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30.老公太凶猛928
    “清舅舅!远舅舅!迟迟舅妈,紫舅妈!”刚刚一下车,小樱小桃就从房子里飞奔出来。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毛手毛脚的碰到了两个舅妈的肚子!”司徒清一下就挡在了两个女孩子的面前。

    小樱小桃瘪瘪嘴说:“舅舅太小气了,我们这不是赶着来迎接你们的吗?还不准我们碰舅妈!”

    “你们两个舅妈肚子里都有了小宝贝,现在她们两个可是我们家的大功臣,需要小心轻放,处处留意!”司徒清一边一个抱着自己的外甥女,笑着说。

    小樱仰着脸看着司徒清说:“舅舅,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们全家都吓坏了呢!”

    “是啊,舅舅,我都哭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直到迟迟舅妈打电话回来我们才安心睡觉!”小桃也乖巧的说。

    “好,好孩子,不愧是舅舅最疼的人!走吧,我们这就去见外公,让他老人家放心!”司徒清开心的笑着,大步朝着房子里走去。

    这一行人回来,不但是司徒百川,家里所有的佣人,还有早就等在这里的文若和费世凡都激动不已。

    “很好很好,能够平安回来就是天大的好事!”司徒百川看着两个儿子,皱纹里都是慈爱。

    “我们可吓死了,清,你一定要自罚三杯来谢罪!”辛小紫给司徒清倒了三大杯酒,放在他面前。

    司徒百川也笑着点点头说:“这几杯酒倒是一定要喝的,也顺便庆祝迟迟和小紫怀孕!”

    全家人除了辛小紫和白迟迟,都喝了一些酒,连文若都浅酌了一杯温润的白葡萄酒。

    席间除了对司徒清出事的细节关注,还有个话题当然就是救了司徒清一命的陈媛了。

    “媛媛,当时你们村子里的人还剩下多少?”辛小紫有些口无遮拦,一边给陈媛夹了一块鸡一边问道。

    白迟迟偷偷在桌子底下踢了她一脚,又使了一个眼色,让辛小紫别再问关于村子里死伤的情况了。

    陈媛倒是好像能够坚强面对了,她详详细细的讲述了当时地震来临时候的情形,听得大家唏嘘不已。

    “你真的一直都没有出过那个小县城?”辛小紫的性格就是这样,她对这个素昧平生的女人非常的好奇。

    不单单是陈媛救了司徒清,而且她即将进入大家的生活,不搞清楚来龙去脉怎么能放心。

    不像白迟迟对陈媛充满了感激,辛小紫总觉得一个年轻的女人从此要跟在司徒清身边,多少有些顾虑。

    “是的,我就在县城里念完了高中就没有再读书了,家里穷供不起。”陈媛的话让大家觉得有些心酸。

    辛小紫皱皱眉说:“这样的话,你在清的公司里能够做些什么呢?他们那里可是人才济济!”

    白迟迟着急的看着这个心直口快的好朋友,真的担心她不经意间伤害到了陈媛。

    好在文若打圆场说:“我想清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媛媛长得精神爽利,待人接物应该不错!”

    “我会从小事做起,认真学习的!”陈媛咬了咬嘴唇,有些自卑的说。

    司徒清看着她说:“嗨,小紫你是不知道,媛媛虽然是高中毕业,可是我听她说话看她做事都是利利索索,假以时日肯定会帮上我的忙!”

    “那就好那就好!”辛小紫也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得咄咄逼人,毕竟人家可是司徒清的救命恩人。

    这顿饭总算是吃得宾客尽欢,陈媛也很谦恭,并没有居功自傲,反倒小心谨慎,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送走了客人以后,白迟迟让张妈给陈媛准备了一间客房,领着她来到了房间里。

    “姐姐,你们家可真好啊,这样的房子我就在电视里看过!”陈媛感叹的在房间里走走看看,一脸的陶醉。

    “别客气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这个房间就是你的了!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告诉我或者张妈,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外人!”白迟迟坐在临窗的沙发上看着陈媛。

    “恩,好的,姐姐,我能够遇到你们一家人真是太幸运了!”陈媛走过来拉住白迟迟的手说。

    “遇到你才是我们的幸运呢!”白迟迟笑着拍拍她的手背。

    陈媛的眼睛里慢慢的蒙上一层泪花,她哽咽着说:“要是我的爸爸妈妈还活着,知道我能够住到这样的房子里来该会多么高兴啊!”

    “我想,你这样善良单纯,你的父母一定也是很好很慈祥的人,他们一定会上天堂的!”白迟迟的眼眶也有些濕润了。

    陈媛看着白迟迟说:“姐姐,你的生活跟我的生活比起来相差太多了,可是你竟然都不嫌弃我,我该怎么做才能报答你?”

