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4.老公太凶猛912
    慢条斯理地接起来,轻轻喂了一声。

    “在干嘛?”白迟迟笑着问。

    “在休息。”

    “你怎么那么死板吗?为你在干嘛,你就真的回答你在干嘛啊?”白迟迟略带失望的小小埋怨道。

    “那我应该怎么说呢?”

    “笨死了,女人问你在干嘛,就是想听你说,你在想她啊。”

    “哦。”

    “清,我想你了。”白迟迟忽然收起脸上的笑容,很正式地说道。

    “……”

    “你想我吗?”游雨泽站在不远处听得到她的话,心中不免泛起苦涩。

    “想。”他沉吟了一下,沉沉地吐出这个字来,白迟迟心里的失落似乎一下子又被扫空了。

    “你不知道,司徒远和辛小紫他们两个人真的很过分。老是那么亲热有加的样子,刺激到我了。清,你什么时候回来?”

    司徒清用力捏住拳头,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这次可能要久一些,你知道的,姐姐过世,远的假期给的很长,一时半会儿恐怕没有假了。”

    白迟迟又有些失望,不过好像传说中的军嫂都要面对不能见到爱人的煎熬吧。

    他们为了国家贡献着自己,她既然爱他,当然要支持他的工作,不能拖他后腿。

    “清,没关系,你好好工作。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半天,司徒清没有说话。

    他多希望,他能说一个好字,只是他再也不想让她因为这个失望了。

    他曾经答应过她要结婚的,却让她一个人在登记处等了那么久。

    “好像有人叫我,先这样,再联系。”说完,他赶紧按住了挂机键。

    白迟迟,他只是忽然赶上有工作,你别想多了。他是爱你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要这样疑神疑鬼的呢?

    你看这手机,是他出发前特意买给你的,不就是为了跟你联系方便吗?

    只有相爱的人才能想的真细心,不是吗?

    她摸着他给买的手机,微笑了一下,放回她的包里,才走到司徒远辛小紫他们面前,调侃道:“你们别买太多东西了,我家房间小,放不下。”

    辛小紫指了指那些吃的,笑道:“别担心,我会帮你消灭的。走吧,赶快去你们家吧,外面好热。”

    一行几人浩浩荡荡地来到白迟迟家,老白夫妇听女儿回来了,开心的很。

    “叔叔阿姨好!”辛小紫在长辈面前还是很正经的,很乖巧地叫了一句。

    “这是谁啊?”

    “她是我常跟你们提起的,辛小紫啊。”

    “好好,小紫帮了我们静儿很多,来了好,多在这里住几天。”白母刚热情地说完,司徒远也在一旁问候。

    “叔叔阿姨,你们好!”

    两老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老白颤抖着手,指着司徒远的方向喝问了一声:“司徒清!你竟然还有胆踏进我们家的门!你给我出去!”

    老白怒吼着,伸手摸起墙边的拐棍就对司徒远招呼。

    “爸,您弄错了!”白迟迟赶紧拦着,司徒远却没吭声。

    依他看,他哥的老丈人对他成见深着呢。

    这一顿拐棍恐怕是躲不了,他替他受着吧。

    “我还会弄错?这混蛋的声音我到死我都不会弄错。把我们女儿扔下不管,害的她现在都快三十了也不谈恋爱不结婚。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出尔反尔的混蛋!”

    “打吧,叔叔,您打吧!”司徒远往前站了一步,挺直身子,老头子的拐棍毫不客气地往他身上砸去。

    “哎呀,爸,您消消气。他真不是司徒清,他是司徒远,是辛小紫的老公。”

    “你还维护他?你别说话,给我站一边儿去!”老头子还在气头上,哪儿听的进这些。

    看着拐棍儿一下又一下地抽到司徒远身上,辛小紫可是心疼了,忙抱住老白的胳膊,请求道:“您别打了,他真是我老公,不是你们家白迟迟的。你要打,去打司徒清,不要打我的远。”

    白母也想起来司徒清是有个双胞胎弟弟,听白迟迟提起过,只是没接触过。

    她赶忙劝老白:“别打了,好像是搞错了。”

    老白这次住了手,身体还哆嗦着呢。

    白迟迟看爸爸也算出了气,扶住爸爸坐下来,说道:“爸,我有事跟您说。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希望在我说这些的时候,您别发脾气,别生气,也别激动。前段时间,我的眼睛出了问题,是受遗传影响,完全看不见了。你们别担心,现在已经好了,换了眼角膜。我看不见的时候是住在司徒清家的,他对我真的真的很好。我能感觉到,就算是我瞎了,瞎一辈子,他都会好好照顾我。所以,我希望你们放下以前对他的成见,同意让我嫁给他。”

