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57.老公太凶猛955
    “好,暂时不要惊动大家,我就跟迟迟说我们两出去跑个步。”司徒清说。

    “好的,小紫还没醒,小樱小桃可能也还在睡着呢,你去说一声吧!”司徒远点点头。

    回到房间,白迟迟看到司徒清,有点担心的问:“怎么了,远找你什么事?”

    “没什么,他在部队晨练惯了,想要让我跟他一起去跑跑步。”司徒清一边换上衣服一边轻松的回答。

    “啊,原来是这样!你们两个应该也很久没有一起去锻炼身体了吧?”白迟迟松了口气。

    司徒清笑着说:“对啊,那小子从来都说他的耐力比我强,今天我们就去比试比试!老婆,这会儿还不到八点呢,你再睡一会吧,一会儿我回来叫醒你!”

    “恩,我也觉得人懒懒的,再躺会儿好了!”白迟迟说完又溜回到了被窝里。

    司徒清看着她,走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好好睡,别想着我啊!”

    “行了,你快点去吧,早去早回。”白迟迟笑着推开他。

    司徒清出了房间,跟着司徒远来到厨房,看到牛大妈正忙着给大家摊煎饼熬玉米粥呢。

    “牛大妈,知道陈媛去哪里了吗?”司徒清问道。

    “不知道啊,刚才这位首长也问过我,我们家老头子一早出去给庄稼松土去了,也没有注意到。”牛大妈举着锅铲忙个不停。

    “那,院子的大门早上起来的时候是开着的吗?”司徒清心想,要是陈媛真的一大早出去了,她从外面是锁不了门的。

    牛大妈想想说:“好像没有,我老头子出去的时候还问我来着,不过我想是不是你们早起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去了呢。”

    “那你半夜的时候有没有听到门响?”司徒远也着急起来,看样子陈媛确实是在牛大叔之前就出去了。

    牛大妈想了想说:“一两点的时候,好像隔壁的狗叫了几声,我心想说这家的二小子是不是晚上回来了。”

    “那么早?”司徒清吓了一跳,陈媛凌晨一两点跑出去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这是干什么去了。

    “两位首长,那个媛媛姑娘不会是那时候就出门了吧!”牛大妈也觉得有些奇怪了。

    司徒远看着司徒清说:“陈媛搞什么鬼?她人生地不熟的半夜溜出去是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还是先出去找找吧!”司徒清急着出门,匆匆的走向院子大门口,司徒远赶紧跟着,还回头叮嘱牛大妈,说一会儿要是其他人醒了就说自己两兄弟去晨练去了。

    就在他们要走出院子大门的时候,牛大妈突然一拍脑袋说:“哎呀,这姑娘不会出去抓鱼去了吧!”

    “抓什么鱼?”司徒兄弟停住了脚步。

    牛大妈跑过来说:“昨天我无意中跟媛媛姑娘提起我们这条小溪里面产的岩鱼吃了以后对孕妇好,可以缓解恶心头晕这些症状,但是现在岩鱼不好抓,所以我就没有告诉你们。”

    “你的意思是,陈媛半夜三更出去抓鱼就是为了给迟迟和小紫吃?”司徒清瞪大眼睛说。

    牛大妈愧疚的说:“哎呀,我也只是顺口说说,谁知道她就上心了,这个点儿出去可不就是去抓夜里才出来活动的岩鱼了吗!”

    “不怪你牛大妈,一般抓岩鱼是在哪里?”司徒远看到牛大妈的样子,安慰她道。

    牛大妈把围裙扯下来说:“我带你们去,就是昨天你们抓螃蟹的那个地方。”

    “不不不,你还是别去了,一会儿她们醒来看到我们都不在一定会很担心的。”司徒清阻止了牛大妈。

    “那,也好,你们就快去吧,就算是抓不到鱼也该回来了啊,这都一个晚上了,别是出什么事儿了吧?”牛大妈也有些紧张起来。

    司徒清和司徒远什么都没有说,冲出了门外,牛大妈追了几步,又皱着眉头退了回来。

    顺着昨天走过的路,司徒清和司徒远心急如焚的跑着,引得村里的小狗汪汪叫。

    管不了那么多了,陈媛现在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尽管现在村里的情况跟以前比起来好了很多,但是背后的大山上还是有很多未知的危险存在着。

