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63.老公太凶猛961
    “开慢点,让她们好好睡。”辛小紫对司徒远说。

    大家讲话的声音也小了许多,白迟迟靠在司徒清的肩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和味道,觉得这个周末实在是很幸福。

    回到司徒宅子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张妈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回来呢。

    “外公,外公!”小樱小桃一下车就急着跑去书房找司徒百川,她们两个对外公的感情很深。

    司徒百川一看到两个外孙女就想到自己的女儿司徒枫,只是随着时间流逝,也不会再那么伤感了,孩子是安慰。

    “回来了?怎么样,好不好玩?”司徒百川摘下老花镜,笑眯眯的看着小樱小桃。

    “好玩啊,外公,您下次跟我们一起去,等我考完了以后!”小樱小桃叽叽喳喳的报告了这两天的事情,很开心。

    司徒百川领着两个女孩走出书房来到客厅,正好看到罗毅把陈媛送进来。

    “爸爸,这是罗会安的儿子罗毅。”司徒清给父亲介绍。

    罗毅很礼貌很恭敬的上前跟司徒百川握手,看起来很斯文儒雅,司徒百川笑着跟他点点头。

    “总裁,我妈等着我回家,我就先告辞了!”罗毅没有留下来用晚餐,他觉得司徒家的家庭聚餐,自己是个外人,不便打扰。

    “媛媛,送送。”白迟迟对陈媛说。

    “好,迟迟姐。”陈媛陪着罗毅走到院子外面上了车才回来。

    “远,你怎么也回来了?”司徒百川看到两个儿子一起回来还是很高兴的,这样子一家人又可以聚一聚了。

    晚饭自然是很好的氛围,小樱小桃的余兴未了,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讲述着自己的感受和好玩的有趣的事情,大人们也被感染了。

    “外公,您不知道,媛媛姐这次才是英雄呢,为了给舅妈抓岩鱼,都掉到猎人的陷阱里去了!”小桃说。

    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司徒百川表扬了陈媛一番,陈媛一直谦虚地说这都是她应该做的。

    司徒清把岩鱼干交给张妈,让她每天早上给白迟迟和辛小紫熬一碗汤喝,这样可以有效的缓解白迟迟的痛苦。

    这次短暂的旅行让每一个人都觉得很满足,当然也有点疲劳,所以晚饭后都各自回房休息。

    陈媛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把行李箱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放好,收拾妥当以后她走到窗前,外面的空气没有乡村那样凉爽,不过刺槐的叶片也随着暖风在沙沙作响。

    只有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陈媛才能够完全的放松自己,她抱着双臂呆呆的看着那些刺槐,直到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窗外的声响都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陈媛走到自己的床前,拿起白迟迟送给她作为上班礼物的一个小坤包,从里面拿出一盒烟和打火机。

    重新回到飘窗,陈媛抽出一支烟点燃放进嘴里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的吐出一条笔直的烟雾。

    好些年了,想到自己第一次抽烟的场景,陈媛还是会觉得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着她的整个身心。

    那是她高中毕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晚上,母亲照样出门去打麻将了,父亲的兴致却很高,也很为女儿优异的成绩感到自豪,所以多做了好些菜,还给自己和陈媛倒了一点酒。

    “女儿,现在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从此以后生活上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学习上也要努力,爸爸没有能够给你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让你每天都在压抑和痛苦中度过,爸爸很内疚。”那一晚,父亲说了很多话,陈媛的泪水也止不住的流。

    可是,温馨的场景在母亲回来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母亲宋珍推开门,脸色很难看,陈媛知道她一定又输光了身上的钱才会回来的。

    看到陈媛和父亲坐在饭桌上,两个人的面前都有一杯红酒,正抹着眼泪说话呢,她的心里腾的升起一股无名业火,熊熊燃烧起来。

    “你们两个在干嘛!”宋珍冲到桌前,抓住陈媛的胳膊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拖了下来。

    “你这是发什么神经!”父亲愤怒的想要阻止宋珍的行为,可是宋珍却恶狠狠的盯着他,目光如炬灼人心脾。

    “爸爸,妈,你们能不能不吵了!我已经十八岁了,你们整整吵了十八年!我就要离开家去上学了,可是你们在我走之前还要这样吗?”陈媛坐在地上,流着泪水抱住宋珍的脚。

    “孩子都这样求你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父亲压住心里的怒火,看着宋珍低声的说。

    可是宋珍却丝毫都没有被陈媛的话打动,她冷笑着说:“为什么我们会吵架,你问你的爸爸啊!你这个好爸爸,给女儿践行的好爸爸,他表里不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宋珍你为什么一直都这样不讲道理,当初是谁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来欺骗我的?”父亲捏着酒杯,手上的青筋暴露。

