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899.老公太凶猛897
    他静静的站在那儿,她熄灯了,整个小镇好像都已经入睡,他还是站在那儿。

    第二天一早,司徒清敲开了白迟迟的门,给她送来了早餐。

    那是他昨天听到她偶然提起的,就喜欢吃某一家的葱油花卷,还有喝花生牛奶。他买了三份,递给她,轻声说:“我吃过了,这是给你和叔叔阿姨的,我在外面等你。”

    一晚没见,他发现她的眼睛又有血丝。

    白迟迟凝视着早餐,不敢看他的脸。

    她是多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就原谅了他,分开这一晚,她几乎想了一夜他的好,反反复复的想。

    “谁啊?静儿?”白父在门内问道。

    “没谁,我去买早餐,马上回来。”她答了一声话,走出门。

    还是接过了他的早餐,跟他在院子外面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会儿。

    “迟迟,你眼睛又红了,过两天跟我去军区医院检查一下吧。”他的语气不强势,却也很不容置疑。

    “没什么需要检查的,我是眼科医生,我知道自己的情况。”

    “医者不能自医,你不要忽略了自己的眼睛。你应该知道你的眼睛也许会比一般人脆弱,听我的话,跟我去查一下。要是没问题也就放心了,万一有问题也好趁早治疗。”

    白迟迟微微笑了一下,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会去检查的,这事就不用你管了。好了,我把早餐拿进去。”

    死丫头现在怎么这么倔,身体的事是开玩笑的吗?严重了后悔都来不及。

    司徒清皱着眉抓住了她手腕,极严肃地说:“你觉得你的眼睛一旦出了问题,谁会最难受?你父母!他们已经不方便了,要是你……虽然你不会有那么严重,要是不重视,说不定就有那么严重,知道不知道?你的健康还关系着你们整个医院,以及无数的患者。不要任性!这种事不能任性!”

    原来他对她发脾气,还是有一定的杀伤力,她还会觉得有点儿心虚,掰开他胳膊勉强严肃着说了声:“我知道了,我也没说不去看。”

    我只是说不跟你去,讨厌的混蛋。

    他终于舒了口气,看她拿着早餐进门了。

    没多久她吃过早餐又出了门,问他:“今天要去哪里?”

    “今天我有些私事要办,就不用陪同了,如果下午我需要你陪我,我会来找你。”他说。

    关于去办什么事,他不想说。

    “你!你不要我跟着,为什么还要说在这里等我?”他就是故意的,这家伙有时候特别狡猾,狡猾的讨厌死了。

    “想多看你一眼,不行吗?”他目光深沉地盯着她,就那一眼,电的她小心肝苏苏麻麻的。

    妖孽啊,这人简直就是妖孽,她是怎么会遇上他这种人的?

    “你!”她气呼呼的咬了咬小嘴儿,样子勾人,他的喉头紧了又紧。

    忍不住的往她身边走了几步,在她耳畔小声说:“我不想碰你,但是你要是誘惑我,就另当别论,我已经忍的快要……”

    他说完这话,就冲她挥了挥手,走了。

    好像他让她出来,真的只是多看她一眼的。

    “我今天会照常在医院上班。”她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知道了。”小家伙,还是想见到他的吧。

    白迟迟上班以后,听到有医护人员小声在议论她,大体说她是被姓司徒的给什么什么了的话。

    “难怪一直不找男朋友,原来是想要找个有钱人,也不看看,年纪也不小了,人家能是真心的吗?肯定就是玩玩而已。”医院的一位元老女医生旁若无人地跟另一个人说她的坏话。

    她说她坏话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她的儿子想要介绍给白迟迟的,几年前就有这个意思,且她儿子还看上了白迟迟。奈何白迟迟根本就没有正眼看过那小伙子一眼,态度冷漠而疏远,这就让她很记恨。

