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01.老公太凶猛999
    辛小紫打开一个护手霜的盖子,挖了一块出来在手上拍拍打打,很不经意的说:“你知道吗,我觉得我想起来上次你说那个熟悉的背影是谁了。”

    “是谁?”白迟迟看着镜子里的辛小紫,追问道。

    辛小紫摇摇头说:“我虽然觉得是,但是却不可能的,肯定还是一个长得很接近的人而已。”

    “到底是谁?管他相似不相似呢,我脑子里总是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可是想得我头疼死了也出不来。”白迟迟觉得最近记忆力下降到了自己最低限了。

    “我说出来,你可不要太惊讶。”辛小紫还在卖关子,急得白迟迟真想给她额头上来一个大爆栗。

    白迟迟深呼吸一口气说:“我怎么会惊讶,是我想不起来才让你帮着想的,是谁都很正常。”

    “好吧,我觉得那个背影很像秦雪松。”辛小紫沉吟了一下,抬头看着白迟迟说。

    “什么,秦雪松?”白迟迟说是不惊讶,可是还是上前一步,抓住了辛小紫的肩膀。

    “放开我,疼死了!”辛小紫掰开白迟迟的手,皱着眉头揉着自己的肩膀。

    白迟迟松开手以后,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她迟疑的对辛小紫说:“你是说,那个背影是秦雪松?”

    “我什么时候说是了,我是说像,而且也有可能是一个长得像秦雪松的人。”辛小紫摇着头不承认。

    白迟迟本来就觉得那个背影在自己的脑海中闪现的瞬间非常的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来,现在被辛小紫一提醒,马上就觉得特别的肯定了。

    原来竟然是他,可是那个曾经熟悉到了骨子里的身影怎么会就这么迷失在心里叫不出来名字了呢。

    可见人都是无情的动物,白迟迟不禁对秦雪松产生了一丝愧疚,自己竟已经将他忘记得这般彻底了。

    “你干嘛?怎么愣住了,是不是听到秦雪松的名字心里有些感慨?”辛小紫到底是白迟迟的好朋友,对她的内心有着深刻的了解。

    “有一点,那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这个人,别说他的背影了,就是他的一只手一条腿,我也可以飞快的辨别出来,现在却到了嘴边都无法说出来了。”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

    辛小紫看着白迟迟说:“这多正常啊,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他了,而且一点联系都没有,记忆当然会变得模糊,有什么好奇怪的!”

    “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他也算是我过去最亲近的人,好几年都没有消息,现在身边突然有一个跟他很像的背影出现,我肯定会觉得有些触动的!”白迟迟皱起眉头,不知道秦雪松今时今日人在何处,有没有被岁月改变他的容颜和秉性。

    想当初,秦雪松在逃亡的时候,不但失去了一根手指,而且还那么的狼狈可怜,时光匆匆流逝,他是否还在人世间都已经不得而知了。

    “你不是对他还余情未了吧?这可不行啊,现在你跟清的孩子都有了,不能再有什么其他的心思!”辛小紫看到白迟迟脸上出现的担忧,赶紧伸手在她眼前晃动着提醒她。

    “去你的,怎么可能呢!你以为我是你啊,还想着占救生员的小便宜!”白迟迟推开辛小紫。

    辛小紫笑着说:“我是我,你是你,再说了司徒清也不是司徒远,我们各自的人生观都不一样,所以你才特别的不能像我一样!”

    “你都知道我们不一样了,我怎么会对秦雪松有什么想法?但是总归是老朋友吧!”白迟迟说。

    “你以为真是唱歌呢?就当他是个老朋友,也让你心疼也让你牵挂?我呸,那个不负责任的赌鬼,当时丢下你跑路那么绝情的!”辛小紫打断白迟迟的话。

    “也不是,其实当时他还准备给我一笔钱的,只是因为被追债追得太紧,才会匆匆走掉。”白迟迟不愿意平白的冤枉了秦雪松,尽管他确实是一个不可靠的男人,但是走的时候还是流露出了对白迟迟的眷恋。

    或者就好像秦雪松自己说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当初就是抱着死活要走的心态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竟然还在帮他说话,还说没有想着他?”辛小紫知道白迟迟很善良,但是她也担心白迟迟过于心软,如果真是秦雪松回来的话,他说不定会回来打乱白迟迟的生活。

    “我并没有想着他,但是我也不是草木,所以关心一下故人也是很正常的。”白迟迟不认为要跟过去一刀两断才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对待过往无情的人,在将来也不见得就能守得住一份真情。

    辛小紫摇着头说:“算了,其实我们都不能肯定那个背影就是秦雪松,在这里争执也没有意义不是!”

