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7.老公太凶猛895
    司徒清把自己身上的T恤利落地从头上撸下去,把白迟迟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戒备地看着他,压低声音问他:“你干什么?我……”我可不是为了引狼入室才把你弄进来的啊。

    司徒清没回话,只是默默的蹲下来,用T恤把她脚上的污泥小心翼翼地擦去。

    他的这个动作就像在照顾一个孩子,虽然她明知道他有可能是故意在她面前表现,想要求得她的原谅,她还是忍不住的有点儿感动。

    “我去打些水,你去洗个澡吧,淋成这样,别把我家床给弄脏了。”白迟迟压抑住那份感动,撤了一步轻声说道。

    说完她就出去了,他赤着脚跟上她。

    她怎么安排他都行,他不跟她对着干。

    白迟迟在桶子里面打好水,让他进去洗,并且说了声:“我会给你送衣服进来的,你先洗吧。”

    她回了房间,把游雨泽的衣裤翻了个遍。不行,他没有司徒清个子高,司徒清穿不了他的衣服。

    白迟迟想起当年她给司徒清买过一条内酷,差点把他给毁了,又觉得好气,又觉得好笑。

    总不能让他什么都不穿吧?她想了想,拿了一条干净的单人床单,权当浴巾让他围着好了。

    “静儿,你还没睡呢?怎么听到开门关门的好几次了?”白迟迟刚拿着床单走出自己的卧室,就听到母亲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

    轻抚着受到了惊吓的小心肝,她解释道:“啊,马上睡,刚才想起一件事去医院值班室去了一趟。你们快睡吧,时候不早了。”

    “好!早点儿睡,你这来来回回的跑,待会儿吵的客人都睡不好。”

    “知道了。”

    她回答完,轻手轻脚地走到卫生间门口,拧开门,拿着床单的手伸进去。

    “你就用这个围着,没有合适你的衣服。”她很小声很小声地说。

    “没有毛巾。”他小声说道。

    她咬了咬唇,也没别的办法了,总不能让他再把床单糟蹋湿了吧。

    “用我的,粉红色那条。”

    司徒清于是拿起她的毛巾把身体擦干了,又把她给的床单在腰部以下缠了缠打了个结,才拉开了门。

    白迟迟早已经转过身去,不敢看他。

    “你先回去,我把你毛巾和我的衣裤洗了就过来。”

    他也知道她不想让他用毛巾啊,还细心地知道要给她洗出来。

    你这个混蛋,做的再好,我也不原谅你。

    她没说什么,回房了。司徒清把所有东西洗完了,也轻手轻脚的进门。

    白迟迟趴在自己的床上,一本正经地看着手中的医学书籍。

    她这一本正经的确是装出来的,一想到要跟他单独在此相处一晚,她心里就乱七八糟的,又是紧张,又是慌乱。

    尤其是当听到他关门的声音,她抬起头皱了皱眉,说了声:“你轻点儿啊!”

    这一下她看到了他刚洗完澡极清爽的模样,黝黑的皮肤好像更黑了,整个精壮的上半身赤果着,下身系着的床单看起来一点儿也不滑稽,而是非常的性感。

    “对不起,我已经尽量小心了。”他为了她能听清他的话,往她身边又走了几步,小声说道……

    她总记得从前就算是他有天大的错,都不会给她道歉。他的嘴就像钳子一样硬,好像要是给谁道了歉,他就矮人一截了似的。

    可现在,不可一世的司徒清在她面前多么的谨小慎微,关门重了,立即跟她说:“对不起。”

    她咬了咬嘴唇,没好气地说:“谁要你道歉?假惺惺的。”

    司徒清俯视着她,见她穿了一件还算保守的睡裙趴在床上,模样很誘人。不过他的注意力焦点没在她香艳的身子上,而是在她的小脸儿上。

    她的眼睛看起来很红,红的太不自然了。是哭过了?还是怎么着?

    他在她床头边轻蹲下身,脸对着脸仔细看她的眼睛。

    “你看什么呢?”白迟迟皱着眉问他,生怕他又想亲她或者想些别的坏事。

    “看你的眼睛,你眼睛怎么这么红?”他也注意到她的眼睛了,他的眼睛了也可以有除了文若之外别的女人吗?

    她咬了咬唇,又放开,没什么语气地说道:“没红,很正常。”

    “刚哭过了?”

    “没有,我好好的哭什么?”

