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6.老公太凶猛894
    说没有过呢?司徒清那混蛋就会得意死了。

    她咬了咬唇,想了下,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不想谈这事,爸妈,我们吃饭好吗?”

    “唉!你不想谈,爸妈想谈。雨泽这孩子比你小是小了几岁,可我们能看出来他对你是真心好。年纪大的男人想法多,对你不会诚心实意。你可是雨泽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他对你一辈子都不会变心的。你答应爸妈,好好考虑,行吗?”

    白迟迟心很酸,明白父母为自己操心的心情。

    但感情的事没法儿勉强,她若是答应了考虑,父母就看到了希望。到时候又说不行,他们就会失望。

    即使她不想当着司徒清的面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感受,此时也不得不说了。

    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下,诚恳地说道:“爸,妈,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现在都了,你们肯定着急把我嫁出去。我答应你们,如果有合适的,我一定考虑。但是雨泽他还小,我对他从来都是姐弟之情。我们是住在一起六年了,不过我们真没发生过什么,你们说要是我对他有一点儿那方面的意思,能不发生点儿什么吗?再说我比他大五岁呢,就算他再成熟,我也不想找一个比我小那么多的人。雨泽是跟我说了他喜欢我,我拒绝了他。你们也不要支持他追我,不要误了他。我只希望他尽早找一个年龄相当的人谈恋爱,结婚生子。”

    老白父母没正面接她的话,而是扭头冲着司徒清的方向说:“秦老板,您要多吃菜。”

    白迟迟明白他们是一时接受不了她这种说法,慢慢的就好了,这件事总会有一个让他们难受的过程,虽然她也不想。

    她再没看一眼司徒清,今天的局面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她不想看他。

    爸妈的话让她再次想起当天被他从家里赶出来的时候狼狈的心情,那种彻头彻尾的无力和委屈的感觉再次萦绕心头。

    默默地吃完饭,她让司徒清继续到她房间去休息,自己起身把桌子收拾了,把碗洗了。

    只有几个碗碟,她却洗了很久很久。

    她低着头一边洗,一边在鄙视自己。她是多没有出息,看到他没地方住就心软地把他带回家。

    要不是爸妈今晚说那些话提醒了她,她会跟他一起睡在她的房间。

    这时想起来,她不免有些后悔,这无疑是给他制造了一次机会,让他觉得她是想跟他有些特别接触的。

    既然她不想,就要断绝了他的想法。

    洗完碗,白迟迟回了房间,司徒清依然坐在她电脑桌前的椅子上,什么都没干,只是在出神的想事情。

    他很想很想在她的小床上坐一会儿,那样能感觉离她近一些。

    不过没经过她的允许,他没那么做。

    此时此刻,他要把自己当成一个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接触的男人。他要耐心地重新追回她,让她感觉到浪漫,感觉到温暖,这样才能让她那六年的苦不白受。

    “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医院看看。”白迟迟冷淡地说完,也没等他同意就出了门,他忙追了出去。

    出了院子白迟迟才问他:“你跟出来干什么?我去医院值班室睡,你就在我房间睡,睡雨泽那张床吧。”

    她的态度极其疏远,一定又想起当年的伤心事了。

    “迟迟,我就算是跟你同处一室,只要你不想,我绝对不勉强你。你要是还不放心,不想跟我睡一起,你也不要去值班室。你回去睡吧,我去我一个战友的家里。”

    他哪儿又冒出一个战友了?开始怎么没听到他说?

    他悄悄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解释道:“我是想跟你拉近距离,特意没说我有个战友在这里的。你回去吧,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他从口袋中掏出手机,随便拨了一个号,跟对方说道:“喂,是我,司徒清,你在家吗?我到你们镇出差了,没地方住,去你家里住一晚上方便吗?”

    “方便!你过来吧!”他的好朋友还真是机灵,话接的正好到位。

    “我十分钟以后到。”他说完,挂了电话。

    白迟迟也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总觉得这个镇上不会那么碰巧有他的战友。

    “你快回去吧,我也马上走了,我看你进去就走。”司徒清对白迟迟说道。

    “那我真不管你了。”她凉凉地说。

    “进去吧!”

    见她还是不肯进去,他又说:“你不进去,我可走了。”说完,他就迈开了脚步,往正街上去了。

    白迟迟看他真走远了,叹息了一声回了自己院落。

    司徒清走了一会儿才返回头,走到她的院外,看着她房间亮着灯。

    灯光拉长了她的影子,她枯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托着腮想事情。

    小白痴,你是在想我吗?想我这个大坏蛋?