    “嗯,说得对。即便是他回来了,我也不会刻意的去回避他,那就显得很虚伪了,对他对清,都是很不负责的。”白迟迟也觉得现在说这样的话无非是徒增烦恼。

    辛小紫笑着说:“这点我很欣赏,你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清的事情,装模做样反而显得讨厌了!”

    “是,这是我一向的原则。”白迟迟点点头。

    辛小紫拉开白迟迟的梳妆台抽屉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玫瑰色天鹅绒的小盒子。

    “你还留着这个?”辛小紫拿起那个盒子,对白迟迟说。

    “是,这是我大学的第一份礼物,对我来说很珍贵。”白迟迟接过盒子,打开以后从里面把那条镀金的手链拿出来放在手心中。

    辛小紫笑着说:“你还真是坦荡荡,做得好!我不喜欢那种决绝的人,凭什么可以说毁掉现实中的物品就表示跟记忆或者想象中的画面同样一刀两断呢?”

    “是啊,烧掉信物,心里却依然牵挂着的话,还不如留着。”白迟迟又把那条手链放回去。

    这时候,门口有些动静,辛小紫和白迟迟回头一看,正好看到司徒清走进来。

    “你们在谈什么?”司徒清大步走过来,一把就抱住了白迟迟的肩头。

    “没谈什么,就说说过去的事情。”辛小紫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然后站起来。

    司徒清看着辛小紫说:“你们两个继续好了,是不是我进来打扰了你们?”

    “有一点。”白迟迟笑着说。

    “好,那我先出去。”

    “你就不想知道一些有关你老婆过去的事情?”辛小紫想要逗一逗司徒清。

    “她愿意告诉我,自然就告诉我了,有什么必要去打听?再说了,她的现在和将来都跟我有关,过去既然我没有参与就没有什么发言权。”司徒清豁达的说。

    辛小紫怀疑的看着司徒清说:“我以前觉得你自负霸道,而且还挺蛮横不讲理的,现在怎么看着还很理智成熟?”

    “当时不这样的话怎么能把她娶到家?现在再对她自负霸道就太可笑了,娶回来是要爱的。”谁知道司徒清竟然能说出这么温柔的话,尽管口气还是很一本正经。

    “好吧,相信你!”辛小紫点点头,看到白迟迟只顾盯着司徒清笑,两个人眼神交织在一起。

    辛小紫吐出一口气说:“算了算了,还是我走吧,看你们两个腻歪死了!”

    “真的要走?”司徒清笑着说。

    辛小紫不再说什么了,扭头就走,随意伸手在后脑勺摆了摆,表示对两人的不满。

    这天晚上,因为辛小紫的话,白迟迟心里始终觉得秦雪松的身影在晃动。

    他现在在哪里,还好不好,他当年的出走是背负着高利贷的,现在不知道还清了没有。

    总之,以前六年都没有再去触碰的那块地方,现在反而就跟长了草似的疯长。

    白迟迟有些失眠,她辗转反侧,司徒清也觉察到了,起身抱住她,将她的身子围进自己的臂弯。

    “宝贝儿,你怎么了?”

    白迟迟摇着头说:“没事,就是有些睡不着。”

    “是因为宝宝的原因吗?”司徒清有些不放心。

    白迟迟觉得不应该把一个背影这么飘渺的事情告诉给司徒清,毕竟那都是没有根据的。

    有时候,选择说或者是不说,是衡量一个人成熟与否的标志。

    无端端的说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不但不能减轻自己的烦恼,还让司徒清也跟着不愉快,简直就是毫无必要的。

    “也许吧!”所以白迟迟这样说。

    确实怀孕以后人的生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所以司徒清并不怀疑,而是抱紧了白迟迟,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

    “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觉得自己承受不了,都要告诉我,不许一个人独自面对。”司徒清在白迟迟的耳畔说。

    白迟迟的鼻子有些酸涩,她不管是人或者是心,现在绝对是属于司徒清一个人的。

    可是有些回忆和往事,她觉得能够自己保留着就好。

    “好的,我一定会告诉你。”白迟迟点点头。

    司徒清抱着白迟迟,好像抱着一个小孩子似的,温柔的拍着她的背,轻声的哼唱着一首古老的摇篮曲。

    “宝宝疲倦了,眼睛小,眼睛小,要睡觉,妈妈坐在摇篮边把摇篮摇......”

    “呵呵,我又不是小宝宝,你以后再唱这首歌哄孩子睡觉吧!”白迟迟推开司徒清的手。

    “谁说一定要哄孩子才能唱这样的歌?宝贝儿,你现在睡不着,我的首要任务是哄你,你乖乖的,快点睡!”司徒清拉过毛巾被盖住白迟迟的肚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