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6.老公太凶猛904
    白迟迟也从房间出来了,她听到老许奇怪的问话,忽然想起他曾经拜托她找儿子,还给了一张照片。

    可惜的是她不知道怎么把那张照片弄没了,但她依稀记得照片上那孩子的样子。

    此时此刻,她认真地看游雨泽的脸,好像真跟照片上的男孩儿有几分相似。

    不过游雨泽怎么到这里来了?

    还有老许,客厅里还有她不认识的人,不会都是司徒清请来给她看眼睛的吧?

    “孩子,我怎么会不认识你呢,你是我儿子啊。当年一场医闹弄的我们分开,爸爸找了你好多年。”老许老泪纵横,终于让他找到儿子了,他一定是他的儿子。

    从他的年龄到他的长相,还有他一进门就跟他叫爸爸,都足以说明他是他儿子。

    游雨泽摇了摇头,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一个下雨天我爷爷在街上捡到我的。他是一个孤寡老人,把我带回去,我怎么也想不起从前的事,就跟他相依为命。”

    原来他真的不记得以前了,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想起来呢?老许的手下意识的摸到了自己的裤袋,他才如梦初醒,赶忙从口袋中拿出他的照片。

    “你看看,你看看,你的照片我随时都放在身上的。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样子吗?我这里有照片。”

    游雨泽接过他手中的照片一看,真是他,他还记得他刚被爷爷带回家不久,两个人照过一张照片,就跟这上面一模一样。而且他当时身上穿的衣服,也跟这照片上的衣服是同一件。

    “这是我,我叫许晓东?”

    “是啊,儿子,你是许晓东,是我的好儿子。”老许主动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他的孩子。

    “爸。”游雨泽颤颤抖抖的呼唤了一声。

    谁能想到,他们会在此相遇相认,也许是因为亲情割不断,哪怕相隔千山万水,失散的亲人也会重聚。

    司徒清和白迟迟都没有打扰两个人相认,他们感动地看着他们父子相认,鼻头都有几分酸涩。

    正在他们相认的时候,司徒清的手机响了。

    现在的每一个电话都极有可能是关于眼角膜的,他赶忙接了起来,是第一附属打来的。

    “司徒首长,您好!我们这里有个出了车祸的病人,他的眼睛受了重伤,眼角膜却完好无损,他刚刚已经同意捐赠了。请您明天就带病人过来登记检查,接受移植……”

    “好!非常非常感谢!我明天就带病人过来。”

    “有眼角膜了?”见司徒清放下了电话,游雨泽大声问。

    他也曾经担心过白迟迟的眼睛,偶尔跟她提起,她总说没什么事。

    “你主要是研究医药的,我是专门研究眼睛的,不比你清楚吗?”她总是这么跟他争论,说什么都不肯去检查。

    听到她可能会失明,游雨泽是非常非常难受的。

    如果能让他为白迟迟做些什么,他是极其愿意的。

    可惜的是就他所学,是找不到能解救她的办法。

    “是,有眼角膜了。不过我还是希望各位能给她会诊一下,看看这种病能不能有其他办法解决。”

    既然来了,他们也不会轻易走。

    几个人经过仔细的研究讨论,发现就他们自己现有的水平,真是对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

    连老许都连连摇头,他给她诊了脉,正常情况下眼睛的疾病从中医角度讲都跟肝有关系。可是白迟迟的脉象上几乎察觉不到肝有问题,她身体的总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至于人民医院的眼科专家,他对这种病也是束手无策。

    “只能换眼角膜了。”他们得出了统一的结论。

    “换眼角膜的风险大吗?”司徒清问人民医院的专家。

    “眼角膜上没有血管,没有神经,目前所有的移植中,眼角膜的移植是相对最安全的一种移植了。当然,是手术就会有风险,这一点还是要慎重的。”

    “多谢您!我知道了。”司徒清跟众人一一握手,叫罗会安把他们分别送回去。

    游雨泽却不肯走,他请求白迟迟让他跟在身边。

    “俞静,让我留下来看护你吧。你做了眼角膜移植以后,会有几天时间不方便。光是姓司徒的一个人也应付不过来,你就让我留下来,不然我不放心。”

    “我照顾得了,你还是回去吧。”司徒清说道。

    他还是不动,倔强地看着白迟迟。

    “你想想,要是我生病了,你会不会走?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你让我亲眼看到你进手术室,再看到你重新恢复视力,以后你永远不理我都没关系。”

