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7.老公太凶猛915
    她要是再坚持,他真不知道还能不能硬撑下去了。

    “我去参观一下首长大人的房子吧。”白迟迟清了清嗓子,说道。

    “嗯。”司徒清点点头,引着她各个房间看了一遍。

    “我在的时候,我会睡这个房间。远在时,他睡那个房间。”

    “怎么样?”他问。

    “不怎么样。”她说:“到处硬邦邦的,一点儿家的感觉都没有。”

    “在部队里生活,确实没什么意思,很单调。你来看看就回去吧,我一会儿就打电话叫远接你回去。”

    司徒清趁机劝道。

    “我不,我不回去。正因为这里没意思,所以我要在这里陪你。”

    “不方便,白痴。”

    “远说很方便。”

    司徒远,看来他是想他收拾他一顿了。

    “清,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来这里啊?我怎么觉得你在找理由,想赶我走呢?”白迟迟皱了皱眉,司徒清赶忙堆起笑脸。

    “怎么会呢?你想留下就留下。不过除了吃饭,不许到外面随便走动。”

    “嗯。你要我走,我还不走呢,被那么多人盯着看,真不好意思死了。”

    “知道就好。”他没好气地又一次扫视了一眼她花里胡哨的裙子。

    “你躺下歇歇,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中午我会回来带你吃饭。”

    “好,老公你去吧。”

    这声老公叫的多自然,多亲切啊。

    他表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轻轻揉了揉被他弄乱了的她的头发。

    “在家等我吧。”他温柔地说。

    至少在她在这里的时候,他能还能感受到她是他的女人。

    这句话让白迟迟感觉甜蜜死了,抓住他黝黑的手亲了两下。

    “老公,部队里有女兵吗?不准你四处乱看。”

    司徒清笑了笑,再次揉揉她的发以后,走了。

    他一走,她还真是困了,就在他平平整整的床上躺下来,睡着了。

    司徒清回来的时候,提了两个大大的塑料袋。

    一个里面装了很多水果,零食,是他在军区里面的超市买的,怕她呆在这里太闷了。

    他把塑料袋往客厅茶几上一放,白迟迟就醒了。

    她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下子还没搞清楚自己在哪儿。

    坐起身,看到床上一系列的军人用品才想起来她是在部队呢。

    听到客厅里窸窸窣窣的声音,她问道:“清,是你吗?”

    “是我。”

    耶!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老公,真幸福呀。

    她穿上他船一样的拖鞋,从卧室飞奔到客厅。

    “给我买了这么多吃的啊?嗯,都是我喜欢的,不错不错,小同志,有进步嘛。”白迟迟看着塑料袋里的苹果,薯片,还有果冻,小饼干什么的,忍不住夸了他一句。

    “谁是小同志,我哪里小了?”

    死丫头,说话句句惹火,不知道他这会儿把她扑了也是白扑吗?

    他要是个没有原则的人,就今天见面到现在,还不搞她几次了。

    “哪里小?你好像……”白迟迟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厮说哪里小是什么意思。

    她嬉笑着上上下下地扫视了他一眼,不怕死地说道:“我没发现哪里大啊。”

    “你!”

    “找死是吧?”他咬牙切齿地问。

    她老这么把他当绵羊,是很危险的,他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白迟迟吐了吐舌头,说:“还没想死呢,这么多好吃的,死也要做个饱死鬼。说真的,你真是有进步,好像是第一次给我买零食。唉,我这苦命的,都岁了,才享受一下这种待遇。啧啧啧,还高兴的这么没气节,真是没救了。”说着,伸手从袋子里把果冻掏出来。

    “清同学,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果冻给我拆开。”

    司徒清接过袋子,轻轻一拉,包装袋就撕开了。

    “里面这个也撕开,一包全部撕开,并排摆在茶几上,我慢慢吃。”白迟迟干脆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还抖动两下。

    使唤他的感觉真是不错啊。

    司徒清眉头抽了抽,他是大男人,当然不跟小女人一般计较了。

    他给她撕开了几个,真的往茶几上摆一排。

    “太后娘娘,请用吧。”

    白迟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没想到这话是老古板司徒清说出来的。

    看来他还是欠調教啊,以后她就把他当奴隶使唤着吧。

    白迟迟拿起一个果冻,递给他,趾高气扬地说道:“小清子,这个是赏你的。”

    “谁大男人的,吃这种东西,不吃。”

    “吃嘛,很好吃的,又甜又嫩,我最喜欢吃了。”

    在他心里,这东西再甜再嫩都没有某人的某处来的有吸引力。

    他坏坏的目光往她高耸的地方,扫了一眼。

    “看什么呢?叫你吃果冻!”

