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4.老公太凶猛922
    “好,下面请司徒先生讲一讲恋爱经过,谈谈您对新娘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是怎么把她拿下的。”

    主持人一句话,把他们同时带进了回忆里。

    司徒清把所有细节过滤了一遍,觉得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好像确实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言说。

    他退而求其次,选择从白迟迟去他家做家教时候的第二次见面说起。

    “其实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事,就是当时我的两个外甥女请了一位家教老师,这位家庭老师正是我现在的爱人——白老师。我对她的第一印象……”那是相当的差,没见过那么蠢的女人,竟然在他面前摔的姿势极其不雅观地趴在地上。

    还有,她奥数总是不会,还总是犯各种各样的错。

    白迟迟警告地看着他,要是他敢实话实说,他就死定了。

    “我对我爱人的第一印象,特别好。她是一个聪明大方,温柔可爱的女人。”司徒清话音刚落,小樱小桃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虽然她们现在已经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不过还是很嫉恶如仇,非常主张做人要诚实的。

    舅舅为了取悦舅妈,这么睁眼掰瞎话的行为太让她们鄙视了。

    两个人同时从座位上站起来,大声说道:“舅舅,你没说实话。你第一次见舅妈,根本就不是在我们家。”

    小没良心的,他咬牙撒谎已经不容易了,还来拆他的台。

    李秀贤生怕他结婚不够热闹似的,也帮忙补充了一句。

    “清,估计你是忘了,你跟嫂子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酒店里吧?还是在開房的时候……”

    一石激起千层浪,宾客们顿时不淡定了,纷纷要求真相,求过程。

    司徒清站在台前,强挤出笑容,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他大脑快速运转,很快就让他想到了说辞。

    他清了清嗓子,沉声说道:“安静!安静!经过秀贤这一提,我还真是想起来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真是发生在酒店。我记得,是名仕大酒店。当天下过了一场雨……”

    艾玛呀,他竟然真的要把过程说给大家听啊。

    白迟迟惊愕地看着他,心里那个急啊。

    要是他说,他老婆见第一次面就把裙子给脱了,露三点……光是他看见也就算了。她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都不知道当时那个该死的小白脸是不是瞅着了。

    她一时英明即将毁于一旦,司徒清还在煞有介事地说着:“我亲爱的老婆穿了一条白裙子。”

    马上就要说到重点了,说时迟那时快,白迟迟一把夺过司徒先生手里的话筒,急切地说道:“这个,还是我来说吧,我怕他不好意思说。”

    接下来她忽略掉众人惊讶的目光,竹筒倒豆子似的一鼓作气地瞎掰。

    “是,我那天穿了一条白裙子,正在跟我的好朋友,哦,是女性朋友哦。我们两个人坐在酒店里看电视,门忘了锁,忽然门被从外面扭开了。接下来,一个黑脸的男人闯了进来。你们大概也猜到了,就是这位清同学。他说有人追杀他,希望我能给他提供帮助。然后他就在我面前,刷刷刷地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咳咳,你们知道,当兵的动作都快,我都没反应过来,他就朝我走过来了……”语速太快,说到这里,她思路完全就跟不上了。

    司徒清好整以暇地看着老婆胡编乱造,也不揭露她。

    虽然他的英明就这么被她毁了,他丝毫都不生气,只要她编的开心,他丢点儿人就丢点儿人吧。

    “司徒,接下来发生什么了?”也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司徒清才把话筒抢了回来说道:“接下来,我一看,小妞儿长的还挺漂亮的。我好歹也是个纯爷们儿,美色当前,就不讲什么风度了,上去我就把她一顿乱啃。”

    人群沸腾了,白迟迟的脸红的滴血,为什么多年过去,她还是改变不了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接下来呢?”还有人问,司徒清轻咳了两声,很严肃地说道:“接下来,现场有未成年人,就不好透露了。”

    主持人适时把话题引导开来,婚礼进行下一项。

    最后,司徒清偕同换了一身大红旗袍的白迟迟轮番敬酒,游雨泽和伴娘在后面跟着。

    由于肩负着传宗接代的使命,他们两人都是以茶代酒,大家也心知肚明,并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很快每一桌的客人全部敬完了,白迟迟踩着高跟鞋的脚已经是酸痛无比。

    司徒清体贴地搂着她回到他们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接下来又是客人轮番过来回敬他们两个人。