    “小傻瓜,是我应该报答你才对啊!快别说这样的傻话了,早点休息吧!”白迟迟轻轻摸了摸陈媛的头顶,像一个真正的姐姐那样温柔疼爱。

    等到白迟迟离开以后,陈媛回到窗前看着外面院子里的刺槐,脸上的凄凉却慢慢的变得肃杀起来。

    房子因为年代的原因,有一种庄严的感觉,院子里的花草随风摇曳,墙壁上的爬山虎苍翠欲滴。

    陈媛的脸被高大的刺槐遮盖住,阴暗中看起来十分的诡异,跟之前在大厅吃饭时候相比有着巨大的反差。

    “白迟迟,你还真是个白痴!你以为,我处心积虑的接近司徒清就是为了救他的吗?”陈媛低声的,缓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心里的话。

    这次在灾区,陈媛其实是尾随着司徒清他们的部队去的,而不是像她所说是当地的居民。

    什么父母,什么全家遇难,都是假的,都是陈媛编的故事而已,目的当然就是为了迷惑司徒清和白迟迟。

    在很早以前,陈媛就开始关注司徒清了,她小心的跟踪搜集着情报,经人指点,她知道了这次司徒清要去灾区救援,她觉得机会总算是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

    当司徒远和司徒清的部队开赴灾区的时候,陈媛也偷偷的混在志愿者的队伍中尾随着。

    救援任务艰苦而危险,陈媛也一直跟所有的志愿者一样戴着大口罩穿梭在废墟和断壁颓垣之中,但是她的眼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司徒清和司徒远。

    等到司徒清去处理泥石流的那一天,陈媛更是站在不远处密切关注着他的行动。

    天随人愿,司徒清真的遇到了泥石流,他整个人都被泥土裹着向山下滑去,陈媛疯狂的跟着他狂奔而下。

    下滑的山石,锋利的植物枝条,隆隆的巨响,奔走恐慌的人们都没有能够阻止陈媛的决心。

    一路跌跌撞撞,一路披荆斩棘,一路连滚带爬,陈媛终于赶在泥石流冲击之前到达了山脚下。

    她知道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要是不把司徒清救出来,她就不能够顺理成章的接近白迟迟。

    司徒远还不知道司徒清出事了,陈媛要赶在他之前找到司徒清,这是分秒必争的时刻。

    好在当陈媛滚落到山脚下的时候,村子里的村民们正忙着帮忙去救援,陈媛赶紧混迹其中。

    在泥水中寻找司徒清的时候,陈媛表现得跟一个充满爱心的志愿者没有什么两样,她用手不停的把一大坨一大坨粘稠的泥土挖开,放到一边,再挖,再放,直到手指甲都渗出殷红的鲜血来。

    “司徒清,你可不要死啊,你是我的一颗决胜棋,留着你的命让我的复仇来得更加猛烈些吧!”陈媛一边忘我的挖着泥土,一边在心里祈祷着。

    村民当然不知道这个年轻女人是什么目的,他们以为这是一个热血沸腾的志愿者,对她的举动赞赏不已。

    好在没有多长的时间,陈媛就发现了司徒清的踪迹,她扑到被泥土糊得面目全非的司徒清面前,使劲的擦掉他肩章上的污迹,激动得眼泪滚滚而下。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陈媛哭泣着拖拽着司徒清,他整个人都被埋在泥土中,幸好滚落下来的时候鼻子还没有能够被封死,保住了一条命。

    村民们帮助陈媛把司徒清抬回到了几乎被地震毁坏到没有一间完整房子的村子里,拿来清水给他擦洗掉了身上的泥土。

    “实在是太感谢各位了!”陈媛感激涕零,村民们还以为司徒清是她的亲人或者是恋人呢,纷纷感叹这个姑娘情深意重。

    于是在大家的帮助下,陈媛找到一间勉强还能遮风避雨的青砖房子,日夜守候在司徒清的身边照料他。

    被泥石流弄得高烧不断的司徒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行动力,陈媛找来救援物资和药品,精心的替他退烧,给他喂稀饭,终于等到了司徒清苏醒的那一刻。

    “你是谁?”司徒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

    陈媛笑着对他说:“我是这个村子里的村民,是我把你从泥石流里挖出来的!”

    “是吗?我现在在哪里,救援部队呢?”司徒清脑子疼得厉害,他想要坐起来却全身无力。

    “你别动,你受了伤,还发高烧!我刚刚给你吃了药,你躺一会儿吧!”陈媛温柔的把司徒清的身体按住,给他盖上一床干净的薄毛毯。

    等司徒清再次醒来的时候,陈媛给他煮了一碗软软的面条,小心的喂他吃下去。

    司徒清的体质本来就好,加上陈媛的照顾,很快就站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