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87.老公太凶猛985
    白迟迟一看就心酸起来,这不是因为自己前段时间说了想吃的东西吗?现在天气这么热,父母竟然顶着烈日在这里晒红薯干,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这个女儿的一点愿望。

    “爸爸,妈妈,快进去吧,外面太阳多毒啊!”白迟迟忍不住大声的喊起来。

    听到女儿的声音,白父白母惊喜的站直了身子朝着这边看过来。

    “迟儿,你怎么回来了?”白父走到栅栏这边来,乐呵呵的对白迟迟说。

    “我回来看看你和妈妈,快点进去,我马上就来。”白迟迟不忍心让老父亲站在外面,跟辛小紫一起从大门进去。

    到了门口,白迟迟惊讶的发现,不知道是谁竟然在门前撒了很多油腻腻的东西。

    “天啊,这是什么?”辛小紫一看,吓了一跳。

    原来白迟迟家门口的地面上,有着厚厚的一层油污,看起来好像是什么剩菜剩饭之类的东西。

    “是谁倒垃圾的时候把袋子弄破了吗?真是太没有公德心了!”白迟迟生气的说。

    “对啊,你爸爸妈妈两个老人家的眼睛都看不到,这要是踩到了不得重重的摔一跤啊!”辛小紫也很气愤。

    这时候,白母已经打开了门,高兴的准备迎接自己的女儿呢,不过她的眼睛虽然看不到,鼻子却很灵,闻到了空气中那股难闻的令人恶心的味道。

    “妈,你别动,小心摔倒!”白迟迟赶紧叫了一声。

    白母疑惑的问道:“迟儿,这门口是什么味道?”

    “不知道是谁把垃圾袋弄破了,我们门口都是泔水一样的东西!妈,你别出来,让我收拾一下!”白迟迟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跨过那滩东西。

    辛小紫也跟在她身后踮着脚尖进去,喘了一大口气说:“我的妈呀,难闻死了!谁这么缺德啊!”

    “小紫也来啦?快进来坐!”白母摸索着去拿扫把墩布什么的,白迟迟赶紧接了过来。

    “迟儿,你放下别动,让你爸爸来!”白母心疼女儿怀着孕,不让白迟迟动手。

    白父走过来,皱着眉头说:“唉,又来了,这三天两头的!”

    “爸爸妈妈,怎么回事,难道老有人在我们家门口干这样的事情?”白迟迟气愤的说。

    “也不是,也就一两次而已!”白母笑着说。

    辛小紫看了看门口那滩秽物,捂着鼻子说:“白妈妈,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怎么可能,我妈从来都不会跟别人产生矛盾!”白迟迟瞪了一眼辛小紫。

    “那怎么会三天两头的?”辛小紫一边说一边想到了什么,看着白迟迟说:“哎呀,会不会是刚才那个打扮奇怪的人干的?我就说他怪异得很!”

    “什么打扮奇怪的人?”白父摸索着把门口收拾干净以后站起来看向白迟迟的方向。

    “没事,可能是个误会!”白迟迟不想吓着自己的父母,只好笑着说。

    白母叹了一口气说:“是有人不喜欢跟残疾人做邻居吧,或者是调皮的孩子,总想看着我们摔跤!”

    “怎么回事啊?”白迟迟着急的问。

    “这段时间门口总是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就是垃圾,要不就是碎砖头之类的。”白母摇着头说。

    “干嘛不找物管啊!”辛小紫生气的说。

    白父叹息着说:“这都是恶作剧,也不是什么治安事件,物管看了监控,每次都被人给遮住了。”

    “谁这么可恶!”白迟迟马上就要去找物管,可是却被父母拉住了。

    “不用去,迟儿,如果真是恶作剧的话,你越是去理会越是会让他们更来劲的!以前我们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少吗?”白父摇着头说。

    “那就让他这样猖獗下去吗?”白迟迟实在是不能容忍别人伤害自己的父母。

    “没事,白迟,你告诉清,让他在这门上安装一个监控,隐蔽一些,总会抓住那个坏蛋的!”辛小紫给白迟迟出主意。

    白迟迟心里很难过,怎么爸爸妈妈一辈子都受人欺负,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好一点的晚年,可是竟然还是逃不过这样的事情。

    作为女儿,眼睁睁看着父母受到这样的待遇却没有什么办法,心里很内疚。

    “是啊,迟儿,不要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心情不好,得不偿失的。”白父也劝说着女儿。

