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42.老公太凶猛940
    “我妈就是这样,一直都很细心,对人也好。”白迟迟笑着接过司徒清递过来的小包。

    “里面是什么?”陈媛有些好奇。

    白迟迟打开那个包说:“就是一些决明子,说是装在枕头里对眼睛好。”

    “迟迟姐你的眼睛也不好,千万要注意!”陈媛帮白迟迟把决明子包提在手里,挽着她的胳膊朝房子里走去。

    司徒清走到两人身边,抱着白迟迟的肩头对陈媛说:“好了,交给我就好!”

    “媛媛你别介意啊,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白迟迟嗔怪的盯了司徒清一眼,歉意的对陈媛说。

    “怎么会呢,你们两个感情好真是让人羡慕!”陈媛轻轻笑了笑,退后了一点,让白迟迟和司徒清走到前面去。

    晚饭的时候,司徒百川已经听说了陈媛勇挡土豪的事情,对她也是赞赏有加。

    “虽然说咱们军人要跟老百姓鱼水一家,可是太纵容始终是不好的,有了媛媛挡驾,想必以后那个王老板会变得自觉一点。”司徒百川从小也是教导两兄弟有恩必报,所以他们才会那么样的照顾文若许多年。

    “是的,爸爸。”司徒清毕恭毕敬的回答道。

    白迟迟看着陈媛笑着说:“这下可好了,开始还以为媛媛刚刚走上工作岗位,面子浅怕得罪人呢!”

    “原来那个王老板救过远啊?这人知道清和远不是同一个人吗?”辛小紫好奇的是这个。

    司徒清点点头说:“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吧,只是一般人都分不清楚我们谁是谁。”

    “谁叫你们都那样热爱部队,不肯退役的呢?”白迟迟当然清楚自己的司徒清是多么的热血。

    “随时候命,你看这次救灾,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做的工作也多了一倍,这不是很好嘛!”司徒清贴心的给白迟迟的碗里盛汤,也不忘照顾辛小紫。

    陈媛赶紧站起来帮忙,辛小紫看着她说:“媛媛你以后要多注意点了,那个王老板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

    “是,小紫姐,我会记住。”陈媛很感激的说。

    饭后,白迟迟想要到院子里走走,司徒清全程相伴,他扶着白迟迟的手慢慢的走在石子路上。

    微风很柔和,吹拂在脸上很舒服,白迟迟的裙摆也随风飘舞,整个人都显得脱俗不凡。

    “老婆,你觉得身体怎么样?如果有不舒服的感觉,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不管我在做什么都会马上来到你的身边的!”司徒清抱着白迟迟的肩头说。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妈怀我的时候,说是反应很大,不知道过几天以后我会不会也那样。”白迟迟有些担忧。

    司徒清紧张的看着她的脸说:“是吗?那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呢,不严重的话就忍一忍,严重的话就去医院嘛!”白迟迟安慰着他。

    以前的司徒清是那么的强悍霸道,为人处世军人风十足,根本就不会这样小儿女情长的。

    可是现在他变了,铁汉柔情更是容易令人动容。

    白迟迟是司徒清心中最最重要的女人,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以后才发现,只有白迟迟可以让自己随时随地变换心情,为了她喜为了她怒。

    而白迟迟怀孕以后更是,司徒清说话都嫌自己的声音大了,变得无比的温柔。

    “你可不要瞒着我,小东西要是让你不舒服了,立刻告诉我,我来教训他!”司徒清摸着白迟迟的小肚子说。

    “行了吧你,我都说了我不是那种娇气的人,再说我也不像以前那么年轻幼稚,很多事情自己都可以处理得很好。”白迟迟笑着拍掉他的手。

    “你总是这样,以前是以前,以前你一个人,现在有了我,任何事情都应该让我们两个共同面对。”司徒清一把将白迟迟拥入怀中。

    温暖的感觉在两个人之间传递着,司徒清摇着头说:“我之前多想让你怀上我的孩子,现在却害得我不能跟你亲近,是不是有些自作孽的意思?”

    “傻瓜,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我告诉你啊,医学上来说,只要过了四个月,理论上还是可以的!”白迟迟有些害羞的低声说。

    司徒清一听,有些坏笑着对白迟迟说:“原来你也在研究这个?怎么样老婆,你是不是也在想我?”

