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56.老公太凶猛954
    “白迟,你快来啊,牛大妈做的这个糖水蛋好好吃!”辛小紫看到司徒清跟白迟迟走进院子,赶紧招呼她说。

    白迟迟摇摇头笑着说:“我不行啊,刚才吃过晚饭以后就很饱了,不像你胃口那么好。”

    “咦,真是鄙视你!你看我,就是要这样吃宝宝才长得好长得快啊!”辛小紫喝了一口糖水,得意的说。

    白迟迟走到她身边,羡慕的看着她把两个荷包蛋和一碗糖水都给吃光了。

    “老婆,你真的不吃吗?”司徒清看着白迟迟,心里总觉得怀孕了以后让白迟迟吃了不少苦,很愧疚。

    白迟迟看着那糖水蛋,想要吃可是实在是没有勇气,就怕一喝下去又给吐出来就太煞风景了。

    “想想还是算了,谢谢牛大妈的好意。”白迟迟抱歉的看着笑眯眯的牛大妈说。

    司徒远这时候也忙着照顾两个外甥女,陈媛也拿着碗喂给小牛儿吃,牛大叔坐得远远的在抽烟。

    “没事儿,这怀孕啊,就是这样一回事!”牛大妈摆摆手,又想起那岩鱼的事情来了。

    不过自己没办法给首长夫人抓到新鲜的岩鱼,还是不要提起的好,免得让人觉得遗憾。

    司徒清抱着白迟迟的肩,为了她也决定不吃了,跟老婆同甘共苦。

    “喝完了糖水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去村子外面野餐,我连烧烤架子都带来了!”司徒清的话又让小樱小桃笑得合不拢嘴了。

    “舅舅自从结婚以后就变得好细心啊!还是迟迟舅妈有办法,可以降服得了你!”小樱笑着说。

    白迟迟摇了摇头:“哪里是我的功劳,你舅舅的潜力被激发出来了而已!”

    “管他是被激发的还是被你培养的,总之你就是清的真命天女,谁也不能取代的嘛!”辛小紫把一个空碗递给司徒远。

    “小紫舅妈才是我们远舅舅的至尊女皇呢!”小桃也指着司徒远说。

    “小丫头不许胡说,快点回房去了。”司徒远恭恭敬敬的扶起辛小紫,一边对两个女孩儿说。

    小樱小桃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伸出手点了点司徒远,笑着回到房间里去了。

    司徒清带着白迟迟来到牛大妈为他们准备的房间,这里已经被收拾得干净整洁,被子还散发着一种阳光的味道,一定是提前抱出去好好让太阳晒过了。

    “老婆,你能习惯这样的农村住宅吗?”司徒清一边打开被子,一边对坐在一旁的白迟迟说。

    “这已经是非常好的条件了!我们以前刚刚去培安镇的时候,家徒四壁,那才叫艰苦呢!”白迟迟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的确是窗明几净,井井有条。

    牛大妈一看就是个爽利人,把屋子收拾得很舒服。

    司徒清从热水瓶里倒出热水来准备给白迟迟泡脚,他的动作娴熟,一看就是在部队里经过严格训练过的。

    “你试试看水温,不合适的话我再去院子里给你打些凉水。”司徒清伸手在盆子里拂了拂。

    白迟迟笑着说:“行了,我觉得刚刚好。”

    “这里比城市里海拔高,晚上很凉快的,你一定要好好泡热了脚才睡得更舒服。”司徒清蹲下来把白迟迟的鞋子脱掉,然后小心的把她的双脚放在水里。

    白迟迟看着司徒清的举动,心里很温暖。

    “清,你以前这样给人洗过脚吗?”

    司徒清摇摇头说:“没有,我妈走得早,我爸爸又很严肃,我倒是想给他们洗洗脚,可是没有机会。”

    “文若呢?”白迟迟笑着说。

    司徒清抬起头看着她说:“你就放心吧,我司徒清长了这么大,就只给你一个人洗过脚!”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只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文若身体不好,你又是她的哥哥,照顾她也是应该的啊。”白迟迟现在只觉得没有什么人可以把自己和司徒清分开了。

    经历了那么多,怎么能不坚守这一份爱呢。

    “是,不过文若很坚强,她也很安守本分,从来不会要求我和远做什么。”司徒清轻轻的给白迟迟按摩着脚底的穴位,拿捏得很到位很专业。

    白迟迟点点头:“倒也是,以后等他们从国外回来了,我们也可以请他们一起来这里玩。”

    “好啊。”司徒清说完,把白迟迟的脚擦干,然后出去倒了洗脚水。

    “他们呢?”白迟迟听到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了。

    司徒清笑着说:“都睡下了,老牛夫妇肯定睡得早,两个小丫头大概在床上聊天什么的吧,至于辛小紫和远,我可不清楚!”

