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58.老公太凶猛956
    司徒清迅速的把衣服裤子脱下来拧成一股然后连接起来,不过他没有让司徒清下去,而是让他拉着这条临时做成的安全绳,自己慢慢的向山洞下滑去。

    好在这个山洞并没有想象的那样深,大概是因为外面的树木阴影笼罩着,所以给人造成的错觉。

    司徒清个子很高,因此很快就踩到了地面,他放开绳子伸手一摸就摸到了一个人。

    “媛媛,是你吗?”司徒清蹲下身子,可是光线很暗,所以看不清楚,他摸了摸这个人的头发,眼睛适应了一下,看清楚了就是陈媛,只是好像已经失去了知觉。

    “清,找到了吗?”司徒远在洞口向下看。

    司徒清抓住陈媛的手臂,扶着她站起来,山洞也很狭窄,两个人站着已经是很近的距离了。

    顾不上考虑那么多,司徒清把陈媛抱在怀里,感觉到她的呼吸以后才放心了不少。

    “找到了,晕过去了,我把她的腰绑起来,你慢慢的拉上去!”陈媛的身体发软,司徒清好不容易才把她固定住,然后司徒远一点一点的把她拖出了山洞。

    陈媛现在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的外伤,只是额头和胳膊被荆棘刮到了,有些血痕。

    司徒远把陈媛放平在地上,然后又拉着司徒清出了山洞。

    “怎么样,她什么情况?”司徒清一出来就扑到陈媛的跟前仔细检查起来。

    “没什么外伤,可能是受到惊吓晕过去了。”司徒远蹲下来,两兄弟把陈媛抱到溪水边。

    “给她擦擦额头,看看能不能醒过来!”司徒清用自己的衣服沾了水放在陈媛的额头上。

    司徒远看着他说:“山洞里有石头什么的吗?”

    “没有,四壁都是泥土,我想是之前的村民挖的陷阱来抓什么小动物的,也不过三米多深而已。”司徒清摇摇头说。

    “那就好,没有把脑袋给碰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下去的,或者被冻坏了!”司徒远松了一口气说。

    司徒清把陈媛的脸擦干净,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口,他这时候才看到陈媛的手上紧紧的抓着一个瓶子。

    “她真的是来抓鱼的,这个傻丫头!”司徒清把瓶子拿起拉一看,里面有着十来条小岩鱼。

    “你看她的这只手,还有一个袖珍的手电筒,看来是有所准备的,只是没有料到会有一个陷阱在那里。”司徒远掰开陈媛的另外一只手,果然看到一个小手电,已经被摔坏了点不亮。

    司徒清拍拍陈媛的脸,着急的说:“媛媛,醒一醒,快醒一醒!”

    “掐一下人中吧!”司徒远也给陈媛实施了一些急救用的方案,两个人忙活了好半天才看到陈媛的眼睛动了动。

    “媛媛,你怎么样,醒一醒!”司徒清小心的摇着陈媛的肩头,把她扶着坐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

    陈媛的身子动了动,眼皮忽闪了几下,终于睁开来。

    “姐夫?我,你们,这是在哪里?”陈媛的眼神迷茫,好像还没有搞清楚目前的状况。

    “傻丫头,你一个人跑出来抓鱼,结果掉到人家的陷阱里去了!”司徒清看到陈媛终于醒过来,心里非常的高兴。

    “是吗,我,我就记得脚下一空,人就跌下去了,跟着什么都不知道了。”陈媛缓缓的转动着脖子看着周围的环境。

    司徒远对陈媛说:“你以后再也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为了几条鱼值得吗?”

    “对,对,我的鱼呢?迟迟姐十点钟会有晨吐,我要给她送回去熬汤啊!”陈媛如梦初醒,着急的举起手来。

    “在这里在这里,你看,都好好的!”司徒清把那个瓶子拿给陈媛看,她这才放心又“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丝笑。

    司徒远摇摇头说:“媛媛你真的让我们担心死了,怎么会招呼都不打一个,要是你是我带的兵,我可要狠狠批评你了。”

    “远姐夫,我错了,让你们着急了!”陈媛羞愧的低下头,这个动作让司徒远都觉得不再忍心责备她。

    “好了好了,人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迟迟要是知道你是为了她这么冒险,不知道得多担心呢。”司徒清扶着陈媛,让她慢慢的站起来。

    “清姐夫,别告诉迟迟姐我掉到洞里了。”陈媛这个时候还在考虑白迟迟的感受,连司徒远都觉得很感动。

    “就算我不说她也看得出来的,好,你先活动活动,看看有没有伤到筋骨!”司徒清对陈媛说。

    陈媛试着伸展了一下手臂,又蹲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没事,没有伤到,只是摔得脑袋有些昏,不过现在也好了。”

