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1.老公太凶猛919
    他不是跟游雨泽有约定吗?他怎么忽然又求婚了?

    “你和游雨泽……”

    “你知道了?”

    “知道了。雨泽的性格,好像不太会轻易放弃。你说服了他?还是他根本就没答应……嗯……”

    她话说到一半,忽然被他用力一顶,后面的话全被吞了回去。

    “现在在干正事,不准提不相干的名字。你就告诉我,你嫁给我,还是不嫁给我!”

    哼,她说要结婚的时候,他推三阻四的,这回他要求婚,她也不那么痛快的答应,也要让他尝尝着急的滋味。

    她挑衅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说:“我考虑考虑吧。”

    她的小心思全写在脸上了,他俯视着她潮紅的小脸儿,邪笑着说道:“这么着吧,你开心了,你就答应。”

    这是什么求婚方式?太那个什么了吧。

    白迟迟挑了挑眉,质疑道:“这位大叔,您都快奔四了,我看想把我那个什么,也不容易吧?万一到不了,我就去找个年轻力壮的了。”

    该死的,竟然跟他说这种话,即使是逗他也不行,看他怎么收拾她。

    结果,显而易见,白老师溃不成军。

    他趴在她耳边,说道:“你输了,要嫁给我!明天就去登记!”

    是,她输了,可是她输的太幸福了。

    她不知道司徒清到底是怎么说服了游雨泽的,但她知道,他男人解决了问题。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障碍了,以后就剩下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养育好下一代。

    司徒清和游雨泽分开以后,又去找了他医院里的老师,从他那里了解到游雨泽一直想去留学。

    他最崇拜的一名教授在某个很难去的国家,于是司徒清再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且帮他打通了去留学的关系。

    游雨泽面子上虽然有点儿过不去,可他知道司徒清做了这么多,也确实是由于两人真心相爱。

    如果一辈子的纠缠也换不来白迟迟的真心,又何必不趁着有这次机会出国深造,以后还能给更多患者带来福音。

    “清,你说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不分开了?”

    “当然了,傻瓜,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分开吗?我也想小时跟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行,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们什么都不说,只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对方在自己身边,醒来睁开眼就能看到对方,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他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小手,他们发誓永远都这样握着,不会再因为任何原因分开了。

    第二天一早,辛小紫很隆重地打扮了一番,打算去部队里好好得瑟一回。

    她看到司徒清那间房门关的紧紧的,想必这两个家伙真的搞的下不来床了。

    白迟迟,这回总让你尝到催情药是什么效果了吧?

    正想着呢,门打开了,司徒清神清气爽地从里面出来,还跟她打了个招呼。

    “小紫,准备好了?我马上叫罗师傅过来。”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估计是故意忍着才没把手放在腰上吧,肯定腰酸的厉害呢,辛小紫坏坏地想。

    “喂,白迟迟,累的起不来床了?”她站在门口叫了一声,白迟迟衣服都还没穿呢,被她这一叫,吓的忙扯过床单蒙住了身体。

    辛小紫很大方地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上的两杯酒。

    “你们没喝?”她的声音高了八度,欧买噶的,她怎么在白迟迟这儿屡屡失败啊。

    “没,清说酒有刺激性,不能喝。再说,我……我没做措施,怕万一有了,喝了酒的孩子不是不敢要吗?”

    “啊,我白下药了。”

    “你又下药?你疯了吧?”

    司徒清也听到了她的话,转身回了房间,问她:“什么又?她以前还下过?”

    “不对,该不会秀贤和蒋婷婷那次是你搞的鬼吧?”

    白迟迟和辛小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是我,他们不是好好的吗?再说,我当时只是想要促成你们两个,你老不把白痴给拿下,我当然着急了。我们家远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不怪我。”

    其实司徒远刚知道的时候,很不淡定,不过经过几番冷战,几番磨合,他还是把这事给放下了。

    不管怎么说,结果是好的,李修贤和蒋婷婷现在看来也是很相爱的,就不去计较当初是怎么在一块儿的了。

    “这件事,我会跟远谈的。你是司徒家的媳妇,以后我不希望再发生类似的事了。”司徒清一脸严肃,白迟迟也顾不得害羞了,忙从床单里面钻出来。

    “清,小紫没恶意的,你别这么说她。”

    司徒清瞥了一眼白迟迟,后来那两次他可能是有些过分了,她现在通身都是暗紫色的吻痕。

    他清了清嗓子,闷声闷气地说:“还不快把衣服穿上?”

