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2.老公太凶猛890
    “罗哥,前面好像有个小县城,就在那儿停吧,晚上在这里住,别赶夜路了。”司徒清对罗会安说道。

    这人有毛病吧,白迟迟心想,明明是他赶着要出来的,现在又说不赶夜路,还不跟她商量。

    他这自作主张的性格好像永远都不会改变!

    这又让她想起他放弃他们之间感情的时候,就没有跟她商量过,交代过。他一句话,就气她走,甚至还说即使她有了孩子都要打掉,那么绝情决意。

    这个男人,他所有的示好她都不应该接受,哪怕他看起来再深情,再对她忘不了,她在他心里始终也是第二位的。也许还不是第二位,是很多很多位。

    到了小县城已是华灯初上。

    “这地方不大,估计旅店也不多,罗哥,你先去订三间房吧。”

    正好停车的地方旁边就有一家还看的过去的旅店,罗会安答应着就往旅店里面走,白迟迟忙跟了上去。

    “你们只管你们自己的就好,我和雨泽的,我们自己定。”她对罗会安说道,那家伙轻声说:“不好意思白小姐,我只听我们司徒总裁的吩咐。”

    又是这么说!几年前他就这么说。

    “让他订吧,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儿。”司徒清要停下来,不赶夜路就是看她累了,要不然几个大男人的还不连夜走了。

    谁知这死丫头也不是哪根筋没搭好,一直在给他甩脸子。

    他亏欠她的,倔脾气都只好忍了。

    没多久罗会安打电话给司徒清,说旅店只有两间房。

    “那就两间好了,将就着睡一晚。”

    他想三个男人睡一间,挤一挤也没多大问题,只要白迟迟能睡好就行了。

    等罗会安出来,司徒清问白迟迟想吃什么,她只说了两个字:“随便。”

    司徒清想起来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女人最爱说的两个字就是随便,要是她说吃什么随便,就是考验你知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惭愧的是他还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从前他的关注点都在文若身上,他对文若的确是比对她好太多倍了。

    他走到她身边,轻声跟她说:“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以后都会记住的。”

    游雨泽上前一步搂住白迟迟的肩膀,挑衅地看着司徒清,凉凉地说:“她吃什么,不需要你记住。我的女人,只要我记住就行了。”

    当时的气氛真可谓是剑拔弩张,白迟迟没挣脱游雨泽的手,她谁也没看谁,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吃什么都随便,我饿了。”

    这句话很奏效,两个恨不得用目光杀死对方的男人都乖乖地闭上嘴巴,屁颠屁颠地跟上了白迟迟的脚步。

    在一家看上去很干净的小馆子店门口,白迟迟直接进了门,她也不跟司徒清商量,对待他那样的自大狂,她就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种小事,他自然也不跟她计较。

    吃过饭,白迟迟没有抢过罗会安,到底是他们付的钱。

    这一顿饭司徒清几乎没吃什么,只顾着看白迟迟和游雨泽旁若无人的互相夹菜了。

    他恨的不知如何是好,偏偏白迟迟就像没看到他多生气似的,依然故我。

    那个游雨泽也很过分,白迟迟吃剩下不吃的东西,他愣是能抢过去吃,还吃的很香,这简直是在向他宣战。

    他以为这都够他生气的了,没想到让他气到崩溃的事还在后头。

    几个人吃完饭回到旅店,司徒清对罗会安和游雨泽说:“我们三个男人一间房,挤一挤……”还没等说完,白迟迟就面无表情地接了口:“你和罗师傅睡吧,我和雨泽一个房间。”

    司徒清一路的忍耐,在听到她这句话时彻底瓦解了。

    他黑着一张脸不可置信地问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和雨泽睡一个房间。”白迟迟直视着他,冷淡地说道:“我们是情侣,你觉得睡一间房有问题吗?”

    司徒清没有在她脸上看过这样的表情,简直是比冷若冰霜更冷若冰霜,不仅仅是冷,还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气魄在里面。

    他的白痴到底是有变化了,却不是他想看到的变化。

    “走,我们谈谈!”他抓住白迟迟的手腕,却被她用力甩开。

    “司徒总裁,我好像说过了,我跟你之间没有私事可以谈。”

    “雨泽,我们回房吧!”她搂住游雨泽的胳膊,头靠向他的肩膀,这一动作把司徒清气的,牙都要咬碎了。

    “不准!”他上前一步挡住两人的去路,沉着声音说道,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简直就要喷出火来了。

    白迟迟却冷笑了一下,淡然地问:“我说司徒总裁,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不准呢?你好像忘了,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司徒清眉头皱的死紧死紧,他恨不得能钻进她脑袋里把她的神经好好理一理,让她别再倔强了。

    他来保护她,他来爱她不好吗?为什么两个人非要剑拔弩张的?

