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5.老公太凶猛913
    他用了三个月时间把她变成他女人,然后就抛弃她,他游雨泽却用六年时间照顾她。

    难道他的六年还比不上司徒清的三个月吗?

    想不到,就在他对她表白以后,司徒清又正好出现。假如他早些表白,或者他再晚一点儿出现,也许他跟她此时已经是情侣关系了。

    他为了她眼睛都能不要,他是被感动过。

    后来他想,要是她真的跟他互相相爱,他们互相相属,说不定他也可以那么做。

    如果不是司徒清跟他有了约定,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有机会再追求她了。

    做人有时候是不能太无私了,这是司徒清自己放弃,怨不得他。

    他只是缺了运气,现在他又有了运气,他要好好地抓住这次机会。

    只要他不松口,司徒清就没办法公然地要跟她在一起,这一点他是坚信的。

    “俞静。”他轻声叫她。

    “以后别叫我俞静了,我是白迟迟。”是某个人的白痴。

    “叫习惯了。别人爱怎么叫怎么叫,反正我要叫俞静。”你是我一个人的俞静。

    “什么事?”她问。

    “我是想问你,你什么时候上班啊?”

    “等我眼睛再好一些就上班。”

    “哦,那这段时间,你是留在家里,还是去司徒家?司徒清不在,你去他家里住是不是不太方便?”

    这话到真的说到了白迟迟心里,她是想住在他家,感觉离他很近。

    可惜她现在还没有一个名分,她说要跟司徒清结婚,他又没吭声。

    她是女孩子,总不好逼婚吧?

    不算不算,怎么能算逼婚呢?她眼睛不好的时候,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她现在只是答应了他而已。

    她想了想,总算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再说吧。”她含糊其辞地说道,他分明看到她眼睛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

    她的脸上很少有这种表情出现,让他看的愣了一愣。

    “我去街上找他们,你在家休息吧。”白迟迟从床上爬起来。

    游雨泽也不吭声,在后面跟着她。

    白迟迟给辛小紫打了个电话,他们正在一家小吃店里,她赶过去,单独把司徒远拉到一边。

    “远,我有事跟你说。”她小声说道。

    辛小紫假装吃了醋,酸溜溜地说:“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说?还要单独跟远说,你可别弄错了,这是我男人。”

    “放心,我不会睡他的。”白迟迟心情极好,连辛小紫的词都给用上了,成功堵住了她的嘴。

    “什么事啊?”司徒远问道,感觉她今天有些神经兮兮的。

    “我问你,我可不可以到部队去探亲啊?我是说,我和清还没结婚,我能以女朋友的身份去吗?今天上午我给他打电话,说我想要跟他结婚,他没说话。我想,要不我给他一个突然袭击,到部队去看他。我还担心他工作太忙,怕去了会打扰他。”

    司徒远一边听,一边阴险地弯了弯嘴角。

    不愧是他嫂子,还是很有些主意嘛。

    把个大条的嫂子弄到部队里面去,以她的个性,一定弄的尽人皆知的,这回他看清怎么办。

    司徒远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本来是不太方便的,不过,看在你眼睛刚刚好的面子上,就交给我来安排吧。你得答应我,在你到部队之前,不能跟清通电话。”

    “我保证!”

    嘿嘿,他说什么都行,只要能让她快点儿见到她的黑脸清。

    她长这么大还没去过部队呢,怎么想怎么觉得很神秘啊。

    真好!可以在部队里跟那家伙谈谈小恋爱。

    还有,他可是大手掌啊,她走到哪儿是不是都会被一种强大的自豪感给笼罩着呢。

    多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部队就是她新生活的开始,充满期待呀。

    “对了,远,我们两个人说的事,你要帮我对辛小紫和游雨泽保密。我怕他们说我太主动……”

    这一点她还是有些纠结的,万一去不成,她更怕被笑话。

    “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

    尤其是不能让姓游的知道,他说不定会从中破坏呢,他已经在她爸妈面前破坏过一次了。

    “你想什么时候去?”

    “明天!就明天行吗?我们马上就回去。”她轻声问。

    “应该没问题。”

    “那就这么干了!”她要恢复到以前的那种性格,说干就干,绝不拖泥带水。

    清同学,等着我把你拿下吧!

