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09.老公太凶猛907
    司徒清一边四处排查的同时给费世凡和李秀贤也分别打了电话,叫他们一个帮忙去火车站找,一个去飞机场。

    这一次,他绝对绝对不会让她走失。

    假如这些地方都没有她的踪影,他会连夜赶去培安镇,到那里等她。

    不管她想要躲到哪里去,她总不可能扔下她父母。

    白痴,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司徒清恨的咬牙切齿,跑的汗流浃背,也没有看到白迟迟的身影。

    此时此刻,她既没有去网吧,也没有去宾馆旅店,她躲在一个公共厕所里,在想着她到底能去哪里。

    她猜想司徒清这时正在找她,他会很着急,会发动很多人找她。

    她最开始消失的时候他一定是难过的,过后他会慢慢好起来,总比让他一辈子照顾一个盲人来的开心吧。

    她死死攥着自己的包,钱包里没多少钱,晚上回小镇没有车。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找游雨泽。

    现在只有他才能帮的了她了,明天天亮她也不应该回小镇,否则司徒清会在那儿找到她。

    先让游雨泽帮她安排一个地方住下,然后再把她平安无事的消息带给父母,过一段时间她再想其他办法。

    手上的那点儿存款够她和父母生活一段时间了,她会尽快适应这种看不见的生活。

    以后学习盲文,争取还能正常的工作,实在不行去做盲人按摩也行,她不会成为一个废人的。

    她摸索着从包里掏出手机,解锁,好在记着游雨泽的手机号,不然她看不见,连个电话号码都查不到。

    她怕打错了,每个号码都按的异常艰难,几个号码全部输入完成,按下绿色键。

    他接的可真够快的,她几乎都还没听到响声,他就接了。

    “雨泽?我在市医院这里,你能出来接我一下吗?我已经决定了,今晚就走,我不能再拖累司徒清了。你会帮我的,是不是?喂?你怎么不说话?”明明接通了啊,难道是信号出了问题?厕所里没信号吗?

    她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好像是跑步的声音,这是接通了的声音啊。

    “你听到没?是不是要赶过来了?我就在市医院门口右边的公厕这里,你到了以后就站在外面叫我的名字,我就出来了。雨泽,谢谢你!”

    “你说句话啊,到底是不是你?”她有些慌了,毕竟不是亲眼看见的拨号,会不会是某个数字按错了打错了人?打错了,对方会骂她一顿吧,为什么又没骂。

    难不成有那么巧对方是个坏人,听说她一个人躲在厕所里,想……

    她一下子有些慌,厕所里就她一个人,她又看不见,真进了坏人她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不行!她要拴上门,这样能安全些。她摸索着……摸索着……刚摸到门边,门被从外面大力拉开。

    “你个白痴!”司徒清怒气十足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

    “怎……怎么是你?”她明明是打电话给游雨泽,不可能不小心打给司徒清啊。

    “不是我是谁,难道是你的雨泽吗?你宁愿让他帮忙,他跟你比我跟你还要亲是不是?你成心是想气死我!”司徒清咬牙切齿地吼完,弯身把她抱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要被你吓死了?大晚上一个人躲在这里,碰到坏人怎么办?你又看不见!我真恨不得……”他真恨不得好好揍她一顿,太过分了,他都要担心死了。

    “放我走吧,清,我这个样子呆在你身边,一点儿都不高兴。我想要一个人去生活,想要自力更生。”

    “我今晚都谈的差不多了,眼角膜都准备好了。你真要走,也给我健健康康的走。白迟迟,你要是再敢不经过我允许逃出来,我就给你锁在房间里,我说得出做得到!”

    吼着她,他还是忍不住地上下查看她,不知道刚才跑的时候有没有摔跤什么的。

    看她的小脸儿纠结的模样,他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跟我回家,明天一切都会好的。等换了眼角膜,你就能看到蓝天白云,还有你喜欢的土的掉渣的衣服。你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有多好啊。”

    只除了,你再也看不到我。

    但是只要你能看见,比我自己看见更让我高兴。

    谢天谢地,他没有放弃打她手机,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她。

    她的确是按了游雨泽的电话,只是按绿键的时候,正好司徒清的电话进来,她一按,就接听了。

    “清,为什么我感觉你今晚说的捐眼角膜的人只是骗我的呢?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我碰上。”

    “我骗你干什么?再说我骗你就能拿到眼角膜吗?你这个傻丫头。什么都别想,准备明天做手术吧。等你睁开眼睛了,亲自去感谢她,看看她长什么样。她还真的很漂亮,难怪心肠那么好。”

    司徒清抱着她,走到路边停车的地方,才给他分派出去的几路人马分别打了电话。

    几个人在司徒清的悍马处集合,辛小紫免不了又数落了白迟迟一顿。

    “你是不是缺心眼儿了?你自己往哪儿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下次再弄一次这样的事出来,就当我辛小紫从来都不认识你!跟你绝交!”

