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44.老公太凶猛942
    “真的?”司徒清回头看着白迟迟,半信半疑的说。

    白迟迟无可奈何的摇着头:“你干嘛不相信我呢?”

    “因为我了解你,为了宝宝你就是不愿意去吃药打针,就怕伤了孩子,是不是?等我一走,你就会反悔了!”司徒清确实很懂得白迟迟的心思。

    “绝对,绝对不会的!不然你马上就请小紫下来,我以她的名义发誓一定会去找老许的!”白迟迟竖起两根手指说。

    司徒清折返回来,看着她的眼睛说:“真的宝贝,你吐得这么厉害,一定要让医生好好的给你看看,要是一直这样吐下去你怎么受得了呢!”

    “知道啦,首长大人!”白迟迟调皮的行了一个礼。

    这时候,辛小紫刚好神清气爽的走下楼来,一看到白迟迟被张妈和陈媛围在沙发上,而且司徒清正蹲在她面前语重心长的说着什么,不禁让她有些担心起来。

    “你们在干嘛?”辛小紫快步走到了沙发前,看着众人说。

    白迟迟笑起来:“没事儿,今天早上我开始有早孕反应了,吐得稀里哗啦的,这个笨蛋怕我吐死在家里,逼着我看医生去呢!”

    “真的吗,我怎么还是一点都不想吐,而且我胃口好着呢,什么都想吃!”辛小紫一听放心了,走到餐桌前拿了一个面包一杯牛奶狼吞虎咽起来。

    白迟迟羡慕的看着她大吃大喝,嘴里不服气的说:“凭什么啊,都是怀孕,你就这样有口福!”

    “别眼红啊,我这体质就是这样的,我妈当初怀着我的时候还去参加单位的联谊会呢,那大秧歌儿扭得!”辛小紫哈哈大笑着说。

    司徒清看了看时间,对辛小紫说:“小紫,这事儿正要拜托你呢,一会儿你陪迟迟去费宅,找老许中医给她看看吧!”

    “行,没问题,我也想出门走走呢!天天在家里也闷得慌!”辛小紫吃完面包抹抹嘴,又伸手拿了一个花卷。

    因为司徒百川今天的早餐在书房吃,所以辛小紫也乐得没了规矩胡吃海塞一顿。

    陈媛低头对白迟迟说:“迟迟姐,你跟小紫姐两个人去行不行?不然的话我请假陪你们吧?”

    “不用了不用了,你现在才刚刚到公司,要是缺席的话不太好,你快点跟清一起走吧,我们一会儿就走了。”白迟迟赶紧对陈媛说,让她跟司徒清一起去上班。

    早饭吃完了以后,司徒清叮嘱了好多注意事项以后才一步三回头的带着陈媛走了。

    “喂,你真的什么都不想吃吗?”辛小紫意犹未尽的看着白迟迟,手里又拿了一个苹果。

    白迟迟点点头:“真的没有胃口啊,我倒是想吃,就是没法下咽。”

    “那还真的要去看看,不然饿坏了你事儿小,饿坏了司徒家小孙子可就事大了!”辛小紫说完,逼着白迟迟喝了一杯牛奶,差点没给她又弄吐出来。

    因为辛小紫确实没有什么反应,所以她现在还是跟平时一样,该干嘛干嘛,并没有因为怀孕就收敛一点。

    这也是辛小紫骄傲的地方,她总是说自己身体好,底子棒,扛得起罩得住。

    结婚的时候,司徒远给辛小紫买了一辆宝马,不过当她怀孕以后就备了司机,不让她自己动手了。

    可是今天辛小紫觉得自己身体状况非常好,所以就想着要自己开车带白迟迟去费爷家见老许。

    “你行吗?”白迟迟上车的时候有些犹豫。

    辛小紫戴上墨镜,潇洒的一甩头发:“我怎么不行,快点上来,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

    两个人去之前给文若打了电话,结果她和费世凡正在国外旅游,让辛小紫直接找阿劲就行了。

    费宅大得就像一个小城,进了门以后辛小紫还得用导航才能找到主体大楼的入口。

    “阿劲!”这么久没有见到过了,可是白迟迟还是很容易就认出来那个站在门口微笑着等候的人就是费世凡的得力手下。

    “白小姐,您来了!”阿劲彬彬有礼的走过来打开车门,扶着白迟迟的手请她下了车,又同样让辛小紫走下来。

    辛小紫抬头看着这座辉煌的住宅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说:“我的天,这位费爷是尊多么大的神啊!”

    “别胡说,费爷可是很温和的!你看文若和阿凡多幸福!”白迟迟拉着辛小紫的手跟在何劲的身后。

    绕了几个弯就不记得了,反正最后总算是在阿劲的带领下来到了费爷养生的一个大房间里。

    “白小姐,请等我一下,我去请示费爷。”何劲让白迟迟和辛小紫坐在一张宽大得不像话的沙发上以后就离开了。

    辛小紫四处打量着,嘴里啧啧称奇:“想不到费世凡他们家这么有钱的?他为人还真是低调,都没有看出来呢!”

