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86.老公太凶猛984
    司徒远对辛小紫说:“算了小紫,那个时候谁还来得及调整方向啊,媛媛也不是存心的!”

    “不是存心不是存心,谁知道她是不是存心!”辛小紫一股怒火正在心头燃烧,指着陈媛说。

    听到她的话以后,陈媛更是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迟迟姐,小紫姐!”

    一叠声的道歉,听得白迟迟心里难受极了,她不会像辛小紫那样去猜疑陈媛,反而觉得她现在的处境太难堪了。

    本来辛小紫就不喜欢陈媛,现在又扑倒了自己,辛小紫就更加有借口来骂她了。

    “我真的没事,小紫你可以了!”白迟迟拉住辛小紫,又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甩甩手动动腿表示自己是安全的。

    辛小紫狠狠的瞪了陈媛一眼说:“要是白迟有什么问题,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错了,小紫姐,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的!”陈媛就差给白迟迟下跪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连司徒远都觉得心软了。

    “行,那我们马上去医院!要是有个好歹,你就给我等着吧!”辛小紫指着陈媛说。

    司徒远马上就去开车,白迟迟为了让辛小紫放心,也为了陈媛不再委屈,乖乖的上车去了医院。

    在医生的检查下,幸好白迟迟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手背上的伤也没有什么大碍。

    “你看吧,我就说没事的,我自己的身体我也清楚,很结实的!”白迟迟看着检查报告,笑着对辛小紫说。

    “我不管,你今天晚上留院观察,我陪着你!”辛小紫还是不放心,非要白迟迟再看看。

    “你够了吧,如果真的留院观察,爸爸也会知道的,到时候清也知道了,闹得全家不得安宁有什么好?”白迟迟无奈的看着辛小紫。

    司徒远说:“这事儿其实应该让清知道的。”

    “不许说,你们都不许说,否则我会生气的!”白迟迟当然知道司徒清的反应,可是她觉得既然都没有什么事何必要弄得大家都很紧张呢?

    “那你还想瞒着他?”辛小紫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陈媛,对她的恼怒非常明显。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告诉他有什么意思?孩子好好的,我也好好的!”

    “好吧,我再去问问医生,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第一时间来医院!”辛小紫拗不过白迟迟,只好让步。

    司徒远也陪着辛小紫出去了,白迟迟看到陈媛站在床脚还在轻轻的抽泣,笑着对她招招手说:“媛媛你过来,没事的!”

    “迟迟姐,我对不起你!”陈媛连看一眼白迟迟都不敢,低着头说。

    “哪有,你又不是故意的!还是怪我自己,不应该去凑热闹!”

    “可是,小紫姐的样子恨不得杀了我一样!”陈媛胆怯的看了看病房的门。

    白迟迟摇着头说:“她就是那样的性格,你放心吧,过了今天就没事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好内疚!”陈媛看着自己的脚尖说。

    “不用,媛媛!真的,我一点事都没有,医生也说宝宝很坚强不是吗?”白迟迟温柔的对陈媛说。

    陈媛终于肯抬头看着白迟迟了,她眼里的那种苦涩和难过让白迟迟心里也不好受。

    “迟迟姐,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你放心吧!”陈媛走到病床前,看着白迟迟的脸说。

    “嗯,我相信!”白迟迟笑着拉住她的手。

    陈媛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心里却懊悔得要命,当时怎么不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白迟迟的肚子上呢!

    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真是可惜!

    白迟迟受伤的事情终究还是在她的坚持下没有告诉给别的人,医生也明确说了宝宝很安全,所以辛小紫总算是放心了一些。

    不过在辛小紫的心里,对陈媛的怀疑又加重了很多,她觉得无缘无故的陈媛怎么就会摔倒在白迟迟的身上,她又不是小孩子重心不稳。

    明明知道白迟迟怀孕了,陈媛为什么不朝着司徒远的位置跌倒?而且当时没有觉得后面的人群有多么的拥挤,大家还是比较有序的观看花车表演的。

    辛小紫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司徒远,可是司徒远却说她没有证据不能武断的判定陈媛是故意的。

    没办法,辛小紫只好按捺住心里的不快,也加深了对陈媛的戒备和防范。

    不过白迟迟却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对陈媛有什么芥蒂,反而怕她因为辛小紫的指责而难过,对她更好了,处处都在细心关照着。

    司徒清马上就要回来了,白迟迟让张妈陪着去了一趟超市,买了很多司徒清喜欢吃的东西准备着。

    晚饭的时候,辛小紫吃着吃着突然想起来,看着司徒远和白迟迟说:“对了,爸爸让我们去看看蒋婷婷,你们有没有什么打算?”

