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1.老公太凶猛899
    “迟迟!听我说行吗?”

    “我不想听。”她拿起裙子摸黑跑出房间,即使磕磕绊绊,也没有停下脚步。

    她得去把刚才的东西处理掉,她绝对不冒险。

    她是医生,不会给自己冒险的机会。

    孩子,必须是在两情相悦的时候才能有。

    水或许可以冲去一切,让人清醒。洗完澡,她觉得比从前更冷静了几分,今晚不能怪他,都是她自己犯贱,以后却不能再犯贱了。

    等她回了房间,他还想跟她说什么,她沉着脸,冷冷地止住他的话。

    “司徒清,什么都不用再说了。你有你自己的原则,你仗义,所以你可以牺牲爱情,牺牲我。我不想再成为被牺牲的那个人……”

    “我以后不会!那是以前,以前是我不对。相信我,我以后不会。今晚我对你承诺,不管发生任何事……”

    “可惜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以后了!”她冰冷地说完,爬躺好。

    是,没有以后,她宁愿回到一个人孤寂的状态,也不要不完美的感情。

    “我不会放弃。”他表明了自己的决心,没有强行爬上她的床,就在她床底下这张席子上躺着。

    他能理解她的心情,假如他说一句,时光倒流的话我不会为了她放弃你,她也许不会像现在这么对待他。

    但是时间不能倒流,他要是撒谎,就显得他对她太不尊重了。

    傻瓜,你真的愿意听我说谎吗?

    我放不下文若,不是因为爱她,你是知道的。

    现在你是爱我的,你生气也好,不理我也好,都是因为你爱我。

    我不能放手!我会执着地用我一生一世来陪在你身边。

    白迟迟没有哭,她平静地躺在那儿,让自己入睡。

    ……

    天再次亮了,日子总要继续。

    白迟迟醒来时,看也没看他,只是把门打开,说道:“你可以走了。”

    她的小脸儿冷的不能再冷,冰的不能再冰。

    他没说什么,即使是没有后来那句话的影响,他也不会觉得他们又一次水乳胶融能够融化她心里积藏六年的坚冰。

    让冰融化唯一的方法是,持续不断的给予阳光和温暖,持之以恒,决不放弃。

    “跟我一起回洛城,去看眼睛吧。”他在她近前小声说。

    “你马上走!再见!”白迟迟几乎是在赶他了。

    “静儿,你在跟谁说话?”是白母的声音。

    白迟迟给司徒清使眼色,警告他:要是敢让我爸妈知道你在这里过夜,我敢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司徒清只得轻手轻脚的离开,白迟迟在他身后跟着他的脚步。

    “没谁,我在自言自语呢。我出去晨练,顺路买早餐回来。”

    “好啊!你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白迟迟家的铁门,以及院落的大门,到老白夫妇听不到的地方,司徒清还在游说白迟迟。

    “你不是答应了我,跟我回洛城去看看眼睛吗?”

    白迟迟嘴角边儿掀起一丝冷笑,反问他:“你好像也答应过我,跟我结婚?”

    一句话噎住了司徒清,他再想说话,她摆了摆手,冷淡地说:“再见!我希望我们永远都别见面。考察已经结束了,你要怎么做是你的自由。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因为要给医院投资而受你的威胁,假如你还来,我也不会接待。你请便吧!”

    “你的眼睛还是那么红,听我的话,去检查。”他根本就没心思听她跟他划清界限,他只要看到她血红的双眼,他就真的很害怕。

    她父母已经陷入黑暗之中了,她不能任性。

    要是失去光明,对她来说,会是怎样的恐惧啊?

    即使是他不离不弃,给她再多的温暖陪伴,也没办法让她过的开心。

    白迟迟连看他都不看,也不理他的话,直接往卖早餐的地方去了,他就一直跟着她。

    “老板,两个玉米,两个包子,三袋豆浆。”她冲早餐摊贩说道。

    “你听我说!”司徒清抓住她的手臂,被她激愤地甩开。

    “你再这样,我会叫非礼!我白迟迟最讨厌死缠烂打的男人,你别让我讨厌你!”她气鼓鼓地说完,接过摊贩给的早餐,从口袋里掏出零钱付了。

    “你生我气都不要紧,你自己的身体最重要,你是明白这一点的。别任性了,跟我回去。”

    他再次拉住她的手,真没想到白迟迟竟然扯开嗓门真的叫了一声:“非礼了!”

