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19.老公太凶猛917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是怎么了,明明他那么爱她,只要不提结婚,好像一切都没有问题。

    一提结婚,这人就变了。

    甚至她说要走,他都不拦着。

    她嘴里这么说着,眼泪还是止不住。

    司徒清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一叠声给她道歉。

    “我错了,迟迟,是我错了。别哭了,好不好?别哭了。是我惹你生气,你应该惩罚我,你打我吧!”他抓住她的小手往他身上捶。

    他怎么这么招人恨!

    要么就冷酷到底,又这么哄她算什么?

    他黝黑的脸上写满了对她的担忧,让她恨也让她爱。

    她伸出拳头真的往他刚硬的胸膛上敲,一边敲一边吼他:“你就是混蛋!你是混蛋!莫名其妙的混蛋!”

    “我是混蛋!我是混蛋!”他叹息一声,把她搂紧。

    她不哭就好了,他真害怕她再这么哭下去。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凡是她提结婚,他不肯,她是不是都要这样哭啊。

    “清,我能感觉到你是爱我的,为什么你爱我却不跟我结婚呢?告诉我,好吗?”

    他不说话,只是抓着她肩膀,深情的注视了一眼后,无声地吻上她的小嘴。

    只能用这样的行动让她感觉到安全,让她感觉到他对她炽熱的爱恋。

    是,她需要这样的肯定。

    他的吻,很温柔,无言地抚慰她。

    吻了一会儿,两个人的呼吸渐渐变的急促。

    白迟迟换下军装,还没来的及穿上裙子,此时此刻身体还是裸着的。

    司徒清在她光洁的肩膀上吻了几下,哑着声音说道:“乖,你去洗个澡吧,洗完澡穿我的衬衫睡觉。”

    这个吻再次让白迟迟平静了些,她拿起裙子套上身去了卫生间。

    洗澡的时候司徒清敲她的门,把他的大衬衫递给她。

    这晚,白迟迟没再说结婚的事,他也没说。

    他们无言地躺在床上,直到她睡着,他起身去给司徒远打了个电话,叫他明天早上开车过来。

    “远,你在部队里呆几天,我回去有些事要处理。”

    “好。”

    司徒远希望这次白迟迟到部队,能让司徒清改变主意,不要再坚持原来的想法了。

    第二天一早司徒清对白迟迟说:“迟迟,你穿自己的裙子吧,我们一起回去,远过来接我的班,马上就会到。”

    白迟迟不说话,自去把裙子换上,跟着他从部队里出去,他和司徒远在部队外面交换了身份,司徒远去了部队。

    司徒清始终还是不说结婚的事,白迟迟也知道这人嘴巴死硬,恐怕再怎么逼问,他也不会说的。

    看白迟迟闷闷不乐,司徒清在路途中一个小山丘旁边把车停下来,跟她说:“下来走一走,这小山上有一种花很漂亮,你肯定没看过。”

    她没动,他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把她抱下来,一直抱到山上。

    真有一种花,金黄色的,白迟迟确实没见过,不过她此时丝毫没有看花的心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迟迟,你相信我吗?”他凝视着她的脸,一双深沉的眼里能清晰地看到她的影像,他是那么专注。

    他是她爱的人,她应该相信啊。为什么总要有疑虑呢?

    “我相信,我不会再问你了。”

    白迟迟点了点头,她爱他,那么不管他的理由是什么,她都要相信,他一定是迫不得已的。

    她也要相信,他能把横在他们之间的问题解决了。

    司徒清摘了九朵小野花,攥成一束,举到白迟迟的眼前,深情款款地说:“白小姐,请接受我对你的心意吧。”

    白迟迟甜蜜地笑着,收下这束花,她希望下一次她收到的是他求婚的花。

    司徒清,他应该不会让她失望吧。

    他开车把她送回司徒枫家,说他要到公司去处理事情,把她交给辛小紫就走了。

    “迟迟,你说过相信我,我也相信你,不会离开的。”走之前,他对她说道。

    “你放心去办事吧,我答应你即使我真要走,我也一定会提前跟你说,告诉你我走的原因。”

    辛小紫看着两个人注视对方的小眼神,胶水似的,粘的人起鸡皮疙瘩。

    她有点儿不能相信,明明早上远跟她说,他们之间出了问题,这怎么看也不像有问题啊。

    “你们没事了?远还说清太迂腐了,不会改变想法呢,原来他也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了解清嘛。我也说,谁会那么傻,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承诺,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放弃。”

    “小紫,你在说什么?什么一句承诺?”

