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5.老公太凶猛923
    蒋婷婷亲眼看到他们在老邢那张桌上喝的的确是她准备的酒,不由得冷冷掀起嘴角。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李秀贤把她拉出大厅问她:“你那酒里到底有没有问题?”

    “你看有问题吗?我有问题吗?”她像没事人似的,笑呵呵地问他。

    李秀贤仔仔细细地打量她半天,的确看不出什么异常,再往大厅里看过去,司徒清和白迟迟也不见异常。

    邢健是带着妻子女儿来参加司徒清婚礼的,他们夫妻和司徒清白迟迟对酌以后,他红着脸,对司徒清说道:“你的秘密我可不帮你保守了,上次小雅都追问我了,还以为我跟白同学之间有什么事呢。白同学,实话告诉你吧,当年给你捐学费的人,就是你老公。”

    “啊?不是您……”

    “我可没那么多钱。当时你们两个人真能折腾人,一个非要捐还要做好事不留名,另一个呢,还一定得知道这钱到底是谁出的,不然就不要。真让人为难啊,今天我把这张卡带来了,你要还就还你们家老公吧,我可算把这事交差了。”

    司徒清毫不客气地把卡拿了回来,笑道:“你不说,我也正打算要呢,你现在一个堂堂大院长,也看不上这点小钱。”

    几个人笑言了几句后才又回主桌,期间白迟迟小声问司徒清:“我们那时候也不熟,你为什么要捐钱给我啊?不是很看不上我吗?”

    司徒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钱多没地方用。”搪塞过去。

    一直到酒席散了,蒋婷婷始终在注视着两个人的一举一动,也在观察着她自己的反应。

    送走宾朋以后,所有人分几辆车回到司徒家。

    司徒清没有亲自开车,罗会安开车,白迟迟和司徒清坐在后面。

    在车上,司徒清面色严肃地问罗会安。

    “有问题吗?”

    “有是有些东西,无色无味,不过没有毒性。”

    “知道了。”司徒清说道。

    “清,什么事?不会,你说的不会是蒋婷婷那两杯酒吧?”

    司徒清欣慰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今天为了做造型打了很多发胶,摸起来硬邦邦的。

    “你呀,总算不那么单纯了。不是我想恶意揣测她,但是她毕竟对你有过伤害,我们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要记得,对她,还是要保持点儿戒心。知道吗?”

    “知道!我又不是傻子。要不是觉得有问题,我还会不跟你一起喝吗?”

    蒋婷婷来敬酒的时候,她也觉得不对劲了,好几次差点上了辛小紫的当,她对酒也变的警觉了。

    假如当时司徒清执意要喝,她也不会肯的。

    而且后来他们去老邢那张桌的时候,罗会安在人最拥挤的时候帮他们掉包,她是看见了的。

    司徒清也琢磨不清的是,既然蒋婷婷大费周章的想要做些什么,为何又要放无毒的呢?

    依照她的个性,应该放剧毒中的剧毒才是。

    他要罗会安找人化验那杯酒的成分,也是希望关键时刻,能把蒋婷婷早点儿送去救命。

    她再坏,总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人。

    他能接受她坐牢,却接受不了她年纪轻轻的就失去生命。

    到了司徒家,司徒百川召集大家开家庭会议。

    他坐在主位,蒋美莲坐在他身边,其他人分别坐在大会客室的沙发上。

    “我去吩咐人上茶。”蒋美莲轻声说道,这是每次开大型家庭会议必备程序。

    蒋美莲回来坐好,茶也都到了位,司徒百川才开始说话。

    “昨天远和小紫结婚,今天清和白迟迟也喜结良缘,我真的非常高兴和欣慰,你们的母亲在天之灵应该也可以安息了。你们每个人都要记得要尊老爱幼,我知道你们会孝顺我,你们也要孝顺你们莲姨。她这么多年在我们家里很辛苦,我年纪又比她大,要是有一天我走了,你们要给她养老送终。”

    司徒百川一番话说完,蒋美莲泪流满面,她端起手边的茶用力喝了几口,然后说道:“百川,谢谢你!太感谢你了,我以为我等一辈子都等不到你这句话。为了今天,我做什么都值得了。”

    蒋婷婷根本没有往蒋美莲身上看,她的目光始终在司徒清和白迟迟身上转。

    等到他们毒发,就是她最高兴的一刻了。

    蒋美莲伸出手握住司徒百川的手,轻声说道:“婚礼现场,主持人要清和迟迟介绍恋爱经过,听他们说了那么多,我还真是感慨良多啊。今天我们也赶赶时髦,我也说说我和百川的恋爱经过吧。”

