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80.老公太凶猛978
    “老婆,回家以后不要告诉他们我今天打架的事情。”司徒清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冲动,所以不想要司徒百川担心。

    “尽管我私人觉得很光荣很骄傲,但是你确实是给小朋友做了一个不好的榜样!所以我不会去当做一件很荣耀的事情到处宣扬的,放心吧!”白迟迟点点头。

    “你真的觉得骄傲?”司徒清以为白迟迟在责怪自己处理事情不冷静,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黑牛满山走!你就是我的英雄,我的夫君,我的男神!”

    “你这不情不愿的样子真是让我无言以对!”司徒清笑着把白迟迟从车上扶下来。

    “我们悄悄回房间去,这会儿都快要十二点了,别吵着他们睡觉!特别是小樱小桃,要保证休息质量的!”白迟迟拉着司徒清的手,轻轻的走在庭院的小路上。

    司徒清很配合,那么大的个子竟然也能走得跟跳芭蕾似的没有什么声响。

    刺槐的树叶沙沙作响,白迟迟抬头看了一眼,无意中却看到了陈媛的窗户边有一个红色亮点一闪就不见了。

    “咦,媛媛的窗户旁边怎么有个红光?”白迟迟停住脚步,指着陈媛的窗户对司徒清说。

    “我怎么没有看到?”司徒清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陈媛的窗口黑漆漆的,应该已经睡下了。

    白迟迟觉得有些奇怪,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真是的,难道我的眼病复发了吗?今天先是看到一个背影,现在又看到媛媛的窗口有红点。”

    “真的?老婆,我明天不走了,带你去医院看看眼睛。”司徒清一下就紧张起来。

    白迟迟笑着说;“你这人就是这样说风就是雨,哪里需要去医院,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可是你说......”

    白迟迟捂着司徒清的嘴说:“正常的,眼花!背影被看错多平常的事情,而媛媛窗口的红点也可能是刺槐的树叶晃来晃去我看错了呗!”

    “你确定?不是眼病复发?”司徒清掰开白迟迟的手说。

    白迟迟笑着点点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们现在回房去,你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去部队把远换回来!”

    “是,老婆。”司徒清乖乖的答应了一声,牵着白迟迟的手两个人回到了房间里。

    这一晚,司徒清想到好几天不能看到自己的老婆,所以紧紧的抱着她不撒手。

    而白迟迟的心里却总是那个背影和一个红色的亮点跑来跑去,弄得她有些失眠。

    会是谁呢?那个红点看起来挺亮的,可是马上又灭掉了,到底是什么呢?

    想来想去,好半天了才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白迟迟的梦里,司徒清就是一个古代的大侠客,大英雄,万众膜拜,令人敬仰,她在梦里都笑出了声。

    “老婆,你好好睡觉,我走了哦!”司徒清一大早就起床了,然后看着熟睡中的白迟迟轻轻的嘀咕着。

    这丫头不知道在做什么梦,脸上还挂着一个甜甜的笑容,看起来有些花痴,司徒清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白迟迟翻了一个身,咕噜咕噜的说了一句什么。

    “你说什么?”司徒清把耳朵贴过去。

    白迟迟轻轻的噏动着嘴唇说:“清,你好棒!”

    看来自己的老婆还是很爱自己的,梦中还有这样崇拜的口气。

    不过这个棒是指的什么呢?司徒清不禁浮想联翩起来,真想把白迟迟摇醒了好好问一下。

    但是他舍不得打扰白迟迟的美梦,只好忍着站起来穿好衣服走到了门边。

    轻轻打开门,家里的人都还在睡觉,司徒清蹑手蹑脚的来到车库开车去了部队。

    天色还早,微微泛着蓝光的天空中还有零星的几颗星星,司徒清的心情还不错,一想到白迟迟那句梦话就忍不住笑起来。

    到了部队的时候才五点多钟,司徒清探头跟哨兵打了个招呼,然后进入军营。

    自从抢险救灾以后,战士们就知道了自己的领导是两个司徒首长,所以这次才没有觉得奇怪。

    “远,你起床没有?”司徒清把车停到宿舍楼下,给司徒远打了一个电话。

    “醒了,准备起床。”司徒远总是这么冷静。

    “那你快起来,开车回家去!”司徒清下了车,一边按了锁门钥匙,一边朝着宿舍走去。

    司徒远还有些迷糊,这是什么意思?就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从床上探起身子一看,原来是司徒清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司徒远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司徒清走到床前,看着他说:“迟迟让我换你回家几天,不然她觉得对不起你们两口子,尤其是辛小紫。”

