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29.老公太凶猛927
    因为是从灾区出来,所以车票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买到,而且都是坐票。

    考虑到白迟迟目前的身体特殊情况,大家决定等火车到了大站就换乘飞机回去。

    就在这几站路上,陈媛对白迟迟可谓是照顾得无微不至,比起司徒两兄弟可是细心多了,多亏了她,白迟迟才没有觉得那么辛苦。

    “媛媛,你坐下休息休息吧!”白迟迟看着站在过道里的陈媛,有些心疼的说。

    “嗨,我不累,我站在这里替姐姐挡着,免得那些上厕所啊,接开水的人碰到你!”陈媛的举动让大家都很感动。

    好在很快火车就到了省城里,怕白迟迟太奔波,于是司徒远找了一家酒店安排大家住下,第二天再走。

    “老婆,要是这次我真的牺牲了那就太可怜了,我永远都不知道我要当爹了!”酒店房间里,司徒清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干净清爽的抱着白迟迟说。

    “可怜什么呀,你为国捐躯应该很骄傲才对嘛!”白迟迟笑着伸手戳了戳他的额头。

    司徒清惊讶的看着白迟迟说:“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高的觉悟?果然是近朱者赤,看来我是白担心你了!”

    “你担心我?是我担心你才对吧!”白迟迟一个翻身坐起来,吓得司徒清赶紧抱住了她。

    “别冲动别冲动,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小心,我们的小宝贝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好好发育成长!”司徒清腾出一只手撫摸着白迟迟的腹部,温情脉脉的说。

    白迟迟忍不住扑哧一笑说:“我们的小宝贝差点就成了遗腹子了,你这会儿倒知道小心了?”

    “我之前不知道嘛,今后我一定会认真对待你们母子俩,绝对不让你们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司徒清把头贴到白迟迟的小腹上,听了又听。

    白迟迟推开他说:“好啦,这才几天啊,什么都听不到的!”

    “等我们回家以后,我就让张妈天天给你做好吃的,让我们的小宝贝快快长大,我也好早点听到胎动的声音!”司徒清的神色就好像一个小孩,那张帅气的大黑脸瞬间变得萌萌的。

    “呵呵,是啊!不过,你这几个月可不能任性碰我了哦,否则我们的小宝贝会受到惊扰!”白迟迟笑着说,她现在觉得好幸福,跟相爱的人在一起,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最重要的是,经历了司徒清“死亡”的这场风波,她更发现这个男人对她是多么的重要。

    “要多久?老婆,你不提还好,提起来我就好想要你!”司徒清苦着脸说。

    “你还是个纪律部队出身的人呢,这么一点克制力都没有吗?”白迟迟瘪瘪嘴。

    司徒清可怜巴巴的说:“我的克制力在你面前一点用都没有啊,谁叫你这么有魅力的!”

    就在两个人卿卿我我的时候,门外传来陈媛的声音:“姐姐,姐夫,打扰一下!”

    “媛媛有什么事吗?”司徒清跳起来走向大门,白迟迟赶快整理了一下自己被揉乱了的裙子。

    打开门,陈媛捧着一个托盘走进来,笑着说:“姐姐,刚才我去酒店厨房借了他们的炊具,给你做了一个花旗参老鸭汤,快趁热喝了吧!”

    白迟迟惊讶的看着她说:“为什么你要去厨房做?点客房服务送来不就好了?”

    “刚才我们来酒店的时候,我发现离这不远处就有一个农贸市场,所以我就去买了一只真正的土鸭还有花旗参,慢火细熬炖了三个小时,酒店厨房采购的鸭子没这么滋补!”陈媛一边说一边从一个小瓦煲里面盛出一碗汤,果然颜色清雅,香气四溢。

    “媛媛你真是考虑得太周到了!”司徒清一边说一边扶着白迟迟走到桌子前面坐下。

    “这有什么,我是乡下人,当然认识真正的好鸭子,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嘛!”陈媛端着汤,送到白迟迟的唇边。

    白迟迟感动极了,她闻着那碗汤的香气,享受着被人呵护和照顾的温暖。

    司徒远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抽了抽鼻子说:“好香啊!清,你叫了什么餐?”

