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8.老公太凶猛916
    两个人去了食堂,司徒清问白迟迟:“你想吃什么?我给你打,你坐在这里别动。”

    “随便吃什么。”

    她就坐在那儿,听周围的小兵一边吃饭一边悄悄议论今天的头条新闻。

    “听说了吗?今天我们团长的女朋友来了,应该是未婚妻吧。听说长的像天仙似的,团长真有福气。”

    “额的个神呀,你没看到啊?俺看到了,真是漂亮,皮肤又白,眼睛又大。还有那个身材……”士兵兴奋的放下碗,比划了一个S型。

    白迟迟美滋滋地听着,觉得肯定她的美貌就是在肯定她男人的眼光。

    司徒清打饭回来,正好看到那家伙在那儿比划呢,他清了一下嗓子,小兵立即把手放下。

    “首长好!”他粗声粗气地说道。

    “吃饭就是吃饭,是不是现在饭菜太多了?”司徒清一声喝问,那家伙赶忙说:“是!首长!我们好好吃饭。”

    白迟迟悄悄拉了一下司徒清,小声说:“你那么严肃干什么?人家没恶意的。”

    司徒清极严肃地扫了白迟迟一眼,心道:你还敢说,都是你惹的。他还没恶意,他都在那儿比划你身材比例了,这摆明了就是觊觎。

    他坐下来,把饭菜放到白迟迟面前。

    小当兵的偷眼往他这张桌子看过来,心想,他身边这个兵个头是不是太小了?

    女兵?

    首长夫人今天来了,他就算要跟女兵吃饭,也不会选今天吧。

    懂了,那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首长夫人了。

    他想金屋藏娇,生怕别人看见呐。

    越这样,他们越想看看,她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漂亮。

    这一顿饭,司徒清简直是在斗争中吃完的。

    白迟迟吃饭不快,他怕他吃完了,她着急吃不饱,自己也放慢速度陪着她吃。

    期间,很多家伙往他们这里偷瞄。司徒清的眼神就像在放箭似的,这边射过来,往这边挡,那边射过来,往那边挡。

    白迟迟埋头苦吃,不知道她的清同学如坐针毡。

    看他把筷子放下了,白迟迟歪着头问他:“清同学,你吃饱了吗?”

    嗨,她怎么忘记了这里是部队呢。

    四周的桌子上传来了压抑不住的低笑声,他们的团长严肃之极,他们只要一想到“清同学”这个称呼,就觉得解恨呐。

    终于有人能整治他了,希望在团长夫人的柔情抚慰下,团长能越来越温柔,对他们的要求不要过于苛刻了。

    “你呢?”司徒清问她。

    “吃的很好,走吧。”白迟迟站了起来,这一下那帮家伙克制不住了,齐刷刷地看向她。

    “都不准看!”司徒清喝令一声,几乎是扯着她小手奔出了食堂。

    “司徒清,你怎么那么小气啊,我又没露点,人家看两眼怎么了?”

    “你的意思是,还愿意让他们看?”

    “什么呀,我只是觉得人家就是好奇,对我好奇就是对你崇拜呗,这都不懂。”

    司徒清站住了,看着她,极认真地说道:“我就是不准他们看,怎么着?”

    啧啧,还火了。

    “好吧,那我下次真的蒙上黑纱出来吧。”

    “不用,你下次不用出来了。”

    “啊?”

    “饭我给你打好带宿舍去吃。”

    白迟迟吐了下舌头,跟上他的脚步,心想,这丫的吃起醋来真吓人。

    不过呢,也说明他是真的很爱她啊,只有真心相爱才会占有欲强。看在他对她这么真心的面子上,她也懒得跟他计较了。

    司徒清下午又去忙他的工作,晚上回来时直接给白迟迟带回了饭菜,说到做到,真不让她去食堂了。

    吃完饭,两个人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只看一会儿,司徒清就把电视关了。

    “你眼睛还不行,不要长时间看,闭上眼歇一会儿吧。”

    “嗯。”

    她闭上眼,靠到他肩膀上,拿起他的大手放在她肚子上,轻声跟他说话。

    “清,我最喜欢就是这样的感觉。哪怕谁都不说话,我能靠着你也觉得很踏实。就像我看不见的时候,只要我听到你的声音,我就不怕了。”

    “傻丫头。”他轻轻摸了摸她肚子。

    “我们一辈子都这样,好不好?清,我们结婚吧。昨天我回家,已经跟我爸妈说了我们的事。他们虽然还嘴硬,我看得出他们还是希望我嫁给你的。”