    十二万分的愤怒他都必须压下,他不能忘记自己的初衷。

    他压抑再压抑,才再次开口:“迟迟,别闹了,过去都是我不对,你让我弥补你。我知道你们根本就没有结婚,你就不要为了刺激我特意这样演戏了,行吗?”

    白迟迟不答他的话,只是在他的注视下忽然踮起脚尖搂住游雨泽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响亮地亲了一下。

    游雨泽知道她的用意,环抱住她的腰,把她往身上一揽,低头就要亲上她的小嘴。

    这分明就是演戏!

    就算明知道是演戏,他也没办法看下去。要是让他亲眼看着某个男人在他面前热吻他的女人,那简直就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

    司徒清受不了了,他轻而易举地掰开游雨泽的手,拦腰抱起白迟迟扛上肩膀。

    “房号!”他对罗会安简短地问道。

    “……”

    “你放我下来!你敢不放我下来,我就报警!”白迟迟冷着声音对他低吼道,很多人都在好奇地看着他们。

    “你报!”他就不信她能那么狠的心。

    “雨泽,打。”

    游雨泽刚掏出手机就被罗会安给抓住了手,他看着这个小自己很多的年轻人,用请求的语气说道:“我们司徒总裁找了她六年了,他对她是真心的,请你给他们一个独处的机会让他们好好谈谈吧。你们要真是真心相爱的,没有人能拆得开。要是她心里爱着的是别人,你留住人也留不住心。”

    司徒清已经迈着大步扛着白迟迟进了,这是一间标间,里面有两张单人床。

    他把她往床上一甩,喘着粗气就压上她的身体。

    他太气愤了,这女人,她就知道挑战他的底线。

    他注视着她的小脸儿,沉声对她说:“我来是诚心诚意的弥补我的过失,争取你回到我身边的,你为什么一定要做出让我痛苦的事。我看见你跟别的男人亲亲我我的,我受不了,你知道不知道?”

    白迟迟也被他弄的激动极了,劈头盖脸地质问他:“你也知道难受吗?难道我看着你跟别人亲亲我我的,我就受得了?你为了她可以在雨中淋三天三夜,你为了她可以放弃我,你为了她什么都能做。你有没有想过我是什么样的心情?你把我当成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还对我说就算有了你的孩子也打了。现在你想起我了,六年的时间你终于想起我了,你就想让我回到你身边。你考虑过我的心情吗?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对我毫不在乎的人在一起?你说我演戏?我告诉你!我没有!我就是跟游雨泽恋爱了!你要是尊重我,就请你放手,不要干涉我。他比你有资格跟我一起,他喜欢了我六年,他绝不三心二意。我要的就是男人的真心,要的就是男人把我放在第一位,而你不是。你要是不放开我,我敢保证我会恨你一辈子!”

    对她的控诉,他感同身受。他不是不爱她,这几年来,他总在反复想着他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每一件事。

    他现在,就是想弥补她,只是他真的失去了方法。从没有一件事让他这么无奈过,他实在是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做,她才会好好的回到他的身边,让他来保护她,疼爱她。

    他思索了一会儿,才跟她说:“那小子还小,才岁,他保护不了你的。要是他以后变心……”

    “他不会为了别的女人抛弃我,就算会,我也认了。司徒清,你放开我!你这么做,会让我男朋友觉得自尊心受到伤害,他会感觉没有能力抢回他的女人,我不想让他心里难受。”

    司徒清没动,就在白迟迟以为他又会像以前一样霸王硬上弓的时候,他却撑着双臂坐起来了。

    “白迟迟,我不动你!但是至少在我的考察期内,我绝对也不能看到他动你,否则……”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警告的意味十足。

    “你又想威胁我,说不给我们投资吗?假如我没在这家医院,你会不会投资?”白迟迟问道。

    他没说话,她又继续说道:“你肯定有你的原则,在这家医院之前,你恐怕也给很多家医院捐助了吧?我看到你的集团名字里有我名字的一个字,也许是因为我正好是医护人员,所以你才给医院捐助,我很感谢你为医疗事业做出的贡献。你口口声声地说要补偿我,却因为我在这家医院而故意不投资?我不大相信。当然,你要真这么做,我也不意外,最坏的结果是我们医院引进不了先进的设备,医患们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而我会去寻找其他的途径,毕竟世上有善心肯出钱的人不止你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