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0.老公太凶猛908
    在等待着游雨泽来的这段时间,他掏出烟一根接一根的抽。

    对他来说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应该说是太难了。

    一旦今晚谈好了,他以后连看白迟迟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不对,他本来就不能看了。他是连听她声音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只能有多远离她多远。

    那个白痴,她会想他吧,他也会想她的。

    听到敲门声,他赶紧把烟摁灭了,起身去门口,打开门,门外是赶过来的游雨泽。

    “走,我们到外面去谈。”司徒清关上门,前面走了。

    “你找我来干什么?我先去看看俞静。”

    “我们先谈谈,谈完了再说。”

    司徒清和他在司徒枫家院子里面的健身器材处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递给游雨泽。

    两人把烟点着了,司徒清狠狠吸了几口,才开口说话:“你真的很喜欢白迟迟?”

    “怎么了?”游雨泽问。

    “不要反问我!我在问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司徒清的语气很不善,就像审问犯人似的,让游雨泽心里不舒服。

    不过他还是照实说了:“喜欢,非常喜欢,从她第一天帮我开始,整整喜欢她六年。”

    在他说这些话时,司徒清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情,他要从他的表情和语气中判断他对白迟迟到底有几分真。

    “愿意照顾她吗?”他又问。

    “你什么意思?你不会因为她随时可能失明你就放弃她吧?你这混蛋王八蛋,她怎么看上你这种人渣了?”游雨泽咬牙说着,毫不犹豫地对他伸出拳头,被司徒清轻而易举地抓住。

    “我话还没说完,你这么冲动怎么照顾她?”他把他往旁边一甩,继续说道:“她不是随时有可能失明,她已经失明了。所以……”

    “所以你就不要她了?你***也算男人?我还听你说什么?你说的话都是放屁!你不照顾她,好,我来照顾她,你***给我一辈子都不许见她。”游雨泽说完,就要去他家楼上把白迟迟带走。

    这么激动的态度,看来在他心里白迟迟的分量的确是很重,他把她托付给他,应该是可以放心的吧。

    再说,还有他呢,就算他对她不好,他在暗中也可以帮她,她会过的好好的。

    “我是打算不见她了,将来我就是想看,也不可能看得见她了,我要把眼角膜捐给她。”司徒清轻轻的一句话,让游雨泽顿时愣在当场。

    他停下脚步不可置信地转回身,像看怪物似的看他。

    “别开玩笑了,哪儿有健康的人捐献健康的眼角膜的?没有法律支持这种捐献,你要知道,没有法律支持的,是没有医生敢给你做的。”

    司徒清摆了摆手,说道:“这不是你应该操心的。”

    “今晚叫你来,就是要告诉你,我明天就把我的眼角膜给她,她以后就还是健康的人。你答应我,会好好照顾她,照顾她一辈子。你要是胆敢抛弃她,或者是对她不好,我会弄死你。”他说弄死他三个字的时候,眼神凌厉,决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游雨泽沉默下来,他重新回到他身边坐下来,半天才再说下一句话。

    “你真有办法让医生同意你把健康的眼角膜捐给她?”

    “我有。”

    “既然你为了她连这么大的牺牲都能做出来,为什么你自己不跟她过一辈子?我坦白说,我虽然很喜欢她,也觉得很爱她,但是你让我在她和我的眼睛里面做一个选择,我恐怕……我做不到你这么无私。我自私是一个原因,还一个原因是她不爱我,她爱的人是你。她这么多年等的人,也是你。你要好好想清楚,她在眼睛和你之间,会更愿意跟你厮守,还是真的那么想获得光明。”

    司徒清想过了,假如白迟迟知道眼角膜是他捐赠的,她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如果让她去选,她当然会说选爱情。

    可是爱情能给她光明吗?能让她稳稳当当的把饭菜吃到嘴里吗?能让她走路不摔跤吗?

    他再体贴都代替不了她的眼睛,这是没有办法代替的。

    让她恨他也好,就像这六年来,她始终是恨他的。可她能有自由自在的生活,她能照顾她的父母,她什么都可以自己做,也能实现她的理想。

    他不想跟游雨泽说太多,每当想到她会跟这个家伙手牵手,他还是会嫉妒。

    也许爱情总还有自私的一面吧,他毕竟是白迟迟的男人,不是她爹,做不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无动于衷。

    “我已经决定了,别的你就不用再说了。你要保证一辈子对她好,还有,永远都不能告诉她,她的眼角膜是我捐的。她会不忍心,结果她可能会想来照顾我。所以,不告诉她是最好的选择。你现在刚毕业,也没什么钱,我会给你们两个人一笔钱,好好生活吧。”

    游雨泽曾经为失去白迟迟感觉特别特别的无助,他多希望自己能一直守着她,直到老。

    现在他如果接受司徒清的建议,会不会显得有些卑鄙?