    还有一个原因,要不是白迟迟来了,她就升到副院长了。

    白迟迟知道她是对她有气,要真是跟她争一争,反而显得她年轻气盛不懂事。

    她也没心思去管这些闲言碎语,等到司徒清那家伙滚蛋了,所有的谣言慢慢的也就止住了吧。

    进了自己办公室,她把病人的病例夹拿出来一一看过,再去查房。

    发现自己的视力这几天好像真的有不好的迹象,作为专门研究眼科的医生,她不是想不到自己会有什么问题。

    她一直在逃避那个问题,几乎没有勇气去面对。

    就她的情况而言,一旦是那种罕见的遗传眼病,真发作了,只有一个结果:双目失明,就像她的父亲一样。

    那是无药可医的,所以她拖着不去看,因为知道即使是,也是无能无力的,看和不看结果不会有所不同。

    除非……但她没有那种能力。

    司徒清这家伙偏偏赤果裸的挑明了这一点,让她不得不面对,不得不去面对一个结果。

    她甩了甩头不去想最坏的情况,至少她现在看得见,能治疗一个是一个吧。

    病患们看到白迟迟回来了,很高兴,她在病人面前永远是最耐心最有爱心的医生。她给他们鼓励,给他们希望,告诉他们只要全力配合很快就能好起来。

    与此同时,司徒清去接触了一些本市的高层。

    他把整个小镇的情况都看的很清楚,从地理位置来看,小镇的位置不错。

    如果能够发展起来,把从小镇开始到周边的一个市连起来,可以打造更大一片城区。如此规划将给附近的很多人带来更多就业的机会,彻底改变贫穷的现状,这是造福一方人民的好事。

    他作为商人的身份可以带头往这里注入资金,在他的倡议下也会有其他企业愿意这么做。再加上政府的规划,相信很快小镇就不再是一个小镇。

    到那个时候,他心爱女人所在的医院就能成为整个大城区内最大的医院,拥有非常先进的医疗设备。

    白痴,你会高兴的,是吗?

    城区规划不是一件小事,即使是司徒清出面,也需要方方面面的斡旋。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即使再麻烦,他也是高兴的。

    一连几天他在各政府部门之间走动,经过游说再加上他自己出资,基本确立了一个方案。只需要政府部门最终表决,就可以开始运作。

    即便是真的投入运作也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完成的了的,剩下来的,只能是不断的督促和等待。

    白迟迟根本不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甚至有一天黄昏他还没有回到小镇上来。

    她是在医院办公室接到司徒清电话的,她没把电话告诉过司徒清,但他能找到也不出乎她的意料。

    “迟迟,我今晚不能回去了。你早点休息,自己买些眼药水滴注一下,看能不能好些。还有,晚上早点睡,你每天晚上都睡太晚,难怪眼睛要不好了。”

    “怎么这么唠叨?你怎么知道我晚上睡的很晚?”不知道是不是心软了,几天以来她第一次想要跟他闲聊一下。

    他好听的轻笑传来。

    “猜的。”

    “这几天你到底在忙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暂时不能告诉你。”

    “晚上在哪里住?”

    “在一个有很多女人的地方住。”他的笑容变得轻佻,知道他有意逗她的,她还是有点儿酸溜溜的感觉。

    忽然就想起她发传单那次,他跟别的女人说一句话,她都生气。

    他是正常的男人,分开的六年不知道他是怎么解决生理问题的,会不会真的找了别的女人呢?

    咳咳,白痴,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

    她小脸儿沉下来,凉凉地说道:“跟我没关系,你爱跟谁睡跟谁睡。”

    哎呀,怎么说出来的话还像是吃醋的语气呢?

    “想我回去吗?想我回去,我就回去。”他好听的磁性嗓音再次响起,她差点脱口说出一声,想。

    话到嘴边转了两圈儿又咽回去,说了句:“不想。”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住了。”

    他好像有点儿失望,她握着电话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挂断了。

    司徒清晚上宴请市长吃饭,吃完饭想要回小镇确实不容易,他这才打电话给白迟迟的。

    放下电话的白迟迟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最近几天她都习惯了,下班时司徒清在门口等着她。

    有时他们会一起吃晚饭,有时他只是看她一眼就走。

    不能让父母久等,尽管她甚至不想走出医院大门,她还是强装笑脸收拾好办公的东西再查一遍房回去。

    一边走,脑袋里还想着司徒清在电话里跟她说的话。

    他的唠叨回想起来让她觉得总有淡淡的喜悦与忧愁萦绕心头,还有他那句“每天睡太晚,难怪眼睛要不好了。”

    他说是猜的,恐怕不是吧?

    难道他每天晚上都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睡的?不可能吧。

    这个家伙,还问她想不想他回来,她说不想,他是不是就真觉得她不想啊?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的菜市场,怎么买的菜,怎么做的饭,又是怎么把无味的饭菜笑着吃下的。

    好像自觉不自觉的,她一直在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