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0.老公太凶猛918
    游雨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见到他对白迟迟的深情,他忍不住想要祝福他们。

    一个人的时候,他又会想他的俞静,觉得心里没有寄托,十分的难受。

    他的内心里好像住着两个人,一个是伟大的,一个是渺小自私的。

    他怕他这刻答应下来,独处的时候又后悔。

    最终,他还是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你让我考虑一下。”

    ……

    白迟迟终于知道司徒清反复的原因了,这个傻清,他怎么那么傻?

    她要是真的用了他的眼角膜,而他瞎了,让她一辈子怎么能心安?

    真是一个混蛋!

    却是一个让她爱死了的混蛋。

    除了他,还有谁能为了她连眼睛都不要了。

    “混蛋,你说了把我给谁就给谁啊,我偏要跟你呢!不把你拿下,我就不姓白!”

    她强压着流泪的冲动,因为知道她哭,他会心疼,所以她忍着,她不哭。

    辛小紫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这才是我的好姐妹呢。想当年,那么死板的司徒远也被我拿下了。司徒清,你拿下也肯定没问题。听我说,只要你们睡上了,你有了他的孩子,我看他还跑不跑,哈哈。”

    白迟迟脸一红,不好意思地说:“可是他现在顾虑跟游雨泽的约定,亲我一下都不愿意。”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你不会色誘他吗?我当时就色誘了司徒远,这招是最直接最好用的了。”

    白迟迟眼珠子转了两转,计上心来,嘿嘿,清同学,你等着接招吧。

    她才不会跟他明说,放弃和游雨泽的约定什么什么的呢。

    他那么死板,肯定认为说过的话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她就是要挑战他,不是想在她面前当正人君子吗?看他怎么当的成!

    “小紫,你跟我去商场买一下衣服好不好?”

    “好,好久没逛街了,自从姐姐……姐姐的事完了,又是你的,最近心情真是糟透了。现在就去吧,把手机也关了,急死那个老小子。”辛小紫说完,不忘吐了吐舌头。

    两个人说走就走,司徒清回来的时候,看她们都不在,顿时就不淡定了。

    上次也是辛小紫把她给弄没的,他一边打电话一边又飞奔出门,好在这次白迟迟的手机一下子就打通了。

    辛小紫是把白迟迟的手机给关了,只是她又趁她不注意,重新开了。

    她可不想让她男人再那么担惊受怕的了,失踪没什么好玩儿的。

    “你到哪里去了?”司徒清劈头盖脸地问。

    “跟小紫逛街买衣服,怎么?你想来刷卡买单吗?”

    “以后出去要跟我报告!”他吼了一声后,才平静下来说道:“哪家商场?我现在过来,中午我们就在外面吃饭吧。”

    “不要你过来,我们两个人逛街吃饭说些女人之间的事,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说完,白迟迟果断挂了电话,弄的司徒清愣愣的。

    这丫头,她不是说希望跟他二十四小时呆在一起的吗?

    怎么现在有了好朋友,就不要他了?

    早知道呆在部队不回来了,在那儿,她整日呆在房间里,等他回家,他一回去就能看到她。

    他只好回公司去处理公事,两个女人一直逛到快黑天了才回家。

    辛小紫是好酒的,特意买了两瓶很好的红酒,当然还趁白迟迟不备,遣人给她弄了一样好东西。

    她就不相信,她辛小紫总能失败,白迟迟总能躲掉。

    这回,她非要让他们两个人累的下不来床。

    吃饭的时候,辛小紫提议大家喝一杯,司徒清和白迟迟都不喝,她就一个人自斟自饮,边喝边想他们家司徒远。

    “白迟迟,部队里好玩吗?”辛小紫问。

    “没什么好玩的,就是当兵的多,你不知道我一去就被那么多人盯着看,太难为情了。”

    “哎呀,你不提醒我我都没想到这一点啊。那里帅哥多啊,啧啧啧,我早该要去探望一下司徒远的嘛。你说他在部队里多艰苦,我作为他的女朋友,应该去慰问慰问。清,你说是不是?”