    我真的很想接近你,以你喜欢的方式。

    你告诉我,要我怎么做,你才能高兴?

    白迟迟一直盯着墙壁看,看的她眼睛都痛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前从来不哭,后来忽然哭了,又不哭了,眼睛受不了,才会偶尔痛个不停。

    也或许是父母眼睛都不好,她有一定的遗传。

    只要稍微熬了一点夜,她眼睛就会布满血丝,比一般人要严重些。而且看电脑久了,眼睛也会模糊的厉害。

    这么多年忙的她只顾着给别人看眼疾,从没在意过自己的眼睛。

    她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儿,从椅子上下来去擦了个澡才关灯躺下。

    一直躺在那儿,完全没有睡意,她脑袋里总忍不住在想,那个混蛋到底是去哪里了?

    要是没有战友,他就露宿街头?

    他体力那么好,就让他去街上晃荡吧,不用管他!不要心软!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还是忍不住的关注着外面的动静。

    你这个混蛋,你走累了应该知道回来敲门吧?平时脸皮那么厚,总不会在这个时候不好意思了吧?

    这晚闷热,她忽然听到窗外起了风,刮的很大,没多久听到雨哗哗的下来了。

    很大的雨,不断地敲打着玻璃窗,噼啪作响。

    她爬起来往窗外看,外面是漆黑的,看不清,只能从声音上判断出雨势很大很急。

    想到司徒清的血肉之躯就在狂风骤雨中被肆虐,她再也受不了了,在门口摸了一把伞就冲了出去。

    雨还没下多久,室外的地上就已经有一层水了,她又夜盲,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水。

    她怕父母听到又不敢叫司徒清的名字,就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奔。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骂她下贱没出息,她也必须要去把那混蛋找回来,她不要他在她家外面淋雨。

    司徒清!你这个混蛋!你去了哪里?

    她踉跄地跑着,差一点就摔倒在地,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稳稳地抓住了她的手臂,紧接着她整个人被一副潮湿而温热的胸膛紧紧抱住。

    她听到耳边他压的极低极低的磁性嗓音:“傻瓜,你跑出来干什么?我淋点儿雨没什么要紧。像这样的雨就算淋一个月,我也不会生病的。”

    他滚热的气息让白迟迟全身俱是一颤,她真恨自己,为什么她就是会被他迷惑。

    哪怕知道他对她是无情的,她还是在他接近的这一刹那心里就像是烟火在盛放,美妙的让她心碎。

    她闭上了眼,强迫自己冷漠着些。

    司徒清一手揽着她的腰身,另一手接过她手中的伞,把伞严严实实地遮在她头顶上方,他虽然抱着她,自己却还是在雨中。

    “不是恨我吗?就让我在外面淋雨,我希望这雨能一直下,让我淋到你解气为止。你快进去!”他揽着她的肩膀,半推着她,摸黑打开门,收起伞,把她塞回了屋中。

    她看不到他眼睛的濕润,看不到一个大男人为了她刚才这样的举动流了下了感动的泪水。

    是,他感动,而又惭愧。

    他曾经的女人,在他背叛了承诺以后依然舍不得他淋雨,这是怎样的一份爱心?

    就在这一刻,他对她的爱意又一次升华了。

    他的爱不该以占有为目的,他要看着她幸福,只要她幸福,就让他像现在这样永远活在某个角落,默默的注视着就好。

    白迟迟的手在黑暗中抓住他淋的湿透了的手臂,执着地拉住他。

    “我不要你淋雨,我不要!就算你淋一年,淋一辈子我心里也不会好受,我要你进来!我就是要你永远愧疚着!”她轻声说着听起来冷酷,实则饱含着她对这个男人心疼的话。

    门重新关上了,他的手臂还攥在白迟迟的手中,她好像生怕她一撒手,他就跑出去继续淋雨一样。

    回了房间,她摸索着打开灯,看那黑脸的家伙从头到脚都湿透了。

    她关上门,对他气呼呼地说了句:“你别在这儿博同情,你淋死了我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真是个言不由衷的傻瓜,你眼睛都不眨一下,你还要出去找我。

    你是真不知道,我能在你家门外淋雨,对我来说也是一种享受,我心里能好受些。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还好她撑了雨伞,头和上半身都没淋湿,只是腿脚上溅上了水,有些污渍,想必也会凉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