    司徒清沉默不语,白迟迟撑起身子看他。

    “你到底是怎么了?我记得我眼睛看不见的时候你还跟我求婚来着,怎么我眼睛好了,你却不提了呢?我怎么想,也想不出你不跟我结婚的理由啊。”

    她审视着他的脸,他几乎可以说是面无表情,这让她忽然有些慌。

    “迟迟,我们再过一段时间才来谈这个问题,行不行?”司徒清想了很久的措辞,才以商量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

    “等你眼睛完全好了再说。”

    白迟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她不想恶意的揣测他,可是他这句话,真的让她觉得他是怕她眼睛好不了。

    除此之外,他还能有什么理由一拖再拖呢。

    “你该不会,你该不会是怕我眼睛不能好吧?”

    “不是,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还是你顾虑我的问题会遗传给下一代?这种病传给下一代的几率微乎其微。而且我是因为我父母双方都有这样的基因,才会发病。你眼睛完全没问题,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有问题的。”

    司徒清皱了皱眉,沉声说道:“难道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要是怕你有问题,我能在你看不见的时候跟你说结婚的事吗?”

    “那是什么原因?你告诉我,我就不会乱猜了。你说啊!”

    “没什么原因,我就是不想这么快就……”

    “还快?我们已经相爱六年,我们也错过了六年。难道我们现在不应该争取每一分每一秒的在一起吗?我们重新遇见了,你说你还爱我,你还想求得我原谅。你抛弃过我,我都不计较了,不在乎了。我就想,我们不要再错过,你却跟我说,太快了?你的意思是,你不爱我吗?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说快了。”

    司徒清就像被人扎他的心一样难受,他怎么会不爱她呢?

    他就是因为爱她,才这么左右为难。

    “我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行吗?我们还是……”

    “我懂了,不讨论就不讨论。算我自作多情吧,我不应该这么主动找你。我应该知道男人都是很奇怪的,他们追你,你什么都是好的。要是你倒追,人家就会觉得你没有魅力了。我……我走了。”她眼圈儿都红了,说完,腾的一下站起身。

    “这么晚了,还往哪里走?要走也要等明天,等远来接你。”

    “我为什么要等他来接我?我跟你都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什么权利坐司徒远的车?别拦着我,我现在就走。”她甩开他的手,跑进卧室。

    她要把这套军装脱下来,穿上自己的裙子。

    如果说上次她电话里跟他提结婚,他是真的在忙,她信。

    在操场上她跟他提结婚,他不回答,她以为是场合不对,她也不多想。

    现在呢?就他们两个人,他还在推三阻四。

    他不想跟她结婚,说明什么?

    她白迟迟总不能赖着人家吧。

    司徒清把双手插進头发里,使劲搓了几下。

    他该告诉她吗?告诉她,不能结婚的原因,是他不能违背自己对游雨泽的承诺。

    让她知道他是为了把眼角膜给她,才做了那个决定。她会怎么样?她会忘不了他。

    在他做着痛苦的思想斗争时,白迟迟已经把军装脱下来。

    司徒清砰的一下推开卧室的门,几大步走到她身边,紧紧地抱住她。

    “别走,迟迟,别走,别生气。”

    “这算什么?司徒清,你一边说让我别走,怕我生气,一边又不肯跟我结婚。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就说。难道你是生了什么病?怕自己……”

    “没有,迟迟,我没生病。我只是在想,六年前我对你的伤害太大了。现在你应该多考察考察我,看看我是不是值得你托付终身。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白迟迟猛摇头,激动地说:“一点儿都不好,你知不知道,女人需要婚姻。婚姻能给她们安全感,我也是女人,所以我也需要婚姻。你要么立即跟我结婚,要么就别拦着我,让我走。”

    “你今晚走不了,这里晚上不能随便出去的。明天再说吧!”

    司徒清实在拿她没办法了,只有甩出这么一句话。

    “也就是说,你同意让我走,只是今晚走不了,是吗?好,我知道了。我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走。”

    她努力压抑着流泪的冲动。

    “我明天就走!以后,你想见我也见不到了!”她吼了一声,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而下,再也忍不住了。

    这下可把司徒清给弄的手足无措了,他慌乱地说:“别哭别哭,别伤了眼睛。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你说什么都行,就是别哭,求你了。”

    他也不敢伸手去给她擦眼泪,怕她的眼睛碰不得。

    “我不哭,我为什么要哭,不就是男人不要我了吗?又不是第一次不要。”说这话时,她真的很心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