    “不吃。”

    “你再不吃,我可要用嘴巴喂你了。”

    “我吃。”他接过她手里的果冻,吸溜一下,好像没在嘴里停留直接就下去了。

    “你怎么慌成这样,怕我啊?”她好笑地问,他脸却涨的有些红,还嘟囔着:“怕你干什么?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我就来喂你。”她把一个果冻含在口中,吃掉一半,恶作剧般地凑过来。

    她是吃准了他现在不会对她怎么样,故意逗他的。

    谁知道这厮竟然一把搂住她的腰,真的把果冻给接过去了。

    趁势,他还狠狠揉躏了两下她甜甜的小嘴儿。

    白迟迟的心啊,荡漾了又荡漾。

    太甜蜜了!

    她的眼神都醉了,司徒清轻咳一声,说道:“就知道吃,还有一个袋子都没看见。”

    “什么啊?”她还真没看见。

    “把这个换上,我带你去吃饭,零食留着下午你一个人在这里没事的时候再吃。”

    白迟迟这才注意到茶几上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套军装,女军装。

    “清,你真好啊!你怎么知道我很向往穿军装呢?这个跟我们军训时的不一样,这是真正的军装吧?”白迟迟两眼放光,兴奋地把军装从袋子里掏出来。

    司徒清心想:我哪里知道你喜欢穿军装,我只知道不喜欢你穿成这样四处晃荡而已。

    心里这么想,嘴上他可不这么说。

    “是真正的军装,我跟女兵借的,就知道你会喜欢穿,你穿上跟我去吃饭。”

    “好啊,我这就去换。”她说着,把衣服抱在怀里,往卧室的方向走了几步,又回头逗他。

    “老公,你说别人的老婆换衣服是不是不用避着老公啊?”

    “不知道!”

    “要不我就在你面前换?”

    司徒清的表情又有些不自然,她就弄不清这丫的明明那么厚脸皮的人怎么就变的这么羞涩了。

    他越羞涩,她就越想逗弄他,看他崩溃,看他克制不住。

    她这算不算是心理变態的一种啊?

    白迟迟说完,手伸向裙子下摆,一点点儿的撩起来。

    即使已经拥有过那么多次,在看到这种场面时,他也还是受不了啊。

    “我才发现,果冻的味道还是不错的。”他低下头,从茶几上拿起一个果冻,咕噜一下又吞下肚。

    白迟迟咯咯笑起来。

    “司徒首长,原来是个胆小鬼,哈哈,你真笑死我了。”

    死丫头!

    她是想气死他吗?

    她不逗他了,不过也没停了笑,咯咯笑着抱起那套军装飞奔回卧室关上门。

    白痴,你是到底要怎么折磨我才甘心啊?

    知不知道我哪怕看到你,我都觉得心痒痒,你还有意无意地撩拨我。

    我要真是把你欺负了,以后怕你离开我的时候,想起这些,更难受,你知道吗?

    别惹我了,小白痴,我们就这么和睦共处,不过分,我还能心安理得些。

    没多久白迟迟换好了军装,从房间里出来,很得瑟的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清同学,你看,是不是英姿飒爽?”

    “嗯!还行!”

    “还行?你见过谁穿军装比我漂亮了?”

    “没有。”

    “这还差不多。军装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热了。我把扣子解开两颗吧,感觉脖子太紧了。”

    她伸手去解扣子,他大手一伸给她攥住了。

    “不准解,就是要穿的严谨些,否则太不像话了。”

    “真要这么严肃吗?”她问。

    “当然,必须得这么严肃。”

    “好吧,那我不解开就是了。”

    “头发,不能这么着,要把头发网起来,全部放到帽子里面去。”

    司徒清说完亲自动手,来帮她弄头发。

    他也不会弄,不过绕了一会儿,还是被他绕成功了,帽子一压,他前后左右地看了一下,没问题了。

    白迟迟这才知道这厮为啥要给她弄一套军装来穿,哪儿是知道她喜欢啊,敢情是要把她给隐藏起来啊。

    “我说清同学,你应该早通知我一声,我整一块大黑布,从头遮到脚,就露两个眼睛,是不是更好?”

    “这也是个好主意。”

    总之,他就是不许那些人盯着她左看右看。

    “好你个大头鬼,封建!古板!你就是一个土的掉渣的老古董!”

    “走吧,跟老古董吃饭去吧。”他懒得跟她争,反正她现在是乖乖地把自己全装进这套军装里面了,人家只会认为她是个普通小女兵,不引人注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