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68.老公太凶猛966
    白迟迟伸出右手,弯曲着食指对着司徒清勾了勾:“清,你过来嘛!”

    “不去。”司徒清想都没有想,坚决的说。

    “哎呦你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白迟迟笑着站在水果盘的旁边。

    司徒清的背靠着门,瞪着白迟迟说:“老婆,你不会是想要把我引诱过去,然后冲着我哈气吧?”

    “不会不会,我就是想让你过来,既然你不想吃榴莲,那我给你剥一颗荔枝好不好?”白迟迟为了表示诚意,拿起一颗荔枝在司徒清的面前晃了晃。

    司徒清怀疑的看着她说:“真的?”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嘛!”白迟迟今天玩兴大发,就想捉弄一下平时冷峻刚毅的司徒清。

    “那好,你站在那里别动,我自己过来拿。”司徒清深吸一口气,然后向着白迟迟走过来。

    就在司徒清伸手去接白迟迟手上剥开的荔枝的时候,白迟迟却猛的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司徒清的脖子,嘴巴毫不迟疑的就贴了上去。

    “呜......”司徒清想要推开自己这个突然变得调皮起来的老婆,可是手指刚刚碰到她的身体就忍不住松懈了下来。

    司徒清的嘴里冲进一股新鲜的榴莲味道,那种他从前只要一闻到就会逃跑的味道。

    白迟迟快乐的折磨着司徒清,死死的抵着他的嘴唇不松开,双手控制着他的身体。

    因为白迟迟的身孕,司徒清根本就不敢对她用力,所以无可奈何的闭上了眼睛。

    苍天啊,我命休矣!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白迟迟的唇齿香气还是因为以前对榴莲的误解太深,司徒清觉得其实这个味道也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恶劣了,甚至还有一点点清香和回甜。

    看来还是那位老人家说得对,要想知道梨子的味道,就得亲口去尝尝才行。

    榴莲这种水果,闻起来是那么的浓烈,可是吃起来却又成了好多人的心头爱。

    就好像光是看一个人的表面是无法真正判断这个人的优缺点的,只能深入的接触以后才可以知道。

    而榴莲更是有着一层堅硬的外壳,保护着自己柔嫩的内在。

    司徒清于白迟迟,一开始不也是这样的吗,最终才会发现那一份浓情隐藏得那么深。

    “哈哈,好吃吧!”白迟迟松开口,得意的看着司徒清,还擦了一把口水。

    司徒清看着她,表情很奇怪。

    “喂,你不会中毒了吧?傻瓜,我就是想要你尝尝,谁叫你不肯吃这么好的水果的!”白迟迟呵呵笑着去亲司徒清下巴上的胡子茬。

    “老婆,我觉得榴莲其实还挺好吃的!”司徒清舔舔嘴唇,样子很魅惑很性感。

    白迟迟傻傻的看着他说:“我不该让你吃的,否则你以后就会跟我抢了!”

    “怎么会,只要你喜欢的东西,我永远都不会跟你抢,只会帮着你去抢别人的!”司徒清笑着一把将白迟迟拥入怀中。

    “话说得真好听啊,但是你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生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可吓人了,司徒总裁!”白迟迟心想,以前司徒清那种蛮横和独断的样子跟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的男人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我再也不会对你生气了!”司徒清低声说。

    “你不对我生气,就会惹我生气!”白迟迟笑着说。

    “我也不再惹你生气了,我们就这样好好的。”司徒清说完,又低头看着白迟迟的眼睛,凝视了好一会儿。

    “那个,你不要看了,我都觉得心里慌!”白迟迟扭过头去不看他,可司徒清却抬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拨了回来。

    “老公看老婆,天经地义的,你怕什么?”司徒清大大方方光明磊落的用鼻子碰了碰白迟迟的额头。

    白迟迟笑着说:“我哪里是怕,我是讨厌这个东西!”

    “你竟然拿我对榴莲说的话来反驳我?”司徒清笑着说。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今天就让我来帮你洗澡,这是对我的惩罚,是对你的恩赐。”司徒清说完就把白迟迟抱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白迟迟还在那里回想着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司徒清把白迟迟放在马桶盖子上坐下,放了洗澡的热水又撒了一把金银花苞在水里面,然后再轻手轻脚的脱掉她的裙子和鞋子,把她慢慢放到水里。

    “舒服吗,老婆?”

