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3.老公太凶猛891
    司徒清的眉越收越紧,他定定地注视着她的脸,问她:“你为了争取这几天能跟那小子亲热,连投资都可以不要?”

    “对!”

    她简简单单的回答让司徒清的心再次坠入冰窖,从下午到现在,见到她的几个小时,他的情绪都跟着她在起伏。

    这个女人,她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你要是不想投资,随时都可以走,考察也没必要了。”

    还没等司徒清答话,门被从外面推开,一脸怒气的游雨泽闯了进来。

    好在他没看到两个人在干什么,他们只是在说话而已。

    “雨泽,洗洗睡吧。”白迟迟温柔的一句话再次把司徒清给打进了十八层地狱。

    连投资都不能威胁到她了,他却该死的还是想要看看她,哪怕不能做什么,能跟她在她上班的地方以考察的名义呆上一个星期也是好的。

    他离开白迟迟这间房的时候,脚步沉重的就像灌了铅。

    是他亲手丢掉了陪她的资格,只能看着她跟别人,他却该死的什么都做不了。

    罗会安想劝劝他,根本就不敢开腔,他的脸色铁青的吓人。

    游雨泽在他前脚刚离开的时候,啪的一下关上了门,在听到关门声的刹那,司徒清死死地攥紧了拳,勉强克制住冲进去把那小子暴揍一顿的冲动。

    白迟迟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无声地流下了眼泪。

    她发现惩罚他的时候她自己心里特别的难受,完全没有胜利的喜悦和报复的快感。她想着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也许就跟她当时看到他和文若在一起一样的难过。

    不禁自问,她这么做,和他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哭了?”游雨泽走到床前,缓慢地坐下,摸了摸她的头发。

    认识她六年了,他可没见她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样哭过,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真的很大啊。

    “别哭了,忘了他,我会照顾你的。”他很心疼她,轻轻搂过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他胸前。

    她的确没再哭了,用手抹干了泪,抬起头看游雨泽,轻声对他说:“对不起,我真没想到我去募捐的集团总裁会是他,所以让你陪我演戏,很不好意思。”

    他执着地瞅着她,摇了摇头。

    “你别傻了,我没觉得是在演戏。这两天我一直在向你求爱,我要你做我女朋友,还要你跟我结婚。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不,雨泽,我不会接受你。我心里有别人,我忘不了他。这样对你是不公平的,而且我根本就不喜欢你,这种感觉是勉强不来的。”

    游雨泽的示爱总让她想起费世凡,她当时以为自己会跟他有个好结果,即使没有激情总有温情。

    她现在已经不相信什么温情了,不想勉强跟任何人,宁愿就这么单着,司徒清不也在单着吗?

    “俞静!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不在乎你心里是不是有别人,我想每天看到你,这早就成为习惯了。”游雨泽有些激动,声音也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

    “你不在乎我在乎,再说习惯根本就不是爱情。你习惯了看到我,我们不谈恋爱你还是能每天看到我,我是你姐啊。”

    “那不一样的!”

    “别说了,让我静静,你去睡觉。”白迟迟挥了挥手,强硬地说完,自己往床上一倒,闭上眼不再理他。

    游雨泽在她面前丝毫没有司徒清在她面前的那股强势的劲头,他是真的怕她生气,她真生气了可以很多天不跟他说一句话。

    俞静,我会等你的。

    他考察完了,你不接受他,你就又回到了单身,我等着你。

    游雨泽老老实实地去了另一张床,两个人睡一个房间已经习惯了,并没有什么别扭。

    这一晚,注定是不眠的一夜。

    司徒清连躺都没有躺,待到整间旅店安静下来以后,他就像个傻子似的坐在白迟迟和游雨泽房间的门口,背靠着门。

    门内是他曾经的女人,他只要想到她跟别的男人睡在里面,他就被痛苦折磨的要疯了。

    夜深人静之时,白迟迟回忆起以前和他相处的每一个细节。

    她总在想,如果当初是她面对他那样的情况,她是不是能无视文若的生命不管,忽略她唯一的愿望,她会吗?

    她也不会,就像当年秦雪松赌钱,她为了秦雪松不也曾经放弃过司徒清吗?

    她和他,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思。他是迫不得已,而且他在文若之后完全可以跟别的女人结婚,他却为了她白迟迟等了六年。

    从前他伤害了她没错,难道他没有为此付出代价吗?

