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6.老公太凶猛914
    谁让她来的?

    一定是远干的!不然没他打招呼,她哪里进的来?

    那家伙还说是接了他的命令。

    来就来,还穿的这么花里胡哨的,想死啊?

    白迟迟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注视过,一下子囧的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又犯了老毛病,口不择言地说道:“嗨,清同学,我来了!”

    清同学直接抽搐了……

    看着一群大男人油绿绿的目光盯着白迟迟看,司徒清真是很不淡定。

    他面无表情地吼了一声:“立正!”

    “啪!”的一声,整齐划一,战士们迅速转回头,抬头挺胸,目视前方,谁也不敢看白迟迟了。

    尽管他们是真的很想很想看看首长夫人啊,娘呀,首长夫人长的可真俊呐。

    “向右转!”司徒清再次发出一声指令。

    不带这样的吧?这回他们背对着嫂子,连眼睛余光都扫不到了。

    “跑步走!”

    队伍离开了,啊,终于不用被注视了,白迟迟松了一口气。

    司徒清转回头,黑着脸看她。

    “怎么穿成这样?你看看那群色郎,是怎么看你的?”

    她是真不知道部队里这些家伙多飢渴吧?

    白迟迟吐了吐舌头,上前搂住司徒清的胳膊。

    “清同学,你就别生气了嘛,我还不是想穿的漂亮些,给你看。女卫悦己者容,是不是?”她的头轻轻贴在他胳膊上,他手臂就像钢筋铁壁似的,男人就得这样吧。

    想着刚刚她男人一声令下,那么多人都要听他的指挥,她就觉得好神气,好骄傲。

    “清同学,你刚才那样,真是威风凛凛啊,我喜欢。”她嘻嘻傻笑着,还冲他调皮地眨了眨眼。

    他凝视着她发光的小脸儿,发现她的眼睛恢复的真的很好,心理上恢复的更好。

    还别说,这丫头今天穿的还真是赏心悦目。

    “首长大人,你要不要抱抱我啊?”她仰视着他,小声问。

    竟然在操场上誘惑她,这妞还真是不要命了。

    他脸又沉下来,低吼道:“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跟我走。”

    白迟迟依然靠着他胳膊,迈步跟上他的脚步。

    “这是部队,不要这样,影响不好。”司徒清伸手把她扯开。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跟着。”

    她肯定是不知道,她这么香喷喷的小身子靠在他身边,那是一种什么滋味啊。

    要是没有他跟游雨泽之间的约定,她就是靠他再近,他也不会说她什么。现在情况不同,他不是得严于律己吗。

    白迟迟虽然有点儿失望,想想,他是领导,当然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她也就没说什么,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怎么想起到这里来了?”司徒清问。

    “想你呗。”

    “……”

    她以前怎么不把想他挂嘴边儿上,现在老是说的这么直接赤果,这不是折磨他吗?

    “我在电话里跟你提结婚的事,你说你在忙。后来你忙完了,也没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只有到部队来当面问你了。”

    “……”

    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跟她说分手的事,还不是时候。

    司徒清又没有正面回答她,白迟迟以为他是在操场上不好说,就没再急着问。

    “清,我这次来就不走了,我要在这里陪你呆上一个月。”

    “什么?”司徒清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她。

    “我陪你,你不高兴?”白迟迟有些意外。

    “你这样也太伤人自尊心了。”她又补充了一句,腮帮子鼓起来,那神态就是在告诉他:她生气了!

    司徒清,你不能把她惹生气了,她是想你,她又没有错。

    对她来说,眼睛刚刚康复,一定会想跟心爱的人呆在一起,他应该要理解她。

    这么想着,司徒清赶忙拍了拍她的头,轻声安抚道:“我没说我不高兴啊,想多了白痴。”

    “这还差不多,本姑娘来这里陪你,你应该感激涕零,主动投怀送抱才对。”

    “……”

    这丫头真是变了,肯定是被辛小紫跟传染了,以前说话可没这么直接。

    他刚这么想完,她就凑过来,小声对他说道:“清,晚上我就把你睡了,我们早点儿生个孩子。”

    司徒清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以后不准这么说话,全是辛小紫给你教坏了。”

    他死板板地说完,加快了脚步,可不能再操场上停留了,再过一会儿,这丫头指不定说什么了。

    带着她走了一阵,到了住宅区。

    自从司徒清打了结婚报告以后,上级就给他分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后来他结婚的事耽误下来,房子却也没收回去。

