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0.老公太凶猛898
    那个混蛋会回来吗?会吗?

    假如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那混蛋在镇上考察的最后一晚。明天他就要回洛城了,也许真的永远都不能见面。白迟迟,真舍不得他,要不要跟他说?

    不,不能啊。你爸妈不会接受他的,而且,你每当想起他为了别人可以放弃你,你会不会觉得有隔阂?

    你这家伙,我都已经把你忘了,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的平静。

    晚上九点半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她去洗了个澡,想要睡觉,躺上去,没心情,又爬起来。

    折腾了一会儿,还是关了灯,再躺到床上。

    她透过窗户凝视着窗外,跟前一些天不同,这晚已经有月亮了。

    淡淡的月光撒进房间,一室清辉。

    忽然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她眨了眨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看,那个黑影的确在。

    她下了床,爬上游雨泽那张床,往外张望。

    在她院子外,借着月光,她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让她无论怎么恨都没法儿忘记的男人。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往她窗口望着。

    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能想象出他的表情一定是很复杂的,饱含着深情还有愧疚。

    司徒清在默默注视着她的窗口,看到她的灯暗了又亮了,亮了又暗了,折腾了几次。

    想必今晚对她来说也是难眠的一夜,他有好几次都想要敲开她的门,把她紧紧抱住。

    思念,像潮水般蔓延,他的心像被掏空了似的难受。过去的六年,以及现在的每一天,他的白痴是不是也和他一样,不停地想念着他呢?

    他看到她在窗边儿往外张望,忙闪身躲开了。

    他转回身。迈步离开。

    他走了!

    他是知道我看到他了,才走的吗?

    白迟迟,别理他,他这也没什么可怜的。

    司徒清听到了白迟迟家门被打开的声音,他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转回身,他看到他美丽的天使正在向他飞奔而来,他擦了擦眼睛,再看,真是白迟迟跑出来了。

    他也再克制不了心底的相思,拔腿就往她身边跑。

    白迟迟打开院门,他已经又跑回了门外。

    在清朗的月光下,他们定定地站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小白痴,你怎么跑出来了?”他问。

    “你为什么要站在这儿看我?以为我会原谅你吗?我不会!我讨厌你!讨厌你!”白迟迟越说鼻子越酸,甚至声音都变了调。

    她一下又一下的捶他的胸膛,好像那样能让她解恨似的。

    司徒清的心被满满的柔情填滿,他有点儿不知道该跟他的小白痴说点儿什么了。

    就只能一遍遍地重复着同一句话:“好,你讨厌我吧,讨厌我吧。”

    待她打累了,他紧紧的紧紧的搂住了她。

    白迟迟又推了他两下后,竟回抱住了他的腰。

    此时在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对与错,她回抱住他,完全是对发自内心排山倒海的思念屈服了。

    “有没有想我?”他在她耳畔轻声问。

    “没有。”

    没有,你还让我抱你,嘴硬的小家伙。

    “明天我就要走了,回洛城了。”

    “嗯。”

    “会想我吗?”

    “不会。”

    “好吧,我回旅店了,你早点儿睡。”他又抱了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抓着她的肩膀,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他放开了她,这一下她感觉到是多么失落。

    原来他还是可以轻易的让她动容,原来跟他分开,她会比以前更失落。

    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司徒清步伐坚定,好像没有丝毫留恋似的,就好像他真的会去旅店住,事实上他昨天就已经退了房。

    当时有一个病患家属实在没地方住,求旅店老板给他空出一间房,老板也没办法。

    司徒清毫不犹豫地把房间让给了他,这是白迟迟今天听那个病患家属亲口跟她说的。

    “我碰到好人了,他一看就跟一般人不一样,俞医生,我敢说你没见过他那么好的人。”他把司徒清从头到脚夸完了一遍,最后带着十分可惜的口吻说道:“哪儿哪儿都好,就是长太黑了。”

    白迟迟当时差点没笑出来,不过她还是对司徒清做的这事感觉到非常自豪,即使他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要是不留他,这家伙真要在大街上晃荡一夜了。

    她虽不知道他最近这几天在忙些什么,隐约总能猜到他是为她在做某事。

    她怎么能那么狠心呢?

    “司徒清!”她叫了一声,还故意把语调弄的很冷。

    “嗯?”他止步转身。

    “房间都退了,你去哪里睡啊?”

