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6.老公太凶猛924
    给蒋美莲后事的处理,权当是出于人性的关怀,毕竟死刑犯也是有吃好最后一顿饭的权利。

    住在精神病院里的蒋婷婷异常的安静,李秀贤没有因为她精神崩溃而抛弃她,他反而更用心地照顾她。

    他想,她的母亲用自己的生命去唤醒女儿的良知,这样的牺牲不会白做,她的女儿一定会像她希望的那样好起来的。

    司徒清和司徒远两对新婚夫妇都没有去度蜜月,自从蒋美莲过世,司徒家重新陷入一种悲切中。

    司徒百川常常一个人发呆,不知道是在思念亡妻,还是蒋美莲。

    几个年轻人都希望能有些什么喜事,来冲淡司徒百川的悲伤情绪。

    一个月后的一天,辛小紫对白迟迟说:“我那个,晚了好几天还没来,你陪我去检查一下吧?”

    白迟迟最近一门心思都放在照顾司徒百川和小樱小桃上去了,竟然忘记了她自己也没来。

    “走吧,我也想查一下。”

    “真的?他们两个还真是双胞胎兄弟,连孩子也要一起有?同步的?对了,我们先不告诉他们,嘿嘿,等查出来确定了再说,你说好不好?”辛小紫说道。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家伙年纪这么大的了,听说有了下一代肯定高兴。要是没有,不是空欢喜一场吗?”

    下午她们两个人说去逛街,在人民医院的妇产科做了检查,辛小紫阳性,是真的怀孕了,白迟迟则没有查到。

    得知辛小紫怀孕的好消息,司徒家的气氛果然就不一样了。

    有了新的盼望,司徒百川精神也好了很多。

    司徒清要司徒远回家来照顾辛小紫,让他去部队当值,被司徒远拒绝了。

    “清,你还是在家抓紧努力吧。就算我不在家,小紫住在司徒家,那么多人照顾,我也不担心。”

    白迟迟也说让司徒清去部队,辛小紫怀孕,前三个月很脆弱的,万一有个什么情况,当然是有老公在身边更方便。

    辛小紫自从怀孕后,更和司徒远同心同德,一门心思的想让司徒清和白迟迟赶紧怀上。

    几天以后的一大早,白迟迟发现大姨妈还没来,她背着所有人再去查了一次。

    这次,她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结果。

    原来,她怀孕只是比辛小紫晚了几天,所以当初跟她一起查的时候没查出来。

    在看到检查单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怀孕”几个字时,她欣慰的差点流下眼泪。

    清,清,我们也有孩子了!

    她掏出手机,想要给司徒清打个电话,拨号之前又决定要当面跟他说。

    她要看着他惊讶的表情,那副表情一定是此生难忘的。

    走出医院大门,她抬头仰望碧蓝的天空,发现今天的天很晴朗,天空中只有一片扇形的云,云的光彩很夺目,银亮银亮的,扇尾的方向直指西方。

    排布那样规律且颜色这么特别的云,白迟迟几乎没见过,她撫摸着自己肚子自言自语道:“我的宝贝一定是一个很有福气的人,这样的云一定就是传说中的祥云吧。”

    她回到司徒家,强行按捺住自己的高兴之情,就像往常一样该做什么做什么。

    清在公司上班,等他下班,吃完饭她再单独把好消息告诉他。

    下午时,白迟迟正坐在床上翻看一本专业书,门忽然开了,司徒清急匆匆地赶了进来。

    “清?你怎么回来了?你知道了?”白迟迟放下书,惊讶地看着司徒清。

    他那是什么表情啊?知道她怀孕高兴傻了?

    不对啊!她没跟任何人说起,他怎么可能知道?

    “迟迟!我有事跟你说!”司徒清的脸色异常严肃,甚至是严峻,白迟迟这才发现他的表情不对劲,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什么事,你说!”

    司徒清几步走到她床边,她才发现他连拖鞋都没换,穿着一双皮鞋就进房间了。

    白迟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的情绪很快被司徒清感染,也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我国西海省发生了8级地震,我们部队很有可能要去救灾。部队里的名字是我司徒清,出这样的任务理应我去。而且小紫怀孕了,远不该去冒这个险。迟迟,我要去参加这次行动,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你能理解我的决定吗?”