    “不幸中的大幸,要是那个山洞再深一点,或者底下有石头那可就麻烦了!”司徒远看到陈媛没有大碍,就扶着她让她用水洗洗身上的泥沙。

    “清,你快把衣服穿上吧,不然像什么样子!”司徒清听了司徒远的提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为了救陈媛把裤子都用来打成绳子了,顿时脸有些尴尬,忙转了个身穿好裤子。

    陈媛捂着嘴呵呵的笑起来,只见她在清晨的林间小溪旁,特别的清纯可爱。

    “别笑了,都是为了这点鱼,我们走吧,免得她们担心。”司徒清咳嗽一声说道。

    于是两个人搀扶着陈媛,一路艰辛的回到了村子里。

    “可惜,一晚上就只抓了这么点,要是抓得多,迟迟姐吃了以后就不会再呕吐了,这是牛大妈说的。”陈媛手拿着那个瓶子,摇头叹息着说。

    “够啦够啦,为了这点鱼你差点丢了小命!要不是我们去得及时,你该怎么才能爬上来啊!”司徒清想想都觉得后怕。

    可是陈媛却调皮的一笑说:“我才不担心呢,我有两个关心我的姐姐,又有两个神勇的姐夫,一定会把我救出来的!”

    在陈媛的心里,她是早就已经写好了剧本的,她故意虚掩着房门,也故意留下了那些脚印,就是为了让司徒兄弟发现她不见了,给他们一些线索。

    抓这些鱼确实很不容易,陈媛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可是这都是必须的,否则怎么能把这出戏演得完美?

    只是那个山洞是她没有想到的,本来陈媛只是想着天亮了以后假装昏倒在溪水边,可是却有了这样一个出色的道具,这她暗自高兴。

    丢了一颗小石头,陈媛知道那个山洞不深,自己掉下去也没有生命危险,所以她才顺着那些荆棘滑下去。

    要是司徒兄弟足够冷静的话,是会发现这些蛛丝马迹的,只不过两人根本就没有想到陈媛这是故意的,所以连那种调查研究的念头都没有过。

    一切都是为了取得白迟迟的信任,以及司徒清的好感,陈媛不是那种一上来就直奔主题的蠢货,她头脑冷静,而且有着多项被生活磨练出来的技能,这给她的复仇道路增加了很多的砝码。

    现在更好啦,司徒远也亲自参与了这场救援,他一定会反对辛小紫的多疑和猜忌,站在她这边的。

    如此一来,陈媛这场苦肉计是非常超值的,同时搞定了这么多人,可谓一举数得!

    依照对司徒兄弟的了解,他们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对她的寻找,陈媛压根就不担心自己真的会出不来。

    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出发,这也是充满刺激的一种体验,所以陈媛尽管身上有好些划伤,可是她却在心里觉得很满意。

    “不许再这样冒险,什么事情都有万一的。”司徒清严肃的看着陈媛说。

    “好,我以后不会了。”陈媛乖乖点点头。

    回到牛大叔家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院子里炸开了锅,因为牛大妈实在不会撒谎,透露了陈媛失踪的消息,把白迟迟和辛小紫给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

    好在回来得及时,否则依照辛小紫的个性,马上就要跟着出去找人去了。

    “死丫头你跑到哪里去了!想要吓死人啊!”一看到陈媛,辛小紫就气呼呼的冲了过来。

    “小紫姐,我,我......”陈媛红着脸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司徒远却瞪了辛小紫一眼,把她拉开了。

    “老婆你别这么骂媛媛,她是为了你们好,整个晚上都在山上冒着风险抓鱼。”司徒远对辛小紫说。

    辛小紫半信半疑的看着司徒远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我和清去得及时,媛媛现在还被困在一个山洞里呢。”司徒远摇摇头。

    白迟迟听了他的话,果然眼里已经闪烁着泪花了,她走到陈媛面前拉着她的手说:“媛媛,你太傻了,多危险啊!”

    “没事的,迟迟姐,你看,我抓了这几条,马上就去厨房给你做汤喝,你今天就不会那么难受了!”陈媛脸上露出一个单纯而质朴的笑容,把瓶子拿给白迟迟看。

    牛大妈笑着走过来说:“回来就好了,可担心死了!媛媛姑娘的心眼真好,比亲姐妹还体贴呢!”

    “别这么说牛大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陈媛低着头红着脸,拿着鱼跑到厨房去了。

    司徒清抱着白迟迟说:“别哭别哭,我就是怕你哭才没有告诉你的,结果你还是这样。”

    “我没哭,我是觉得媛媛对我真的太好了!”白迟迟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