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3.老公太凶猛911
    房间里只剩下司徒清和白迟迟两个人,她皱着眉看他。

    她不说,他也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因为我忽然说要走,你舍不得?”他故作轻松地说道。

    “清,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如果你说你不喜欢我了,你就直接跟我说分手。你没有必要这么勉强自己对我笑,勉强自己跟我说话。现在又说走就走,其实就是你忽然发现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是吗?”

    她真的不想这么恶意揣测他,可他的若即若离真的让她快要疯了。

    她总觉得他有什么苦衷,那苦衷到底是什么呢?

    他若爱她,是不是该把他心里的话告诉她。他又不说,这算什么爱?

    她的模样很委屈,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司徒清的心一沉,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脸。

    他深情的目光注视着她,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

    “你这个白痴,你看着我的眼睛,你还会说我不爱你吗?我当然爱你了!我最近没有跟你有过多亲密的接触让你想多了,对不起。我只是怕克制不住,把你吃了。万一伤到了眼睛可怎么办?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让我天天这么看着你又不能跟你亲热,我真是快受不了了。趁这段时间我回部队,好好清醒清醒,再回来陪你,好不好?”

    他的大手在她唇瓣上摩擦了两下,弄的她嘴唇麻麻痒痒的,暖流好像又盈满心间。

    她仰视着他的双眸,见她的影子分明装在他幽深的眼波里。

    他看起来多深情,多专注,爱是装不出来的吧。

    真是这家伙欲求不滿,所以不敢接近她?

    “真的吗?”她轻声问。

    “真的,我只要看到你,我每时每刻都想要跟你大干一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功力,等你完全好了,有你受的。”

    为了让她相信,也许也为了他自己多日的渴望,他的嘴唇忽然靠向她,吻住了她柔嫩的小嘴儿。

    吻是无言的诉说,她感觉到极致的纏绵,还有他深深的不舍。

    没持续多久,他狠了狠心,放开了她。

    “还要怀疑我吗?”他在她耳畔问她,那一瞬间,她的司徒清又回来了。

    “你去吧,好好工作,别忘了电话联系。”白迟迟偏过头,在他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说道。

    她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让司徒清觉得幸福至极,又心酸至极。

    我的白痴,一定一定要高兴,把眼睛养的好好的,再别出问题,才对得起我们的分开。

    司徒清前脚走,白迟迟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一直跟着他下楼,送他到大门口。

    白痴她可以自己走楼梯了,她以后吃饭也不用别人喂,现在的她应该是很幸福的。

    他打开门,再次温柔地嘱咐了一句:“注意身体,医生说不能吃辛辣的,不要熬夜,尽量不要哭,你都记着吗?”

    “当然记着,就你最啰嗦。”

    “嗯。”

    他揽过她的腰,在她额上最后亲了一下,没想到正好被刚上楼的游雨泽看见。

    是他自己说要跟白迟迟分开的,现在还弄的这么不清不楚。

    他是男人,在看到心爱的女人跟别人这样亲热时,自尊心是很受伤害的。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两个人分开了。

    “雨泽,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多照顾照顾她。”

    “当然了,我当然会照顾她。”游雨泽带着几分怒气说道。

    他生气了,白迟迟没怎么注意,此时她心里就是离愁别绪,营营扰扰,挥之不去。

    司徒清没再停留,尽管他的内心里说了一万次,留下来,告诉白迟迟真相,跟游雨泽好好谈谈,就说那次的约定不算数了。

    说了一万次以后,还是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行,人无信不立,那是他说过的话,他怎么能轻易反悔?

    需要他照顾白迟迟的时候,他就跟他约定,白迟迟好了,他就把他一脚踢开,让他离他的女人远一点儿?那他还是人吗?

    司徒清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他想:这一走,白迟迟和游雨泽感情会很快好起来。

    等他回来,等白迟迟完全痊愈,也就是他跟她说分手的时候了。

    也可能在他提出分手前,她先提出来。

    不管是哪一种,这次见面都可能是最后一次。

    他的身后,白迟迟还在挥手。

    “清,你也要注意身体,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啊。”

    也许她是真的有些没出息吧,当年他为了文若,放弃了她。这段时间她失明,他不离不弃的照顾,已经让她觉得他们心心想通,血肉相连,是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尤其是她眼睛已经好了,她也不会为了所谓的自尊强迫自己离开他了。