    “就听小紫的,弄个摄像头,看看是谁,说不定就是些调皮的孩子呢!”白母装作很轻松的笑着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白迟迟只好点点头答应了。

    本来回家的好心情都被这个讨厌的恶作剧给毁掉了,白迟迟有些沮丧的站起来去厨房,想要帮爸爸妈妈做点好吃的东西。

    可是一打开煤气,白迟迟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她赶紧关掉总闸,仔细的查看起来。

    “白迟,你搞什么,怎么一进去就把煤气放出来了!”辛小紫坐在客厅里也闻到了,走到厨房问白迟迟。

    “我不知道,可能是哪里泄露了吧!”白迟迟顺着煤气管道小心查看着。

    辛小紫用手在鼻子前挥了挥说:“你能看得出来什么,还是请专业的人来检查吧,这可不是小事!”

    “对啊,你帮我看看物管的电话是多少?”白迟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对辛小紫说。

    打完了电话,不一会儿物管的工作人员就到了,检查的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原来竟是灶台下面的管道被人割破了一个小口。

    “这可是刑事案件,不能坐视不管了,报警吧!”辛小紫紧张起来。

    “这个,这个,怎么没有听到其他住户反映过啊?”物管的工作人员怕承担责任,有些心虚的说。

    白迟迟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她气愤的说:“我们相信你们小区物管才会安心住在这里,可是我父母门口总是有人丢东西,而且现在煤气管道都被人割破了,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们查看过了,确实在监控里没有看出所以然来!”工作人员愁眉苦脸的说。

    “我不管,马上把你们经理找来!”辛小紫指着那个工作人员,根本就不再给他任何余地。

    工作人员无可奈何的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来了一个经理模样的人,一再的道歉之后,白迟迟还是报了警。

    警察到了以后,勘察了现场,又做了一些记录,对白迟迟说,这事儿也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

    “可是我们的人身安全受到影响了该怎么办?”白迟迟担心父母会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

    “因为现在没有什么进展,可以想办法住在亲友家里或者是暂时住在宾馆。”警察建议道。

    白迟迟也没有办法,只好跟辛小紫商量了一下,决定暂时把父母送到宾馆住一段时间。

    白迟迟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司徒清打过来的。

    “喂,老婆,我回来了!”司徒清兴奋的说。

    “我知道你今天会回来的!但是家里现在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白迟迟难过的说。

    “怎么了,我马上过来!”司徒清一听就紧张起来。

    “也不是什么大事,或者是我神经太敏感了也不一定。”白迟迟觉得那个门口的恶作剧都还可以忍受,但是割破煤气管道就太让人后怕了。

    司徒清着急的说:“到底怎么了?”

    白迟迟只好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他,司徒清当然非常的愤怒,他马上就驱车赶到了白迟迟父母的家里。

    “爸爸妈妈,这段时间暂时住我们家去吧宾馆里,等查出来是谁干的再回家吧!”司徒清不想让白迟迟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当即决定让白父白母离开这个危险的房子。

    “其实,我们觉得迟儿也是太紧张了,那个切口也说不定是你妈自己造成的呢!”白父觉得这样兴师动众的让大家都跟着恐慌,很是过意不去。

    司徒清沉着脸说:“不,我也看过了那个切口,一定是人为的,妈妈怎么也不可能去割到那个位置!”

    “可是我们并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白母的眼窝中有泪水流出来,看得白迟迟和司徒清都很心疼。

    司徒清安慰道:“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是喜欢清静,不愿意住我家里,你们别担心,住我家只是暂时的,我会督促警察尽快破案的,到时候就可以放心回家住了!”

    “不,我们不去你们家住,要搬出去的话,就住在巷子口那家招待所吧。那里离家近,少了什么东西回来拿也方便。”白父说,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自己和老伴两个盲人给女儿女婿添麻烦。

    “爸爸,妈妈,你们想什么我知道,可是住招待所条件太差了。你们吃饭也不方便,还是去我们家吧。”白迟迟说。

    “是啊爸爸妈妈,迟迟说的对,就听我们的吧。”

    “坚决不行!要么住招待所,要么我们就继续住在这里。我们一把老骨头的,就是死了又怎么样!”白父脸一沉,白迟迟知道这是劝不动了,无奈地和司徒清对视了一眼。

    “爸爸妈妈,要不这样,你们要是实在不喜欢去我们家住,就听我的安排住附近的宾馆。迟迟怀孕了,你们也不希望她不放心是不是。”司徒清的话入情入理,白父白母总算不过分坚持,听他的安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