    司徒清始终在察言观色,看出游雨泽的想法,他又补充一句:“你根本不用觉得这么做有什么愧疚,相反我还要感谢你。要是现在没有人喜欢她,我不能把她托付出去,我就是这么做,也会有后顾之忧。谢谢你!你走吧!今晚就别看她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

    游雨泽沉默着站起来,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反正是非常纠结,也弄不清配合司徒清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要是有一天白迟迟知道了,会不会怪他?

    可他又希望看到她复明,她真的看不见了,实在让他不忍心啊。

    跟她在她家生活的这几年,他太了解盲人的不方便了,他不该让她也像她爸妈一样。

    他深吸了两口气,沉闷地说道:“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司徒清叫住了他,跑上前,最后跟他说了一句:“在我们两个人手术后,她还没有康复的那些天,我还是希望能够跟她在一起。”

    游雨泽郑重地点了点头。

    司徒清心里很苦涩,他等于又一次亲手把她推开了,从此后他失去了正大光明见她的权利。

    “放心,假如有一天我有机会得到眼角膜复明,我也不会背弃我们今天的约定,再回来跟你抢她,前提是你必须对她好。”

    游雨泽走了,司徒清一个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他看向他每天用来健身的器材,看向小区里的灯光。

    明天以后,他的世界就黑暗了。

    他要趁着还能看见,多看看他的小白痴。

    司徒清在门口看到了司徒远,两人的目光交汇了一下,又各自垂下头。

    “真的不让她知道?”司徒远在小区门口看到游雨泽了,他能猜到司徒清的意思,怕是把白迟迟托付给他去照顾了。

    “嗯,进去吧,别给我说漏了。”

    司徒清回了房间,辛小紫拉他出来,小声跟他说道:“白迟迟跑了,你是有责任的。你要跟她多亲密着点儿,女人才会有归属感。我总觉得,她跟你这么礼貌客气,是你们睡少了。”

    饶是此时司徒清心情再沉重,也被她的话给雷住了。

    司徒远也听到她媳妇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高谈阔论了,他一把抓住她胳膊,小声吼了一句:“睡睡睡,你就知道睡,给我回房睡觉去!”

    “你别是又想睡我吧?我今天大姨妈不方便。”司徒远尴尬地看了看他哥,他哥也尴尬地看了看他,各自回房。

    “宝贝儿,洗个澡我们就睡觉吧。”司徒清温柔地说着,把白迟迟抱了起来。

    自从她失明后,每一天都是他给她洗澡。

    可能是怕她刚失明没心情,他虽然洗的血脉愤张的,却没有跟她亲热。

    前些天白迟迟来了大姨妈,摸着换卫生巾换的不好,内酷上染上了血。司徒清说要扔掉,白迟迟不舍得浪费,后来都是他给她手洗出来的。

    在离开的时候,她以为她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被他抱了。

    又能被他抱在怀里,白迟迟内心是无比喜悦的。

    “清,你怎么这么傻,你让我走不好吗?难道要一辈子这样照顾一个瞎子?”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愿意照顾你,可惜我以后没法儿照顾你了。

    “谁愿意照顾你一辈子啊,明天不是有眼角膜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多重,每天抱着你,以为我不嫌弃啊?我这就是不意思抛弃你,否则我早就把你扔出去了。你还跑,跑了可就便宜我了。”

    白迟迟幸福地笑,她想起以前这家伙就是嘴特别硬。

    以前多好,在文若没有生病之前,他们小打小闹的,却是那么美好。

    为什么最近这么多苦难,她多希望能有个时光穿梭机,带她回到过去。

    洗澡间里,司徒清细心地调好了水温,才帮她把身上的衣裙脱了,轻柔地把她推到喷头下面。

    温热的水流从白迟迟的头淋到她的脚,她的头发乌黑乌黑的,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她的皮肤淋了水以后越加白皙,她小嘴微微张着,嘴唇看起来特别特别红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