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4.老公太凶猛892
    白迟迟真想狠狠瞪他一眼,碍于那么多人在场,就只好跟着假笑。

    “哪里哪里,能跟司徒总裁交流才是我的荣幸。”

    司徒清旁若无人地接口:“我也是这样想,还盼着跟俞副院长有更深入的交流。”

    听来全部都是套话,旁人自然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白迟迟可是对他“深入”两个字领会颇深的。

    当年在机场,他不就深入检查过一次吗?

    想起那脸红心跳的一幕,白迟迟的脸有些不自然,正好这时院长张罗道:“差不多要吃午饭了,司徒总裁,我们地方小没什么好东西可以招待,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和医院的领导班子一起请您吃顿便饭吧。”

    司徒清握了握老院长的手,很真诚地说道:“不用这么麻烦,我还没跟俞副院长单独吃过一顿饭呢。今天中午我请她吃饭,感谢她一路给我做的详细介绍。”

    老院长这下子才觉得,恐怕这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难道是看上白迟迟了?

    看起来不像是那种衣冠禽獸,可惜人不可貌相。

    他可不能让白迟迟为了医院的事做出个人牺牲,他得拦着点儿。

    白迟迟也看出老院长是这个心思,其他人虽不说什么,好像心里也在嘀咕,拉到这么一大笔资金,她肯定是有所牺牲的,不然人家怎么就单独要找漂亮的俞副院长吃饭呢?

    其实在司徒清来说,他是知道这些人怕招待不周,他就不给钱。可他不想兴师动众的,要是医院有钱,还需要找他吗?请他吃顿饭,他们要多大的花销?留下这笔费用给没钱看病的病人减免些医药费,不是更好吗?

    白迟迟自然也明白他的心意,就笑着解释了一句:“司徒先生是希望我们医院不要破费,把更多的钱留下来搞建设,他的朴实精神我是非常佩服的。这顿饭不该是司徒先生请我,而是我一定要代表医院请您,就简单吃一点儿,您一定不要拒绝了我们的好意。”

    他的心思,她知道,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一度让两人心暖暖的。

    “好!客随主便。”司徒清沉稳地说道,在一众人等的欢送下离开医院去了附近一家菜馆。

    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早在他们到了镇上的时候,白迟迟就让游雨泽回家去了,毕竟医院的事跟他没什么关系,而司徒清也叫罗会安把车开回去了。

    “司徒总裁,这里的饭菜都很简单……”白迟迟在菜馆落座后对他说道。

    “就我们两个了,还要说这些客气话吗?”司徒清眉头微皱,他最不喜欢白痴跟他说客气话,故意把两个人距离拉远。

    “吃什么,自己点!”她气呼呼地把菜单往他面前一甩,丫的,以为我愿意跟你说客气话啊。

    我现在简直就是骑虎难下,你赶紧给我考察完了走人,咱俩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你说这黑脸的家伙是不是犯贱,她气呼呼把菜单甩到他面前,他却还咧嘴一笑。

    最让人气愤的是,他再颓废,笑起来还是他妹的那么倾国倾城。

    司徒清随便点了两三个菜,参照前一晚白迟迟点的,想必是她爱吃的吧。

    刚点完菜,就听到游雨泽在菜馆外叫:“俞静!”

    小镇不大,他找过来估计也没花多久的时间,白迟迟答应着出来,看他头上还是跑出了一点儿汗。

    “俞静,我刚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明天一早必须报道。我走了,我会尊重你的选择。你要记住,如果你不喜欢他,不要勉强。你还有我呢,我会等着你的。”

    还没等白迟迟说完那句,你别等,他就突然抱住了她的肩膀,在她额头上飞快地亲了一下,转身又大步走了。

    他很担心白迟迟会跟司徒清在这一个星期的考察中走近了,不过那不是他能阻拦的了的事。

    罗会安的那句话说到了他心里,是他的,总不会跑,不是他的,也不是他能勉强来的,顺其自然的耐心等待吧,反正他还年轻。

    菜馆里司徒清脸色铁青,手中的茶杯差点被他捏碎。

    白迟迟看着游雨泽的背影,默默地说,你一定要早点把我忘了,我不需要任何人等我。

    重新回到菜馆,菜已经上齐了,白迟迟不说话,也不招待司徒清,只闷头吃她的。

    一顿饭两个人谁都没说一句话,吃的差不多了,司徒清借故去卫生间,抢着把帐结了。

    白迟迟也不跟他客气,不想跟他说那么多话。

    “下午去我们医院看看?”她问,他点头。

    在院方一些骨干的陪同下,司徒清把整个医院的情况全看了一遍。他看的很认真,每一个科室,甚至每一张桌子,每一把椅子都仔细地看过。

    无论走到哪个病房,都有人亲热地跟白迟迟打招呼,他默默的看在心里。

    这里条件的确是不好,就算白迟迟不求他,他也会投资。

    此时想着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留下过白痴的足迹,留下了她无数的欢笑和酸楚,他甚至连她坐过的椅子都要嫉妒了。