    很多人往他们这边看,很多人认识白迟迟,是他们镇医院的新任副院长,也是热情周到的俞医生。

    “俞医生,你别怕,我们来帮你。”

    很快,司徒清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

    声讨声,咒骂声几乎淹没了他。

    他看到白迟迟渐渐的后退,任他被这些人围着,她走了。

    连她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她可以对他这么狠。

    不可一世的司徒清,被当做流氓的滋味怎么样?

    很难受吧?可你相信我,你绝对没有我十分之一难受,百分之一难受。

    她也不是想特意惩罚他,只是让他明白,她不想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不要粘着她,不要缠着她。

    白迟迟把早餐拿回家,没事人似的陪父母吃早餐,还给他们讲笑话。

    “静儿,昨晚好像你房间里有什么动静。”老白忽然说了这么一句,白迟迟嘴里的豆浆差点呛到。

    “什么动静啊?爸,你不会连我翻身都能听到吧?您这耳朵也太灵敏了,中情局不找您,简直是浪费人才。”

    “这孩子。”老白笑了笑,还是觉得兴许是自己听错了。

    她房间除了游雨泽,怎么可能有男人呢,她也不是那种乱来的孩子啊。

    再说,她这么大的人了,要是看准了人,偶尔不特别保守,他们也是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希望她现在成熟了,能分清什么样的人对她是真的,什么样的人对她是假的就好了。

    那人走了,她的生活会再次回到以前。

    她把头发梳起来,穿了一条棉质的红白相间的裙子,照常去上班。

    每天早上都有常规的例会,她只是没想到司徒清会在例会上出现,不过她没表现出什么。倒是好事的人奇怪的眼光总在她脸上和司徒清脸上来回巡视,好像要找出些蛛丝马迹,以作谈资。

    老院长首先发话,感谢司徒清的慷慨解囊,并阐述了这笔投资将来的用处,以及会给患者带来怎样的影响。

    他话音刚落,掌声热烈地响起来,白迟迟只是随着众人鼓掌一起鼓掌,随着大家停下,一起停下。

    “下面请司徒总裁给我们谈谈他的想法,大家欢迎。”老院长带头鼓掌,司徒清示意大家不要太客气了,然后沉声开口。

    “没有俞副院长,我不会有机会来这里投资,如果大家要感谢,就感谢俞副院长吧。我深深被她的敬业精神折服,她是我见过的最好最有耐心的好医生。她完全无私,只想着他人的伟大精神,真的希望能够给所有的医护人员启迪。至少我个人是一定会以她为榜样,向她学习的。另外,这么一点点的捐赠其实很微不足道,请大家都不要再说客气和感谢的话。”

    掌声再次响起,白迟迟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他说这些,也丝毫不是为了讨好她,他只是希望有些个自私自利的人能记着白迟迟为医院做的贡献,都更尊重她而已。

    散会的时候,司徒清跟老院长说:“您放心,资金今天下午就会到位。我希望这笔钱的能够在您和俞副院长两个人共同签字的时候才使用,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这话白迟迟也听到了,她没说什么,转身就要回自己的办公室,却被老院长叫住了。

    “俞副院长,跟我一起送一下司徒总裁吧。”

    俞副院长四个字提醒了她,她不该任性的,于是勉强笑了笑,说了声:“好啊。”

    几个人出了医院大门,罗会安开着黑色奥迪已经在外候着了。

    “再见!”老院长握住司徒清的手,千恩万谢。

    “再见!”司徒清说道。

    说完,他也主动对白迟迟伸出了手,这是一只礼貌的手,或许她不该拒绝吧。

    白迟迟把手放在他手上,他紧紧的攥住。

    “跟我回洛城去看眼睛!”他强硬地说。

    “不回!”她使劲儿甩脱他的手,老院长就这么傻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搞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俞副院长?不会,你该不会为了医院的投资,真的跟他……跟他……”老头子涨红了脸,他真是说不出那样的话啊。

    即使医院再需要钱,白迟迟就像他亲闺女似的,他也不能看着她做出不必要的牺牲啊。

    “院长,您想哪儿去了。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以前是恋人关系,六年前差点都谈婚论嫁了。”

    “啊……”老院长长长的长长的舒了一口大气,真是吓死他老人家了。

    “他说看眼睛是怎么回事?你眼睛不好吗?”老院长关切地问。

    “没有,他就是想借机会接近我,他还想追我,我不同意。好了,院长,我们跟司徒总裁再见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