    她要做一个勇敢的女人,爱就要表现出来。想他,就告诉他,她想他。爱他,就跟他说,她爱他。

    他们之间,已经错过太久太久了。

    再不谈情说爱,她的男人都要老了。

    他也没说什么时候能回来,一想到可能很多天都要见不到他,她现在就开始想念他了。

    她轻叹了一声,才回头看游雨泽。

    “雨泽,你说,我们家司徒清看起来是不是有些老了。”他上次说,他应该结婚了,否则别人都认为他性取向有问题。

    等你从部队回来,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俞静,我们回老家吧?今天周五,我请了假,我们回去看看。”

    “嗯,我也正想回去呢。出来这些天,爸妈一直都不知道我眼睛的事,也是该跟他们汇报一下了。”

    辛小紫听说白迟迟要回家,坚决不同意。

    “到乡下去,尘土飞扬的,你眼睛不要了?”

    “没事,小紫,那里比城市环境还好呢,不放心你就跟我一起去。就当散散心也行啊!”

    辛小紫对大城市比较感兴趣,一般提起去乡下,她都完全无感。

    没想到总是不太说话的司徒远淡淡地说道:“我倒想去看看,小紫,我们一起去吧。”

    走之前,司徒清可是暗中叮嘱过他,光是靠游雨泽一个人照顾白迟迟,他是不怎么放心的。

    在白迟迟完全康复之前,他希望司徒远也能帮忙照顾她。

    “好啊。”辛小紫欣然答应。

    司徒远叫游雨泽坐副驾驶指路,辛小紫和白迟迟两个女人坐在后面一路畅聊。

    他这样安排,其实是内心里还觉得白迟迟是他嫂子,他当然不愿意看到嫂子跟别的男人过于接近。

    在他看来,游雨泽他嫂子完全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就算是司徒清单方面遵守约定,也没用。

    看着路上的风景,白迟迟真是感慨良多,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睁着双眼看到这些。

    难得辛小紫也有细心的时候,她攥着白迟迟的手,无声地陪她看窗外。偶尔,她也劝她:“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

    在高速休息区休息的时候,司徒远找了个时间给司徒清发了一条信息。

    “清,我和辛小紫陪白迟迟回家了,游雨泽也在同行。”

    司徒清看着白迟迟三个字出神很久,他想,她能再看看回家路上的风景,一定是高兴的吧。

    “谢谢,帮我多留意她,如果她说哪里不舒服,叫辛小紫第一时间拉她去医院。”

    清有时候真是太傻,明明是这么放不下,又偏偏那么固执。

    也许又要用时间来解决问题了。

    到了镇上,司徒远提出要去买一些东西,表达一番心意。

    白迟迟知道这是人情世故,也没加阻拦,几个年轻人在镇上逛了逛。

    走到哪儿,都有很多人跟白迟迟打招呼,叫她俞医生。

    辛小紫对她非常羡慕,说早知道她也做医生了,看起来很炫的样子。

    司徒远则不咸不淡地说道:“你少祸害两个人吧,就算你积德行善了。”

    辛小紫使劲儿掐司徒远刚硬的肌肉,嘴上不依不饶地问他:“我们两个谁祸害谁了?谁祸害谁了?老娘一直以为是在打猎,活生生的就变成了賣淫,你还敢在这儿胡说八道。”

    这可是小镇啊,她这么明晃晃地说这些,司徒远狂擦汗,涨红着脸小声哄她。

    “我服了你行吧?下次都让你打猎,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别在这儿说了,你老公吃不消了。”

    辛小紫叉着小腰,挑了挑眉,说道:“算你识相,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然……”

    谁叫他就看上她这个腐女了,他忍了。

    白迟迟看着两个人打情骂俏,为他们高兴的同时,难免想起她家的司徒清。

    说好了要天天打电话的,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没打过来呢?

    好吧,他不打,她就打给他好了。

    “你们慢慢挑着,我给清打个电话。”她打了声招呼,叫游雨泽跟着两人,别走丢了,自己则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静等电话接通。

    她特别喜欢听她男人说话,雄浑的声音很有磁性,就冲这声音,也能迷倒一大堆女孩子呢。

    司徒清的手机上给白迟迟设置了专属铃声,没想到刚分开几个小时,她就给他打电话了。

    此时他正坐在床上,想她呢。

    他女人打电话给他了,第一反应就是喜悦,可是这喜悦还必须得克制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