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990.老公太凶猛988
    “当然是夸你了,要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羡慕你,有一个良好的心态,不会斤斤计较!”白迟迟由衷的说。

    “那好吧,我就姑且算你是真心的!”辛小紫笑了笑,可是在疗养院这种氛围下,就算笑也都是很压抑的感觉。

    白迟迟和辛小紫不是学心理学的,但是她们也是医生,看到这些病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的身体就如同李秀贤说的,没有什么生理上的问题,脸上也有着红润的颜色。

    “可惜,你看那个女孩儿,多漂亮啊,站在树下就跟个森林里的精灵一样美丽,只是眼神有些呆滞。”辛小紫指给白迟迟看,果然看到一个女孩子,非常年轻,呆呆的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李秀贤听到了她们的对话,回头看着两个人说:“那个女孩子才二十岁出头,失恋以后就变成这样了,整天傻傻的看着远处的城市,想念着她那个始乱终弃的男朋友。”

    “好可怜,分手就分手吧,何必把自己的青春和未来都葬送了呢?”辛小紫十分惋惜的说。

    “不知道,也许是用情太深,所以才会这样沉迷不醒。”白迟迟也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司徒清和司徒远也顺着她们的视线看过去,那女孩儿目光很空洞,眼神中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

    她心里一定只有那个男孩,这样痴情的人究竟是对,还是错,谁都不能妄下断言。

    不疯魔不成活,也许就是说的这样的人吧。

    大家顺着草坪中间的石子路向住院部走去,前面一个长得慈眉善眼的大爷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着,嘴里念念有词。

    “顾大爷,又出来散步吗?”李秀贤因为常年都在疗养院里照顾蒋婷婷,跟这些病人都熟悉了。

    顾大爷抬头看到李秀贤,笑着说:“是啊,小李,你来看婷婷对不对?”

    “对,我带着婷婷的哥哥嫂子来看她!”李秀贤答应着,感觉两个人的对话非常的正常。

    “哦,是婷婷的哥哥嫂子啊,你们好!”顾大爷笑眯眯的跟大家挥手示意。

    “顾大爷你好!”几个人也赶紧跟大爷点头问好。

    李秀贤笑着说:“顾大爷,你一个人不要在外面呆久了,不然太阳会晒到你的!”

    顾大爷伸手摸头顶说:“我不怕啊,我的头上有莲花,还有荷叶,太阳晒不着我!”

    一听这话,大家才觉得这个大爷是真的有些精神上的问题了。

    “是,顾大爷出淤泥而不染!但是太阳晒久了,荷叶和莲花也会受不了的!”李秀贤哄着顾大爷,让他走到荫凉的地方去。

    顾大爷唠唠叨叨的说着什么,不过总算是听了李秀贤的话,慢慢的走开了。

    “这又是什么话?”辛小紫好奇的问。

    这个顾大爷看起来多正常啊,根本就不像是有病的人,怎么说自己是头上开放着莲花的?

    “唉,顾大爷是个老干部,非常廉洁奉公,一辈子都很硬气的,而且刚直不阿。可是到了要退休的时候,却被那些以前那些被他打击过人报复,到处造谣说他贪污受贿,还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什么,一时间流言蜚语满天都是。”李秀贤说着叹了一口气。

    司徒清看着大爷的背影,觉得自己好像了解到他所受到的委屈对他所造成的压力了。

    “难怪,大爷说他是出淤泥而不染呢!一定是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在维护正义,却被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给害了,心有不甘。”司徒远跟司徒清心意相通,自然也懂了为什么顾大爷会精神失常。

    白迟迟对辛小紫说:“他们都是故事的人,只是因为不能自我排解,所以才会这样子。”

    “嗯,我要是文笔好,就好好给他们写个合集。”辛小紫也点着头说。

    李秀贤淡淡的说:“可是婷婷的故事,并不光彩。”

    “贤,你怎么会这么说?”司徒清吃惊的看着李秀贤,他以为自己这位表弟肯定是一心护着蒋婷婷的。

    “难道不是吗?婷婷心事太重,下手又太狠毒,她是自己把自己给逼疯了的,没有人害她。”李秀贤摇着头。

    “或者,是我没有跟她好好沟通。”司徒清觉得蒋婷婷那种病态的感情也是跟自己有关系的。

    “不能这么说,你就算是跟她沟通也没有办法让她清醒,她太固执了!”李秀贤很了解蒋婷婷,甚至比司徒清还要了解。

    白迟迟和辛小紫互相看了一眼,没有想到李秀贤竟然能够这么平静的看待蒋婷婷的问题。

    司徒远看着李秀贤说:“那医生是怎么说的?总不能永远都不唤醒她,就这样让她生活在自己的密闭空间里面。”

