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7.老公太凶猛905
    可让他就这么放弃,也实在太可惜,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几步走到白迟迟面前,对她说:“您真愿意把眼角膜让给我女儿吗?那我可要替我全家感谢您的大恩大德了。”说着,男人扯着女儿在白迟迟面前就跪了下来。

    “不,这位大哥,您别这样。不是我让给她,而是这眼角膜本来就该是她的。我用了,我才是抢她的呢。”

    男人和女儿却都不起来,转头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司徒清。

    司徒清虽然没做过父亲,可是刚才听说这位父亲为了女儿每天都来医院问。白迟迟说的没错,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他们有什么权利抢走?

    白迟迟会不忍心,他也不忍心啊。

    “迟迟,你想好了,你要是让出去,你眼睛瞎了怎么办?万一等不到眼角膜……”辛小紫激动地说道,白迟迟微微一笑。

    “小紫,我就算真瞎了,也不要抢来的东西。以后我能不能有,就看命运的安排吧。”

    “还会有的,迟迟,下一次我会去求别人,不会让你觉得是抢了别人的,好不好?”司徒清搂住白迟迟的肩膀。

    是的,他赞成她的行为。

    司徒百川也没说什么,他一辈子也没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去换取什么特殊照顾,儿子不以权压人,其实他也是赞赏的。

    “谢谢您了!您还是准备给这个小女孩儿手术吧,真的非常感谢您!”司徒清对主治医生说道。

    “快,女儿,快谢谢这位大姐姐,是她给了你机会重新看到这个世界,你要永远记着她。”那位父亲热泪盈眶,多少年带女求医终于在历经波折以后有了个圆满的结果,他又怎么能不哭呢。

    “别,不要谢我,我很抱歉。要是没听到您在外面说话,说不定……祝福您的女儿早点看到光明,我会为她祝福的。”

    老司徒夫妇被司机送回家,司徒清他们其他人一起回了司徒枫的家。

    路上,辛小紫还忍不住数落白迟迟,说她这种无私其实就是傻。

    白迟迟反过来安慰她:“我知道我傻,让你担心了。我会没事的,你看看我的眼睛,好好的呢,就是有点儿红。你看,我还能看到你今天没化妆。你眼睛还有黑眼圈,估计是担心我昨晚没睡好。你说我好好的眼睛,为什么要急着换眼角膜啊,人家小姑娘多可怜。”

    司徒远开车,辛小紫坐在副驾驶。

    司徒清和白迟迟还有游雨泽坐在后面,司徒清始终紧紧抓着白迟迟的手。

    “清,谢谢你理解我的想法。你一定不会怪我的,是吗?”

    “不会,是我思虑不周全。”

    “你还不是为了我才做这些,你别急,我眼睛不会那么快就……没事的。”

    这时,文若打来电话问司徒清:“手术做了吗?”

    “没有,我提前也不知道,原来那个眼角膜是别人说服了那个病人捐赠的,本来是要移植给一个小女孩儿的,白迟迟不忍心,所以……”

    “清,我们会继续帮你留意的,别担心。”

    “嗯。”

    为了让大家不要为她的事担心,白迟迟始终是带着笑容的。

    “停一下车,我还是回医院吧,要是看到有哪个病人要过世了,我还能第一时间接触到。”路过人民医院的时候,游雨泽对白迟迟说道。

    “拜托你了。”司徒清郑重地点了点头。

    没有人在白迟迟的身边时,她也曾想过要走,可是思来想去,真走了,司徒清会是怎样的心情?

    她矛盾纠结着,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司徒清高兴一点儿。

    这晚,司徒清搂着白迟迟入睡,在她睡前轻声细语地跟她聊天斗嘴。

    “清,其实如果我眼睛看不见了,我也不会觉得有多难过的。我的内心会更平静,也许反而能感受到生活中更多的美好。”

    “你不会看不见的傻瓜,我不会允许你看不见的。”

    “嗯。”她幸福地点了点头。

    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我真的离开你,你能不能忘了我,就当我会过的很好。

    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不想看到那么多人为我的事烦恼。

    清,我到底是该留还是该走?

    第二天早上,司徒清起的很早,为了白迟迟,他连坚持这么多年的晨练都没去。

    他要每分每秒地看着她,生怕她随时失明,而他不在她身边。

    “宝贝儿,你知道吗?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能看到你,真的觉得很高兴。”司徒清温柔地说着,很轻很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我去漱口,待会儿你醒了,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他出了门,白迟迟也醒了。

    她睁开双眼,忽然发现和闭着的时候一样,什么都看不见。

    她不能相信,用力地眨了两下,再睁开,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她瞎了?

