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88.老公太凶猛986
    帮着父母收拾了一些东西,白迟迟和司徒清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市区的一家宾馆开好了房间让他们住了进去。

    “清,我好害怕,怎么会有人对我父母做出这样恶劣的事情?”白迟迟在车里,抱着司徒清伤心的说。

    司徒清紧紧的搂着白迟迟说:“放心,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不会让那个混蛋逍遥法外!”

    “难道真的有人看不惯残疾人,所以才为难他们?”白迟迟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社会上的人形形色色,总有些神经不正常的想要害人!不过老婆你别怕,现在爸爸妈妈住在宾馆也不错,我也安排了客房服务,每天吃饭洗衣服都有人专门服务,很方便的!”司徒清心疼的抱着白迟迟,安慰着她。

    白迟迟泪眼婆娑的看着司徒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过上安稳的日子!”

    “我相信警察很快就可以抓到那个人了,到时候爸爸妈妈就能回家去住了,没事的!”司徒清拍拍白迟迟的头说。

    “老婆,你现在要打起精神来,可不能表现得太软弱,让爸妈担心!”最后司徒清捏了捏白迟迟的鼻子,给她打气加油。

    白迟迟点点头说:“好吧,那我们找爸爸妈妈一起出去吃饭,也叫上小紫的父母,热闹一点!”

    司徒清就在白迟迟父母所在的宾馆餐厅里定了一桌,让辛小紫的父母和陈媛也都过来了。

    大家听说了白迟迟父母家发生的事情以后都很气愤,觉得这样的弱势群体还被人这样的伤害,实在是天理难容。

    陈媛一见到白母就关心的说:“白妈妈,你们两个老人家福大命大,被人割坏了煤气管道也还安然无恙,真是上天保佑!”

    “是啊,还好及时发现了!”白母感慨的说。

    辛小紫看了一眼陈媛说:“当然是人善人欺天不欺,白妈妈多好的人啊,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坏人害到!”

    “就是,白妈妈多好的人啊!”陈媛也点着头说。

    这时候,司徒清为了不让大家沉浸在那种不好的氛围中,就问司徒远:“你跟媛媛在一起工作了几天,她的能力不错吧?”

    “很好,而且媛媛还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意见,我觉得很不错,正要跟你商量呢!”司徒远说出了陈媛关于公益游乐园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这件事情最初还是媛媛提出来的,我们敬她一杯吧!”司徒清举起手中的杯子。

    陈媛很害羞,她摆着手说:“我只是提出一个想法,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去实现,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哪里轮得到我来接受大家的敬意!”

    “有这样的想法也不错,现代社会世态炎凉,人心不古,能够想着去帮助别人的人也不多了!”司徒清拍拍陈媛的肩。

    看到大家脸上真诚的笑容,陈媛终于仰起头一饮而尽。

    “行了行了,吃菜吧,都凉了!”辛小紫扯住司徒远的袖子,让他给自己加一点汤。

    白迟迟心内叹息了一声觉得辛小紫对陈媛的态度有些不够热情,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白迟迟觉得辛小紫是不是有些太小题大做了,而且固执己见不听劝,说了那么多次了就是不听。

    看来改天还要跟小紫谈谈,不让她在这么对陈媛不冷不热的了,否则总有一天会伤了陈媛的心。

    这段时间里诸多不顺,先是自己摔倒在地上,跟着父母家里又有这样的危险的变故,白迟迟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

    不过还好,总算是有司徒清在身边支持着自己,只要有他在,所有的不愉快和艰难都会慢慢过去的。

    总有一天,陈媛和辛小紫之间的误会也会解除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清,爸爸让我们去看看婷婷,你觉得明天去合适吗?”回家以后,白迟迟问司徒清。

    “你愿意去吗?”司徒清没有正面回答。

    白迟迟知道,他一定是怕自己还在跟蒋婷婷记仇,毕竟那是一个曾经想要自己命的女人。

    但是事情也过去这么久了,蒋婷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自己怎么会跟一个病人计较?

    白迟迟走到司徒清的身边说:“我说不清楚,我当然是想要去关心一下她的近况,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好转,但是另一方面我又不想看到她那种可怜的样子。”

    “老婆,你很善良。”司徒清轻轻的刮了一下白迟迟的鼻子。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曾经是同学,当时的蒋婷婷多么骄傲啊,就像一个被宠坏的公主!但是现在,她却变成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我觉得这种落差连我都有些受不了!”