    她语气恶狠狠的,司徒清摇了摇头,不让她再责备她了。

    这丫头就是这么傻,他一定觉得是在为他司徒清着想。

    “远,你开小紫的车回去,让小紫陪迟迟坐后座,我们三个开一个车回姐姐家。”

    今晚,他还要见一个人,只要把这个人说服了,他就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把光明给他心爱的女人了。

    这事绝不能等,他只要想起她有可能真的走丢,就觉得心像是有火在烧……

    司徒清把白迟迟安顿好,再次叮嘱辛小紫:“我这次还把她交给你,要是你再把她弄没了,小心我把你们家远给废了。”

    司徒远眉头直抽搐,有这么威胁人的吗?

    再说,他们两个要真较量起来,还指不定是谁赢呢。

    “人我肯定给你看住,不过你要废他,我也没意见。反正世上男人多的是,我想睡男人还怕没有吗?”

    辛小紫是有意逗白迟迟的,果然她拉了拉她胳膊,小声说道:“不要这么说话。”

    “我这么说话怕什么,本来就是啊。你们要忙什么赶快去忙吧,我来照顾这个白痴。”辛小紫挥了挥手,司徒清轻声说:“我们也没什么好忙的,就是我姐要做三七了,有些事还是要商量一下。我们就在楼下,有事喊一声马上上来。”

    “知道了,去吧。”

    司徒远还想再劝劝司徒清,就跟着他下楼来到一楼的会客室。

    “清,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眼角膜的事不算是小事。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白迟迟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她很倔强,也很为别人着想。这样的人,能要你的眼角膜吗?你想瞒她,也不好瞒。不如再等等,我们下了这么大的力度去找,肯定会有的。”

    司徒清面色严肃地看着自己胞弟,对他,他还是有些愧疚,毕竟他眼睛盲了以后,大部分的担子就要落在他肩膀上了。

    “远,以后部队里的事我估计我去不了了,你要独自承担了。不过也好,你本来也不喜欢在公司上班。爸爸和孩子们也要你多照顾,我眼睛不方便的话可能会有点儿有心无力。”

    这人,就像交代后事似的,这种语气和态度让司徒远觉得无比的揪得慌。

    “先别说这些了,刚才我上网查了,你这种捐赠根本就实现不了。谁敢给你取眼角膜啊?你可以翻脸不认帐,控告医生,到时候医生会被追究刑事责任,会被认定故意伤害罪的。”

    “这些你都不用管,远,你就是把我交代给你的事办好了就行。你上去吧,我还要在这里等一个人。”

    “等谁?”

    “不用你管!要我说几遍?”

    “你!”司徒远也被他执拗的态度气坏了。

    “什么都别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决定了的事从来都不会改变。快上去吧,帮我看着点儿白迟迟,她要是再走,我会疯的。”

    连眼角膜都愿意捐给她,可见她对他来说有多重要,她要是真的像上次那样消失不见,看来这位是真的会疯了。

    “对了,你给费世凡和李秀贤也打个电话,告诉他们白迟迟已经找到了,让他们别担心,替我谢谢他们。”

    司徒远没再说话,默默地离开会客室。

    他觉得闷的慌,出门到街上一个人走了一会儿,顺便给那两个家伙打了电话。

    李秀贤一向跟清关系不错,他希望他能帮忙劝劝清,就连费世凡,他也把司徒清现在的想法说了。

    他们都知道司徒清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可是他要真是把眼角膜给了白迟迟,又不让她知道,这就意味着他同时也放弃了他和白迟迟的缘分。

    司徒清的电话被轮番轰炸,他们两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劝他:“等等,再等等,很快就会有的。”

    然而他的态度就是那么坚决,简直不允许他们说第二句话,就说谢谢他们,然后把电话挂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