    他觉得不太像哭过,哭过她会有鼻音,她说话鼻音不重。

    “你的眼睛真的很红,我没骗你,有没有觉得疼,或者是干涩?”他轻声问。

    忽然看到她眼睛这样,他是打心眼儿里害怕的,毕竟她父母都是有眼疾的,她要是有眼病也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从前她跟他在一起时,眼睛好像都没有这么红过。

    “没觉得。你快去睡觉!别趁机跟我说话!”

    她不想感动,也不想多说,她的事就是不想被他管。

    “好,那我去睡了,你要记得,有任何地方不舒服,都要早点儿告诉我,好带你去检查。”他温柔地说完,伸手很温情地摸了摸她的长发,只摸了一下就收回手,到游雨泽那张床上躺下了。

    他以后会好好关注她的眼睛,假如最近几天持续都是红的,他就是强押,也得把她押去洛城好好检查。

    他终于离开了,他蹲在她床前,真是让她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装作继续看手里的书,偷偷瞄了他一眼,偷看的目光正好与他关切的目光相遇。

    他已经躺在床上了,面向着她,他专注的神情让她心再次一紧,小脸儿也跟着红了。

    娇俏的小模样又怎么不令他动心?

    多少年都没跟她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了,他太想太想她。

    宝贝儿,你有没有想我?想不想我好好抱抱你,亲亲你……

    她火红的小脸儿好像无声地说出了她的想法,她心底是期待的。

    她小声气呼呼地说了句:“睡觉!不准乱看!”然后她慌乱地爬起床,去把灯给关了。

    镇上的夜晚没有路灯,此时又是深夜,外面没有月光,房间没有灯光漆黑一片。关了灯的白迟迟摸索着回自己的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混蛋在房间她有些紧张,平时走的熟的不能再熟的路竟出了差错。

    感觉到了她的磕磕绊绊,司徒清早迅即地起身,在她要摔跤的时候稳稳地搂住了她。

    这下她可是贴上了他赤果果的胸膛,顿时觉得他前胸就像是在冒火似的,几乎烫着了她。

    “放……放开我。”她小声的控诉被她的紧张弄成了结结巴巴断断续续,这也让司徒清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情绪。

    “怎么了?害怕?”他在她耳边哑着声音问。

    磁性的声音好听的不像话,她很不想发花痴的,却还是硬生生的心就漏跳了那么半拍。

    此时此刻,房间里静极了,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特别特别清晰。

    他的呼吸声粗重,她的呼吸微弱,很不顺畅。呼吸都不均匀了,这种紧张的情愫又催化了心脏的反应,咚咚咚,他有力的心跳声狂野的响着,在一声又一声地蛊惑着她的心。

    她也好不到哪儿去,狂乱的心跳声诉说着她对他最原始的思念,最原始的渴盼。

    在暗夜的掩饰下,好像这思念像是洪水爆发了一般,她想挡,想拦,都那么的无能为力。

    她在他怀中轻轻的颤抖,理不清是激动还是什么情愫,就觉得她要沉淪了。

    她身体好像已经不会动了,就那样被动地等待着他对她干点儿什么似的。

    他的唇离她越来越近,两个人的呼吸似乎都已经黏着在一起了,他们几乎同时感觉到一种心悸的美妙。

    他温热的气息瞬间向她席卷过来,薄唇几乎就已经贴上了她的唇瓣。蚀骨的酥麻滋味让她全身忍不住又是一颤,却也让她从被麻痹了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这一吻下去,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她使尽了力气推他,以为他会像从前那样霸道地搂住她,狂吻她,吻她个死去活来昏天黑地,然后就粗暴地把她按在床上正法。

    他要敢那样,她绝对不原谅。

    完全没想到,这一次她轻而易举地推开了他的钳制,这让她意外极了。

    她以为他对她只有禽獸之情,现在这混蛋禽獸好像都没野性了,会不会是因为年纪大了的关系?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有时候思想还真是很不健康。

    他让她推开了自己,却没有松开她的手,而是牵着她的手把她按坐在她的小床上。

    “睡吧,我说过,你不愿意我不碰你。”他压低了的声音沙哑之极,一听就是有了火烧火燎的想法。

    其实刚才他们紧紧抱在一起的时候她感觉到了那里的堅硬,那种感觉更让她害怕,因为她该死的,明白自己是想那种事的。

    白迟迟没说话,自顾自地躺好了,心好像还没平静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脑袋里面就想起了很多不该想的事。比如他们弄断床的事,比如在那间古色古香的总统套房里面的事,全是些香艳的往事,赶不走挥不去。

    你这个腐女!

    她悄悄在心里骂自己,才明白她的身和她的心其实都还是渴望这个男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