    ……

    “迟儿,你的眼睛?快过来,让爸爸摸摸。”听说女儿眼睛曾经失明过,老白夫妇哪里有心思说别的。

    “你这老东西,孩子不是说了刚做完手术吗?摸了不怕感染?”白母埋怨道,随后又问:“迟儿,你眼睛真好了吗?可别瞒着我们啊。”

    “好了,爸妈,你们别担心,不好我也不敢回来啊。”

    老白夫妇不说什么了,老白想了半天,问了她一句:“都过了六年了,那个司徒清没结婚?”

    这次没等白迟迟说话,司徒远就抢先回答。

    “我哥没结婚,他悔婚以后很愧疚,这么多年都没找女朋友。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医学基金会,就是为了能为白迟迟做些什么。他还四处打听她的下落,要不是她改了名字,两个人可能早就重逢了。”

    父母脸上说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他们大人可能更多的会从现实的角度考虑问题。

    白迟迟本身就是个保守的人,不管她说还是不说,她这么多年不都在等那个混蛋吗?

    那家伙能为了她这么长时间都不成家,也算是难得了。

    再怎么说,她都把第一次给了他,就算抛弃过她,也是有不得以的苦衷,他们是不是应该支持女儿跟他和好?

    眼看着老白夫妇就要答应白迟迟的请求了,矛盾万分的游雨泽忽然问道:“爸妈,我也回来了,你们也不跟我说句话,对她太偏心了。”

    这一句话成功岔开了话题,也让老白夫妇觉得正好有个机会先回避一下,再好好想想。

    就算是同意,那也不能让司徒清那小子轻易得逞,到时候肯定又不珍惜他们家迟迟了。

    “雨泽,你也回来了?你们吃饭了没有?迟儿,今天人多,我们要不去镇上的饭店里吃吧。”

    “也行。”白迟迟见父母不想再提司徒清的事了,就打算晚上没人的时候再提。

    吃过中午饭,最怕闲着的辛小紫扯着司徒远出门去逛了。

    老白夫妇像平时一样午休,白迟迟和游雨泽在他们从前一起住过的房间里轻声聊天。

    “今天你忽然说了一句话打断爸妈,别告诉我,你是无心的。”白迟迟对游雨泽故意破坏,还是有些生气的。

    游雨泽沉默了半晌,然后直视着白迟迟说道:“我确实是故意的。”

    “为什么?雨泽,我说过了,我们是姐弟,我以为你没有再往那上头想了。”

    “我怎么想,其实不重要。我这么说,是希望爸妈别再为了同一件事难过第二次了。等你跟司徒清两个人把婚事都说好了,拿到结婚证,再跟爸妈说也不晚吧?到时候不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们想反对也反对不了了。现在你这不是还没说好呢吗?万一到时候他变心了,你不是让爸妈又空欢喜一场吗?”

    “他怎么会变心呢?他不会的。你没看我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他对我多细心吗?”

    游雨泽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他现在没在你身边。”

    “他是在工作!”白迟迟气恼地吼道。

    “好了,我没说他不喜欢你,也没说他是故意把你扔下的。你激动什么?你先平静一下,听我说。”

    他什么意思啊?他说这些话分明就是挑拨她跟清的关系,这混小子。

    白迟迟气呼呼地看着他,有点儿不耐烦地说:“你说什么,说吧。”

    “我就是想问你,我只是说万一,万一他有一天真的说他不喜欢你了。他不想跟你结婚,他要跟你分手,你怎么办?”

    “不存在这种可能。”白迟迟冷淡地下了断论。

    “你再说这样是话,我以后就不会理你了,你自己看着办。”白迟迟说完,真的不再理他,自己爬闭上眼睛休息。

    游雨泽坐在她床边,想伸手去摸摸她的肩膀,被她挥开。

    “回你自己床上坐着去,我正生气呢。”

    游雨泽没动,看着白迟迟倔强的小脸儿,就像是个刚陷入恋爱,很执着的小女孩,绝对不许别人说她喜欢的人坏话,也拒绝听到有人说他们有可能分开。

    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总是晚那么一步,就只是一步而已。

    司徒清跟她认识也只是六年的时间,比他长了两三个月而已。

    不同之处在于,白迟迟跟他有了肌肤之亲,而他一直都尊重她,没有碰过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