    “有这个必要吗?”司徒远笑着说。

    “当然有,不然你老婆会发飙的。”司徒清把车钥匙丢过来,司徒远伸手抓住。

    “我老婆有什么事吗?”司徒远还有点担心,无缘无故的怎么就让自己回家了呢。

    “没有,可是她现在怀孕了,身体上和心理上都有些波动,你能够回去陪陪她也能安抚一下情绪不是吗?”司徒清通过白迟迟也体会到了怀孕的不易。

    司徒远把车钥匙放在桌子上去卫生间洗脸,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笑着大声说:“我老婆是不是在抱怨什么?”

    “没有,她很好,还跟迟迟参加了一个什么准妈妈培训班,心情尚可!”司徒清顺手就开始整理床铺,一会儿就把被子叠成标准豆腐干的形状了,床上一丝皱褶都没有。

    司徒远从卫生间走出来,冷水洗过脸以后,显得整个人都神采奕奕,很精神。

    “准妈妈培训班是什么?”司徒远换上便装。

    “就是讲一些孕妇的注意事项,哪,这是U盘,我把公司里的资料都拷贝在里面了,你回家以后看看。”司徒清把公文包递给司徒远,另外一只手拿给他一个小东西。

    “公司最近有什么事需要紧急处理的吗?”司徒两兄弟交换身份的时候都会把自己打理的这些东西交代给对方。

    “没什么大事,有几个合同都已经敲定了,只要跟进就可以,另外罗会安就要从外地办事处回来了,他会跟你汇报那边的情况,你有时间也可以传给我看看。”司徒清穿好军装。

    司徒远点点头说:“部队最近有新兵进来,可能有些小鬼还不适应,你跟参谋长商量一下,看什么时候给他们讲讲课,还有布置一下给班长的任务什么的。”

    “行,那你快走吧,这会回去可能辛小紫还睡着呢,给她个惊喜!我没有告诉她我来跟你换班了!”司徒清扣好风纪扣,催着司徒远快走。

    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眼,然后司徒远就出门离开了,司徒清参看了一下司徒远的工作笔记,开始进入首长模式。

    果然就跟司徒清说的一样,司徒远回到家的时候,只有张妈和陈媛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白迟迟和辛小紫都还没有醒。

    “清姐夫,这么一大早你去哪里了?锻炼身体吗?”陈媛看到司徒远,笑着跟他说早上好。

    “媛媛,你还是没有能够分辨出我和清的区别吗?”司徒远笑着对陈媛说。

    “哎呀,是远姐夫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没认出来,我是根本就没有想到!”陈媛惊讶的说。

    张妈从厨房走出来,端着一小盆小米粥,笑着说:“他们两个实在是太像了,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是啊,张妈,你是不会认错的!”司徒远轻轻抱了一下张妈的肩头,亲热的说。

    “好孩子,你快去陪小紫吧!”张妈放下小米粥,又去蒸包子去了,陈媛赶紧进去帮忙。

    司徒远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辛小紫正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不知道怎么搞的,头跑到床尾,枕头已经掉到了地上,被子也被她盖了一半,拖了一半。

    还是这么不老实啊,司徒远叹了一口气,走过去把枕头捡起来,然后把被子给辛小紫盖好。

    看着老婆,司徒远觉得还是有些内疚的,自己和司徒清都不肯退役,现在可是苦了两个军嫂,怀孕了也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她们身边。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军人的天职让自己不得不舍弃一些东西,那种血液里流淌的军魂根深蒂固,只有在军营里,才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和力量。

    从小耳濡目染父亲的英姿,司徒两兄弟都觉得自己就应该是为部队而生的。

    “可怜的小紫。”司徒远忍不住摸了摸辛小紫的脸,她睡得正酣,嘴角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口水。

    司徒远笑了笑,欣赏着媳妇的睡姿,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不忍叫醒她来。

    不过辛小紫自己倒是发现了身边有些异样,她猛的睁开眼睛反而吓了司徒远一跳。

    “呀,你是谁?”辛小紫尖叫一声翻身坐起来,扯过毛巾被遮住自己,还指着司徒远质问。

    “老婆,是我,远!”司徒远伸手想要抱过辛小紫,被她一下就打开了。

    “不可能,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是我在做梦吧?”辛小紫一边说一边掐了自己一下,疼得眉毛皱到了一起。

    “好疼,不是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