    “我回去跟我爸妈说一下,你们在这里等我。”白迟迟说着,就跑开了。

    游雨泽跟在后面,问她:“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奇奇怪怪的。”

    “不告诉你!”她神秘地笑笑,一阵风似的赶回了家。

    “雨泽,我有事要单独跟爸妈商量一下。”她说。

    游雨泽还想要跟着,她的脸拉下来,他只好说:“你去商量,我在房间里等你。”

    “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懂事。”

    白迟迟快活地锦了爸妈房间,正好他们午睡也醒了。

    “爸妈,我的眼睛还要去复查一下。你们这段时间在家里要自己照顾自己了,我的卡放在我房间的抽屉里。不想做饭就到饭店去吃,还有我走之前会跟隔壁的大嫂说一下,她也可以来给你们做饭。”

    游雨泽的话还是给了她启发的,她得把跟司徒清的事敲定了再告诉她爸妈。

    她看得出,其实他们还是希望她跟第一个男人结婚的。

    “去吧,你不早跟她说过了吗?你不在,她经常来照顾我们的。”

    “嗯。”

    “不舒服的话你们就去医院,说是我爸妈就行,院长会给你们安排的。”

    “知道了。”

    把父母安顿好了,白迟迟才跟游雨泽说:“我还是要回司徒枫家里去,马上就回去。你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在家里住两天走?”

    “我当然是跟着你,你眼睛还没完全好。你走到哪儿我就要跟到哪儿的。”

    “我不用人照顾了,雨泽,我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只要注意不要感染就行,你在和你不在都没什么区别的。你要么就留在家里,要么就回医院,别跟着我了。”

    “不行!”他坚决反对,好不容易才有了跟她相处的机会,不能错过了。

    “哎呀,我说行就行。我还有事呢,不方便带着你。”

    游雨泽看着她好像发着光的脸,瞬间明白了。

    “你想去找他?”

    “这小子,什么时候还变聪明了?啊,不是,我也没有非要去找他。总之,你不能跟着我了。”

    游雨泽的脸一沉,不悦地说道:“你找他有用吗?找他也没用,他不会.....”

    他许是太急了,说到一半又有些后悔。

    白迟迟眯着眼看他,他的话让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地问他:“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找他没用?他不会什么?你说清楚了!”

    游雨泽很想很想把他和司徒清的约定说出来,但他看了看白迟迟的眼睛,还是决定不说。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哪怕她去了会碰钉子,也得她去碰,他说,她还未必信呢。

    “没什么,我就是不希望你去找他,所以……”

    吓死她了,她还以为有什么隐情,说来说去,还是这小子嫉妒。

    “我是一定要去的,你回洛城吗?”

    “回。”

    “那就走吧。”

    白迟迟说完,前面走了,游雨泽又在后面跟着,去跟司徒远辛小紫会合了以后重新出发。

    晚上回到洛城,白迟迟就和辛小紫司徒远一起回了司徒枫家,游雨泽不甘不愿地回了医院。

    要去部队看司徒首长,白迟迟愣是兴奋的一个晚上没怎么睡觉。

    早上,她早早的起来,把她在司徒枫家里仅有的几条裙子全部翻出来看了又看,最终选择了一条最亮丽的。

    前一晚司徒远已经打点好了一切,早上辛小紫还没起床,司徒远他开车把白迟迟送出了门。

    到部队门口,他跟她说:“你走到门岗那儿,等五分钟就有人来接你了。”

    她下了车走过去,司徒远才逃出手机,给手下的一个兵打电话。

    “喂,我是司徒清,我女朋友来部队探亲,已经到门口了。我现在走不开,你到门口帮我把她接进来。她穿了一条粉色和黄色相间的裙子,名字叫白迟迟。”

    “是!首长!”

    司徒远没走,他躲在车里悄悄看门岗那儿动静。

    五分钟以后,那小子跑出来跟门岗说了,白迟迟还出示了一下身份证,随后就跟那小子进去了。

    司徒远想着待会儿清看到白迟迟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部队里面很大很大,小兵同学不敢直视她,又偷偷打量。

    司徒首长这妞真是正点啊,看那模样,那身材,那皮肤,不知道多少人要眼珠子掉到地上去了。

    司徒清只要在部队里,早上是一定会亲自带队出早操的。

    “立正!稍息!”他正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儿指挥,眼睛的余光忽然扫到一抹熟悉的色彩。

    不可能!

    一大早的,他就想她想的眼花了?

    他愣了有一两秒钟的时间,兵同学已经带着白迟迟走到他近前了。

    “报告首长!按照您的指示,嫂子大人,带到!”

    黑压压一排绿色军装的勇士们齐刷刷地往白迟迟这边看过来,司徒清惊讶的目光也定格在她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