    他打开门,给白迟迟拿了一双大拖鞋,让她换上。

    这里才是谈事的地方,他得把她劝回去。

    司徒清关上了房门,白迟迟忽然感觉到有种莫名其妙的紧张。终于单独跟他在一起了,她好像有一千年没有单独跟他相处了。

    很想很想和他拥抱亲吻,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排卵期,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跟他亲近呢。

    也可能是由于他最近总是若即若离的,弄的她把握不准他到底是喜欢她,还是不喜欢她。

    他也没有要抱她的意思,只有她主动一些了。

    “白痴……”他低着头刚叫了她一声,就被她一下子冲过来,紧紧抱住了。

    “清,我想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特别特别想你。我想你!”

    她一声一声的喃呢,司徒清心里说不出的痛,又说不出的高兴。

    他的手停在空中很久,最终还是轻放在她纤细的腰身上。

    他的回应,让白迟迟心跳加快。她更紧地贴在他身上,头在他堅硬的胸膛上不停的摩擦。

    “清,抱紧些,我想你,再抱紧些,让我感觉到你在我身边。”

    他心里重重叹息了一声,使劲儿箍紧她的腰。

    只有天知道,他是多想一直这么抱着她,把她揉进他身体里,跟她一生一世都不分开。

    他的吻落在她散着馨香的发上,密密麻麻的吻不停的落下,缓解着他心里的痛苦和相思。

    我也想你,白痴,我想你想的觉得自己现在就剩下一个躯壳了。

    许久,白迟迟抬起头,痴迷地看他。

    她的男人,如此的高大挺拔,就像小时候梦里幻想过的形象一样。

    “你不吻吻我吗?”她轻声问,问完,她自己的脸也红了。

    他心一紧,喉结上下耸动了一下。

    她的模样太誘人了,就像是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嘴儿红红的,一副任人采摘的样子。

    要不是他该死的承诺过,他非要好好揉躏她的唇瓣,把她亲红,亲肿。

    现在他要被她折磨死了,骑虎难下。不亲,怕她生气,怕她伤心,怕她哭。

    亲了,又怕自己克制不住把她按在门上。

    霸道强硬的司徒清,竟然有今天,他再也不是那个在机场审讯室的司徒清了。

    爱一个人,就会有那么多的顾虑。假如他当初像现在这么爱她,也许他不会不去考虑她的想法。

    她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渴望着他。

    他低下头,在她柔軟的唇瓣上轻轻碰触了一下。

    她是他女人,是他的女人,是他宁愿为她去死的女人。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她才能感觉他还爱她,还被她吸引。

    她的小手还搂在他结实的腰身上,下意识地在他腰上来回摩擦。

    白迟迟觉得自己晕了,幸福的软绵绵的。

    “清……”她低柔地呼唤了一声,他粗喘着,半天才平息了自己,开口说话。

    “不行!不能这样,我怕伤着你。”

    他转过头,不敢看她了,她的样子,真是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

    “你这傻子,怎么可能伤得到眼睛呢?我闭上眼睛,不就……”

    “不行!说了会伤到就是会伤到。”他烦躁地吼了一声,白迟迟不说话了,但是脸色很不好看。

    她有自尊心的好不好,女人对那种事主动,男人要是不愿意,多没面子啊。

    “好了,别生气啊。你想啊,我们动起来的时候,你要上下晃动是不是?这样眼睛肯定会有震动的。”

    “你就是不想我,还这样找借口,我不理你了!”

    白迟迟气鼓鼓地说完,就朝客厅走过去了。

    “没有,我很想你。白痴,刚刚那样你还感觉不到我想你吗?”他跟在她身后,轻声细语地哄她。

    “感觉不到!”她转头,气呼呼地说,样子要多倔强有多倔强。

    他知道,这会儿他把她恶狠狠的扑倒,她就不生气了,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奇怪。

    “我都,我都那样了,你还感觉不到吗?”

    “就是感觉不到,就是感觉不到!”白迟迟还从没在他面前这么任性过,小嘴儿撅起来,娇俏的小模样真让他心疼死了。

    “你个白痴!”他叹息了一声,一把把她抱进怀里。

    “感觉到了没?”

    “……”妈呀,好吓人。

    白迟迟的脸红的发紫,不过他这举动让她自尊心稍稍好受了些。

    他都这样了,也不碰她,那肯定就是真的怕伤到她呗。

    “知道了,放开我吧。”她小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