    “哪里,这是媛媛给我老婆炖的爱心汤,当然很香啊!”司徒清拿着小勺一口一口的喂给白迟迟,陈媛在一旁笑着注视着他们两个。

    “是吗?媛媛你真是能干!”司徒远难得表扬一个人,他的生活中除了士兵就是自己那个泼辣豪放的老婆辛小紫,像陈媛这样会煲汤会照顾人的女人还没有遇到过。

    陈媛笑着摆手说:“这算不了什么,我们农村人都会做。”

    “对了,媛媛,我现在要订机票,你的身份证呢?”司徒远看着陈媛问道。

    “这个,我家的房子都坍塌了,我现在是除了一个人,什么都没有。”陈媛难过的说。

    司徒清看着她这种样子,咳嗽了一声,对司徒远说:“你忘了她是灾区出来的吗?这样,我这就给抗震救灾办公室打个电话,让他们开个证明就好了。”

    “这事儿我来吧!等迟迟喝完汤,你陪着她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可以到家了。”司徒远拿出电话开始拨打。

    陈媛看着司徒远,有些小小的紧张,她对司徒清说:“姐夫,我现在什么证明都没有,他们能给我补办身份证吗?”

    “没事的,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写,原来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就行了。”司徒清把一碗鸭汤都给白迟迟喝下去,又盛了一碗。

    灾区现在很混乱,政府里面的所有资料都丢失了,因为通讯阻隔,所以网络也不通畅。

    不过在司徒远的安排下,陈媛的证明很快就办好了,也顺利的订到了机票。

    这一晚,大家都睡了一个踏踏实实的觉。

    第二天一早,酒店的车就送几个人去了机场,大家终于登上了回洛城的飞机。

    “姐姐,我好紧张,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呢!”过安检的时候,陈媛紧紧拉着白迟迟的手。

    “别紧张,就跟坐其他的交通工具是一样的!”白迟迟也是穷困家庭出身,想到自己以前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也是这样,不由得对陈媛更加多了一份好感。

    这个质朴的农村女孩,现在亲人都遇难了,她内心应该是多么痛苦悲凉,但是这一路上却仍然细心的照料着自己,白迟迟一想到这里就有些心酸,也发誓一定好好对待这个可怜的姑娘。

    飞机上陈媛的脸色也在随着气流发生着变化,司徒清和司徒远自然是安慰着她,白迟迟更是软言安抚。

    等到飞机落地,陈媛才舒展开了笑容,她激动的对白迟迟说:“姐姐,要不是你们,我这辈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我们那个小村子呢!”

    “你勤劳能干,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白迟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这个单纯的妹妹。

    刚刚走出下客通道,白迟迟和司徒远一下就看到了辛小紫正焦急等待的身影。

    “小紫!”两个人都冲着辛小紫大喊。

    “妈呀,你们总算是到了!司徒清,你这小子真是福大命大,吓得我们腿都软了!”辛小紫一下就冲了过来,没有管自己的老公,倒是一把抱住了白迟迟。

    司徒清不满的看着司徒远说:“喂,你管管你老婆吧,她居然还敢跟我这样说话,不知道什么叫做长幼有序吗?”

    “呵呵,我老婆就是这样爽直啊!”司徒远宠溺的揉了揉辛小紫的头发,把她从白迟迟身边拉到自己的怀里。

    “走走走,我已经让张妈好好的做一席好菜给你们接风!这几天我也跟着提心吊胆吃没吃好,睡没睡好,今天一并给补回来!”辛小紫一只手挽着白迟迟,一只手挽着司徒远,急急吼吼的朝着停车场走去。

    白迟迟笑着拉住她说:“等一下,你没有看到我们还带了一个人回来吗?”

    “啊,谁啊,在哪里?”辛小紫诧异的停下脚步,朝着几个人的身后看去。

    陈媛从白迟迟的身后走过来,有点胆怯的说:“这位是手掌弟弟的夫人吧,我叫陈媛!”

    司徒清笑着对辛小紫说:“你看你这粗狂的作风,把人小姑娘都给吓着了!”

    “手掌弟弟的夫人?你在说我吗?哦哦,好好好,我叫辛小紫!”辛小紫放开司徒远,伸手跟陈媛握了握。

    陈媛看着辛小紫,眼神里充满了羡慕:“这位夫人好漂亮啊,说话又大声又自信,真不愧是手掌家的人!”

    “哎呀,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这样夸我呢,难得你没有说我粗鲁什么的,不像他们!”辛小紫大大咧咧的一甩头发。

    白迟迟对陈媛说:“这位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清的弟媳,远的夫人,当然也是我的妯娌了,以后你就叫她紫姐姐吧!”

    “好的,紫姐姐!”陈媛乖巧的说。

    辛小紫低声对白迟迟说:“这人什么来头?”

    “一会儿我再告诉你,现在先回家去吧!”白迟迟拉着陈媛,一行人朝着机场外面走去。

    司机开着一辆七人座的捷豹等在外面,大家上了车就朝着司徒家的宅子开去。

    一路上,辛小紫的嘴就没有停过,详详细细的问了有关司徒清的事情,感叹着上苍阴错阳差的安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