    “啊,我赶紧穿,赶紧穿。”

    辛小紫这才也看了一眼白迟迟的身体,惊的撂下一句:“远就够禽獸的了,你更禽獸。”说完一溜烟跑了。

    司徒清安排罗会安把辛小紫送去部队,待他们到了军区门口,他打电话叫接白迟迟的那个家伙出来把辛小紫接了进去。

    辛小紫走后,他和白迟迟商量着,先去白家,说服两位老人同意他们的婚事。

    “清,先斩后奏吧。他们肯定没问题的,相信我,我肯定比你更了解他们。”

    “我还是希望先得到两位老人的认可,你别担心他们会骂我为难我。本来就是我的错,他们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

    “哎呀,你别较真了。我跟你说,他们没看到领证,心里肯定是慌的。等他们摸到了结婚证书,虽然嘴上还会说竟然不跟他们说,但是知道我已经有归宿了,他们就踏实了。再说,那时候他们也知道木已成舟……”

    “明白了,就是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他调侃了一句,顺便扫视了一眼被他煮熟的小米粒,心里暗暗得意。

    “那我们就先去跟我爸说一下,也跟莲姨打个招呼,下午就去领证吧。”

    “嗯!”白迟迟点了点头,挽着司徒清的胳膊,去了司徒家。

    路上白迟迟还感慨地说:“可惜小樱小桃去了夏令营,不然她们知道我们登记结婚,肯定很高兴。”

    “是啊,要不是这两个丫头帮忙,我们还不一定擦出火花来呢,我们办婚礼要安排在她们在的时候办。”

    他们到司徒家的时候,司徒百川和蒋美莲坐在客厅里面说话呢。

    陪着他们聊天的,还有蒋婷婷和李秀贤。

    蒋婷婷留学归来,比以前安静了不少,也比以前懂事了。

    只要没什么特别的事,她多会尽量抽出时间陪着蒋美莲和司徒百川。

    三年的坚持让两位老人都觉得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蒋婷婷了,再不会为了司徒清做些不应该的事。

    “爸,阿姨,我们回来了。”司徒清一进门就跟两位打招呼,白迟迟也微笑着叫了一声:“司徒伯伯,蒋阿姨好。”

    蒋婷婷和李秀贤则问候他们两个人:“清,清嫂子,你们来了?”

    司徒清对他们夫妻两个人点了点头,才对白迟迟说道:“你怎么还叫伯伯?这回是真的要叫爸爸了。”

    白迟迟脸有点儿红,还有些叫不出口。

    这回可不像六年前了,司徒百川激动极了,竟然站了起来,几乎都要老泪纵横了。

    “你们两个冤家,终于折腾够了?结婚了?”

    “是啊,爸,我们下午就去登记领证。婚礼的日子还没定,不过也会尽快的。”

    司徒百川摆了摆手,说道:“那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孙子的事得赶紧提上日程。我都老成什么样了,还不给我抱孙子,真是岂有此理。”

    “爸,谁能说的上一定是孙子啊,您这么说,迟迟会有压力的,我反正生男生女都一样。”

    老司徒眉头直抽抽,他还没说什么呢,这小子就先护着他媳妇了。

    众人的焦点全在他们小两口身上,谁都没有注意到蒋婷婷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

    她拉着李秀贤站起来,很稳重地说道:“清,清嫂子,你们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喜结良缘了,不容易。我和秀贤恭喜你们!还要准备一份大礼呢。”

    “礼什么的就不用了,你们也赶紧生个孩子才是正道。文若他们孩子也不生,你们也没动静,你看看爸爸多着急。”司徒清玩笑道。

    “既然爸没意见,我就跟迟迟去办手续了。”

    老司徒点了点头,司徒清携着白迟迟去了婚姻登记处。

    白迟迟坚持要跟司徒清一起坐公交去,他也能理解,她一定是对上一次登记的事还记忆犹新,就顺着她的意。

    一路上,两人谁也没放开谁的手。

    登记手续很简单,过程也很顺利。

    两本红本本很快拿到手,从此以后他们是合法夫妻了。

    下午李秀贤去公司上班以后,趁着司徒百川午休,蒋婷婷把蒋美莲叫到她的房间。

    “宝贝儿婷婷,有什么事?”

    自从蒋婷婷回国以后,蒋美莲心里一直愧疚,觉得她在外面吃了苦,所以每次说话都要叫她宝贝儿婷婷。

    “他们就要结婚了,你有什么想法?”蒋婷婷的表情忽然变的很冷,蒋美莲不由自主的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