    “呵呵,小紫现在已经收敛很多了,应该不会冒险的!啊,那媛媛呢?”白迟迟想到陈媛一个人住一间小房子,也不知道会不会冷或者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灯也熄掉了,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去敲人家的门吧!”司徒清把白迟迟抱到床上,自己也躺在她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

    “媛媛这个人真是非常善良,你看一路上都在照顾我,也不怎么多话,安安静静的。”白迟迟又想到要给陈媛介绍男朋友的事情了。

    司徒清笑着说:“你这个白痴才善良,自己过得幸福就希望所有的人都幸福,对不对?”

    “她救过你,是我的恩人,当然希望她可以过得更好嘛!”白迟迟总觉得陈媛今天有些心事似的。

    “好,我知道,我会留意的,看看是哪个傻小子有这样的福气!”司徒清拍拍白迟迟的脸,关掉了灯。

    黑暗中,白迟迟睁大眼睛有些睡不着,她担心陈媛触景生情,会想念逝去的亲人。

    “老婆,睡吧,你听外面还有蟋蟀的声音,回城去以后就没有这样的野趣了哦!”司徒清伸出手臂给白迟迟当枕头,温柔的给她把被子压压好。

    慢慢的,白迟迟终于睡着了,梦里有小溪有野草,还有一个小孩子快乐的身影。

    第二天一大早就听到院子里的公鸡喔喔的打鸣,白迟迟翻了个身醒了过来。

    “老婆,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司徒清笑嘻嘻的看着白迟迟,两人面对面对视着。

    “你早就醒了吗?”白迟迟一边揉眼睛一边说。

    “是啊,醒了以后看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打扰你。”司徒清说话的时候有些怪怪的。

    白迟迟疑惑的问:“你怎么了?”

    “没什么,老婆你的头还挺堅硬,我的胳膊都没有感觉了!”司徒清用一只手揽住白迟迟的脑袋,另一只手慢慢从她的脖子下拿出来,僵硬得好像一根柴火。

    白迟迟惊讶的说:“你一晚上都这样让我枕着你的胳膊睡?”

    “嗯,中途醒过来几次,听到你打呼噜打得挺爽,所以就没有动。”司徒清一边举着胳膊,一边皱着眉头用另一只手使劲的捏,看起来都麻得不像他自己的手了。

    白迟迟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赶紧坐起来帮着司徒清揉捏,嗔怪着说:“你不舒服就叫醒我啊,真是个傻子!”

    “不行,怎么能打扰你休息!不就是手麻了吗,一会儿就好了!我老婆的睡眠一定要保证是金质的!”司徒清豪迈的说。

    白迟迟看着他,轻轻的在他麻掉的胳膊上亲了一下。

    “看,马上就好了!”看到她这个举动,司徒清笑着抬起手,在空中甩动了两下。

    白迟迟按着他说:“好了别乱动,我再给你捏一下。”

    这时候,听到司徒远一边敲门一边说:“清,迟迟,你们起床了没有?”

    “起来啦,干嘛?”司徒清跳下床,打开门。

    司徒远看到白迟迟还在床上,低声的跟司徒清说:“媛媛不见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她不见了?”司徒清赶紧走到外面,顺手拉上门。

    “早上小紫说口渴,让我出去给她弄点井水,我经过媛媛的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司徒远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

    “那又怎么样?”司徒清觉得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了。

    可是司徒远又说:“我打完了井水,回来的时候门被风吹开了一些,刚好看到床的位置,上面的被子都还叠的好好的,看起来就跟没有人在那睡过觉似的。”

    “或者是她起得早,把床铺理好了就出去晨练什么的了吧。”司徒清觉得陈媛做事一向都有分寸的。

    司徒远摇着头说:“我本来也是这么想,可是刚才我起床出去上厕所看到陈媛的房间还是那样,我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见到她的人。”

    “她起得早,帮牛大妈做饭呢吧!”司徒清边说边跟司徒远朝着陈媛的房间走去。

    “牛大妈说没有看到她,而且,我之前发现她不见了的时候是早上四五点,距离现在......”司徒远看看手表说:“七点半,已经有两三个小时了。”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走到了陈媛的房间门口,果然看到房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人。

    司徒远敲敲门,然后进去,司徒清跟在他身后看到就跟司徒远说的一样,床上整整齐齐一丝皱褶都没有。

    “这丫头会到哪里去?”司徒清走到陈媛的床前,仔细一看拖鞋什么的都在床底下,应该不是去上厕所。

    “我不知道,趁着大家还没有起床,我们出去找找吧。”司徒远皱起眉头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