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2.老公太凶猛920
    她真是太惊讶了,以为女儿对过去的事早就放开了,没想到过了六年,她还是对他们结婚有想法。

    “宝贝儿婷婷,那些事都过去了,他们结婚,妈妈是要祝福他们的。”

    “祝福?哈哈,你可真是宽宏大量。就是不知道,你害死清的妈妈这件事如果他们知道了,清还能不能祝福你和他爸爸。”

    “小点儿声,婷婷,你小点儿声,别让人听到了。”

    蒋美莲压低了声音,对女儿吃过苦这事,她是有些怪司徒清。

    只是她现在已经明白了,她要想跟司徒百川好好过日子,就不能为难清,所以过去的事她也都不计较了。

    “你想怎么样?你跟秀贤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

    “嘘!不要再跟我提李秀贤,他对我根本就不是真心的。要是真心的,他当年就该想方设法把我留下。你知道不知道,当年我留学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哈哈,你当然不知道了,因为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要是告诉了你们,你们还怎么能相信我已经改过自新了呢?我告诉你!我恨你!我恨司徒清!我恨白迟迟!我恨李秀贤!我恨你们所有的人!要不是你们这些人,我怎么可能被欺负?那几个黑鬼,他们都是畜生!我被他们折磨了几天几夜,差点就死了。这些,你觉得我能忘?血债血偿,我要让白迟迟死!要司徒清死!他们不是要结婚吗?我就让他们的婚礼变葬礼!”

    ……

    蒋婷婷的眼神是疯狂的,她这几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天。

    蒋美莲还没从听说女儿被欺负过的噩耗中反应过来,又看到她疯狂的眼神,一时被她吓住了。

    她走上前,试图抱住她,安抚她。

    “婷婷宝贝儿,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妈妈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苦。”

    蒋婷婷烦躁地挥开蒋美莲的手,眼神像刀子似的盯着她的脸。

    “少跟我假惺惺的了。当年你就不帮我,你要是帮了我,我至于被司徒清发配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吗?我在外面吃苦受罪的时候,你天天跟老头子在家里卿卿我我的。你以为人能够白白的逍遥快活吗?”

    蒋美莲一把抓住女儿的手,乞求道:“宝贝儿,听妈妈的话,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你就是真的把他们全弄死了,你自己还不是要坐牢?这种玉石俱焚的做法不明智!”

    蒋婷婷冷冷地笑道:“我活着一点儿意思都没有,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到他们在最快乐的时候去死。等他们死了,我死都没关系,他们两条命,我一条命,还赚了呢。”

    “婷婷!”

    “妈求你,你还有妈呢。妈保证你以后会过的比谁都好,你想要什么,妈妈就给你买什么。你还有秀贤,他对你还是很好的。你们生个孩子,等有了孩子以后,你的想法就不是这样了。相信妈妈.....”

    蒋婷婷甩开蒋美莲的手,冷冷地说道:“别跟我说那些没意义的话了,你再怎么劝我我都不会听。我跟你说这些,不是要跟你商量。我是在给你下任务:我要你给我买毒药,今天就给我买好,等他们结婚那天,我会亲手给他们放进去。”

    “不行,婷婷,这件事妈妈不能听你的,这是害你啊。”

    “你害我的还少吗?是谁让我那么小就看到那么残忍的事?如果不是你处心积虑的要跟老头子在一起,我不会这么不正常。这件事我必须要做!还要你帮我做!如果你不照办,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给老司徒,我倒要看看,他是更爱你,还是更爱他的前妻!”

    “婷婷.....”蒋美莲还想劝,蒋婷婷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一,二……”

    蒋美莲脑海中想象着司徒百川知道当年是她害死了他妻子,他会怎样的失望,会怎样恨她。

    如果说她这辈子真的爱过谁的话,除了她的女儿,她可能唯一爱的就是司徒百川。

    为了跟他在一起,她真的是做什么都愿意,也什么都豁得出去。

    她不能失去他的爱,不能失去他,失去他,她就失去了活着的意义。

    在蒋婷婷即将数到三的时候,蒋美莲立即说道:“我答应你,婷婷,我答应。我今晚就把毒药给你准备好,不过妈妈还是希望你能够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蒋婷婷知道她妈妈会答应的,她一向自私,为了她自己所谓的爱情,她什么都可以牺牲。