    看他消瘦的面容,无奈的神情就知道他过的不好。

    白迟迟,你还喜欢他吗?你要是喜欢他,你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为你难过,而无动于衷?

    也许已经不喜欢了吧,让他吃些苦头知道跟你是不可能的,让他知难而退吧。

    心里一直是这两个声音不断地纠结,到天亮时激烈的心里斗争还没有一个结果。

    她起了床,要像往常一样去晨练。自从跟他分开以后,晨练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她扭开门,感觉到一股冲力,低头看去,就见一个黑壮的男人背对着她坐在门外,像一座黑塔。

    “你怎么坐在这里?”她奇怪地问,司徒清站起身,转过脸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无言却比任何语言更有说服力,他的下巴上长出了一片青黑的胡茬,眼睛布满血丝,就像是从牢里刚放出来的人一样狼狈。

    “你别告诉我,你在这儿坐了一晚上。”白迟迟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问出这话时,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

    “你在意吗?”他深切地看着她的小脸儿,低沉的话语让她的心再次一窒。

    “不在意。”她冷冰冰的说完,越过他,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问他:“文若怎么样了?”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问这个,她不敢问,她怕听到她死了的消息。

    死亡太沉重了,她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单纯,只为别人着想的女孩儿,一个自小孤苦的女孩儿说走就走,在她还年华正盛的时候。

    “有人给她捐献了骨髓,移植成功了。她现在已经完全康复,和费世凡也结婚了。”

    昨晚他还收到了文若的信息,是费世凡帮忙找到了白迟迟的下落,调查出了她改名叫俞静,在培安镇医院上班,已经做到副院长。

    “清,快去追她吧,一定要幸福。”

    否则她是寝食难安的,是她拆散了他们啊。

    假如她当时就知道白迟迟答应她跟司徒清在一起是假的,她宁愿没有那场旅行,她宁愿她直接就死了,也不想看到司徒清失魂落魄的模样。

    这几年来,她和费世凡心里并不好受,只是谁都不跟对方提起这件事,对司徒清和白迟迟的愧疚深藏在他们内心深处。

    他们现在能为他们做的就是想方设法的让他们重聚,只是找白迟迟真不容易。

    终于找到了,他们做梦都盼着两个人能够早些喜结良缘。

    白迟迟轻牵嘴角,笑了笑。

    “很好,她痊愈了。”你不用担心了,难怪你又想着弥补我了。

    “你去哪里?”司徒清问她。

    白迟迟没说话,她出了旅店的门,怕自己迷路没有去跑步,只是在外面呼吸一下早上的空气,活动一下手脚。

    这一天对培安镇医院是很重要的日子,她要保持精力充沛,给司徒清展示医院的每一个方面,这是她的工作,不能掺杂个人情绪。

    司徒清默默地跟上她的脚步,见她在锻炼,他没有上前打扰,只是在远处看着她。

    吃早餐的时候,游雨泽一如既往地照顾白迟迟,她始终对他报以微笑。

    早餐后罗会安拿了车,这次白迟迟不需要司徒清威胁,主动坐到了后排座椅上,司徒清和她并排而坐。

    两人中间的空间不大,却仿佛隔了千万重山。

    白迟迟不忍看他为她长出的胡茬,她会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快中午的时候才到了培安镇医院,早接到消息的老院长率领一干医护人员一齐等在外面迎接尊贵的客人,很多病患也带着好奇的目光站在医护人员身后观望。

    “辛苦您了!”老院长热情地握住司徒清的手,久久不放开。

    “您别客气!您更辛苦。”司徒清说道,他从内心里是感激这位老院长的。

    能想象的出白迟迟当年来的时候还是连实习经验都几乎没有的没有拿到毕业证的大学生,几年来就在这里当上副院长,院长是没少照顾她的。

    只是公众场合,他不好为白迟迟的事说出感谢他的话。

    “我们医院的情况,不知道俞副院长都说清楚了吧?”

    “说的很清楚,不过我还想亲眼看看,大概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没问题,我回去以后资金就会到位了。”

    “好好!多谢!”老院长眼睛都笑弯了,反复跟白迟迟说:“俞副院长,这几天可要辛苦你多陪陪司徒总裁了。”

    这话本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司徒清含义复杂的眼光看向她,同时嘴里还说着:“是啊,能有俞副院长全程陪同,我感觉非常愉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