    蒋婷婷和李秀贤也一起来敬他们的酒,她端了一个托盘走到他们面前。

    托盘上是她为他们精心准备的三杯红酒,红酒里面撒上了蒋美莲给她弄来的剧毒粉末。

    蒋美莲说,这种毒药不会立即发作,喝下去以后要两个小时以后才会出现激烈的中毒症状。

    而且中毒后基本是抢救无效,没有活命的希望。

    她之所以弄这种药,是为了给蒋婷婷一个脱身的机会。

    “婷婷宝贝儿,你要记住,不管你做什么,妈妈都是爱你的。”

    蒋婷婷听多了她妈妈说这句话,已经完全无感了。

    她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送他们上西天。

    “婷婷,不要让他们喝酒吧,他们肯定是想要生宝宝,别人都不强求,我们这么做不好。”李秀贤还在劝蒋婷婷。

    她却任性地笑道:“我就是想跟他们真正喝杯酒,也不行吗?”

    “清,清嫂子,我和秀贤敬你们。不过我不希望你们喝饮料,我想我们四个人痛痛快快地喝一杯,喝真正的酒。”

    司徒清冲着她微笑了一下,抱歉地说道:“多谢你婷婷,我知道你是真心想祝福我们。不过你嫂子她的眼睛刚做过手术没多久,你是知道的。酒有刺激性,她喝了不好。何况我们还要生宝宝,等孩子出来以后,我们陪你们两个喝个够,好不好?”

    蒋婷婷摇摇头,坚持道:“不好!我就是要现在喝,我喜欢你那么多年,看到你们结婚,我又高兴又嫉妒。清哥哥,你把我送到国外去了好几年,我在那儿真的吃了苦的。你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吗?我不要求别的,就是想跟你们两个人喝一杯酒,也算一笑泯恩仇,你都不答应?”

    司徒清觉得今天的蒋婷婷有些说不出的怪,他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眼她托盘上的酒。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他总觉得这丫头有可能搞了鬼。

    脑海里想着辛小紫那句“下药”,他觉得弄不好这酒里就被她下了药。

    辛小紫见司徒清看了看酒杯,猜想他是有所怀疑,就苦笑了一声,冷冷说道:“我当清哥哥真是担心怀孕的事呢,原来是怕我在酒里放毒啊。这样吧,这三杯酒,你随便选一杯,我来喝。要是有毒,就先毒死我好了。”

    李秀贤皱起了眉,这结婚大喜日子的,在人家婚礼上说这些,多让人忌讳。

    他抓住蒋婷婷的手,轻声说道:“别任性了,清结婚,我们应该说些高兴的话。他们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

    “不,我就任性。反正我先干为敬,看好了,酒我是随便拿了一杯的。”蒋婷婷闭上眼,随便到托盘里拿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之所以这么有把握,是因为她把三杯酒都放了药。

    司徒清没那么好骗,她是知道的,唯有牺牲自己,才能把他们拉进地狱。

    她已经想好了,就跟着他们一起死,这样就算是到了地府,她也要破坏他们,让他们永远都不能如愿。

    李秀贤无比歉疚地看着司徒清,司徒清云淡风轻的一笑,说道:“婷婷不就是想喝杯酒吗?当年我送她出去读书,她不高兴了。今天都把话说出来了也好,省的闷在心里。来,清哥哥陪你喝。”

    他随便朝一个杯子伸出手,李秀贤却抢先了一步。

    “清,我替你喝,早说过你结婚我要当伴郎的,也要替你挡挡酒。”

    李秀贤一直以为蒋婷婷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些事,今日她的举动很明显的告诉他,她没忘。剩下的两杯酒,很有可能都是苦酒,没有照顾好婷婷,没有把她引回正途是他不对。他不会让他最好的兄弟来承受这些,真是毒酒,就让他跟婷婷一起走吧。

    李秀贤说着,就把酒杯举了起来,那一刻蒋婷婷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张了张嘴,想要拦,一闪而过的表情司徒清看的清清楚楚。

    眼看着李秀贤的酒已经到嘴边了,司徒清伸出手一把夺了过来,口中说道:“不用,我还一杯没喝呢。这两杯酒,我和迟迟一定喝。正好老邢在叫我们过去,那家伙,我们再不喝真酒,他不会同意的。婷婷,你这两杯好酒,就借给我们用一下,回头我们再敬你。”

    说完,不等蒋婷婷回话,司徒清就拿起托盘拉着白迟迟走了。

    大厅里宾客众多,新郎新娘走过的地方异常热闹,司徒清和白迟迟走过几张桌,来到老邢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