    这小东西竟然知道了。

    “我后来到另一家……”

    “我都问过了,你根本没有登记过住宿。”

    他没法儿再说谎了,就无所谓地笑了笑。

    “你进去睡吧,我就在街上逛逛,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假如你能保证不会碰我,我可以带你去我房间睡。”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了,算是可怜他这个坏家伙。

    司徒清凝视着她的小脸儿,她的眉眼,她挺翘的小鼻子,她的小嘴。目光再往下,看向她的锁骨,她高耸的胸脯,他的声音忽然变的很沙哑。

    “今晚,我可能保证不了,谢谢你愿意收留我,你还是回去睡吧。”

    他喝了酒的,又想她想的都疯了,明知道他进去可能就会激动的把她扑倒,他不敢轻易去冒犯。

    也不知怎的,他的话让她的心竟然狂跳起来。

    是啊,他保证不了,好像她也保证不了,这是怎么了啊?

    见他再次转身打算走了,她咬了咬唇,还是甩出一句:“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也不许你在外面睁眼待一夜,跟我进去!”

    他倏然转回身,再次凝视着她的小脸儿,眼中似乎闪烁着某种光芒。

    “你确定吗?”他低哑着声音问她。

    她没回答他的话,只是伸出小手扯住他胳膊,说道:“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让你进去就进去!”

    “脚步轻一些,我爸妈听力特别好,小心把你乱棍打出去。”进门前,她小声提醒道。

    他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不记得你老公是干什么的了?”

    他可是特种兵出身,要有力量的时候必须是铁打的,需要小心行事的时候,脚步几乎可以轻到让人几乎察觉不到。

    他是谁老公啊?

    专门引誘人。老公你个大头鬼,蹬鼻子上脸的混蛋。

    她的小心肝又开始剧烈的跳啊跳,紧张的提着一口气进门,她爸妈真的只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

    终于进了她的闺房,她刚把门关上,就被他突然从身后抱了个结实。

    她扭过头,想跟他说:“你放开。”

    想念太久了,他既然吻上了就绝对不放开。

    她还能反抗吗?

    他早说过,今夜他恐怕克制不了。

    月华继续为整个房间照亮,他屏住呼吸看他的小美人鱼。

    她很娇羞,呼吸急促,她一定也渴望着他,就像他疯了似的渴望她一样。

    月色下,他们终于忍不住,开始共舞。

    但是很快,司徒清的谨慎,激起了她的冷静。

    这么做是不对的吧,恐怕她以后想对他冷淡了,都不行。

    她不能再这么下去,她得拒绝!

    “别,别这样了,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在他来抱她的时候,她小声说道。

    “就这样谈!”

    他们渐渐没有了语言,也没有了反抗,只有原始的舞动……

    这好像早就成了他的习惯,即使过了六年,他也没有忘记。

    白迟迟趴在他身上流眼泪,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她还是会害怕,还是不敢确定他能不能永远爱她。

    会不会有一天,他又遇见什么事,说抛弃她就抛弃她?

    “对不起!对不起!宝贝儿,我永远都不离开你,永不离开你。相信我!我一定说到做到。”他在她耳边不断的喃呢,她的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迟迟宝贝儿,明天我就跟爸妈说,我会求他们原谅我。我们早点结婚吧,别让他们等了。”

    “不行!他们不会同意的,你没听到我爸提起你的时候多生气吗?我都不敢让他知道你在这里住,他要知道了,还不得骂死我?再说……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好。你给我一段时间再考虑一下好吗?太突然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

    “傻瓜,还考虑什么?我爱你!你也爱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爸妈只要知道我是真心爱你的,总会接受。”

    白迟迟轻轻挣脱他的怀抱,坐起来,问他:“假如时间能够回到过去,你是不是还会为了她抛下我?”

    “会!”

    即使他知道自己会痛苦的生不如死,当时的选择他还是必须那么做,他不想说谎骗她。

    白迟迟的心再次坠入谷底,她刚才的热情失控是多么下贱可笑啊。

    “迟迟,如果以后遇到……”遇到这样的情况,我绝对不会伤害你,不管发生什么,我都永远在你身边。从前是改变不了的,我只能保证以后。你相信我!

    她已经不想听了,她冷漠地摇头,说道:“什么都别说了,今晚的事,只是身体需要而已,你别想多了。天亮后你早些走,我再不想见到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