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8.老公太凶猛896
    没出息吧,就是这么的没出息,当你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会发现自己都找不到自己是谁了。

    只有一点点的理智提醒着她,不能逾越,逾越了说不定又是另一次伤心。

    司徒清为了让她没有挂碍的睡,装作很快入睡了。

    他微微的鼾声刺激了她的睡眠神经,经过昨夜的一夜未睡,她到底还是困了,迷迷糊糊地睡去。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司徒清又悄悄起身,靠着床头坐着。

    他也困了,不过他舍不得睡。

    也许明天就有旅馆有空床了,他将没有机会再这样守着她,这一夜他必须要无比的珍惜。

    天快亮的时候,他知道她要醒了,他才躺下闭上眼睛开始睡。

    白迟迟和平时同一时间醒来,习惯性地要出去晨练,听到外面还是雨声。

    看完了窗外,才把目光移到他身上。

    那个黝黑的男人正睡在游雨泽的床上,睡的很香。她的目光从他堪称完美的面部往下移动,他的上身依然是光着的,只是……怎么下身也是光着的?

    啧啧啧,一大早就让她看到这么长针眼的事。

    原来这家伙睡着了,翻滚之际把床单打的结给滚开了,此时床单完全被他压在了身下。

    亏你睡的着,你也不怕冷伤了。

    白迟迟咬牙切齿的轻轻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前,把床单又给他包在身上。

    她动作再轻,对警觉性非常高的司徒清来说也是轻而易举能察觉到的。他只是没睁眼,看这个白痴在干什么。

    她给他盖东西的时候可没想过会碰到他那么敏感的地方,谁知道还是不可避免地碰到了。

    是软的,真的是软的。

    她是学医的,粗略的生理知识大概是知道的,强壮的男人早上应该是要晨勃的啊。

    “到底是年纪大了,有点儿衰退,混蛋对这一点是不是会觉得很无力呢?”她好像要解气似的,念叨了一句。

    刚念叨完,就见刚盖在他关键部位的床单在她眼皮子底下飞速地撑了起来。

    啧啧啧,真是吓到她了。

    慌乱的要起身之际,小手却被另一只黝黑的爪子倏然抓住。

    他闪着绿光的眼极其危险地把她瞧着,低低地说道:“不信你试试?”

    不知道男人一大早火最大吗?她手在他身上作恶不说,还敢说质疑他男性雄風的话,他是不是该好好收拾收拾她?

    糟了!被逮了个正着。

    白迟迟强装冷漠,强装镇定,其实心已经跳的乱七八糟的了。

    “神,神经病,试你个大头鬼,老实点儿!”低吼完,她掰开了他的狼爪,成功地逃生了。

    凝视着她曼妙的身姿在他眼前消失,他简直是怅然若失加怅然若失。

    老天,真是在惩罚他啊,他最心爱的小人儿,勾魂的小妖精,他愣是不敢扑倒。

    求上天把他罪恶的根源斩断吧,那样就不用想,彻底省心了。

    白迟迟带着一缕香风卷出了门,他抬起头看到门后挂着一件男士的衬衫,又想起了那小子。

    虽说白迟迟说两个人没发生什么,想着他就这么守着他的小白痴整整六年,他心里就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白迟迟去洗漱了,刚漱完口,司徒清也出来了。

    这家伙出来考察也不买些日用品,她总不能让他臭着一张嘴去见人吧?

    心软病又一次犯了,却是冷着脸,把她的漱口杯牙刷递了过去。

    大概司徒先生长这么大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带着虔诚感恩之心接过她的爱心漱口杯,眼底里全是笑。

    他笑的再灿烂都没用,她压根儿就没看,把漱口杯给他以后就酷酷地忙她的去了。

    司徒清刷完了牙,把她的漱口杯牙刷好好的清洗了一遍,还闻了闻,不错,有了他阳刚的味道。

    白迟迟再刷牙的时候也相当于在跟他接吻了,他美滋滋地想到。发现原来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的事,现在连亲个小嘴,都只能用这种自我安慰的方式完成,还真是令人颓败啊。

    不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的小白痴还会接纳他吧。

    他会无比无比的珍惜她,呵护她,让她成为全世界最最幸福的女人。

    把漱口杯给她放在架子上,他到厨房找她,偏过头看她的眼睛。

    还是红,只是没有晚上看的红的那么重了。

    “你眼睛有什么感觉吗?”他扫了扫外面,没看到她父母的身影,才小声问她。

    “没感觉,不痛不痒也不干。”她匆忙地说完这句,提高声音说道:“禽老板,早餐快要好了,准备吃饭了。”意思上谈话结束,不想跟你扯闲篇了。

    从踏进这个门起,小白痴就各种小气给他受着,不过他受的还挺开心。

    白迟迟把蒸蛋馒头端上桌,还配了两碟小咸菜。

    老白客气地问:“秦老板,您睡的还好吗?”