    拿到毒药后,她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静静等待就行了。

    ……

    司徒清和白迟迟拿到了结婚证,在登记大厅里久久的拥抱。

    “白迟迟,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记得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并且永远都不能离开我。我会永远爱你,就算有一天你老了,满脸皱纹,我也会爱你的。这种肉麻的话我就说这一次,你可要记住了。”他久久地凝视着她的小脸儿,铿锵有力地说道。

    白迟迟鼻头酸酸的,忍了好一会儿,才忍住了眼泪。

    她仰头看着她刚上任的丈夫,她发自内心爱慕的男人。

    六年了,她还是会迷恋他,他的每一个细节她都迷恋。

    “司徒清,我也会永远爱你的。就算有一天你的身材不再挺拔,就算你需要我照顾才能吃饭睡觉,我也会像现在这么爱你的。”她踮起脚尖,主动吻了吻他的嘴唇,然后他们专注地看着对方,相视一笑。

    “走吧,我们现在去见我岳父岳母大人,爸的拐棍估计痒痒了,我用屁股好好帮他磨磨。”司徒清搂着白迟迟的肩膀,情况地说道。

    “啊?清,你还有那个爱好啊?我爸的拐棍要是爆了你的菊花,以后还能用吗?”白迟迟咯咯的笑,司徒清开始还不明白菊花是什么,不过想想自己的话,再想想这丫头的,就明白了。

    “你个小白痴,你思想可真够不健康的了。以后我要把你锁起来,坚决不许跟辛小紫再有往来了。”

    白迟迟连连摆手,笑道:“这个跟人家没有关系,我从小想法就很奇怪。”

    “看出来了,你就是个白痴。”司徒清一本正经地说。

    “白痴你还喜欢。”

    “我没说喜欢。”

    “你不喜欢你为什么要哭着喊着跟我结婚?”

    “白小姐,我没有要跟你结婚,是你哭着喊着要跟我结婚。你还穿成那样誘惑我,从第一次见面就那样,我……”

    “你!”白迟迟气呼呼地看着他。

    “不许你提那些事!”丢死人了。

    “好吧,那就不提,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尽快完成老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吧。”他摸了摸白迟迟的肚子,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平坦。

    昨晚连续三次播种,不知道会不会颗粒无收啊。

    要是还没种上,他得继续努力了。

    白迟迟不好意思地拿掉他的大黑手,小声说道:“注意下形象,大白天的摸人家肚子干什么?”

    “老婆,我在想,你说是不是我的床不适合种种子呢?估计乡下的床好用些,接近大自然。我们今晚就在镇上住,我认认真真地好好耕耘一次。”

    呸,亏他说的这么严肃。昨晚被他弄的现在全身跟面条似的,他还要来,她绝对绝对不奉陪了。

    “你少假公济私了,明明就是借着怀孕的借口,行禽獸之事,才不要呢。”

    “要不要可由不得你了,走嘞!”

    两人回到培安镇,进了家门,老白夫妇听白迟迟说,司徒清来了,火立即就上来了。

    “爸,妈,他说要在登记前过来征求您二老的同意,是我不肯来。现在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你们可不要再对他发火了。”

    “爸,妈,对不起,我早就应该来给您二老请罪。六年前我就答应了要好好照顾她,我没有做到。我希望您二老还愿意相信我一次,把她交给我。我保证不管将来遇到任何事,我都不会放下她,我会用我一辈子的时间来对她好的。”

    司徒清在两位老人膝前直直地跪下,真心诚意地再次说出他的誓言。

    这些话不是为了哄两位老人开心,是他确实这么想的,也一定会做到。

    果然如白迟迟所料想的一样,他们已经登记了,老人们知道木已成舟,只得成全。

    何况他们又不是不知道,都是他们女儿自己愿意,女儿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他们应该要高兴的。

    老白面色还是很严肃,就是怕女儿感情上的事一波三折,坚持训诫了司徒清几句。

    他一直谦恭地听着,并且再三保证会对白迟迟不离不弃。

    白迟迟舍不得自己男人一直跪着,见父亲说的差不多了,赶紧帮他说话。

    “爸妈你们要相信他,这世上再不会有一个人比他更爱我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上次我眼睛坏了的时候,他要把自己眼角膜捐献给我。只是正好有碰上了一个合适的,他的才保住了。你们想想,还有哪个男人能对哪个女人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呢?”

    “真的吗?迟儿?”白母问道。

    “真的。他还不让别人跟我说,不过我还是知道了。所以我跟了他,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