    “谁在研究这个啊!你别这样激动,一会儿控制不住就麻烦了!”白迟迟笑着推开他。

    两个人在院子里卿卿我我,楼上的窗户后面,却有一双仇恨的眼睛在紧紧注视着他们。

    “白迟迟,我不会让你开心太久的!”陈媛的心里充满了嫉妒,不过并不是对司徒清的爱慕产生的这种感觉,她对白迟迟整个人的生活都嫉妒。

    小时候,陈媛每一天都生活得胆战心惊,生怕自己的妈妈会不高兴拿自己出气。

    幼儿园之前,陈媛还不懂事,她总觉得爸爸对自己比妈妈好,爸爸看到自己的时候会微笑,会用胡子扎自己的脸。

    可是妈妈呢,看到爸爸对自己亲昵也会生气,趁着爸爸不注意的时候会狠狠的掐陈媛的胳膊和腿。

    小小的孩子被掐得那么痛,但是只要一哭一喊就会换来更多的责难和羞辱。

    所以渐渐的陈媛变得沉默了,她怕爸爸对自己好,害怕爸爸跟妈妈吵架,也怕妈妈发火。

    等上了学,每天都有很长时间不用面对妈妈,陈媛觉得好开心,她不喜欢回到家里,讨厌妈妈看自己的眼神。

    “我做错了什么?”陈媛总是在心里问自己。

    可是没有答案,妈妈就是看自己不顺眼,想方设法的折磨着陈媛,生理心理两重压迫。

    爸爸很维护陈媛,但只要他对孩子好一些,妈妈就要发疯乱砸东西,为了息事宁人,爸爸只好把对陈媛的爱藏在心里。

    “爸爸,为什么妈妈不喜欢我?”陈媛挨了打,哭着问爸爸,她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可是爸爸却说:“妈妈是喜欢你的,她非常喜欢你,爸爸也爱你,只是你太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

    当然不明白了,既然喜欢,为什么要把无休止的争吵和打骂带进本该宁静的家庭生活中。

    长大的陈媛比同龄人早熟多了,她发现了一个问题,爸爸妈妈是因为已经没有了爱,才会过得那么辛苦。

    不过,这只是结果,诱因是什么,陈媛还是不清楚。

    童年的记忆是那样的苦痛,让陈媛不敢回想,可是如果不回想,又怎么才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呢?

    煎熬好像一把火,烧得陈媛遍体鳞伤。

    “媛媛,你睡着了吗?”就在陈媛发呆看着窗外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她这才发现司徒清和白迟迟已经不在那棵大树下面了。

    “哦,没有!”陈媛深呼吸了一下,走到门口,堆砌出一个笑容以后才打开了房门。

    白迟迟站在门口,手上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迟迟姐,快进来坐!”陈媛赶紧招呼白迟迟。

    “你在做什么呢?”白迟迟走进来,看到陈媛房间的梳妆台上摆着一本书。

    陈媛笑着说:“时间还早,我想看看书多学点东西。”

    “是吗?你看的什么书?”白迟迟一边说一边把手上的盒子放到梳妆台上,顺手翻看了一下书的封面。

    “太高深的我也看不明白,就看看现代办公技术方面的。”陈媛走过来站在白迟迟的身边。

    白迟迟笑着说:“你真是努力,要是有什么看不懂的,随时都可以来问我。”

    “好的,迟迟姐,你到我房间里来是有事吗?”陈媛看到了那个盒子。

    白迟迟点点头,指着那个盒子说:“也没有什么事,我就是想把这瓶香水送给你。”

    “迟迟姐,我不要,你自己留着用吧!”陈媛赶紧摆着手。

    白迟迟把香水盒子拿起来放到陈媛的手上说:“傻丫头,也不是什么贵重的香水!因为你现在是总裁助理,洒一点味道清淡的香水也是符合身份的,再说了,我怀孕了,不能用香水的。”

    “哦,是这样啊,那就谢谢迟迟姐了!”陈媛这才接过去盒子,打开来以后,一瓶香奈儿的粉色香水出现在她眼前。

    陈媛很感激的看着白迟迟说:“迟迟姐,我以前在乡下也没有用过这样的好东西,你教教我该怎么洒吧!”

    “我其实也不是很常用这些东西的,你对着空中喷一喷,然后走到那一小片香雾中,让香氛均匀洒在身上就好了。”白迟迟做了一个动作。

    陈媛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看来我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迟迟姐,谢谢你不嫌弃我还教我这样多的知识!”

    “你太客气了,如果说到能干,我还比不上你呢!”白迟迟笑着对陈媛说。

    当白迟迟走了以后,陈媛拿着那瓶香水,轻蔑的笑着说:“白迟迟,你想要干什么?真的把我当成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妹子了吗?你不要的东西就拿给我,我会稀罕?”

    说完,陈媛却把那瓶香水摆在了梳妆台上最显眼的位置,她就是要让白迟迟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尊重和感谢她。

    而且,这瓶香水还可以时刻提醒着陈媛,爸爸惨死之后妈妈对自己讲述的那个真实的故事源自哪里。

    总之,冤有头债有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