    “医生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婷婷只能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并且认识到那种过错,才能让她醒过来。”

    “她都疯了怎么反省?”辛小紫觉得医生的话简直一点道理都没有。

    “她在反省,只是需要的时间很漫长,不过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她的!”李秀贤笑了笑。

    辛小紫没懂这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她在反省?”辛小紫追问着李秀贤。

    “通常婷婷不会跟我说太多的话,但是她自言自语的时候是可以听出来的,她现在把自己返回到了十年前,那个时候她还比较单纯,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李秀贤说。

    白迟迟听着他们的对话,觉得可能是蒋婷婷不愿意面对后来发生的事情,所以把自己给关起来了。

    “但是不让她回忆起来的话,她怎么可能完全好?”司徒清也有些不理解。

    司徒远说:“是不是要让她的思维慢慢的恢复,从她十年前的状态自己一点点找回记忆?”

    “对,就是这个意思。因为医生说不能强迫她去面对,也不能硬要让她想起来,只是顺着那条时间轴让她自己回来。”李秀贤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那么现在的蒋婷婷是更加不能受到刺激的了,这么多人贸贸然的去看她,会不会让她感到害怕和抗拒呢?

    “贤,你觉得我们去看婷婷合适吗?”司徒清把自己的疑虑告诉了李秀贤。

    “大家也不要像探视普通病人那样嘘寒问暖,只要看她一眼就好了,我很感谢大家过来。”李秀贤现在就是蒋婷婷的看护,也是她最亲近的人。

    其实有时候司徒清想到蒋婷婷,会觉得自己也有一些做得不好的地方,因为之前总是呵护着文若,根本就忽略了蒋婷婷。

    一个屋檐下,都是妹妹,尽管都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亲疏如此有别,蒋婷婷心里一定也不是滋味吧。

    而且蒋婷婷之所以这么恨白迟迟,也是因为嫉妒,希望自己可以跟他在一起而已。

    说来说去也是一个情字。

    只不过,文若懂得怎么样包容宽厚,而蒋婷婷就钻牛角尖,陷入泥沼无法自拔。

    人的命运,跟他自身的修养和品行是息息相关的,蒋婷婷发疯源起司徒清,可是结局却是她自己造成的。

    “清,你在想什么?”白迟迟看到司徒清有些走神,拉了一下他的胳膊。

    “我在想当时应该再细心一点,及早给婷婷清理一下心里的那些杂乱的障碍。”司徒清抱住白迟迟的肩头。

    白迟迟看着他说:“时间不能回到过去,我们当初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现在只能靠医生和秀贤来缝补她的心灵了。”

    “嗯,我也知道,只是我这心里总觉得不是个滋味,毕竟她是我的继妹妹。”司徒清点点头。

    李秀贤带着大家来到了住院部,这里也跟普通医院一样是一间一间的病房,但是房门都是加固了的,而墙壁也贴上了很厚的泡沫,应该是防止病人们伤害自己。

    “这里也住着一些有暴力倾向的病人吗?”辛小紫抱紧司徒远的手臂,小声的问。

    “应该有吧,精神出现问题以后很容易产生幻觉不是吗?所以可能有时候会对着自己的假想敌动手。”司徒远搂着辛小紫,看着走廊里那些病人。

    李秀贤看到辛小紫的恐惧,笑着说:“别怕,这栋楼里都是住着的都是一些文艺范儿的病人,没有暴力历史的。”

    “还分了类型的吗?”白迟迟话是这么说,但是也拉紧了司徒清的手。

    “恩,说得通俗难听点,就是文疯子和武疯子。”李秀贤点点头。

    辛小紫摇着头说:“我还是喜欢文艺范和尚武派这样的称呼,疯子确实不好听。”

    因为李秀贤很勇敢的面对现实,所以在他的影响下大家才没有觉得那么沉重了。

    “有时候,很多病人的亲人都宁愿他们不要清醒过来,因为他们还没有生病的时候其实生活得很痛苦,倒是出现精神问题之后,反而好像得到了解脱一样!”李秀贤说得很有道理,大家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过,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实话。

    “但是医院的作用,不就是让他们醒过来吗?你这样一说,弄得我都有些茫然了,该不该给他们治疗?”白迟迟看着李秀贤,眼里有着深深的疑问。

    司徒清看了看司徒远,他们其实还是很希望蒋婷婷能够恢复的,但是最好是过滤掉那些不好的回忆,甚至是她的性格。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