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8.老公太凶猛906
    “这事必须我们亲自说,只有诚心诚意才能让对方感觉得到。你没听清说吗?迟迟上次觉得是抢了别人的眼角膜,她不肯移植。这次一定要是我们亲口说服别人的,才有用。”

    “你身体怎么能吃得消呢?”费世凡心疼地说。

    他也很想帮白迟迟的忙,六年前白迟迟忽然走了,让他心里满是愧疚。是他背叛了和她之间的承诺,让她一个女孩子去承受那么多。

    每当想起这些,他就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人。

    “我没事,阿凡,我能行的。清为了我放弃了白迟迟,是我害的他们六年不能相聚,就是让我为他们做再多我都是应该的。”

    “真拿你没办法,那我们就继续到急诊科看看吧……”

    ……

    “迟迟,吃饭了。”司徒清抱起白迟迟放到餐桌前。

    “我喂你。”他轻声说。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慢慢尝试慢慢适应,以后会比你吃饭还快呢。”白迟迟轻快地说着,自己拿起筷子,控制不住的有些抖。

    摸着黑夹菜,根本就夹不到,在盘子里划了半天,最终什么都没夹起来。

    她把空空的筷子放到嘴边,上面只有一点儿汤汁。

    “这汤很好喝啊。”她轻笑了笑,司徒清却更觉心酸。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说服家人和医生帮他和白迟迟置换眼角膜。

    “今天我去了市医院,那儿有个眼疾病人,她眼睛内部出现了问题,眼角膜是完好的。我跟她初步谈了一下,她说考虑考虑就给我答复。宝贝儿,要是她答应了,你就能重见光明了。”司徒清说着,夹了几片牛肉放到她嘴边。

    这一次白迟迟没有倔强,没拒绝。她想,只要她在他身边,他不照顾她,是会不忍心的。

    “清,这件事别急,我也不希望还像上次那样。”她嚼着牛肉轻声说道。

    “不会那样了,你放心,这个是我亲口跟她说的。我说我媳妇儿是个伟大的乡村医生,她要给更多人看眼病。她想想以前自己的眼科医生对她那么好,就被我的话感动了。我们等好消息吧!”

    司徒清还真没发现,自己也会说谎,还说的白迟迟没有一丝怀疑。

    “嗯。”白迟迟点了点头,再补充了一句:“不要勉强人。”

    “不会的,她是自愿的。”

    “吃完饭你和小紫聊聊天,我还要和远到医院去看看。千万不能逃跑啊,抓回来我饶不了你。”

    “不跑,你去吧。”

    “我保证她跑不了,就把她放心交给我吧。”辛小紫拍着胸脯说道。

    吃过饭,清和远一起出了家门。

    “清,不是要去市医院吗?你想回家?”

    “回家,我有事跟爸爸商量。”

    “什么事?”

    “回去你就知道了。”

    到了家,老爷子刚和蒋美莲、蒋婷婷、李秀贤吃过饭。他们小两口回了自己住处,只有老两口在卧室里,在说着些闲话。

    看到清和远回来了,老爷子首先问白迟迟的情况。

    “听说她眼睛看不见了,眼角膜到底找到没有?”

    “爸,我今晚回来,就是来说这事的。眼角膜很难等到,说不定要等很多年。她现在连生活都不能自理,我不想让她再受苦了。”

    “你的意思是?”司徒百川还真想不出,他怎么样才能不让她受苦。

    “我的意思,我想把我的眼角膜给她。”

    “胡闹!”司徒百川使劲儿拍了一下沙发椅,气的直接站了起来。

    “你以为这是什么?这是小孩儿玩过家家?你想给就给?你给了,你就瞎了,你不知道吗?”

    司徒清半天没说话,他在等着父亲这一雷霆之怒过去。

    他要捐献眼角膜,家里人肯定反对,这他是知道的。

    别说他好好的眼睛,就是那些得了绝症要离开人世的人要捐赠眼角膜都会遇到家人的阻拦。

    司徒远也很惊讶,毕竟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决定。

    见父亲真的震怒了,远连忙问他。

    “清,你不是说市医院有一个……”

    “那是我骗她的,我不想让她知道眼角膜是我捐的。要是知道是我,她不会要的。”

    “就算没有,你也别着急,说不定明天就有了呢。”司徒远劝道。

    “是啊,说不定明天就有了,也说不定一辈子都没有。我不能让我女人天天去等一个完全没有保障的明天,假如真的有,就移植给我。这段等待的日子,就让我代替她吧。”

    “我不准!你敢换一个,给我看看!”老司徒再次拍了拍沙发扶手,他就不相信,他还真镇不住他儿子了。

    “爸,我已经决定了。我还记得,当年我妈肾不好,你还要给她做配型,要换你的给她。难道你可以做到,我就不可以做吗?”