    白迟迟点点头:“恩,很舒服。”

    “这些金银花是我让张妈去买的,我查了一下,孕妇不应该用太多的化学品,这样的干花又清热又解毒,对身体好。”司徒清蹲在浴缸旁边,给白迟迟按摩手臂。

    “不错啊,口头表扬一次,总算是懂得心疼人了!”白迟迟满意的拍拍水面。

    司徒清笑着说:“谢谢夫人夸奖,不过你的身材怎么还是这样糟糕,你看,都没有丰腴一点点,干巴巴的。”

    “谁说的,我都胖了好几斤了!”女人总是对体重敏感,白迟迟从水里站起来,**的站在司徒清面前把自己的手和腿指给他看。

    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的身体,从热水的氤氲中散发出一阵淡淡的花香,玲珑的锁骨,渾圆的曲线,光洁的皮肤,还是那样的充满了誘惑。

    “你快点坐到水里去。”司徒清瞪着白迟迟的脸。

    “干嘛,你看看,我的腰,你看,都肥了一圈了!”白迟迟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司徒清的眼光,还捏着自己多出来的肉给他看。

    司徒清只好狠狠心,不让自己心猿意马,而是扶着白迟迟坐下,给她拿捏着肩膀。

    “清,我们现在都可以这样坦然面对对方的身体,是不是有些老夫老妻的感觉?”白迟迟有点沧桑的说。

    “我们本来就是老夫老妻,要不是你傻乎乎的逃跑了六年,我们的孩子都跑着去打酱油了。”司徒清爱怜的看着白迟迟美丽的脸庞,心中有着一种踏实的感觉。

    “可是那不是因为我风格高尚,想着要成全你和文若吗?”白迟迟很认真的看着司徒清。

    你这个白痴,为什么要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来,你要成全谁和谁?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是是是,你风格高尚!不过你要怎么样补偿我这六年来的相思之苦?”司徒清捏着白迟迟的肩,有些不甘心的说。

    白迟迟看着他说:“你要我怎样补偿都可以,但是你想过没有,就是因为有了这六年的离别,我们才会更加珍惜彼此,也算是一种因祸得福对不对?”

    “对什么啊对,明明就是很痛苦。”司徒清才不觉得这六年的分别是一种幸福,他简直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不跟你说,你啊,就是个大老粗!”白迟迟嘟着嘴,把水泼到司徒清的脸上。

    “你再这样冒犯我,小心我下水收拾你啊!”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笑着说。

    白迟迟无所畏惧的点点头:“好,你来啊!”

    于是司徒清三下五除二脱去自己身上的背心跳到了水里,从后面抱住白迟迟呵她的痒痒,溅起一阵巨大的水花。

    “别闹啦,你别闹了,我会笑到失控的!”白迟迟一边笑着一边躲避着司徒清。

    水太滑,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司徒清觉得真是有一种难言的悲痛冲击着他的肾上腺素。

    “你看看,我都说了让你别闹,这下好了吧,自作自受!”白迟迟看了看他,无限同情的摇了摇头。

    司徒清抱着白迟迟,摸着她的肚子说:“还是这么样的平坦,老婆,小宝贝什么时候才能在你肚子里长大?”

    “快了吧,再过两个月左右就会有胎动,到时候你会摸得到宝宝的头啊,手脚,还有他会在肚子里动的时候,你都可以看得到肚皮的跳动。”白迟迟也想着要转移一下司徒清的注意力。

    “真的?不知道当年我和远在我妈的肚子里是怎么过的,两个人用一个房间,肯定挤得很厉害!”司徒清羡慕的紧紧盯着白迟迟的肚皮说:“小坏蛋,你是一个人住着这个房间呢,幸福吧?”

    白迟迟安慰的抱着司徒清说:“很快的,你就会看到我们的孩子了,再过一些时间我们就去给他做一个检查,四维彩超,你可以看到宝宝的样子哦!”

    “我很期待,老婆,你不要着急,为了我儿子,我忍得住!”司徒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哈哈,我就喜欢看你这个样子,跟平时的你完全不一样,傻子,你还叫我白痴,我看你才是!”白迟迟用沾了水的手指去摸司徒清的眉毛,浓密的眉毛被水浸湿以后格外好看。

    司徒清双手捧着白迟迟的脸说:“老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真的,什么秘密?”白迟迟心下一动,不会又有什么青梅竹马的妹妹会出现吧!

    这个念头吓了她自己一跳,怎么会这么狭隘呢!

    “我的软肋啊,你想知道吗?”司徒清的口气听起来好像不是白迟迟猜想的那样。

    “什么?”白迟迟很紧张的问。

    “榴莲啊!”司徒清摇了摇头,好像真的很害怕似的,白迟迟忍不住笑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