    白迟迟这么问,看来还是不知道啊。

    “你过来我跟你说,你听听你男人干了件什么蠢事。”

    辛小紫拉着白迟迟去了司徒远的房间。

    “小紫,你快说啊!”

    “是这么回事,今天早上远跟我说,如果你回来的时候心情不好,就让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他肯定也是不希望看到你跟清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分开,否则他答应过的清的事,不会随便说出来的。”

    “你快说是什么事,别绕弯子了,被你急死了。”白迟迟抓住辛小紫的手,她知道要听到真相了,心里紧张的没法儿用语言来形容。

    这可是事关她和司徒清一辈子的幸福,又怎么平静的了。

    ……

    司徒清一路飞奔去了游雨泽所在的医院,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谈谈。

    自从昨晚白迟迟在他面前哭了,他就决定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让她在他面前哭第二次。

    司徒清这辈子几乎从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承诺,其实也不全是,他曾经为了文若就违背了对白迟迟的承诺。

    她看不见的时候,他再次跟她承诺,会一生一世陪在她身边。

    假如他遵守和游雨泽的约定,他就是再次把白迟迟抛弃了。

    看到她那么伤心,他终于领悟到,她一辈子都会爱他的,她不会忘记他。

    把她推给游雨泽,她一辈子都不会幸福。

    他不能为了求自己心安,为了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让他的女人苦一辈子。

    就算游雨泽会责怪他说话不守信用,他也必须要这么做。

    “游雨泽,我这次见你,是想……”

    游雨泽冷漠地伸出手摇了两下,冷漠地弯起嘴角,说道:“司徒先生,你先别急着说,让我来猜猜。你是想让我放弃跟她在一起,你想反悔,我猜的没错吧?”

    “是,你猜的没错。我不想让她痛苦,所以是我食言了。是我给了你希望,又没有做到祝福你们。你希望什么补偿尽管跟我提,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什么。除了把她让给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游雨泽的表情更显冷漠,他摇摇头,坚决地说道:“可惜,我除了对她感兴趣,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我不放手!我喜欢了她六年,我只是缺少一点儿运气。现在终于让我有了这样的机会,我不会放手的。”

    司徒清也预料得到游雨泽是这样的态度,他沉默了一会儿,再对他说:“我们之间的约定,我没有跟迟迟说起过。你觉得如果她知道了,她会怎么做?失去她,我会很痛苦,我会痛苦一辈子,但我能忍。但是她失去我,她的痛苦,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一定不是你想看到的。你要是能让她爱上你,让她一辈子快乐,我可以祝福你们。目前看来,你做不到。她是很固执的人,她恐怕真的忘不了我。”

    这话摆明了说他游雨泽不行,说他征服不了一个女人,这让他立即火冒三丈。

    “你早干什么去了?我有没有劝过你,我说你要想清楚她到底要的是光明,还是你。你毫不犹豫地选择那么做,你只管你自己的感觉。现在你好好的,她也好好的,你就又说把她要回去,你这不是在耍着我玩儿吗?我就是不同意!我就是不让步!”

    他不想跟游雨泽解释说,他当时并不知道会那么快找到眼角膜。

    就是现在回到当初,他也还是会选择把眼角膜让给白迟迟,毕竟光明比爱情对她来说更有实际的意义。

    他再爱她,都不能代替她活在黑暗里,她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谈何高兴?

    “对不起!游雨泽,但我还是要请你谅解,我想照顾她的心情。昨晚她跟我说要跟我结婚,我没有同意,她在我面前哭了。你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真的很害怕她哭坏眼睛,导致感染,真是那样,恐怕以后就算有眼角膜也没办法让她眼睛康复了。我知道你是真心诚意地喜欢她,你一定不想看到她伤心吧。就请你为了她,放弃吧。”

    游雨泽沉默下来,他其实心里很清楚,司徒清要不是守信用的人,他根本不需要找他说这些,也不会自责。

    事情很简单,他跟白迟迟欢天喜地地把结婚手续办了,压根儿没他游雨泽什么事。

    况且司徒清还是个有钱有权的人,他随随便便使些手段,分分钟就能让他这个平民百姓失业,让他活的很惨。

    他什么都没做,而是来求他,来说服他。

    要不是出于对白迟迟的爱,他也不可能捐献什么眼角膜,他只要执着地照顾她,她肯定也会一辈子留在他身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