    白迟迟没看电视,也没上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大地震这样的事。

    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震惊了。

    她努力消化着这个消息,司徒清已经死死抓住了她的手。

    “对不起,迟迟,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爱你!但祖国和人民需要我,这个时候我必须上战场!我希望得到你的理解!”

    白迟迟咬牙使劲儿忍着泪,是,她支持他,她是军嫂,当然应该支持他的行动。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他们已经有了宝宝。

    不,她不能告诉他,这样他心里就会多一份牵挂,对她也会多一份愧疚。

    她微笑着,看着他,说道:“我当然理解,如果我们医院需要去救援,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去吧,清,要保重自己,我爱你!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司徒清郑重地点了点头,抱住白迟迟,在她额上,发上亲了又亲。

    “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哭,保护好眼睛。”他轻声嘱咐道。

    “我会的!”

    “你等我一下!”白迟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几步跑到茶几边儿上,把盖着茶杯的红色丝巾拿起来,撕拉一声扯开又跑回司徒清身边。

    “手腕伸出来!”

    这样的时候,司徒清再也不会说这种事迷信,他乖乖地伸出手腕,让白迟迟把红色丝布条系上去。

    “一定要平安!”她的泪已经在眼圈里转。

    “我会保重自己的,迟迟,不过那里余震不断,每一个救援的人都有生命危险。万一,我是说万一……”

    “没有万一!”白迟迟喝断了他。

    “没有万一!你敢说不回来,我就永永远远都不原谅你!”白迟迟吼出这句话的时候,终于泪如雨下。

    她扑进她男人的怀抱,紧紧的,紧紧的搂住他。

    上天保佑,我的男人,我孩子的爸爸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清,要给我报平安,知道吗?”

    “我会的。”他再吻了吻她的额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最爱的女人,转身风一样的离开了。

    到了部队,果然已经接到命令,还有十分钟就要出发。

    司徒清命令司徒远回家,司徒远却说什么都不肯。

    “快回去!小紫怀孕了,你给我回家!”

    司徒远摇摇头,说道:“我就算死,我还留下了后代,你连孩子都没有,你怎么可以去?不行!”

    兄弟二人争执不下,集合时间到了,司徒远推开司徒清加入救援部队。

    他没想到的是,司徒清也坚持跟进,士兵们这才发现他们有两个团长,这下两个团长夫人之谜算是解开了。

    不过此时此刻,没有人关注这些了,士兵们心中鼓动着激情和热血,要为祖国和人民贡献自己的力量。

    同时,他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想自己的亲人。

    司徒清之所以跟上,是明白指挥官是非常辛苦的,他去可以跟远互相倒班,这样远就不会因为体力过分透支而倒下。

    何况在灾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

    出发前司徒远给辛小紫打了一个电话,要她要保重身体,照顾好他们的孩子,他说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告诉迟迟,清也和我一起来了,我会保证他平安的。”

    “知道了!远,我等你。”

    “别告诉爸爸,我和清去救灾了,就说地震时期,时局紧张維穩需要,我们暂时不能回家,知道吗?”

    “知道了。”

    辛小紫挂了电话以后,哭了很久,才去敲开了司徒清的门。

    白迟迟也坐在床上默默的流眼泪呢,辛小紫在她身边坐下来,攥住她的手,轻声说道:“这两个混蛋,一起去救灾了。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说,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我们还跟平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别让爸爸跟我们担心。”白迟迟擦干眼泪,平静地说道。

    “是啊,远还特意嘱咐我,不能让爸爸知道了。”

    “我们看电视吧,看电视!”白迟迟说着,忙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各个台都在做地震的实况转播,她们两个人几乎什么都不记得做,不记得吃饭,不记得要休息,就一直盯着电视看。

    司徒清所在的部队,不是第一批救援部队,他们运送大量物资,在第二天上午到灾区。

    “地震发生二十小时后,我们又有一批运送物资的部队已经到达灾区。”她们两人擦亮了双眼,死死盯着屏幕,看到直升飞机降落,身穿绿色军装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从上面跳下来。虽然只是一个镜头一闪而过,她们还是看到了她们心爱的男人。

    司徒清胳膊上的红丝带很亮眼,白迟迟一下子就看到了。

    “那是清,后面的是远。”

    离的实在太过遥远,如果不是胳膊上的红丝带,她们根本认不出哪个是自己的男人。

    两个女人,你抓着我,我抓着你,紧张地看着屏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