    “肾是肾,眼睛是眼睛,两回事!”总之不管说什么,老司徒就是不同意。

    “都是一回事,捐了一个肾,难道身体就不受影响吗?捐了眼角膜,也是身体受影响……”

    “什么都不要说,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爸,我已经决定了!”

    “你决定了有个屁用?眼角膜只有死人和本身眼睛已经瞎了没有复明希望的人才能捐,你好好的眼睛,我看谁给你做手术。”

    “只要您同意,我自然能找到人给我做手术!”

    父子两个的争辩可谓剑拔弩张,老司徒一生气就是拍桌子拍凳子。

    司徒清恰恰相反,他声音都不大,但是坚定的神情却让老司徒发慌。

    “你怎么这么不孝?你是想气死你爹吗?你姐刚走,你就给我制造一个残疾儿子,你是真的太让我失望了!”老司徒提起大女儿,眼睛都濕润了。

    司徒清送走了蒋婷婷,让她在国外吃了那几年的苦,对此蒋美莲是记恨的。

    她真不想开口劝他,他为了那个女人,瞎了也是活该。

    可她倒真是心疼老司徒,就跟着劝解道:“清,你别傻了。她看不见,你照顾她,能不离不弃的。要真是你看不见了,她说不定就跑了。到时候你真是哭都找不着调儿了,何必呢?你只要像现在这样照顾着她,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阿姨,我压根儿就没打算让她知道是我捐的眼角膜。真爱一个人,不需要让她知道你为她做过什么。你只要知道她高兴,你就高兴了。”

    老头子又气的胡子眉毛乱颤。

    “好你个死小子,你真爱,你伟大了。你就不管你爹了?”

    “爸,我不是不管您。您有远,还有文若,阿凡,婷婷秀贤,这么多的孩子。我就算是看不见了,我还不是照样管理公司,跟以前没有差别的。迟迟就不一样了,她父母都是盲人,她要是不能复明,一家三个盲人。她上次一走就是六年,万一她这次再走了,我找不到她,你说她们怎么生活?”

    司徒清话音刚落,蒋美莲就接了一句:“哎呦我的傻清啊,以前她走,那是她好好儿的。现在她都瞎了,不赖着你等你给找眼角膜换才怪呢?谁能那么傻……”

    她还没说完,司徒远的手机忽然响了,是辛小紫打来的。

    “远,我把迟迟弄丢了,你跟清快过来帮忙找一下啊。”

    “你说什么?你们在哪儿啊?”

    “我们在市医院附近。她说她要过来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个人给她捐眼角膜,不然她不会换的。我就带她出来了,谁知道在路上有个孙子撞了我的车,我下车理论的时候,她趁机走了,都怪我太大意了。”

    “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到。”司徒远按掉挂机键,急促地对司徒清说:“白迟迟真走了,我们赶紧到市医院附近去找她。”

    司徒清脸色顿时变了,边往门口狂奔的同时,回头对父亲说了一句:“就这么定了,找到她明天就去做手术。”

    司徒百川还在气的叫骂,司徒远没办法,只得嘱咐蒋美莲:“阿姨帮忙照顾好我爸,我们走了。”

    “清,我开车。”司徒远一看司徒清脸黑的不像话,感觉很是危险,司徒清却甩开他胳膊。

    “你开车太慢!”

    他上了车把自己手机丢给司徒远。

    “给那个白痴打电话,让她给我回来!”

    虽然他知道,白迟迟走了,可能就不打算回来,他还是希望她能够回头。

    千万千万别走丢了,要是找不到她,他这次真会疯了的。

    到了市医院门口,和辛小紫会合,他们谁都没有找到白迟迟,她电话也如预料中一样关机了。

    “她走不远,一定是在哪儿躲起来了,我们放下车在附近找吧。我去旁边的一路,远去二路,小紫就顺着这条大路找。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上了出租车,小紫,她走之前手里有没有包?身上带了钱没有?”

    辛小紫仔细一想,确实想起她让她帮她带上包,想必包里是有些现金的。

    女孩子上街都会带包的,辛小紫也没多想。

    “好像带了。”

    “远,你给闵局长打个电话,请他帮忙留意她有没有买火车票和飞机票的记录。我们分开行动吧,先从这几条路下手。见到网吧和宾馆旅店,一定要查看一下登记的资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