    司徒清眉头抽了抽,随即想到,远就是这么算计他的,他也该投桃报李,整治一下他吧。

    白痴去部队,够轰动的了。要是叫辛小紫去,她说话这么口无遮拦的,远得气成什么样啊,想想还真让人高兴。

    他面色很严肃,还有所保留地说道:“你去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不过我愿意帮你。远在部队里,肯定也想念你。这样吧,明天早上我叫罗师傅送你过去。你别提前跟远说,给他一个惊喜。”

    哈哈,肯定还是个惊吓,对整个部队都是一个惊吓。

    三天内首长夫人来了两次,最主要的,两次不是同一个人。

    他们可不知道司徒清和司徒远互相换岗的事,就等着看远怎么收场吧,看他下次还敢不敢先斩后奏了。

    几个人吃完饭,白迟迟跟辛小紫凑到房间里,还在说晚上怎么对付司徒清的事。

    司徒清今天感觉备受冷落,恨的牙痒痒的。

    他还有事想跟白迟迟说呢,硬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这么着吧,我觉得光是弄这个烛光什么的,肯定气氛不够热烈,建议你们两个人再喝两杯红酒。你知道的,男人一喝酒就特兴奋,到时候他要不扑上去把你剥光了,我都不姓辛。”

    白迟迟被辛小紫赤果果的话说的脸红的发紫,不过内心里,她还真渴望着黑脸清像从前那样对她稍微粗暴些。

    “好吧,那就听你的,喝一点儿吧。”

    “我去帮你们准备。”辛小紫说完,摩拳擦掌的去了。

    晚上九点左右,白迟迟在司徒清的房间里把一切布置妥当,示意辛小紫可以帮她叫司徒清进来了。

    司徒清终于等到白迟迟撇下小姐妹召见他了,竟然还有点儿喜出望外。

    他故意让自己深沉点儿,不能被白迟迟发现他的真实想法。

    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房门口,扭开门,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只见房间里没有开日光灯,而是点着两根红蜡烛,他床上硬气的军人床品全部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套浅粉色的浪漫装备。

    床的四周,同样是浅粉色的纱帐,吊扇的风悠悠吹着,纱帐随风轻柔的舞动。

    “迟迟?这是?你在哪里?”这么美妙的风景,只是那个心上的人却不见了。

    白迟迟躲在窗帘一角,等他关上门,她才款款走出来。

    司徒清只看了她一眼,就差点儿喷血了。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丝质透明的黑色开衫,里面是真空的。

    他绿莹莹的眼光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白迟迟羞涩地咬住了嘴唇。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胆的一次了,要不是为了把他这个老古董拿下,她是打死都不会这么干的。

    “你这是要干什么?”他沙哑着声音问她,已经几大步走到她身边了。

    “迟迟,我有话想跟你说。”

    “嘘!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她可不想听他说什么,他们两个人不能结婚什么的,太煞风景了。

    “过来坐,我们喝一杯。”白迟迟先在沙发上坐下,司徒清也在她身边坐下来。

    见白迟迟要去拿酒,司徒清抓住她的小手,轻声说:“不能喝酒,即使红酒刺激性不大,也不能喝。”

    他的细心让她感动,这男人,他越是对她好,她越要下定决心俘虏了他。

    “清,你说我这样漂亮吗?”她妩媚地问。

    司徒清的喉结耸动了一下,上上下下地再看了一遍他的女人,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她的身材。

    “怎么着,想誘惑我?”他忽然一把搂住了她的小腰,在她耳边喷着热气问。

    “没,没有,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根本就不想跟我有进一步的接触。我就是心血来潮……”

    这女人,誘惑人哪儿有说这么一大堆的,太啰嗦了。

    她了勒个去啊,没想要进展这么快的好不好?

    按照计划,应该是他坚决不妥协,然后她搔首弄姿的勾搭他,哪儿想到他亲了几下就直接把她推倒在沙发上了。

    借着房间里红烛的光芒,他仔仔细细地看她的女人。

    有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看过她了,她今晚的俏模样又跟以前不同,也许是烛光的作用,看起来娇滴滴的。

    “是不是很想我?”他问。

    “嗯。”

    “小东西,我也想你,想的我都要疯了。”

    计划不是这样的呀,是她扑倒他,强迫他,怎么变成了她被調戏了?

    很快她就思考不了这种问题了,她全身酥麻麻,连小心肝也跟着乱颤了。

    “清,你爱我吗?”她的问话,断断续续,但他听的明白她的期盼。

    他郑重地点头。

    “爱!”

    “一生一世不分开?”她又问。

    “嗯,一生一世不分开。”

    “真的吗?清,你没有骗我?”

    他停了下来,郑重地看她。

    “没骗你。白迟迟,虽然在这种场合求婚好像不太合适,不过我还是想说,嫁给我好吗?”

    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不是个老古董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