    两个人沉默着向前跑,来到了昨天戏水的那个地方,司徒清站定了脚步,仔细的看着地面。

    “有脚印吗?”司徒远当然知道他想的什么,也跟着查看起来,果然发现泥土和沙子上面有些浅坑,这些带着沙土的脚印顺着溪流朝着上游去了。

    “这傻丫头不会真的跑到上游去抓什么岩鱼了吧?”司徒远大吃一惊。

    “看样子是的。”司徒清点点头,顺着脚印朝着那块大石头走去,也就是陈媛昨天攀爬过的地方。

    司徒远摇摇头,陈媛的胆子也太大了,黑灯瞎火的,她居然敢一个人跑到这个野外来。

    真的只是为了给两个孕妇抓岩鱼的话那这也实在是太冒险了一点。

    “陈媛这人很热心,又善良,我遭遇泥石流的那几天,她也是为了救我不顾一切的。”司徒清好像猜到了司徒远的想法,一边急急忙忙的走,一边说。

    “恩,我想也是,只是她也该跟我们说一声,让我们两个一起去也好啊。”司徒远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司徒清说:“你不知道,她很为别人着想,可能想着你跟小紫好多天没见了,不想打扰你们,而迟迟反应大,需要人照顾吧。”

    听了他的话,司徒远默默的点点头,搜寻着陈媛的踪迹,好在那些泥沙脚印一直都还有。

    “她应该是爬到这上面去了!”走到那大石头跟前,泥沙脚印却消失了,应该是被小瀑布的流水给冲掉了。

    司徒清和司徒远爬到大石头上,却没有看到陈媛的身影,只有更宽阔的溪流在流淌着。

    “再上去就很危险了,你看那些岩壁多陡峭!”司徒清指了指山石,果然刀削斧砍似的。

    “陈媛会上去吗?她一个女孩子有这个能力?”司徒远走到那石壁前,看到有些藤蔓植物垂下来。

    “你看,这里有攀爬的痕迹,应该是爬上去了!”司徒清看到石壁上有蹬落的苔藓。

    司徒远摇着头说:“太拼了,陈媛这丫头!”

    “媛媛,你在上面吗?”司徒清扯开嗓子吼起来,可是没有人回答,只有山涧里的回声传来。

    “我先上去看看!”司徒远扯住藤蔓试了试,觉得还算结实,于是双手抓着那藤蔓,双脚蹬在岩壁上,一点点向上爬去。

    司徒清等在下面保护着司徒远,心里越来越着急,顺着这条小溪再向上去可就是更加浓密的原始森林了,陈媛只凭着在农村的生活经验是应付不了那些突发情况的。

    “找到了吗?”看到司徒清的背影消失在岩壁上头,司徒清大声的问。

    司徒远说:“没有看到人,不过有脚印了!”

    “等着,我马上就上来!”司徒清也抓着藤蔓爬到了上面,果然就只看到溪流哗啦啦的流着水,两旁的树林遮天蔽日,而陈媛还是没有踪影。

    司徒清着急的说:“媛媛也太傻了,不就一条鱼吗,至于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吗?”

    “肯定是看到迟迟吐得难受,想要在今天早上之前给她抓鱼吧,而且牛大妈也说要晚上才能抓到的。”司徒远一边趟着水朝前走,一边左右观察着。

    “媛媛,你在哪里?”司徒清也一边喊一边朝前走。

    树荫越来越大,地形也越来越复杂,小溪时而变得很汹涌,时而又很舒缓,溪水里面的石头青苔也越来越多,一看就知道这里已经是人迹罕至了。

    还是没有找到陈媛,司徒清和司徒远都很担心,不知道陈媛遇到了什么样的危险。

    “怎么办,要不要通知村长或者部队,这里的地形我们都不熟悉。”司徒远看着黑着脸的司徒清说。

    “再找找,如果真的是出事了,每一分钟都不能耽搁!”司徒清也是有着丰富救援经验的,当然知道时间的宝贵。

    听到他这么说,司徒远马上闭上了嘴更加仔细的搜寻起来。

    两个人走到森林里,这时候可以看到小溪的岩缝里时不时有银白色的身影快速掠过,应该是受惊跑出来的。

    “可能就在这附近,我发现岩鱼的身影了。”司徒清踩着水,低头研究了一下说。

    司徒远点点头,两个人一个在水里,一个在岸上寻找着。

    又走了一段路以后,司徒远突然大声的喊道:“清,你快上来看,这里有个山洞!”

    “在哪里?”司徒清急忙上了岸,顺着司徒远的足迹跑到了他跟前,果然看到在一丛灌木旁边,有一个很隐藏的洞口,如果不是司徒远这样细致的人是很难发现的。

    “会不会上岸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了?”司徒远拨开灌木丛,洞口还有一些长着小刺的荆棘。

    “糟糕,肯定是媛媛掉下去了,这里有新鲜的痕迹!”司徒清指着那些被压断了的荆棘说。

    这一下两个人都慌了,也不知道这个洞有多深,里面黑漆漆的,要是陈媛真的掉下去不知道摔成什么样了。

    “媛媛,你在下面吗?”司徒清趴在洞口冲着里面喊。

    司徒远拍拍他说:“也有可能是已经摔晕了,我下去看看,你把衣服裤子脱下来拧成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