    “哎呦,他一直都是那样的啊,英国绅士的品格。”白迟迟走得有些累了,轻轻捶着自己的小腿。

    “这倒是,我觉得自从认识他以后就没有见到他大声说话发脾气似的!文若好福气啊!”辛小紫当然不知道在老许的药草庄园里,费世凡误以为文若是白迟迟的时候那种癫狂的状态。

    白迟迟一想到那一幕就觉得这就是天作之合,就是费世凡和文若之间的缘分。

    “白小姐,费爷说了,请二位到费宅就不要客气,当成自己家一样就好!”正在两人闲谈的时候,阿劲又走出来了。

    “好的,不过阿劲,我们不用去给费爷请安吗?”白迟迟有些遗憾的说。

    “啊,是这样的,费爷这两天在老许的指导下辟谷,不方便见外人的,还请多多谅解!”阿劲解释道。

    辛小紫惊讶的说:“费爷要绝食啊?他老人家受得了吗!”

    “呵呵,辛小姐多虑了,我们费爷身体好的很,辟谷只是为了清修而已。”阿劲笑着说。

    白迟迟担心辛小紫又要说出什么惊人的语言,赶紧挡在她前面说道:“好的好的,那么老许呢?”

    “我们少爷已经告知了费爷二位的来意,老许现在已经在后面小花园里等着白小姐了。”阿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白迟迟和辛小紫上了电梯,直接下到了一楼。

    电梯一打开,就是一阵阵的药草香扑面而来。

    “哇,这个电梯外面就是院子,这种设计我还真是没见过呢!”辛小紫睁大眼睛说。

    阿劲微笑着说:“因为老许是费爷的专职养生顾问,所以给他专门修了这个小院子,可以栽种一些他需要的药材。”

    “怪不得呢!”辛小紫是学药理的,尽管是西医,可是对药材却有着特有的兴趣,她走走看看,连连惊呼。

    白迟迟笑看着辛小紫,她也觉得这座院子真是好像百草园一样,到处都是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植物,不过都是有用的,对于中医来说任何东西都可以入药。

    “哈哈,白小姐,好久不见啊!”一个爽朗的声音从院子深处传来,白迟迟抬头一看,可不就是老许吗!

    只见他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头顶一个草帽,还扛着一柄花锄,说是一个采草药的老农也好,说是仙风道骨也可以。

    “老许,许中医,好久不见,您还好吗?”白迟迟赶紧走上前去打招呼。

    “我还好,不过你可不怎么好啊,脸色有些难看!”老许果真是三句不离本行。

    白迟迟笑着伸出手说:“确实有些不大好,所以才来请教您啊!”

    “迟迟,这位就是老许先生吗?游雨泽的父亲?”辛小紫踏着百草园中间的小路走过来。

    因为在白迟迟的婚礼上见过游雨泽,又听白迟迟说过他的事情,所以辛小紫知道游雨泽是老许的儿子。

    “这位姑娘想必就是白小姐的妯娌了?”老许笑吟吟的说,一则是因为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名字,二则是他已经知道司徒清有个孪生兄弟也已经结婚了。

    “是是是,久仰您的大名,这次就烦劳许老先生帮我们把把脉,看看我们的身体有什么需要修补的地方!”辛小紫调皮的说。

    因为在学校的时候,中西医学生总是在争论一个问题,那就是把脉到底科学不科学。

    “二位请!”老许带着白迟迟和辛小紫朝着院子里的一个小凉亭走去。

    谢过了阿劲,辛小紫和白迟迟跟着老许朝前走,发现那个小凉亭下面的水面上也种植着很多类似于菖蒲之类的药材。

    “白小姐脸色欠佳,我就先看看你的脉息吧!”老许也不多废话,直奔主题。

    白迟迟微笑着伸出手,老许随随便便往她的右手腕上一搭,不出片刻就点头说道:“恭喜!”

    “啊?真的假的?”辛小紫惊讶的捂着嘴,不过她马上就想,肯定是费世凡已经告诉老许说白迟迟怀孕的事情了。

    “谢谢!”白迟迟礼貌的对老许说。

    老许瞄了一眼辛小紫,一把抓过她的胳膊也搭了一下脉,跟着说道:“饮食不调,暴饮暴食,脾虚血弱,要好好调养一下啊!”

    辛小紫不服气的说:“怎么不恭喜我?”

    “我是给人看病的,不是报喜的!”老许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见不得人家怀疑中医的可靠性。

    “你!”辛小紫脸色一变,不过马上却笑了起来:“好好好,就怕没脾气,没医术才没脾气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