    一瞬间,所有的恐惧感汹涌而来。

    即使她早知道也许有一天会面对,真来的时候还是发现自己那么绝望。

    她重新闭上眼,静静地躺在那儿。

    她看不见了,如果没有眼角膜,就意味着,她会跟她父母一样,终身生活在黑暗中。

    她不能再给病人看病,也看不到她喜欢的人,她将什么都看不到了。

    门响了,司徒清推门进来,走到床边坐下来。

    他身上清新的味道让白迟迟有了种流泪的冲动,这么美好的男人,他不应该把精力浪费在一个瞎子身上。

    在没盲的时候,她可能想不清楚该怎么做。

    现在她看不见了,反而想的更清楚了。

    “小白痴,今天怎么这么懒,还不起床,你不是要晨练吗?我们一起去吧?”他轻柔地说道,再次吻了吻她的脸。

    “我好困,你去吧,我想再睡一会儿。”她嘟嚷一声翻了个身。

    “想吃什么早餐?我叫刘嫂给你做。”他问。

    “我不想吃自己家里做的早餐,我想吃万和豆浆的豆浆油条,你能给我去买吗?”她小声问。

    “可以,你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待他出了门,白迟迟坐起来,摸索着下地。

    从床铺走到门口,她就磕磕绊绊地摔了三跤。

    她要趁他不在家,快点儿离开。

    “小心!”她刚走到楼梯口,听到司徒清一声焦急的喊叫,接着他强壮有力的胳膊接住了她正在下坠的身体。

    “你看不见了?”司徒清问。

    “你不是去买豆浆了吗?”

    “你看不见了?所以想要把我打发走,你好逃跑吗?”司徒清皱了皱眉,把她抱起往他房间走去。

    “哪儿都不准走,你要真是讨厌我,也等眼睛好了再离开我,到时候我就不霸着你了。”

    幸亏他防着她跑,走到楼下改了主意,让刘嫂替他去买了。

    要不是他及时赶到,她从楼梯滚下来,得摔成什么样。

    “清,你让我走吧。我就算看不见也能好好的生活,你看我爸我妈就知道,我小的时候,都是他们照顾我,不是照顾的很好吗?所以说盲人不光能自理,还可以过的非常……”

    “不可能!你说多少话我都不让你走,你要不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眼角膜,总偷着跑的话,我会找人守在你门外。”他语调狠绝,完全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白迟迟真后悔,自己当时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留在他身边。

    她总以为上天会多眷顾她一段日子,她不会瞎的。

    他把她放到床上,对她说:“相信我,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

    “不会,清,我是知道的。这么跟你说吧,每家医院登记需要眼角膜的,少说也几百人。大部分正常死亡的人都是老人,是不适合移植的。少数不正常死亡的人,极少数肯捐赠。其实很多人一辈子可能都等不到,你明白吗?”

    “事在人为。”

    他只说了这四个字就没再说话,他凝视着他的女人,她其实是睁着眼的,只是他在她眼中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他承诺过她,说她不会看不见的,结果她还是看不见了。

    看着她空洞的眼,他痛的心都要滴血。

    他的白痴,他的宝贝,他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

    连下个楼梯她都会摔跤,假如他不在她身边,她该怎么办?

    如果能有一个办法让他代替她受苦,该有多好?

    他请了一个保姆专门照顾白迟迟,她从不吵也不闹,本来刚看不见的人会烦躁,她没有。

    她还讲笑话给他听,哄他高兴,这让司徒清心痛的不能再痛了。

    一连很多天,他穿梭于各大医院,真的像白迟迟说的一样,不正常死亡的人太少了,即使终有等到一个,也都不肯捐赠。

    这样下去,要等到什么时候?

    难道真的让她等十年,等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

    不,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他是司徒清,他总会有办法的。

    对了,他自己不是有一双健康的眼睛吗?

    原来他可以,他真的可以代替她受苦。让他这个强壮的男人活在黑暗中吧,他的女人就可以获得光明……

    医院走廊外,费世凡紧搂文若的腰。

    “你回去吧,别再一个一个的去说了,我和清能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已经派人四处帮我们打听了,不管哪个医院,只要有非正常过世的人,我们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费世凡轻声劝她,文若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