    他们在一起相处了六年了,白迟迟和他的感情胜似姐弟,当然也了解他的心情。

    只是她目前在司徒清家,好像留下一个男孩子也不大合适。

    她不说话,司徒清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他点了点头,说道:“多谢你有这份心,既然不放心,那就留下来好了。”

    第二天一早,白迟迟在众人的陪伴下来到第一附属医院。先做了例行的检查,并且把在军区医院的检查结果交了上去。

    “下午就手术吧。”五官科主任说道,这次的手术会由他亲自上阵,为确保万无一失,司徒清把军区医院的专家也请到场了。

    司徒清攥着白迟迟的小手,轻声安慰:“你别担心,他们都是全国一流的专家。你这手术几乎没什么难度,只要今天换了眼角膜,你永远都不用担心你的眼睛了。”

    白迟迟还像在做梦一样,那么难拿到的眼角膜,真的只一天时间就等到了吗?

    “手术的费用我……”我以后还你,她话说了一半,在面对司徒清疼爱的眼神时,她真的说不出疏远的话。

    不管她怎么说自己跟他没关系,他们相爱是事实,她总觉得跟他算的那么清楚,会伤他的心。

    “你什么都别担心。”

    司徒清话音刚落就听到医院走廊上有大声的喧哗声。

    “为什么不给我女儿做手术?不是有眼角膜了吗?这眼角膜是我千求万求求来的,你们有什么权利把眼角膜给别人?”

    “是谁?是当官的家里人要这个眼角膜吗?是不是?你给我解释清楚!解释清楚!”是一个男人激愤的吼叫声,能听得到有医生在小心翼翼地给他解释。

    “情况是这样的,因为有病人情况比较紧急……”

    “我要出去看看。”白迟迟推开了众人,冲出门,辛小紫想拉她没拉住。

    “白痴,你别去看,你别去。”她会心软的,她这个人有时候太善良,很吃亏的。

    司徒清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不知道这个眼角膜还有特权,他只是拜托帮他寻找眼角膜的人,一定要是对方自愿捐赠。

    这家医院登记要眼角膜的有三四百人,如果按照先来后到,当然轮不到白迟迟了。

    看来不知不觉中,他还是以身份的原因,获得了优先使用的特权。

    这对于其他病患来说,是不是有失公平?

    他思考着的同时追上了白迟迟的脚步,走廊外,一个男人正在脸红脖子粗地冲着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医生叫嚷。

    他的身边,一个盲人少女低声祈求:“爸爸,别说了。千万不要打架,不要为了我的事打架。没关系,我可以等的。”

    戴眼镜的医生看起来非常无奈,他继续对女孩儿的爸爸解释:“对不起,其实我也不希望事情弄成这样。您这几年每天都要来医院问一遍有没有眼角膜,我都被您对女儿的这份心感动了。可我也没有办法,我真的没办法,眼角膜是有限的……”

    “我知道是有限的!但是这个捐赠者是我自己说服他的,他是看到我女儿这么小,就失明了不忍心才答应的。我好不容易求下来了,难道我是给别人求的?昨天下午你们都打电话通知我今天来带女儿做手术了,忽然就又变卦了。我不服!我要找你们院领导!”

    事情真的再清楚不过了,白迟迟刚要跑向那对父女,被辛小紫一把抓住了。

    “你干什么?你别冲动,这不是无私的时候。”

    白迟迟转头看辛小紫,同时也看了一眼司徒清,以及在场的司徒远,游雨泽,甚至是司徒百川夫妇。

    她很感谢司徒清为她做的这一切,可她真的没有特权先用这眼角膜,尤其还是人家求来的东西。

    “这本来就应该是他们的。看那个小女孩儿,她多可怜。她人生路还长着,她都等了好几年了。再等下去,她恐怕就永远没有机会读书,甚至没有办法结婚。如果非要把这个眼角膜给我移植了,我只要想起她,我就会良心不安。清,把眼角膜还给人家。你们看,我的眼睛不是还好好的吗?我还可以等,总会有机会的。”

    在场的每个人都沉默下来了,甚至连小姑娘的父亲也听到了她的话。

    他只需看一眼司徒百川,司徒清和司徒远几个人的气势就能看出他们的确是有钱有势的人,恐怕是他斗不过的。

    他也不敢真的把医院得罪了,需要眼角膜的人那么多,他要是犯傻,那简直就是在给女儿断后路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