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89.老公太凶猛987
    清晨的阳光已经很亮了,刺槐的树叶沙沙作响,斑驳的树影透过窗帘洒在宽大的床上。

    白迟迟觉得自己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离开司徒清的臂弯她每晚都睡不好。

    “快起来,时间不早了!”白迟迟睁开眼,发现窗外阳光明媚,赶紧摇醒了司徒清。

    “干嘛啊老婆!”看来司徒清跟白迟迟一样的,昨天晚上睡得很香很好,舍不得起床。

    白迟迟一边下床洗漱一边说:“不是要去看蒋婷婷的?再晚一点太阳会很晒!”

    “好老婆,你让我再睡一小会儿!”司徒清只有在白迟迟面前才会有这样放松的一面。

    平时的司徒清面对的是自己手下的将士们,或者是商场上无情的竞争对手,时刻都要保持着一颗冷静清醒的心。

    “不许睡,快点起来!”白迟迟从浴室里走出来,两只手**的抓住司徒清的耳朵。

    “亲一个,亲一个我就起来!”司徒清耍赖皮,白迟迟没办法只好蜻蜓点水似的在他唇上碰了碰、

    司徒清不满的说:“这怎么够唤醒我?”

    白迟迟不想跟他多纠缠,眼看着日上三竿了,所以抱着司徒清的脑袋狠狠的给了他一个狼吻。

    “热吻的,我要热吻!”司徒清举起一只手,眼睛还闭着。

    白迟迟干脆一把揪住他的鼻子说:“敬酒不吃吃罚酒,哈哈!”

    总算把一个赖床总裁弄醒了,司徒清下床以后动作非常快就把自己收拾整齐了。

    “老婆,你催我催得那么急,我都好了你怎么还在梳头?”司徒清一边拉开窗帘一边对白迟迟说。

    “你是军人啊清同学!怎么能跟我这种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人相比?你这就叫做胜之不武!”白迟迟把长发盘起来,然后穿上一条宽松的棉布长裙,一双简单的平底鞋,看起来很有森女的味道。

    司徒清紧紧的盯着她,看得白迟迟心都慌了,她检查了自己一遍说:“怎么了,哪里不妥?”

    “没有哪里不妥,到处都妥!老婆你怀孕以后更有女人味了,看起来很舒服,我非常的欣赏!”司徒清满意的打量着白迟迟,觉得自己三生有幸才娶到了这个女人。

    白迟迟笑着说:“你是不是去了部队几天没有见到女人穿裙子,所以才这么色眯眯的看?”

    “我是那种没有见识的人?还有,谁色眯眯?”司徒清说着说着就动了凡心,抱着白迟迟不肯撒手。

    “别闹了,有正事要办的!”白迟迟扭来扭去不让他用胡子扎到自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激素让司徒清的胡子长得这么快,才刚刚刮掉,下巴上还残留着泡沫的清香,竟然又有一层破土而出了。

    司徒清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好吧,我们这就走,等回家了以后我再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色眯眯!”

    两个人出了房间,又顺道在司徒远的房门上敲了敲,白迟迟调皮的捏着鼻子叫他们起床。

    吃过了早饭,大家跟司徒百川道别以后,就开着一辆车向着郊区的精神疗养院开去。

    “你给李秀贤打了电话了?”司徒清问坐在副驾上的司徒远。

    “打过了,他一直都住在疗养院旁边的一栋小房子里,就是为了方便照顾婷婷。”司徒远点点头。

    司徒清说:“也难为秀贤了,当初婷婷如果不是那么偏执的话,一定可以很幸福的!”

    “是啊,秀贤是真的很爱婷婷,可惜两个人最后只能以这种方式在一起。”司徒远也觉得有些遗憾。

    辛小紫才是把蒋婷婷和李秀贤绑在一起的人,她没有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的。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她应该算是蒋婷婷和李秀贤的媒人,促成了他们的结合。

    如果不是蒋婷婷不珍惜,那么李秀贤应该会给她一段很好的婚姻和快乐的生活,说不定宝宝都长大了!