    错过了,一错过就是六年,他多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可惜就算倒流了,他也依然不会放下文若追上她的脚步,那是他永远都没法儿后悔的选择。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他离开医院,只剩下他和白迟迟的时候,他才轻声跟她说:“我想去看看你父母。”

    “他们不想看你。”白迟迟的态度还是很冷淡的。

    “他们都好吗?我想去跟他们聊聊天,亲自去跟他们赔罪。”

    “没必要。”

    “你还是赶紧找地方住下吧,晚上饭我就不奉陪了。我爸妈还担心我呢,我得早点回去。”

    这狠心的丫头,要把他一个人扔下。

    好吧,只要她高兴,他还有六天的时间能看到她呢。

    “你们镇上的旅店在哪个方向,你告诉我一下,我去找。”

    这混蛋,她把他扔下了,他也不抗议,也不强行跟着她,这也不像是他霸道的风格啊。

    以为自己可以多狠心,在他问完这句话时,她还是很没骨气地对他说:“我带你去。”

    这个镇比较小,镇上的旅店只有两三家,白迟迟和司徒清一一问过去,全部都住满了。

    且让司徒清意外的是,很多住在里面的是要到镇医院看病的人,大部分是从外地闻讯而来的。

    “还有旅店吗?”走完最后一家,司徒清问白迟迟,见她摇了摇头。

    “没有了。真想不到现在旅店这么紧张了,也是怪我们医院没有足够的住院病房,患者和家属没地方住,把这几家旅店全占了。他们看病本来就不容易,钱又花在这上面……”

    “知道了,尽快解决你们医院的住院问题还不行吗?”司徒清停下来,抹平她皱着的秀眉,轻声哄慰道。

    “你这白痴,你就想着你那些病人,家属,我今晚要露宿街头了,你都不管?”

    他温柔的态度和调侃的语气让白迟迟心里热热的,真想还好好给他甩个脸子,硬是狠心不起来。

    “我们家有地方!跟我去吧!”她心是软了,嘴还硬着。

    小白痴,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呢,不过腹黑的司徒某人还是故作深沉地说道:“不好吧?你还说叔叔阿姨不想见我,而且你现在也不是我女朋友,不怎么方便吧?”

    “那你就别去。”白迟迟凉凉地甩出这几个字,前面走了……

    不可一世的司徒清,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败给一个丫头片子,他大踏步追上她,连忙说道:“谁说我不去了?我就是跟你讨论一下。”

    白迟迟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心想,你想讨论,我还不想跟你说话呢。

    她继续疾走,他不紧不慢地跟着,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像是犯了错跟着媳妇的丈夫,不过这个想法确实让他很高兴。

    原来她不是回家,而是去了菜市场,和从前不一样,他没有听到有人跟她打招呼。

    白迟迟也想起从前有一次他跟她去菜市场的事,他还见人就跟人说,她是他未婚妻。那时候她嘴上说不想让他那么说,其实心里是甜蜜的。

    时过境迁啊,什么都变了。

    她快速地买了几样菜,回家之前,她特意叮嘱司徒清:“我爸我妈对你恨的厉害,你这回去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是你,否则我爸那根拐棍非要把你打废了。”

    司徒清沉声说道:“只要他们肯原谅我,打废了我也愿意。就是不原谅,让他们出出气也好。”

    “没必要!”白迟迟冷漠地说:“你给我记着,听我的话,我说什么你照做就行,你要不听我的……”她还没说完,就见他停下脚步,很郑重地看着她,轻声说:“我听你的。”

    我以后都听你的也行,只要你能真正过的快乐。

    他的眼神再次让她心里有了小小的动摇,狠了狠心不再看他,带他进了家门。

    现在父母在她的劝说下,终于不再出去拉二胡了,何况小镇上人口固定,也不会有谁天天去施舍钱的。

    白迟迟要给他们买一台彩电,他们不肯,说不管是什么颜色,反正他们也看不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