    白迟迟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去看看吧,她其实也挺可怜的,等于间接害死了蒋阿姨,那可是自己的亲妈妈!”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这样的结果固然很惨,但是也是咎由自取。”辛小紫不像白迟迟那样悲天悯人,她一向认为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人在做天在看。

    司徒远看着辛小紫说:“老婆,婷婷跟我们一起长大,她其实就是被惯坏了,现在她都受到惩罚了你就别再骂她了吧!”

    “好,我不会再骂她的,只是我心里不会对她有多么大的同情。”辛小紫点点头。

    司徒远和白迟迟面面相觑,辛小紫这种相当爱恨分明的态度让人无可奈何但是也无可厚非。

    “我们什么时候去?”白迟迟看着辛小紫说。

    “随便,远有时间就可以,我们反正是上午上完课就没有什么事情了。”辛小紫咬着一根香菜说。

    司徒远点点头:“好,我安排一下,然后给秀贤打个电话。”

    蒋婷婷现在住在精神病院里,李秀贤不离不弃的照顾她,也算是上苍对她的恩赐了。

    “那就这样决定吧!”辛小紫和白迟迟都同意。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每天迟迟和辛小紫上午去准妈妈课堂听讲,下午就去逛逛街或者回到家里休息。

    “小紫,我们回去一趟吧,好几天都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白迟迟这天下课以后对辛小紫说。

    “好,这几天远也忙得不可开交,说是去看蒋婷婷的也耽搁了,我看干脆等到清回来再一起去好了。”辛小紫一边拿出车钥匙一边跟白迟迟说。

    白迟迟看了看日期,原来司徒清已经走好几天了,现在是周五,他下午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应该就可以回来了。

    “时间过得还挺快的,一晃又是周末了。”白迟迟看到辛小紫开了车门,就坐到了副驾上。

    本来司徒清说只走三天,不过白迟迟看到辛小紫这几天因为有司徒远的陪伴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很多,所以让他多在部队呆几天,让司徒远跟辛小紫可以多些时间相处。

    司徒清尽管也很想念白迟迟,但是顾及到辛小紫也就欣然答应了,这事儿让司徒远也觉得挺高兴的。

    “清如果今天下午回来的话,我们明天就去看蒋婷婷。”辛小紫发动汽车。

    坐在车上,白迟迟和辛小紫聊着上午老师讲的那些知识,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到了父母所在的小区。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整个小区的绿化做得很好,所以有很多的花朵姹紫嫣紅的开放着,空气中也弥漫着一阵阵的香气。

    白迟迟和辛小紫慢慢的朝着父母所在的单元走去,就要走到跟前的时候,看到一个人从防盗门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人的个子不高,可是打扮很奇怪,明明是很热的天气,他却穿得很整齐,长衣长裤,还戴着一顶帽子

    不但如此,这个人还戴了一副很深色的太阳眼镜,还有一个口罩把他的脸遮挡得严严实实。

    白迟迟和辛小紫停下脚步,看着这个人从身边匆匆的走过,朝着小区大门去了。

    “这是干嘛的啊?怎么穿得这么多,他不热吗?”辛小紫奇怪的看着那个背影,皱了皱眉头。

    白迟迟也觉得挺诡异的,她想了想说:“会不会是什么变態,专门偷內衣裤的那种?”

    “我看不像,我觉得像杀手!”辛小紫笑着说。

    白迟迟摇摇头:“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怎么会青天白日的跑一个杀手出来!”

    “那你说,他干嘛要打扮成这样?”辛小紫又回头看了一眼。

    白迟迟想了想说:“会不会是那种受到过什么烧伤的人,因为外貌挺恐怖,所以才穿成这样,为了遮住身上的疤痕什么的!”

    “你可真善良,我觉得这样打扮的不是什么好人!”辛小紫觉得白迟迟什么事情都会朝着好的一面去想。

    “行了行了,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快回去吧,热死了!”白迟迟一边说一边拉着辛小紫朝前面走去。

    因为白迟迟家在一楼,所以一下就看到白父白母在院子里做着什么,两个人的身影被中午的太阳晒得只有圆圆的一团。

    “这么热,两个老人家在干嘛?”辛小紫奇怪的问白迟迟。

    “我也不知道,过去看看。”白迟迟跟辛小紫绕到小院子这边,通过铁栅栏看到白父白母正在院子里晒着一些切成条状的金黄色的红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