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0.老公太凶猛888
    游雨泽太过于惊讶,以至于被口水呛到了,忍不住地“咳”了一声。

    假如不是司徒清完全沉浸在一种绝望当中,他肯定会发现游雨泽的异常。

    此时此刻,他探究的双眸却死死盯着白迟迟的小脸儿。

    痛,痛彻心扉。

    难道真的一放手,就是一生一世吗?

    白迟迟轻轻捏了一下游雨泽的胳膊,示意他激灵点儿,别给她穿帮了。

    她顺势搂住游雨泽的手臂,对司徒清说道:“司徒总裁,我老公不放心我一个人来,特意陪我过来的。我看你的车也很大,我们一起过去,没问题吧?”

    很甜蜜,她看样子跟这个小伙子很甜蜜,她是幸福的吧。

    如果她是幸福的,他就不该打扰,应该给她平静的生活。

    他再次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游雨泽,这年轻人看起来不错,不知道品行什么的如何。

    她看人一向眼光不怎么样,不知道是不是又找了个跟秦雪松一样的混蛋。他总要确定她是真正的幸福,才能放心地放手。何况,他们是否是她说的那种关系,还有待观察。

    司徒清的脸恢复了平静,对白迟迟说道:“当然坐得下,罗哥,麻烦你开车跟我一起跑一趟。”

    “上车吧,这位叫什么?雨泽?麻烦你坐在副驾驶帮罗师傅指一下路,我和俞副院长坐后面有问题我问她也方便。”

    白迟迟叫了一声:“雨泽!”

    游雨泽还以为她是让他听司徒总裁的安排呢,痛快地说了声:“好,我指路。”

    白迟迟忽然有点儿反常,他也有几分奇怪,只是没往白迟迟跟司徒清认识这上头想,还以为她是不想让投资方以为她是个不正派的女人。他一门心思地想着,白迟迟想要把资金拿下,跟对方多接触才有机会。

    白迟迟心里那个汗,她叫他,是想让他跟她坐一块儿,不想跟混蛋司徒清太近,谁知道平时激灵的小子竟给她会错意。

    她还想再说点儿什么,那小子动作倒快,已经钻进了副驾驶。

    司徒清伸手给白迟迟拉开车门,说了一声:“俞副院长,上车吧。”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风度了?

    她还记得那次他给她买了那么多衣服,就看着她自己提着一大摞的袋子跟个仆人似的在他身后跟着。他自己宝贝着送给文若的裙子……想起文若,想起他曾经对文若的待遇,她心里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故意没甩他,她绕行到悍马的另一边,自己打开车门进去。

    司徒清只得自己上了车,罗会安也坐进驾驶室,还在倒后镜里看两个人。

    怎么看都觉得司徒清和白迟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至于白迟迟说是她老公的小伙子,真是太小了,会不会是假的呢?

    白迟迟特意往车门边靠,跟司徒清保持很远的距离。

    她对他那么疏远,真让司徒清心里很不是滋味。

    也是他活该,她当时气的远走,可得比他此时更不是滋味一千一万倍吧。

    车厢里异常安静,是游雨泽一句话打破了所有的静默。

    “俞静,你手上的冰激凌都要化了,怎么还不吃?”

    “啊,这就吃,你也吃。天这么热,你看你也是一头的汗。”

    白迟迟低头去开冰激凌的盒子,抠了半天硬是抠不动,手边无声地伸过来一只手,抢走了她手上的盒子。

    白痴,还是这么笨,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他把盒子轻松地抠开,又无声地递了过去。

    “谢谢!”白迟迟咬牙切齿地“礼貌”地说道,拿起手中的勺子开始挖着吃。

    她哪有什么心思吃冰激凌,总觉得旁边这混蛋的眼光就像冰火两重天,一会儿要烫死她,一会儿要冰死她,折磨的她总没办法平静。

    为了回避他的目光,白迟迟扭着身子朝着车窗外,只给了司徒清一个侧影。

    看着她夸张的动作,司徒清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不紧不慢地说了句:“俞副院长,你是担心我抢你冰激凌吗?”

    “咳咳!”白迟迟一下子被他说的话给呛住了,霍地扭回身,气呼呼地盯着他。

    她的嘴边儿全是粉粉的冰激凌,司徒清的眸光一紧,她意识到问题所在,忙伸出舌头把嘴唇周围的冰激凌全舔了。

    这动作就更要命,司徒清强迫自己淡定,淡定,人家老公还在车上呢,非礼勿视。他不再往她脸上看,而是想了个话题来说。

    “俞静,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没什么。”白迟迟拿着冰激凌,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想了想,把冰激凌递给副驾驶的游雨泽。

    “雨泽,我不想吃了,你帮我吃掉吧。”

    真亲密!

