

    这混蛋王八蛋,考察什么要考察一个星期。

    就算你考察一年,我也不会忘了你为了别的女人抛弃我的事。

    “走吧。”他说。

    白痴,这回我什么事都没有,咱们就慢慢的考察。

    “我在门口等你,你去拿车吧。”出了办公大厦,白迟迟对司徒清说。

    “不行!跟我一起去。”

    “不去!”白迟迟昂起脖子,跟他杠上了。

    凭什么他说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啊,这也不在考察范围之内啊。

    “好!”司徒清说了一声好,又打了个电话。

    “把车给我开到大厦门口来。”他在电话里说道,没一会儿,车被罗会安开过来。

    他看到站在司徒清身边的白迟迟,惊的半天合不上嘴。

    他的总裁终于等到了她吗?

    六年的时间,他做他的司机,在车上只跟他说一个话题,那就是白迟迟。

    其实也没有多少事可说,但他总会说起。

    有时候下雨了,他就问他:“你说,那个白痴出门不会记得带伞吧,她总是马马虎虎的。”

    天热的时候,他可能会说:“天这么热,也不知道她到哪儿去了,房间里有没有空调。那死丫头,最怕热的。”大多数这种谈话都是他在自言自语着的。

    每当这个时候,罗会安都有些自责,如果他没有把她看丢了就好。

    他曾经跟司徒清检讨过无数次,每次他都说,不是他的错,是他司徒清的错,是他把她气走的。

    罗会安看到司徒清跟其他人都不怎么说话,只有在跟他这个司机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说些白迟迟的事,就知道他还是不能忘记。

    这是他见到的最痴情的男人了,这年头,还有谁会对另一个人念念不忘呢?

    尤其还是他这么卓越的人,随随便便勾个手指头,也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会主动投怀送抱了。

    罗会安把车开过来,下了车,特意问了一句司徒清:“司徒总裁,要我开车吗?”

    这老小子,平时也是够激灵的,今天怎么问这么愚蠢的问题。他是想破坏他跟白痴的独处吗?

    还没等司徒清说出“不用”两个字,就听到一个男人在不远处叫了一句:“俞静!”

    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俞静就是他的白痴,白迟迟却对这个名字早就习惯了。

    扭过头看到游雨泽手里拿着两大盒的冰激凌跑过来,她忙微笑着迎了上去。

    “雨泽,不是叫你到旅店等我吗?你怎么出来了?”

    “天热,给你买了冰激凌,省的你出来的时候热昏过去。”游雨泽旁若无人地把冰激凌举到她面前,脸上的表情是宠溺的。

    司徒清脸色铁青,罗会安也弄不清这是什么情况,傻站在那儿看白迟迟从游雨泽手中拿过冰激凌。

    “还是你知道心疼我,太体贴了。”白迟迟看着游雨泽笑,笑的眼睛都弯了,司徒清的心如坠冰窖。

    她好像都没有对他这么笑过,难道她真的结婚了?

    不像啊!这男人一看也就是二十出头,跟她差了一大截呢。

    司徒清强迫自己镇定,镇定,也许都是他误会了,想错了。

    他清了清嗓子,走到他们两个人身边,沉声问白迟迟:“这位是谁啊?我们走不走?”

    白迟迟状似尴尬地干笑了两下,对司徒清说:“不好意思司徒总裁,我一看到雨泽,就把那么重要的事给忘了。”

    游雨泽受宠若惊,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白迟迟什么时候也没对他这么好过吧?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吧,雨泽,这位就是今天我们来募捐公司的大老板,司徒总裁。”她把那大老板三个字咬的极重,就像是说他是个专喝人血的资本家似的。

    “这位呢,是……”白迟迟稍微停顿了一下,甜甜地笑着看向游雨泽,那巧克力糖似的黏糊糊的眼神让司徒清嫉妒的心都要碎了。

    同时那眼神却让游雨泽寒从心底起,真心觉得受不了啊。

    “是我的丈夫。”

    丈夫……这话再次让司徒清感觉到有人在扎他的心,让他痛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