    “我们也很久没有见到李秀贤了,他好痴情,从蒋婷婷出事以后就一直陪着她没有离开过。”白迟迟觉得这样的男人却不能拥有完美的感情,有些不公平。

    “这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你看着心碎,他却说不定甘之如饴呢!”辛小紫的视角永远不一样。

    “为什么这么说?”司徒远回头看了看辛小紫。

    “当然是这样的,以前蒋婷婷精神没有问题的时候哪里正眼看过李秀贤一眼?总是把他当成替补,或者说利用他为自己服务。而现在,蒋婷婷却不愿再离开李秀贤,把他当成最亲近的人,这不是他所希望的吗?”辛小紫对司徒远说。

    “可是这样的结局总归是很悲凉的!蒋婷婷受到了刺激才会这样,要是有朝一日她恢复了神智,会不会觉得这只是一种病态的依赖,并不真的是对李秀贤有感情呢?”白迟迟有点担忧。

    司徒远和司徒清互相看了一眼,觉得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但是蒋婷婷应该已经吸取了教训,不会再那么执着了吧。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总不能又来一次!”辛小紫摊开双手耸耸肩。

    “来什么?”司徒远问她。

    “没什么,我是说,总不能又把她弄疯掉。”辛小紫随口说道,她心里想着可不能让司徒远知道了自己下药的事情,否则肯定会跟她算账。

    车子开到了郊区以后空气明显好了不少,尽管已经是艳阳高照,但是已经不像城里那么闷热了。

    蒋婷婷所在的精神病疗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治疗和康复条件都很好,司徒百川念及到蒋美莲的好处,没有亏待一丝蒋婷婷。

    这所医院的医生都是从国外学习了先进医疗技术以后回国的,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对于像蒋婷婷这样的病患心理和生理上的恢复都很有帮助。

    司徒清把车开到门口,远远的看着李秀贤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了,李秀贤清瘦了不少。

    “我把车停到车库去,你们先下车。”司徒清探出头跟李秀贤打了一个招呼。

    司徒远下车以后拉开车门把白迟迟和辛小紫扶下来,向着李秀贤走去。

    “秀贤,你还好吗?”司徒远见到李秀贤,心里有些难过,因为李秀贤以前可算得上一个翩翩美男子,现在显得有些憔悴。

    “我很好,远,迟迟,小紫,谢谢你们过来看婷婷。”李秀贤笑着说,尽管是在笑,但是表情还是有些凄冷。

    白迟迟和辛小紫看着他,很早以前,白迟迟还以为他跟司徒清有那种关系,那时候多天真。

    司徒远看着疗养院里面那栋淡蓝色的大楼,对李秀贤说:“婷婷呢,有好转没有?”

    “身体上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人也长得好一些了,但是还是不愿意回到现实社会中来,总是一个人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跟外界没有办法沟通。”李秀贤摇摇头,难怪他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原来蒋婷婷的病情进展不大。

    “我们走吧,去看看她。”司徒远边说边让李秀贤在前面带路,这时候司徒清已经停好车过来了。

    “贤!”司徒清从背后叫了一声,李秀贤回头看到他,折返回来两个人拥抱了一下。

    司徒清和李秀贤之前的关系就特别好,两个人不但是表兄弟,也是好朋友,比起性格稍微内向一些的司徒远来说更加亲密。

    “你瘦了!”司徒清看着李秀贤,眼神中有点淡淡的忧伤,他何尝不知道李秀贤心里的苦楚。

    “很正常,我一向都不胖!”李秀贤笑着说,然后跟司徒清走上前跟着大家一起向里面走去。

    白迟迟打量着这家疗养院,有着漂亮的住院部,整个楼房都是淡蓝色的,显得很素雅,或者对于患者的内心有着安抚的作用。

    不像通常意义上的精神病院,都是白色的病房,让人觉得很压抑,这里有着小桥流水,有着绿树红花,甚至还有小鸟的啾啾声,真的很像是一个疗养院。

    草坪很绿,上面零星有几棵树冠茂密的大树,就在这草地上,树荫下,病人们三三两两的或坐或站,还有漫无目的散步的。

    看过去,这些病人也不像精神病,他们看到李秀贤一行人,还会微笑着点头打招呼。

    “要是不说,真不觉得他们脑子有问题。”辛小紫偷偷的跟白迟迟说。

    “不是脑子有问题,是精神有些障碍。”白迟迟也低声的说。

    “唉,这些人多半都是钻牛角尖,想不开,才会把自己的思维整得这样混乱的!”辛小紫叹息着。

    病人们穿着统一的服装,男的是一套棉绸的有条纹的衣服,女的是有着浅绿色碎花的裙子,看起来也很清爽。

    “不知道蒋婷婷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跟这些人似的,整天总是沉浸在过去,你看他们的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好像看不到眼前的一切似的。”白迟迟有些伤感。

    辛小紫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这人的心态挺好的,不容易想不开,所以也很难有心理上的问题。”

    “倒也是,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似的,心里不存什么事,我想这个世界会太平很多,不会出现那么多伤害自己的人。”白迟迟点点头。

    辛小紫看着她说:“你这是在损我还是在夸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