    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蒋美莲忽然要说这些,不过司徒百川都发话了,让他们要更敬重她,她说话大家自然是要洗耳恭听的。

    她微微笑了一下,目光看起来有些迷離,音调好像也变的年轻了。

    “我很早就喜欢上百川了,那时候我结婚才两年,婷婷刚一岁。我当时是一名护士,百川负伤的时候,是我护理的他。说实话,我看到他第一眼就被他的外貌和气质强烈地吸引到了,可惜的是,我护理完他,他连我是谁都不记得。我是一个很争强好胜的人,既然看上了他,我就要想尽办法和他在一起。他当时早就已经结婚了,已经有了三个儿女,他对他爱人的感情非常深厚。想拆散他的家庭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就在想要是他妻子死了就好了。”

    她说到这里,司徒清和司徒远同时皱起眉头,怒目注视着她。

    那是他们的母亲,他们怎么能允许她说这样的话。

    司徒百川也把手从她手底下抽出来,呵斥了一声:“你怎么能这么想?这想法太恶毒了。”

    整个房间气氛都变了,蒋婷婷才把对司徒清和白迟迟的注意力移动到母亲身上。

    她什么意思?再说下去好像就要坦白了。

    她这么自私,她就不信她真有勇气告诉司徒百川一切,除非她疯了。

    有时候她也会恶毒地想要看看司徒百川知道她害死她夫人会是怎样的场景,所以即使预料到她母亲可能说出实情,她也没有阻拦。

    蒋美莲再次拿起茶杯把所有的茶水全部喝光,才掀起嘴角笑了笑,说道:“我在心里盼着她死,并不算恶毒。她来我们医院看病时,我产生的想法,还有我付出的行动才算真正的恶毒。感谢那时候百川不记得我,所以我对她做的手脚,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对于她的死,你们始终以为是正常死亡,而我在她死后两年才开始接近你!”

    司徒百川腾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暴喝一声:“你说什么?是你害死了她?”他头上青筋暴起,一把死死扼住蒋美莲的脖子。

    司徒清和司徒远眼睛也都像利剑一样刺向她,兄弟两人同时往她这边奔过来。

    “是我,百川,我没有办法让她活过来了。我只能把我的命给你,一命偿一命。”说完,她的鼻孔和嘴角同时流淌出鲜血,司徒百川的手顿时松了。

    蒋婷婷这时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她惊讶地奔到母亲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不断地呼唤着:“妈!妈!快打啊!”

    蒋美莲摆了摆手,无力地说道:“不,这是剧毒,没用了。让我把话说完吧!婷婷知道这件事,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对清和白迟迟下手,就把这件事说出来。百川,我知道清是你的命,他死了,你后半辈子都不会高兴。我想,以前我对你的想法都是自私的,只有这一刻,我才敢说一句,我真的爱上了你。我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不应该是自私的占有他,如果能回到过去,我绝对会恳求医生把你爱人的病治好,我远远看着你们幸福,给你们祝福。”

    她凄婉地看着司徒百川,看了有一会儿,才又回头看自己的女儿,说道:“婷婷宝贝儿,妈妈这次骗了你,给你的药是假的,没有毒。妈妈给你做了坏榜样,妈妈以死给你谢罪。妈妈就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生活,忘了这些。我知道除了这个方法,再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母女解脱了。妈妈爱你!胜过爱我自己,你要记住……一定要幸福……贤是真心爱你的……好好……”

    蒋美莲说完这句话,眼睛忽然翻了白,呼吸彻底停止了。

    “妈!妈!不,不是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哈哈,我妈妈,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她不会这样的,不会!”蒋婷婷用力摇晃母亲的身体,然而除了口鼻的血液在一点点的滴下,她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

    蒋婷婷忽然嘿嘿傻笑了几声,紧接着,眼神疯狂地往门口奔。

    李秀贤赶忙追了出去,才使得她没有葬身车流。

    蒋婷婷的精神彻底崩溃了,蒋美莲的后事是司徒清和李秀贤两个人操办的。

    后来司徒百川说,司徒清的母亲在入院的时候肝病就已经很重了,即使是没有蒋美莲使手段,日子也不会太多。

    司徒清明白,毕竟蒋美莲也跟他一起生活多年,感情是有的。

    看着父亲一夜之间苍老了那么多,人死不能复生,司徒清也不忍心再去说什么仇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