    司徒清点了点头,白迟迟就翻译说:“他点头了,意思睡的很好。”

    这时她才留意到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布满了血丝,下巴上的胡子更长了一点儿,看着像个野人,却出奇的有男人味。

    忽然想起有个广告词,说:“爸爸的胡子好扎人,从来不顾虑女人的感受。”

    她勒了个去啊,思维跳跃地想到这上头去了,他扎不扎人,跟她哪有半毛钱的关系。他想扎,她哪儿能让啊?

    待会儿早早的就去给他预定一间房,把他赶出这里才是正经事。

    要再跟他同处一室,她怀疑自己会不会由于快到如狼似虎的年纪了,直接把他给反扑倒。

    到时候他还不得赖着她给他负责任啊?

    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堆,想这些的时候她表情还很丰富。

    司徒清就那么痴痴地瞅着她,研究她到底在想着什么样的小心思。

    是想给他使坏吗?他倒欢迎她给他各种使坏,越坏越好,他也好早点儿抱得美人归。

    他想的倒是美,没想到一告别她爸妈出了门,她就直接带他去了一家旅店。

    “您好!今天有退房的没?有退房的给我留一间,住六天的。”没有商量,她是直接就把他给发配了。

    他就像个小下属似的,可怜巴巴地悄声问她:“你就让我住你家吧,我昨晚不是老老实实的睡觉了吗?我保证什么都不干。”让他跟她睡在同一个小镇,却不能睡在她旁边,看不见她,也听不到她的声音,这真是太残忍了。

    “有没有?”白迟迟像听不见他的话似的,再次问了旅店老板。

    “有,有一对夫妻今天要退房。”

    白迟迟从钱包里掏出钱,司徒清看这丫头来真的,按住她的手自己拿出钱夹抽了钱给老板,沉声说道:“无论如何都请给我留一间房,我住六天。”

    假如她真那么不愿意看到他,他就躲在暗处好了。

    白迟迟愣愣地看着他,想不到这两天的接触他能有这么大的改变。

    昨晚没对她怎么样,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现在又轻易答应住在这儿。她应该高兴他终于不去她家里了,却又为什么一点儿都不高兴,反而会有种淡淡的失落的忧愁?

    她疯了!她是被这个混蛋给弄疯了。

    旅店老板答应一定会给司徒清留房间,让他晚上来住宿就行了。

    两个人离开了小旅店,白迟迟很职业地问他:“你今天是继续在医院考察,还是考察一下周边的情况?”

    “陪我在整个镇上走一走吧。”

    “好。”

    这一天的时间,白迟迟陪着司徒清,把从前小镇没去过的每一个角落都走了个遍。

    他没有牵她的手,也没有占她任何便宜,甚至是看她的眼光都没有任何强势。

    偶尔,说自己饿了,实际是给她买一些小吃,然后爱怜地看她吃,

    白迟迟有一种错觉,好像她不是在跟他考察,而是两个人在散步谈恋爱。

    仔细想起来他们真的没有这样交往过,只一起逛过一次街,还是不那么愉快的记忆。

    她的心思没在考察上面,司徒清在照顾她的同时,却留意了这座小镇的每一个细节。

    到了黄昏时候,白迟迟问他:“你晚饭怎么办?”

    这丫头可够狠心的了,意思就是不想提供晚饭,也不想叫他去蹭饭呗。

    他也不勉强,说:“我去吃上午那家的竹筒饭,我觉得很好,你回去吧。”

    “那我走了。”

    别以为我会舍不得你,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可为什么转身之时,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那个从前空出来的角落,此时反而显的更空了。

    他考察完就要走了,难道你就那么习惯这种温情吗?

    六年,你不照样自己过来了?不想!什么都不想!

    司徒清看着她的背影,有多少次,他想跑过去紧紧抱住她,跟她说,永不分开。

    他硬生生的忍住了,脚像定在了地上,半丝没动。甚至在她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的时候,他转了个身,无所谓似的走开了。

    白迟迟一如既往的买菜做饭,父母还在问她,怎么秦老板没有来,她说找了个旅店住下了,多的话她什么都不想说。

    夜幕降临,黑暗可以掩饰一切,司徒清来到她的院外,看窗帘上她的影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