    司徒清的眼中又是寒光一闪,往前面看过去。

    “你忘了我胃不好吗?我这盒还给你留着呢,你歇一会儿再吃吧。”

    死小子!死小子!又拆我的台,你可以不吃,先拿着也行啊。

    她的冰激凌正好举到司徒清面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见他一把把冰激凌接过来,说了句:“我正渴着呢,我帮你的忙。”

    汗!

    死司徒清,你就非要弄的这么曖昧吗?

    游雨泽也忍不住回头看,这是个大色郎吧?趁机占女人的便宜。

    白迟迟忙扑上来抢,很不忍心地说:“不行,我怎么好意思让堂堂的司徒总裁吃我剩下的……”

    “不能浪费粮食!”司徒清甩出这么一句,也不用勺子,直接把冰激凌盒子举起来把快要化成水的冰激凌往嘴里倒。

    多熟悉的一句话,当年他在她唇边用拇指刮下饭粒放到他嘴里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好像被他接触过的麻酥酥的触感还留在脑海中,白迟迟想起那种心神荡漾的感觉,脸又有些红。

    这黑脸什么狗屁总裁竟然吃他女人的口水,这不是间接接吻吗?

    游雨泽很不高兴,拉长着脸对司徒清说道:“司徒总裁,你要是渴,就吃这一盒,我老婆吃剩的你吃好像不太合适。”

    死小子,这句话说的倒顺溜,恐怕还真是吃醋了。

    就是要这样,气死他个大混蛋,始乱终弃的陈世美。

    司徒清扬了扬盒子,摊了一下手,轻声说:“不好意思,没想那么多,已经吃完了。”

    罗会安心想,他的大总裁肯定是故意的。他越看越觉得白迟迟和那小子是假扮小两口,故意气司徒总裁的吧。他们家总裁也不是吃素的,连他都怀疑的事,他怎么会想不到呢?

    他这个念头刚闪过,就听司徒清在问游雨泽了。

    “小伙子,你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几了?”

    “二十三,怎么了?”游雨泽的语气有几分不善,又不想自己太任性把他心爱的人的投资给弄泡汤了。

    最主要的是他只是爱慕人家,人家没答应她什么,她本人好像对那黑脸家伙吃她的口水都没什么意见,他没什么立场吃醋。

    “俞副院长,你今年多大了?”司徒清又问。

    “二十八,司徒总裁,你是想查户口吗?”白迟迟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

    他们相差可是五岁之多,依照白迟迟和她父母的保守来说,不大可能结合。

    难道是这小白痴想要气他,故意说谎刺激他?

    “你们结婚几年了?”他又像闲聊似的,随便问了句。

    “六年!”白迟迟想也没想,就说出这两个字,司徒清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脸上的表情却还是没变。

    “哦,这小伙子结婚真够早的,岁就结婚了。”司徒清又云淡风轻地说了句。

    白迟迟光想着气他了,说六年前就结婚,意思上就是根本没把他司徒清放在眼里,一离开立即嫁人了。

    要命的是,她一急,就老是犯低级错误,谎言一下子不攻自破了。

    她恨不得把自己舌头给咬下去,尤其在看到他眼中隐忍着的笑意时,她更恨的厉害了。

    “啊,小镇算农村,结婚普遍偏早,十五岁的也有。”白迟迟徒劳无功地解释了一句。

    司徒清没再说什么了,知道她未婚这么让他狂喜的消息够他消化一会儿的了。

    他得好好想想,要怎样再把他的小白痴给追回来。

    你想啊,她要是对他没感觉,犯得着对他撒这种谎吗?

    她要是有感觉,还爱他,他当然不能再放过她了。

    罗会安暗暗竖起大拇指,不愧是他老板吧,就是这么的给力,看来姓白的被他们家老板追回来,指日可待啊。

    这次司徒清倒是跟罗会安心有灵犀,在倒后镜里对视了一眼。

    游雨泽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威胁,从白迟迟的介绍到现在,他们的对话看起来像是陌生人之间的,细想又觉得不对。

    难道他们早就认识?

    他想问问白迟迟,想了想,还是决定不问,他还是静观比较明智。

    车内又恢复了静默,直到出了城区上了高速都没人说什么。

    过了高速收费站,到了休息区,司徒清看白迟迟频繁换动坐姿,想是坐的累了,就叫罗会安把车停在休息区去休息一会儿。

    “小伙子,我们去抽根烟吧。”司徒清对游雨泽说道,这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对话,白迟迟想拦着,也找不到什么理由。

    他们两个下了车,白迟迟的确是坐累了,也下了车在休息区活动,看似在活动僵硬的手脚,其实是在偷偷关注着那两个家伙在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