    “你受不了的话就不要去了,我跟远去看看就好。”司徒清觉得让白迟迟去精神病院并不是很妥当。

    “但是,如果我不去看看她,会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她生病也是因我而起的。”白迟迟有点难过。

    司徒清看着她,这个小傻瓜,总是愿意把一切的过错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她怎么能够承受那么多沉重的情绪?

    “那就别多想了,你明天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受不了的话我会让小紫带着你出来。”司徒清抱着白迟迟,在她头上吻了一下。

    白迟迟点点头,她有时候觉得自己现在这么幸福是建立在蒋婷婷的痛苦之上的,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总是会被辛小紫看不起,但是也很心疼。

    “清,你说陈媛提出来的那个计划应该要花不少钱吧?”洗漱以后,白迟迟睡在司徒清的臂弯中问道。

    司徒清的手随意的拨动着白迟迟的头发,“是的,是很大的一笔钱。”

    “你觉得拿出这么多的钱来做公益,心里会有舍不得的感觉吗?”白迟迟轻轻用手在司徒清的下巴上磨蹭着,那些短短的胡渣子有点刺手。

    “当然有时候会有,但是想到以后可以让孩子们得到快乐,我觉得很值得,也就不会心疼这些钱了。”司徒清笑了笑。

    “清,你真好!”白迟迟把脸埋在司徒清的肩窝里面,很幸福。

    能够拥有一个如此有爱的男人成为自己的伴侣,还有什么不满足,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

    白迟迟不是一个爱财的女人,当然她也不会清高到裸捐什么的,但是只要钱用在刀刃上,那就是对钱财最大的尊重。

    “不是我好,是陈媛的心意。”司徒清的话让白迟迟的心里不知怎么了,忽然隐隐约约的就有些吃味。不应该呀,难道是听多了辛小紫腹诽陈媛和清,连她也受影响了?

    司徒清觉察到了白迟迟的情绪,把她的下巴托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老婆,你怎么了?”

    白迟迟摇摇头:“可能是我有些敏感,没什么。”

    “你敏感?难道你在吃媛媛的醋?”司徒清才不肯这么容易放过她,皱着眉头说。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知道,我内心是很相信你和陈媛的,也知道她的品行很好,可是我......”

    欲言又止的白迟迟让司徒清心里痒痒的,她在吃醋,她吃醋的样子很可爱,而且是那么的明显。

    不懂得隐藏自己的想法,是白迟迟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但是司徒清却不管,凡是属于白迟迟的,他都爱。

    “小白痴,我最喜欢看到你为我吃醋的样子。你以前多么倔强,就算是吃醋也要偷偷摸,但是我火眼金睛,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你是瞒不了我的!”司徒清撫摸着白迟迟的小脸蛋,笑着说。

    “好吧,我是有点吃醋。”一想到辛小紫的看法,白迟迟尽管已经尽力去克制,但是总归是一个小女人。

    司徒清笑着说:“完全没有必要,陈媛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很清楚,我之所以采取她的提议也是因为这也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而且,你看远也同意了,我们两个是商量以后才做出决定的,并不是我一个人,或者说是为了陈媛才会这么做的。”

    “我知道,我会赶走心魔的!”白迟迟觉得有些羞愧,怎么可以怀疑司徒清和陈媛呢。

    “傻丫头,还心魔,好了,早点休息,明天去医院看婷婷。”司徒清抱紧白迟迟,脸贴着她的脸。

    “你的胡子好扎人,过去一点!”白迟迟挣扎着,可是司徒清反而贴得更近了。

    “哈哈,这一个星期我有多想你知道吗?我是不会离开你的!”司徒清无赖的说。

    白迟迟没有办法,只好使用杀手锏去挠司徒清的痒痒。

    一个大男人,什么枪林弹雨都不怕,竟然会怕这样一个小孩子般的动作,被白迟迟折磨得笑个半死。

    但是司徒清怕伤害到白迟迟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敢还手又不敢乱动,就这么可怜的受着酷刑。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愿意放开白迟迟。

    两个人在床上玩得有些累了,最后司徒清才把白迟迟抱着怀里搂着她一起進入了甜蜜的梦乡。

    这样的夜晚,令白迟迟觉得心里很温暖,司徒清也有着一种充实感,两个人能够拥抱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

    “清,你觉得我们以后一直都会这样下去吗?朝朝暮暮都在一起不分开?”白迟迟对司徒清说。

    “你今天的问题很多啊,我来回答你吧,肯定的!所以放心的睡吧,老婆!”司徒清亲了她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