    “是我,是我,怎么样!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贱人,想着她肚子里的那个野种?”宋珍红着眼睛逼近了父亲,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一个个难听的字眼。

    父亲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着,终于他抬起手,想要给宋珍一个耳光,可是陈媛却在这个时候飞快的爬起来拉住了父亲的手。

    “哈哈,你还想要打我是不是?你打啊,你打啊,你打我一顿我心里还要舒服一点!”宋珍的面部表情狰狞可怕,鼻子几乎贴到了父亲的脸上。

    “宋珍,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孰是孰非你心里很清楚。女儿就要出去读大学了,你能不能让我们父女两个好好的吃一顿饭?”父亲忍了又忍,皱着眉头求宋珍。

    “我呸!孰是孰非?你说,是谁在破坏这个家,是谁把我当成空气?女儿,你现在想着女儿,你是真心爱着你的女儿的吗?”宋珍逼问着父亲,眼睛里冒着火光。

    陈媛哭着抱着父亲的胳膊说:“爸爸,求您了,少说一句吧!”

    “不,你让他说!多年的屈辱,痛苦,泪水,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女儿,我不让你跟他亲近,就是因为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们母女两个!”宋珍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着。

    “妈,您别闹了!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好不好?”陈媛的个子早就超过了宋珍,可是她不敢去拉妈妈的手。

    “你错在哪里?”宋珍冷笑着说。

    “我不该出生,我一生下来就是错误!”陈媛痛哭流涕,这么多年了,每次妈妈都会用同样的方式折腾着这个家,她每天心惊胆战的过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母亲突然就会发作,就会歇斯底里的闹。

    贱人,那个贱人,妈妈嘴里那个贱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会给父亲带来一辈子的灾难?

    陈媛不想知道,她只希望可以跟父母过安宁的生活,不要求多么富贵多么荣华,只要和睦快乐就好。

    “对,你是不该出生!因为你父亲的心早就不在了,他很想见到那个贱人和她的女儿,你算个什么东西!”宋珍口不择言,根本就不管陈媛的感受。

    “你别闹了,女儿遭受了这么多不应该的折磨,你这个做母亲的于心何忍?”父亲颤抖着说。

    陈媛心里其实也很清楚,打自己生下来以后,父亲的脸上确实很少有笑容,可是他心里是爱着自己的。

    从一个细小的动作,一句简单的关心,陈媛明白父亲只是没有过多的表达而已。

    但是妈妈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既然想要得到父亲的爱,为何又不让父亲跟她亲近,好像这是在惩罚父亲的某种方式似的。

    这样几近变态的做法让陈媛无所适从,她被丢到乡下的那几年,虽然生活那么艰难,可是想着要是再次回到父母身边的时候,他们已经和好了,那这几年所有的遭遇都是不值得一提的。

    不过事与愿违,回到城里,父母之间的矛盾却越发加剧了,三天两头的吵架,妈妈疯狂的打砸家里的东西,让这个家破败不堪,满目疮痍。

    好不容易熬到要毕业了,可以离开了,他们还要在自己面前这样重复着同样的戏码,陈媛觉得简直烦透了,她忍不住怒吼一声冲出了家门。

    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任凭泪水横流的陈媛觉得自己是整个世界上最最孤独的人,找不到依靠,看不到未来。

    就这样一条街一条街的走下去,走得陈媛的脚都已经麻木了,她看着热闹的街头,那些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都在忙着跟同学聚会,吃烤肉,欢笑,嘻戏,那么快乐无忧。

    凭什么,凭什么要我承担这样的痛苦和无休止的折磨?

    陈媛摸了摸口袋,还有爸爸给的十块零花钱,她走到一个小小的杂货铺,买了一包五块钱的烟,一瓶可乐,一个打火机。

    拿着这些东西来到一个街心花园,陈媛找到一个喷水池旁边的长椅坐下。

    你们整天这样吵这样闹有意思吗?既然互相看不顺眼为什么要纠缠在一起?

    陈媛不懂自己父母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她笨手笨脚的扯开烟盒上的塑料纸,抽了一支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辛辣刺鼻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